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月神下凡:乾坤生死棋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食人族:要吃兔子

  李厚逸实在是走不动了,提议休息:

  “休息一会儿再走吧?累死我了!”

  说着,自己一屁股坐在草丛里。

  我听了,也不顾形象,直接坐下。

  玉兔着急:

  “娥姐姐,你说玉帝是不是故意的,给咱们扔原始森林里,让咱们回不去呀?这老小子可真坏!”

  我逗玉兔:

  “冬儿,小心说话哦!别被玉帝的奸细听到,小心又罚你!”

  玉兔听了,有些担心,四处看看,没敢吱声。

  李厚逸忽然想到个问题:

  “哎?兔子,你不是被封印法力了吗?怎么还能说人话?”

  玉兔笑了:

  “你懂什么?这语言天赋,可是我们玉兔家族的遗传基因,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力,是天生的!你知道我老爸兔王大仙为什么会受玉帝器重吗?就是因为他的语言天赋啊,他可是天庭的专职翻译。”

  李厚逸不信:

  “真的?”

  玉兔十分自得: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老爸,将我送给娥姐姐干嘛,这四千年来,要不是我陪她说话,只怕她都要丧失语言功能了吧?”

  我立刻拍马屁:

  “对!我的冬儿,可是我的宝贝!将来找到后羿,也让你跟我们睡一张床上!”

  玉兔听了,十分满意:

  “这还差不多!”

  李厚逸却笑得很贼:

  “兔子,你可是太不识趣了!人家小两口,在床上亲热,你凑什么热闹啊!这不是电灯泡吗?”

  玉兔急了:

  “你管不着!”

  李厚逸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的坏笑。

  令他英俊的脸,有些痞痞的感觉。

  我忍不住多留意了几眼,心想:

  或许年少轻狂的后羿,当年也是这幅德行吧?

  见我眼神古怪地看他,李厚逸立刻提醒:

  “嫦小姐,你可不要误会啊!我是李厚逸,不是你的后羿!你的后羿连日头都能射,我可是连弓箭都没摸过!都现代了,打打杀杀的,多不文明?”

  休息之后,又接着赶路。

  我和李厚逸,腿脚累得酸软,还不停滑倒摔跤。

  双手都被野草的钩刺,给划出了许多的血口子。

  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没有走出多远。

  不但没有见到出路,更可怕的是,天就要黑了。

  阳光渐渐从树木的缝隙里隐去,从林里开始变得昏暗起来。

  气温也开始逐渐下降,我们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湿透。

  如今被冷风一吹,立刻觉出了凉意。

  李厚逸建议:

  “别走了,休息一晚,明天再找出路。”

  主要是我们实在是太累了,而且已经大半天不曾进食了。

  饥肠辘辘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

  所以,他此话一出,我们便立刻瘫倒在地。

  我直接趴在草丛里,再也不想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缓过来一些。

  我问李厚逸:

  “晚上咱们怎么过夜?”

  李厚逸想了想:

  “我又没在丛林里过过夜,不过看电视剧里,好像是应该生一堆篝火,烤点儿野味儿什么的。生火可以取暖,还可以吓走野兽,烤野味儿自然是为了能填饱肚子。”

  玉兔听了,急忙催促:

  “天已经黑了,那你快去呀。去给我们打点儿野味儿,再生一堆篝火!”

  谁知李厚逸却很尴尬地说;

  “大小姐,臣妾做不到啊。我从来没打过猎,再说了,又没有猎枪,你们让我空手套白狼啊?生火我也不会!我只会使用打火机点火!”

  玉兔一听,立刻嫌弃:

  “真没用!”

  李厚逸很委屈:

  “不会怎么了?在现代,这很正常嘛!现代生活那么便利,谁还会这些啊?”

  说完,还看看我们:

  “你们不是在四千年前生活过吗?你们总该会吧?”

  我却苦笑一声:

  “不会!都怪我出身太好,从小就养尊处优,长大嫁给后羿,也事事由他照顾。算了,就凑合过一夜吧。”

  气氛瞬间沉闷下来,李厚逸却又开始嬉皮笑脸地调侃兔子:

  “哎?兔子,你还让我去给你们打野味儿,你不就是野味儿吗?干脆献个身,让我们吃了得了?”

  玉兔听了,冲他呲牙:

  “你敢!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老爸都得生吞活剥了你!”

  李厚逸不信邪:

  “唬我呢吧?”

  说着,还突然靠近兔子,顺手扯下它的几根兔毛。

  然后得意洋洋:

  “兔子,你的兔毛,可是被我薅了,让你老爸来收拾我吧!”

  玉兔气得干瞪眼:

  “你等着!”

  李厚逸依旧怪笑:

  “你老爸来了才好呢!怎么也能把咱们给救出去吧?”

  玉兔开始担心了:

  “娥姐姐,你说,咱们会不会饿死在这丛林里?”

  我安慰它:

  “不会的,明天天一亮,咱们就去找吃的。野味儿没有,我想野果子总还是有的吧?再说了,你一兔子,在山里还能饿死?”

  李厚逸在一旁,乐不可支。

  玉兔也很委屈:

  “也怪我出身太好了,从小就锦衣玉食,到了广寒宫,也没受过苦,哪儿能跟那些野兔比呀?”

  于是,两个娇生惯养的人,和一只娇生惯养的兔子,便在暗夜的丛林里,忍饥挨饿,自怨自艾。

  李厚逸提议:

  “咱们是不是爬到树上睡觉,这样安全些?免得睡着了,被野兽吃了可怎么办?”

  我和玉兔异口同声:

  “不会爬树!”

  李厚逸想了想:

  “唉,我也不会爬树。”

  于是,我们俩找了棵大树,背靠着树干坐着开始入睡。

  刚要打盹,忽然我怀里的玉兔噌地伸长了脖子。

  接着,就听远处传来一阵阵野兽的嘶吼!

  我和李厚逸吓得立刻站了起来:

  “妈呀,有野兽!吓死老子了!”

  “对呀,我应该想到的,这样的原始森林,肯定是会有野兽的呀!”

  说话间,野兽的嘶吼声此起彼伏。

  大有将我们包围的架势!

  玉兔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娥姐姐,怎么办?”

  我和李厚逸也吓得够呛,急忙在黑暗中打量了一下头顶的这棵大树。

  树干足有两人合抱那么粗,最低的枝丫,起码也有两人多高。

  目测根本爬不上去呀!

  李厚逸抱着树干,尝试爬了两下。

  根本爬不上去,没办法只好寻找可以爬上去的树。

  找了几棵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棵稍微低矮一些的古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