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的微博大有不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风暴来临之前

我的微博大有不同 萝卜蹲羊排 1900 2019.06.12 23:19

  “哟,老孙,你可算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正好我脖子有点痒,快给我挠一挠。”姜宁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像往常一样跟老孙打起了招呼。

  可还没等老孙开口,他就在姜宁的注视下,被那个面目狰狞的中年人拉到了角落里。

  秦明将老孙拉到角落里后,指着不远处眉飞色舞的姜宁,疑惑道,“孙哥,这人好像跟你描述的不太一样啊,刚刚他是不是都在计划越狱了,你确定关在那边的那个就是你跟我说的那个年轻人?而且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的关系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啊?我好像听到他骂你了。”

  老孙黑着脸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姜宁已经被关在牢房里了还是这么皮,“就是他没错,可能之前的战斗中被特战处打坏了脑子吧,我先进去跟他聊一聊,你也跟着进来吧,要不然不符合这里的规矩。”

  秦明也没有推辞,他知道老孙是不想让自己难做,示意守卫打开牢门后,两人一起走进了牢房。

  这次安晶没有跟着两人一起进去,而是站在不远处的几名守卫身前,小声的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这一层,看样子是代替秦明去指挥大厅里的工作了。

  这边老孙在进入牢房后,倒是没有急着开口,反而是随意打量起房间里的摆设,就像没看到姜宁一样。

  姜宁在见到老孙之后却是沉不住气了,脸上堆笑,谄媚道,“孙哥孙哥,没想到了这么晚了还能在这里见到您老人家,哈哈哈,真是巧啊,咱们也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吧,您老人家风采更胜往昔啊,小弟当真是崇拜的很呐…”

  秦明无语地看着大献殷勤的姜宁,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无耻之辈与老孙嘴里的青年才俊联系到一起,不过老孙没有开口,他也懒得费心思,站在门口饶有兴趣的看着屋内的两人。

  “哟,孙哥,刚才离得远还没瞧见,您身上这伤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像被人打了一样啊,快告诉我,是谁这么大胆,小弟我这就去给你报仇。”

  “哎哟哎呦,这是谁把我绑在墙上了,孙哥孙哥,你先把我放下来,咱们这就走,我今晚不把那个打伤你的孙贼给打的叫爸爸,我就不姓姜。”

  “...”

  小小的牢房内充斥着姜宁喋喋不休的声音,老孙终于忍不住了,怒道,“滚蛋,谁把老子打成这样的你心里没点b数吗,枉我好心给你介绍工作,你特么还对我下手这么狠,你还有点良心吗!”

  “什么?!”姜宁脸上露出一副惊恐的面容,“我下的手?我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呢?孙哥你哪里搞错了吧,我今晚上一直在家睡觉啊,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被锁在这里了,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一旁看戏的秦明捧场的追问了一句。

  “没错了,一定是这样。”姜宁喃喃自语道,“十几年前,我在公园里玩悠悠球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老道士,他说在我甩出悠悠球的娴熟动作中看到了一丝剑意,一定是万中无一的练剑奇才,于是在我体内封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希望我在十几年后的大灾变来临之际,对他的后人多加施以援手,看来是那股封印的力量觉醒了,所以我的身体才会无意识的行动,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想平静的生活啊!”

  说罢姜宁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像是遭遇了极大的不幸,看的其他两人一阵无语。

  老孙不耐烦地甩了甩手,“行了行了,别演了,现在小说里都不敢这么写了,你骗傻子呢,而且你根本没有使用过剑术,但凡是个正常人就能看穿你拙劣的演技,你特么一个工科吊丝男装什么艺术生呢。”

  “嘿,我这暴脾气,工科生怎么就吊丝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闭嘴,别废话,你给我今晚的事情说清楚,要不然你下半辈子就给我住在这里吧!”

  “...”

  秦明看着斗嘴的两人啧啧称奇,10年前的老孙是一个对待一切都严肃认真的人,是断然说不出这些话的,看来两人分别的这10年中,他的确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过还好,几人之间的兄弟情谊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的丝毫的改变。

  而且正如孙哥说的,往后的日子还很长,自己一定能找到办法治疗他的伤势,到时候两人就又可以并肩作战了。

  就在秦明一愣神的功夫,老孙已经拉着牢房中央的那把椅子坐到了姜宁的身前,两人互相注视着彼此的眼睛,斗嘴也早已经停了下来。

  真是奇怪的关系啊,他内心感慨一句,拉开牢门走了出去,打算趁两人对话期间巡视一下这层的其他犯人们。

  老孙没有在意走出去的秦明,对着姜宁沉声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潜伏在我身边的间谍,难道我真的已经老眼昏花到这种程度了?”

  姜宁并没有因为身处牢房中而显得慌乱,语气与往常一样轻松,“哈哈,你老眼昏花倒是真的,但你觉得我有哪一点像特工间谍吗,如果我真的是的话,认识你那么久,我有的是机会将你打晕带走,我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呢?”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不通你为什么会突然袭击黄海市特勤处,如果你真的对那里的什么东西有所图谋的话,那就更不应该选择在这个时机动手了,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姜宁叹了口气,“一切都是误会啊,是那个肌肉男先动的手,我只是被迫反击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