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长夜巫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医道三绝

长夜巫歌 孤岛渡雪 2585 2020.09.16 20:09

    “喂!潮歌,你要去哪呀!等等我。”

  海楼竭尽全力也追不上潮歌,只得远远的呼喊着。

  潮歌运足了真气,在半空中直直的朝着远处的牧羿河而去,身后的劲风将原野上种满的月见草刮得四处飞扬。

  白衣似雪的身影在原野上空划出了长长的一条线,闪着微光的蓝色草叶在银色的月光里下起了一场轻柔细雨。

  须弥山外的牧羿河旁,唧唧啾啾的虫鸣声在河边的草丛中忽远忽近,河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正绕着须弥山静静流淌。

  忽地一道白色身影从天而降落在河边,潮歌身影翻转间抬手挥出七十一掌,银色的真元将平静的河水搅动起来,猛地炸开飞起漫天的水花,此时月海楼终于追了上来。

  “潮歌,呼~呼,你别……生气了,就像你说的,寂羽哥哥……就是个……大木头,你怎么能和……能和木头讲理呢对不对?

  呼~呼你要是还在难过,我可以陪你打上一场,不,打十场,打到你出气为止!”海楼还有些喘着气。

  潮歌心神一松,闭上双眼直直的向后仰去,躺在了草地上:

  “海楼,谢谢你,我已经不难过了。

  我只是......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受制于身体里那歹毒的诅咒,也恨自己修行还不够用功,什么也做不了。

  寂羽哥哥也是受害者,他的族人已经都不在了,他一个人背负了太多仇恨,每天无比用功的修炼,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复仇,我还怎么能够去责怪他呢……

  我只是一个从小没有娘亲的孩子……我真的受够了每天都要服用丹药来镇压血毒这样的生活,我想知道,我的娘亲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她为什么要撇下我?

  这些年来,每夜血毒发作之时,都让我无比痛苦,但最难受的,是心里那种无法靠挣扎来摆脱的委屈和哀伤……

  龙爹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好像离我那么遥远,他只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娘亲写的诗,做的画。

  从小就告诉我,要学会坚强,可是,我不想再这样不明不白的过下去……我想要追寻我想要的人生,但可笑的是,我却不知道那应该是什么模样......”

  海楼也顺势躺了下来:

  “哎,别难过了,你还有我和寂羽哥呀,还有青姨,还有秋伯,我们会一直陪着你呀!

  有时候我也真是搞不懂这些大人,总是自以为是的替我们去做决定,虽然我们还未成年,但是这不也快了吗?

  要知道,我们也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也能去承受他们那些所谓我们还不能承受的东西。

  要是真的等到成年了再让我们去面对那些可怕的事实,哼哼,我看未必就是对的!

  这不是把我们当大傻子吗?天天神神叨叨的告诉你,

  嗯,时~候~未~到!

  嗯,要么就是此~言~差~矣!”

  看着海楼模仿着白长老的口气挤眉弄眼的说话,潮歌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不由得被逗笑起来,一扫之前的郁闷:

  “海楼,没想到你居然学白长老学得那么像呀!”

  海楼得意一笑:

  “那可不是,你看他们现在啥也不跟我们讲,好像把我们保护得很好一样,等到以后再告诉我们,我跟你说,照他们说的这样可怕,胆子小点的都被吓死了喂!哼哼,我看他们才是傻呢!”

  潮歌在草地上滚了一圈:

  “哈哈,依你之见,你爹算不算是傻呢?”,

  海楼正欲说话,忽地两人身后传来一阵严肃的声音:

  “咳咳,是谁在说我坏话呀!”,浑厚熟悉的声音惊得海楼一下子蹦了起来:“爹?您来啦……谁,谁说您坏话了?”

  月冥此时换了一身红色劲装,看着站起来的两人,板着脸:

  “海楼,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回家,是不是又在外面偷懒玩耍了?!你今天的修行功课做得怎么样了?”

  海楼紧张的站直身体,额头开始渗汗,面红耳赤双手抠着裲裆甲:

  “爹!我今天已经练了三个时辰的静心诀,背了两百次‘天道万物纲’,抄写了九十次菩提心经,用双戟练习了七千四百八十六次蛟龙出海里的法诀招式,我真的没有偷懒,娘可以作证!”

  潮歌惊讶的看着月海楼:

  “海楼,你竟然还在背‘天道万物纲’吗?其实它真的很简单的,你要用心哦~”

  月海楼向着潮歌愤怒的嘶吼:

  “哪里简单啦?!你都不知道!我根本就搞不明白它在讲什么!”话音刚落,月海楼惊恐的回身看着月冥,正准备向他解释。

  月冥却挥挥手:“好吧,既然你今日的功课已经做完,爹自然不会怪罪你,咳咳,潮歌,你身体怎么样呀?有没有给医仙看过?”月冥转头望着潮歌,声音柔和的响起。

  潮歌点了点头:

  “素素姐今天给了我新炼制的灵丹,我还没有试过,不过应该是会有好的效果!”

  海楼插嘴道:

  “爹,素素姐还说要去中原请神农派掌教不老药王出关,替潮歌医治呢!”

  月冥皱了皱眉:

  “传闻神农派掌教已经闭关三十多年,而且论修为,素素仙子还略胜一筹,倘若医仙都没有办法......

  这……就算求得了不老药王的援手……”听到月冥如此不看好不老药王,潮歌有些失望的低下头。

  海楼见状赶紧打岔,不停的朝着月冥使眼色:“爹,我听青姨说过,当世修真界医术三绝分别是北灵九彩医仙,南道不老药王,和西佛妙手观音。

  能和素素姐姐齐名的前辈,一定也很厉害的!”

  看着潮歌有些失望的样子,月冥将军暗骂自己一声不会讲话:

  “不错,潮歌不必悲观,冥叔我只是一介武修,哪懂得这些治病救人的事。

  嗨!我都是瞎说的,何况医仙是以毒入医,与药王所修的医道略有不同,说不准不老药王会有不同的见解和法子呢?!”

  “不错,月冥将军所言甚是,我是擅长使毒的灵族,在医道上常常都是通过识以病症之状,以相克制的毒来调配炼制灵丹作为医治之法。

  但是药王他能辩世间万种灵药,识千种疑难杂症,我们应该对此抱有信心!”

  温柔的声音在潮歌身后响起,素素和寂羽在三人身后出现,她走上前轻轻的拍了拍潮歌的肩膀:

  “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许轻易放弃!”

  看着众人关切的目光,潮歌内心暖暖的,他振作起来:

  “嗯,我不会轻易放弃的,素素姐,我这就试试你给我的九色玲琅玉!”

  潮歌站起身来,双手结印,悬浮在河水之上,在充盈的月之精华中运转起月华太玄诀。

  银色的月光,像有了实质般的形体,似匹练一般绕着他的周身翩翩起舞,然后一头扎进了紫府之中,汇聚成银色真元绕周天运转。

  银色月光就像一阵轻纱,将他的身影包裹住,若隐若现,素素凌空盘坐,看着潮歌,为他护法。

  潮歌双眼睁开,银色的眼眸中精光一闪,胸口玄素素给的晶莹玉瓶轻轻打开。

  一枚彩色的丹药浑身散发着强大的灵力波动,像彩蝶一样调皮的上下飞舞,他轻轻用真元包裹住跳动的丹药,放入口中服下,在紫府中运起真元轻轻化开。

  就在此时,潮歌紫府中那金色的巫力迅速的向着彩色氤氲的灵力而去,两者相互交融,竟温顺的在潮歌神魂的指挥下,朝着右手手臂中正在挣扎的黑色血毒而去。

  看似无害温顺的九彩灵力,刚和黑色血毒打了个照面,就像见了仇敌一般,在潮歌的真元催动下,于紫府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不断旋转,将黑色血毒一点一点的蚕食吞噬,一举向着血毒的阵地发起进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