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一盏清酒花涧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半妖程颐,原是宿仇

一盏清酒花涧月 故名思榆 2546 2019.08.14 18:14

  出了小楼,一直跟在秦轩身侧学习的那个少年便迎面而来,在我前方几步的位置停下脚步行以一礼道:“姑娘,秦掌柜在花涧月在抓住几个鬼鬼祟祟之人,那几人身份特殊,故遣程颐过来,请姑娘过去决断。”

  程颐,我想起来了,他是那个半妖。

  我点头,走在前面,程颐跟在其后。程颐一半是人身,一半则是鲤鱼之身,因为这特殊的身份,到了一定的年岁,便会生长的比常人要慢一些。

  “你似乎并不厌恶你这半妖的身份。”我道,因为我从他身上感受不到自我憎恶的气息,反而心中是有感恩的。

  “回姑娘,程颐是何身份存于天地间,并不是程颐能决定的,既然父母给了程颐这样的身份,又对程颐疼爱有加,程颐自然是要受着的,若是日后想成为人或是成妖又或是仙,自己争取便是了。”程颐回道,虽年纪不大,倒也颇为坦荡。

  “你父母在何处?”我问道,倒是对程颐的父母有些好奇,好奇什么样的父母能教出程颐这般性子的孩子。

  “回姑娘,程颐的父亲和母亲已不在人世。”程颐回道,听似平稳的声音中带着几丝颤音,我转身,他停下脚步。

  “为何?”我问道。

  “程颐之母本是白湖中一尾红鲤,父亲则是住在白湖边上的一名书生。在历经诸多劫难之后,父亲和母亲结为连理,本来一家三口在白湖也是和乐,但是母亲的身份被一伏魔弟子识破,那伏魔弟子要收了母亲,父亲为了救母亲而被那伏魔弟子杀死,母亲是拼死才护得我的性命,之后我便来了花涧月。”程颐道,颤音稍稍严重了些,显然对于他的父亲和母亲,他是极为尊敬和想念的。

  “那你可想过要报仇?”我问道,对与程颐,多了几分同情之心。

  “母亲临时之际同程颐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人本就不能与妖恋,她不过是命中有此一劫,她不愿我心中生了仇恨之心。而且若单单只是找到那几名伏魔弟子报仇,如父亲和母亲那般的事依旧还是会发生,若是有机会程颐只想助清仄派执掌九珑道门,想必父亲和母亲也希望程颐这般做。”程颐回道,这般看他,比大多数妖魔和人都看的清楚和明白,也难怪秦轩会在多人中择他而培养了。

  “会如你所愿的。”我道,伸手拍了拍程颐的肩膀,算是安慰,“你且好好在花涧月待着,花涧月自会护你。”

  “多谢姑娘。”程颐听后,行了一礼,大约是心中有所感,眼眶微湿,到底是小小年纪,又是这般遭遇,能有现在这般,委实不易了。

  到了主楼的大厅之中,秦轩向我行礼而后站于一旁问道:“姑娘,可要如何处置?”

  循着秦轩的手看去,居然又是那六个伏魔弟子,示意秦轩先等会,我上前几步,低头看着被捆绑在一处的六人笑道:“三番两次前来报到,就这么喜欢我这花涧月?”

  那六人一听齐齐抬头,便是被捆住了,行不了礼,也不玩了有礼的问好。

  “姑娘,我们几人实在是对不住,还请姑娘能给我们一个解释的机会。”又是那个年龄稍长的伏魔弟子道,大约其它几人都是以他为主的。

  我坐在椅凳上,翘着腿,点了头,示意他们继续,秦轩和程颐在站在一盘等这他们的后续之语。

  “伏魔派中,那高人突然没了踪迹,掌门在遍寻不得之后,便想速战速决,不日便要在九珑生事,我们几人被分到的地方便是花涧月这一片。但是我们并没有恶意的,姑娘几番饶我们性命,我们哪里还敢在姑娘的地方生事。”年龄稍长的那个伏魔弟子解释道。

  伏魔派的那高人突然没了踪迹,所以那高人无疑就是我与君泽在璇玑墟打败的那两个分身,伏魔派的箭已在弦上,既然不得不发,那便速战速决,所以才由此一事。

  我见他们并么有说谎,他们也确实没有恶意,便没在为难他们,反而让秦轩带着他们先去见见寄云,希望他们六个人不然让我失望才好。

  见了那六人不到两日,这伏魔派果然生事了。我觉得这伏魔一派大约是真的疯了,还疯的不清,以前是除妖之事不分善恶,现在是除人之事也不分善恶了。他们所谓的在九珑皇城以及其它地方生事,是打算将那处的地方的人不论是妖还是人,都毫不留情,一概消灭。

  所幸的是君泽和清仄派的弟子早有部署,所以并没有诸多伤亡,四面八方的信息传来,皆是喜讯,伏魔弟子没清仄弟子齐心拿下许多。现在还在对峙也也就只剩下眼前伏魔派的掌门以及几位长老,还有十几位伏魔派的高手了。

  君泽并不在此处,此次伏魔派之事,君泽是护佑九珑所有百姓之人,所以他们斗法之事我便没有兴趣参与了,就坐在屋顶上喝酒看着他们斗法。

  “你这老道士,我伏魔派不去找你们清仄的麻烦,你们却卑鄙的找来帮手来挡我伏魔派之事,这般行径还敢自称是正派人士。”那伏魔派的掌门怒道,眉眼的不屑之色甚是明显,他这般倒像是贼喊抓贼了。

  戌真并没有同他辩驳,他站在伏魔掌门的对面,这般一对比,简直是仙风道骨了。

  这九珑的斗法在我看来,确实不怎么精彩了,一柄长剑,一把拂尘,你来我往数十上百下都还不能将对方制服,看的我是极为疲倦,眼下一坛花涧月已经喝完,还不见得他们打完,这般打法我觉得他们可以打上三天三夜了。

  飞身下了屋顶,自他们乱斗之处走过,打算先回去小憩片刻,看我睡醒之后,他们的进度会是如何。

  我不过是想路过一下,有人偏偏就不让我路过,只见那伏魔掌门那柄剑不在对着拂尘,转而开始对着我了。

  “妖女,还我师父命来。”那伏魔派的掌门说着便是一剑刺来,只是他的移动速度和那剑法也太慢了些,待他行至我面前之时,我已到达他处。

  他师父?莫非他师父便是那个骗我入八星阵的道士?这般说来,也算的上是宿仇了。

  “你师父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不过你师父还有几分本事,这点你还真是比不得你师父。”我回道,他的神情是如何不屑,我便更加不屑的看着他。

  伏魔掌门听后,更是暴怒了,又是数剑朝我击来,另一只手上还拿这一枚黄符。那剑依旧慢的不行,那黄符稍微好些,竟然打入了我的体内,伏魔掌门见状,得意哈哈大笑。

  只不过是路过而已,这看戏之人便由我变成了戌真,他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看着我和那伏魔掌门斗法,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这伏魔掌门当真是惹恼我了。

  他那黄符治治那些小妖小怪尚且有用,与我这个老魔头能有什么用?他还笑的这般得意,是他那被我击毙的师父给他的胆子么?

  祭出青落,一扇对剑,不过一招便将伏魔掌门那长剑击的粉碎,青落大约也是看不上这伏魔掌门的,它才不过是用了三分灵力便已让那伏魔掌门跪倒在地。

  前些时日寄云说那高人传了诸多术法给伏魔掌门和弟子,我还以为有多厉害,不过尔尔罢了。

  “下次拦路之前,你最好是看清楚你拦的是何人的路,拦错了,受罪的可是你自己。”睥睨的看着那伏魔道士,日后这九珑斗法之事,我还是不看为妙,不仅无趣,还浪费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