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考验2

平贞传 玉兀茛 2153 2019.10.07 22:50

  “那梁人陷害王后,自然罪不可恕。大良造与史美人听信谗言,也是难饶。”卫之恭缓缓道。

  “大王若将今日之事交与臣妾处理,恳请大王听一听臣妾的理由。”平贞自知这是一场关于她立场的考验,若是今日她所说的话令卫王不满,怕是会错过最佳解禁的机会。

  “依臣妾私心,大良造与史妹妹不信任臣妾,生此事端,臣妾确实心中不满,可臣妾自知从梁国而来,身份令人怀疑,平日也未出过昭阳宫,难以自证,他人因臣妾身份而疑心臣妾也是于情于理,说到底,都是为了大王与这卫国江山考虑。”平贞眼中湿润,异常委屈模样。

  “可纵观大局,如今卫国四处征战,本就需要大良造这样的良将辅佐大王,此番因为臣妾之事责罚大良造,岂非寒了将士们的心?大王时常在外征战,史妹妹在后宫中为大王尽心尽责,臣妾无法为大王分忧,已是有愧,臣妾只愿后宫安宁,不想大王为这些纷扰所累。”平贞一番话声泪俱下,卫王倒是听出几分真情,无法辨认真假。

  空气安静了一会,似乎都是在等卫王的发话,好一会,平贞瞧见了一只手停在她眼前,她抬眼,见卫王只手置于背后,另一只手作势扶她,平贞将手放入他的掌中,缓缓起身,心中依然忐忑。

  张丘起见状,知道卫王根本没有打算处置鲍不恛,于是就当卖给鲍不恛一个人情,上前道:“王后宽宏大量,所言皆是为大王与卫国江山考虑,臣也以为此事可权当误会,索性大王已查明此事,还了王后娘娘清白,解了误会,臣想大良造下次定不会再犯。”

  卫之恭笑了笑:“爱卿所言有理。王后深明大义,不继续追究,孤王既然说过以王后之意处置,自然不能驳了王后此番好意。”话毕,他又好似为难模样,“只是王后毕竟受了冤屈,孤王心下不忍……”

  张丘起见卫王似乎因这件事对王后有了些许情谊,忙趁热打铁:“王后此事并非偶然,娘娘从梁国来到卫国和亲,容易被有心人钻了间隙,想坏我两国结盟大事,王后娘娘深居后宫,又终日只在昭阳宫内……”张丘起顿了顿,在提到最后一句话时不再往下,似是有意提及王后禁足一事,又仿佛怕说错了话,他干笑一声,“臣冒昧提一句,还请大王莫要怪罪。先前后位尚空,史美人代为打理后宫,合情合理,只是如今王后已立,王后乃后宫正宫娘娘,这后宫诸事还是得凭王后掌管才妥。娘娘贤德,定能将后宫管治得当,然芳名流传于后宫朝廷,类似的事情就完全能够杜绝。”

  鲍不恛一听,知道张丘起想让卫王解除王后的禁足,又不甘心的插了一句话,只是这次底气不如之前:“王后受了冤屈,大王赏赐些东西安抚一下即可,娘娘是梁国人,梁国习俗礼仪与我卫国大有不同,后宫诸事史美人能替王后分忧也是一件好事。”

  “大良造莫要忘了,这次寻得那冒充梁国奸细者来陷害王后的是何人?当然,史美人也是一时受了蒙骗,但是如此听风便是雨,主管后宫怕也不能让人信服吧。”张丘起挺起胸膛,负手立于一旁,瞟了一眼鲍不恛道。

  卫之恭当然明白张丘起的意思,他想依靠王后,定要好好利用这次事件,好让王后坐实后宫之主的位子,以达到他的目的。

  “王后一心为孤王着想,字字触动孤心。”卫王漆黑如玉的眸子微一流转,荆桑会意。

  荆桑取出一精美锦盒呈上,这是卫王昨夜吩咐连夜赶制而成。自从卫王即位时荆桑就侍奉左右,还没见卫王用随身携带的白玉赠予后宫嫔妃,倒不是这白玉多无价,而是此玉乃卫国先国君赏赐的。

  “孤王将此白玉指环赠予王后,见指环如见孤王,今后后宫诸事,但凭王后做主。”卫之恭执起平贞左手,将白玉指环套进纤纤玉指中,微微拨弄了一下指环,仿佛细细欣赏,旋即嘴角含笑道,“大小刚好。”

  张丘起与鲍不恛认得这白玉,此玉是昔时先王后从娄国带来的阴玉,此玉天下稀少,确实不可多得。如今卫王将这仅有的白玉制成指环给了王后,想必经过此事,王后是因祸得福了。

  平贞有些不敢相信,卫王这么轻易的相信了她,虽然她深知卫王想利用她来制衡朝中将相之权,她也四平八稳的掏心掏肺说了一通,可如此简单的考验确实不像卫王的作风,顾不得多想,平贞赶紧跪下谢恩。

  总算是这一风波得到最好的解决,不仅安然无事,还因此解了禁足,得了掌管后官的权力。

  平贞这样想着,就是心里隐隐总有些不安,大概是太过于小心谨慎了些。

  这件事结束后,张丘起等人最为高兴,几人免不了又约着一起喝了次茶,所谈内容大致就是卫王此举也是意料之中,鲍不恛事后应该会安分一点,不再过于恃宠而骄,史美人这次做的太过于明显,或许从此以后失了隆宠,又或许卫王念及旧时挡刀恩情,不会始乱终弃,到底宠爱会少一些,无论如何,王后得势是必然的了。

  百里策这边收到小白的消息,得知平贞暂时已转危为安,悬着的一颗心总算稍稍放下。因他见她一面就掀起如此风波,他能想象平贞面对的是何种战战兢兢的生活,心中愧疚又心疼,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要更希望自己足够强大,那样他就可以将她护在身旁,和当年在会稽山上一样,而不是现在这般只能在一旁什么都做不了,看着她身处危险之中却无计可施。也许,乱世之中只有成为那万人景仰的王,他才能够真正保护好她吧。

  当荆桑去凤栖宫传卫王的旨意,撤去史美人统理后宫之权时,凤栖宫上上下下皆敛声屏气,有个别新进宫的婢女以为史美人得罪了王后,想到以后的日子便忍不住偷偷呜咽,也有一些不安分的宫人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脱离凤栖宫,另攀高枝了。

  史美人静静的接了旨,红萝怕她太伤心,低低唤了一声“娘娘”,可却见史美人出乎意料的平静,她笑而不语,只有她自己知道,以后这卫宫之中,她不再孤军奋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