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究问

平贞传 玉兀茛 2184 2019.10.10 22:29

  “这个是自然的,多谢妹妹提醒,不然本宫就该担一个目无长辈的罪名了。”

  “姐姐说的哪里话,大王与太后不和,姐姐不去探望太后,也没人说姐姐不是。只是我瞧着太后年迈,无人承欢膝下,于心不忍罢了。”萧夫人脸色平静,眉目中笼罩着些许悲伤,“不过,妹妹需要提醒姐姐,大王不喜后宫嫔妃与太后来往,姐姐若去了,恐会惹大王不快,削减了姐姐此时的荣宠。”

  “王上与太后毕竟是母子,为何仇怨这样深?”

  “大王与太后的关系自我入宫时就如此,先王在时,这些也是宫中隐事,妹妹也未曾知晓。”萧夫人说到此处眼眸微抬,将手中杯盏递给芜儿,“这茶水淡了,劳烦换一盏新茶来。”

  玉念看出萧夫人有话要与平贞单独说,于是福身施礼,与芜儿一齐悄悄退下了。

  萧夫人微整了整衣袖,过了会,才低声道:“太后是我的姑母,幼时我也常与母亲来宫中走动,略知道大王与太后的关系不和,是源于先王后。我只知这先王后是娄国人,但其间种种,太后不曾对人提过,我也就不知了。”

  平贞想起那晚在咸阴山,百里哥哥告诉她,他的母亲曾是娄国公主,父亲是卫国老国君,百里哥哥是卫国王室贵胄,因何流落在外?或许这一切太后娘娘可以解答。

  ......

  昨日众人下山之际,百里策本打算就此离开咸阴山,奈何却被那祭司长硬是留下来再住了一晚,只因祭司长叹自己怀才不遇,而百里策与他是同病相怜的人,非要拉他一起借酒消愁一番。百里策也不好违逆祭司长的好意,生生陪他喝了一晚上的酒,今日午后酒醒发现祭司长还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于是趁机赶紧收拾下山。

  百里策离开咸阴山后,就径直去了梅香园的地牢,他有些事情需要问清楚那位玄光法师。

  地牢是处在梅香园后院的地底下,因常年见不到阳光,里面昏暗潮湿,空气浑浊,百里策刚进去就被里面的湿气呛的轻咳一声。

  “我说你们到底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我不买你们戏楼那位姑娘还不行吗?”那玄光法师一听有人进来,以为又是给他送饭菜的小松,不耐烦的吼道。

  “玄光法师,何须动怒。”百里策摇着扇子笑着出现在地牢里。

  地牢中只有一个巨大的铁笼,破旧案台上两盏油灯忽明忽暗,那玄光法师本是背对着百里策,一听这声音,立刻转过身来:“原来是你,你拿了我的牙牌与诏书,想必已经去过天坛祭神了。既然你目的达到,为何还不放我离开?”

  “不急。我有几句话要问你,假使你答的让我满意,我自然放你走,可若是你扯谎……”百里策脸上依旧笑呵呵,语气平淡,“那天坛祭神大典已经结束,这世上消失一个玄光法师怕也无人过问吧。”

  玄光法师不禁打了个寒颤:“你问。”

  “十多年前,法师是卫宫国师,后因得罪先王后被贬,此事原原本本,你可细细讲来。”

  玄光瞳孔蓦地收紧,半晌哈哈一笑,不答百里策的问话,只说:“是有几分像。”

  百里策听他这么说,一把收起笑容,目光透过昏暗的灯光落在玄光的脸上,不放过他一丝表情,百里策知道玄光法师定是清楚什么。

  指了指百里策的折扇:“这玉拂扇我曾见过先王后拿过,只是这种宝扇天下没有第二把,况且公子与当今卫王长得相像,公子十有八九该是卫国先帝的遗子吧。”玄光一脸肯定:“公子向我打听先王后的事,可真是问对人了。只是,我要告诉公子了,公子是谢我还是杀我呢?”

  “我刚刚已经说过,你不回答,必定只有死路一条。”

  “我若是死了,公子能从死人嘴里知道什么?只怕是唯一的线索都断了吧。”玄光找到了脱身的办法,百里策想从他这里打听卫国先王后的事,他就料定百里策在问出想知道的事情之前不会对他怎样。

  百里策没想到这个在梅香园嚷嚷着要强买芪月的轻浮法师倒是还有点脑子。不过,他没想过要玄光的命,不知他怎么如此警惕。

  百里策的目光保持打量着玄光,只是换了个双手抱臂的姿势靠在案台旁:“只要你说了,我保证你能安全离开卫国,此次祭神的赏赐我分文不取,全归你。”

  玄光听百里策这么说,眼下除了赌百里策信守诺言,也别无他法,便道:“十八年前,先王后诞下一子,先国君命我为此子占一卦,我本以为这是王室普通的礼节,不曾想先国君让我篡解卦象,说先王后诞的是卫国灾星,必杀之方可解。”玄光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这次要不是缺钱,他也断然不敢再回来卫国,“我不得不照说,事后,不仅因此丢了国师一职,被贬的路上也差点被先国君派来的杀手斩杀,辛亏我当时运气好点才保此一命。”

  玄光说完之后,偷偷瞅了一眼百里策,见他面色如常,姿势依旧,仿佛说的话对他没什么影响,继续道:“我曾以为先帝只是与先王后感情不和,却原来他竟然狠心到连自己的孩子都能痛下狠手。”

  百里策早已抿紧双唇,昏暗的灯光下让人无法瞧清他眼中的愤怒,他曾经以为他的母亲是不堪后宫争斗,原来是自己的父亲害他母子二人至此地步。他无法想象,一个男人能将毒手伸向自己的妻儿,无论什么理由,他都无法接受,更无法原谅。

  可惜,那个既是父亲又是仇人的男人已经不在人世,他无法亲自给母亲报仇:“你可知他因何原因让你这么做。”

  玄光摇摇头:“王宫里的恩怨情仇岂是我能窥探的。”

  见百里策没有搭话,玄光试探性问了句:“公子既然问过了,我也照实答了,是不是……?”

  百里策扔了把钥匙给玄光:“出了地牢,小松自会把你的东西皆还给你,还有赏赐你都可一并拿走,不过你若是出去造次,我定不饶你。”

  玄光赶紧捡起钥匙,打开笼门,吐了口气,逃出地牢,却在门口停下脚步,转身说了句:“公子比先国君更讲信用,公子且放心,我拿了钱绝不再回来。”然后头也不回,踉踉跄跄小跑了出去。

  百里策才知道玄光刚才的警惕因何而起,原是担心他和先国君一样心狠手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