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梦起大顺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凤川寨内 护身符全

梦起大顺城 荷雨带香 3429 2019.02.11 21:11

  凤川寨就在这座大山的密林深处,四面环山,四季常青,青山悠悠,绿水迢迢,好一个与世无争世外桃源的地方。

  肖一飞边走边观察着这寨子里的一切,小雅曾经到过这里,在现代社会里,这座古寨基本上消失不见了,在小雅的漫画中,关于寨子的描写,有着和眼前一样的画面,小雅是如何想象到这座寨子千年前的样子?难道这又是一次巧合?

  月儿见肖一飞眉目间迷惑频显,“肖大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感触而已,我的那位故人,她也来过这里”,肖一飞触景生情道。

  月儿见勾起了肖大哥的伤心往事,用手拍了拍肖一飞的肩膀。

  肖一飞从小雅的世界里逐渐清醒了过来,他一定要弄清楚小雅和这座古寨的渊源。

  对于在现代社会里的人来说,这凤川寨实在是一个修心养性的好去处。

  在这里与虫鸣为伴,与星月共眠,闻清风之神奇,采朝霞之灵仙,未尝不是一种恬淡的生活。

  肖一飞正在沉思,一阵锣鼓声传来。

  寨子正前方的哨所上,一个青年壮士一边敲锣,一边向寨子里面通传,“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回声在密林的深处不断传播开来。

  要进入凤川寨绝非易事,寨子被一条水道分离开来,靠一座吊桥相连。吊桥的两边设置了好多暗哨和机关,贸然闯入,就会触发暗哨和机关,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只见吊桥徐徐落下,稳稳地搭在了地面上。月儿拉了一下肖一飞的胳膊:“肖大哥,请随我来。”

  这时,一个马夫打扮的人走过了,牵着马儿向马棚走去。

  这寨子里面还真是别有洞天,有羊群在悠然地吃草,有马儿在浅溪里饮水,有孩童在大树后面嬉闹,一幅世外桃源悠然自得的生活画卷。

  看着月儿带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进入古寨,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肖一飞,看的他浑身上下都不自在,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不少水珠。

  这时,一位俊秀的青年人从寨子的深处走来,一身黑色劲装,斜背一个精致的箭楼,右手拿一张弯弓,两眼精光齐聚,一脸的刚毅,一看就是猎户出身。

  只见来人径直走到月儿跟前,施礼道:“月儿姐姐,老爷有请”,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肖大哥,这是我的弟弟,赵启辰”,月儿一边介绍一边示意肖一飞跟上。

  经过一排排整齐的瓦房,最后到了一处院落前,赵启辰停了下来,“小姐,老爷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然后立在一旁不再言语。

  这座院落古朴寂静,夯土而起的院墙围在青瓦门楼两旁,一扇木门敞开着,门前一条小溪清澈见底。

  肖一飞跟在月儿的身后向院内走去,院内井然有序,有一个小小的园子,里面种了一些绿菜;园子的另一侧栽有几颗桃树,枝叶还算茂盛。桃树下一张石桌,四个石凳环绕在周围,石桌上面四个茶杯和一个圆柱形的白色茶壶,一个老者从石凳上起身向肖一飞和月儿走来。

  只见老者身高七尺有余,一张方正大脸,目光炯炯有神,半张脸掩盖在浓密的络腮胡须中,双眸闪耀着犀利的光芒晶莹剔透。

  肖一飞急忙施礼道:“肖一飞拜见赵老寨主”。

  只见老者搀扶了一下肖一飞,“肖少侠不必客气,快快请坐”,语气随和,礼貌有加。

  肖一飞只得落座,月儿这时已经在肖一飞面前的杯子里添上了茶水。

  赵玉发看了看眼前的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只见这年轻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待人接物一点都不含糊;再看神色,却是少有的内敛与豁达。

  只见月儿给赵玉发续上了茶水,然后讲起了林子里面的遭遇。

  赵玉发听的心里一惊,“肖兄弟是如何得知这些机密信息的?”

  肖一飞不慌不忙的应道:“我本是范纯佑少爷的随从,这次受范大人的差遣,前来协助范少爷驻守大顺城的。”

  说到这里,赵玉发的内心恍然大悟,难怪这小兄弟一眼看上去就是气度非凡,原来是范大人派来的,真是后生可畏啊!

  “肖少侠,我以茶代酒,首先感谢你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其次感谢范大人对我们的关心”,只见赵玉发举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

  肖一飞起身回道:“感谢赵老前辈谬赞,以后有需要前辈的地方,还望前辈多多支持”,说罢也是一饮而尽!

  “肖少侠如今已是小女的救命恩人,赵某定当涌泉相报,随叫随到”,赵玉发向肖一飞施礼道。

  肖一飞急忙起身,施礼相还。

  经过一番客气,三人在石桌前聊起了家常。

  看来肖一飞这次凤川之行,收获可不小。赵玉发的势力确实不可小嘘,这座寨子之所以如今安然无恙,全靠赵玉发谋略得当的结果,他的寨子可不是随便就能闯的,赵家军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西夏人硬取不成,如今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派人收集情报,另寻他方了。

  月儿偷偷瞄向了肖一飞,只见肖一飞不但胆识过人,说起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他的有些话闻所未闻,听着却是那样的入耳入心,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天南海北地聊着,他们从大顺城面临的窘境,一直说到庆州的将来,肖一飞说的对策,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赵玉发听的是内心震惊不已,这个混头小子,却是个十足的人才,这样的计谋,既考验一个人的胆识,也考也一个的智商,看来这两者他是兼而有之了!

  月儿悄悄起身,到后院里安排吃饭事宜去了。

  赵玉发见月儿离开后,叹了一口气,“哎!月儿这苦命的孩子,生在这个乱世之中,只怕是这辈子都见不到她的亲生父母了。”

  肖一飞闻言,“这么说来,月儿的亲身父母还没有找到吗?”

  “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我四方托人,至今连个回音也没有。”

  “肖老前辈,能给我讲讲吗?”

  十几年前,赵玉发还不是凤川寨的寨主,只是一个前寨主的一个随从。那时候,大宋和西夏还是很和平的,大宋承认西夏国作为附属国存在,西夏人也尊称大宋天子为天子,但每年大宋还是要给西夏国送去大量的钱财,以确保这种关系的稳固。

  一个晴朗的秋后晌午,赵玉发正在山林里打猎,忽然听到打斗的声音,他循声而去,结果有几个人正在围攻一辆马车,保护马车的四名大汉,都被几个蒙面人残忍地杀害了,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大地。

  这时候,几个蒙面人用长矛刺向了马车内,只听见一个女子的求救声越来越弱,最后没有了声息。

  看到这个场景,赵玉发怒从中来,就是一箭向蒙面大汉射去,那名大汉躲闪不及,闷哼一声倒地不起,其余人见状,相互使了一下眼神,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赵玉发在马车的夹层里发现了月儿,只见一个女婴两眼黝黑,无助的看着他。

  听到这里,肖一飞问道:“月儿的身上就没有留下什么物件吗?”

  “只有半块玉佩,如今戴在月儿的身上,也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何许人也?”,赵玉发感慨地回答。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玉佩?可以让小生瞧上一瞧!”肖一飞试探的问道。

  “如今这玉佩就戴在月儿的身上”

  两人正说着,月儿从后院走了出来,这时赵玉发叫道:“月儿,把你的玉佩给你肖大哥瞧一下”。

  月儿见爹爹这样说,就从内衣的领子里拽出那半块玉佩来,羞涩地解了下来递给了肖一飞。

  肖一飞把玉佩放在手里,还能感觉到些许温度,一股扑鼻的体香迎面扑来,肖一飞看了一眼月儿,月儿的脸刹那间绯红无比。

  这肖大哥也真是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怎么还看人家呀!内心既渴望又矛盾。

  再说,看到这玉佩,肖一飞大惊,急忙取下小雅送给自己的护身符,两块玉佩放在一起,竟然合成一个完整的圆形玉佩,一朵梅花的图案。

  月儿惊讶地看着肖一飞,想要问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问起。

  赵玉发的震惊绝不在月儿之下,急忙问道:“肖少侠的这半块玉佩从何而来?”

  “这是我的一位故人送给我的,只是,我的这位故人绝对和月儿没有任何交集,她一辈子都不能来过这里”,肖一飞实在不明白其中缘由。

  小雅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块玉佩,一个和小月身世之谜有关的物件?肖一飞百思不得其解,还有大顺城上的那个按钮,也和这梅花有关?她们究竟有什么联系?内心的疑团越来越多。

  月儿见肖一飞低头不语,内心激动不已,或许肖大哥知道些什么,自己的身世之谜怕只有他才能解了!

  “肖大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我的这位故人和月儿的身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等大顺城的事情安顿好后,我一定要弄清这其中的渊源”,肖一飞坚定地说道。

  赵玉发隐约地感觉到,肖一飞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他的身世更是扑朔迷离,或许只有他能找到月儿的亲生父母。

  “肖少侠看起来和月儿渊源不浅啊,月儿的身世就拜托了”,说完就向肖一飞行了一礼。

  “赵老客气了,这个自然,我如今到这大顺城来,也是为了我的那位故人,我一定会弄个明白的”,肖一飞回礼道。

  三人就玉佩的事情,相互交流了一会。

  这时,赵启辰过来邀请三位入席开饭。

  这顿饭吃的愉悦无比,赵老寨主他们轮番敬酒表示感谢,肖一飞也喝的豪爽,酒足饭饱后,肖一飞起身告辞。

  赵玉发坚持让月儿随肖一飞回大顺城。一来,月儿会些腿脚功夫,可以确保肖一飞的人身安全,也算是知恩图报;二来,肖一飞这次也间接地解了凤川寨的燃眉之急。于情于理,他赵玉发都应该略表诚意!

  肖一飞见推辞不了,就答应月儿一同前往,只是再三叮嘱赵一发千万不能将玉佩的事情讲给别人。

  告别了赵寨主,两人马不停蹄地向大顺城方向疾驰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