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初察灵气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327 2019.11.11 12:05

  对于部落的精神,一众原始人依旧是云里雾里的。

  秦叹了口气,他并不清楚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究其根底秦是外来之物,别的法子,他认为更难。

  嗨,管他那么多,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管你是什么,听我的就变成我的咯。

  他拾起地上的矛,往土里狠狠一叉,图腾火自然地跳动几下之后,便直接往石茅上冲来。

  一篷金焰猛然升起,毕方看的兴奋的紧。

  这便当做一个简易的祭台了,图腾火便是如此,不需要柴火,以族民信仰为燃料,族民生生不息,则图腾生生不息。

  有了精神和火焰,只缺少祭祀舞了。

  见对能量吝啬之极的山海都奢侈的凝着实体出来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秦风放松身心,缓缓加入了毕方和山海,他将指挥权交给山海,任由身体自行舞动,逐渐也合上了火焰跳动的韵律,精神似乎也同秦图腾链接的更紧密了。

  其余十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些什么。

  这时一个小孩——正是之前被雷背在背后的男孩,他自发的跑到了秦风身边,磕磕盼盼的效仿着他的姿势。

  秦风正在微妙的天人交合状态里,无暇开口,只是赞赏的看了看那孩子。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加入了跳祭祀舞的队列。

  山海调整出来的祭祀舞与图腾十分契合,但并不好学。

  在这个世界上,部落的祭祀舞大多是从打猎,采集等日常动作中演变出来的,秦的舞却不同,多腾挪,一踏足一勾手,携苍莽之气,异常雄浑。

  雷等人学的有些困难,但还是努力的跟着做,随着他们的加入,祭祀舞的气势变得更壮阔,竟隐隐有军阵之势,宛若结阵战前,伴万兽齐鸣。

  但这气势也只是出现了一瞬,图腾借着这一瞬窜了一截火焰,秦风也清晰的感觉到,随着祭祀舞,族人们的身上出现了一条与图腾链接的隐隐的线。

  四五遍下来,秦风气喘吁吁,说实话这舞是真挺累的,雷和石还好,其他人都已然有些吃力,于是他喊停,郑重其事的对着大家道:“这就是我们秦部落的祭祀舞了,可以点燃庇佑部落的图腾火。”

  虽然众人已经停下,但火焰并没有消失,依旧翻飞着。秦风发现,在有火焰时,他能更清晰的察觉到秦图腾的想法,譬如它此时欢欣雀跃的情绪,就异常清楚。

  毕方愉悦的鸣叫了几声,落到了图腾上,张口对着不远的火焰吸食着。

  秦风不满的将它抓住,转而架到了自己的手臂上,他清楚,在这种图腾崇拜的文明里,既然要借信仰收集力量,那么保持图腾的威严和神秘感是很有必要的。

  “跑出去一趟,找到河了吗?”

  毕方恋恋不舍的又吸食了几口火焰,打了个嗝,才人性化的对他摇了摇头。

  秦风叹了口气,就知道这天河不好找,始祖森林占地宽广,巨木还会跑来跑去,要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一条河,着实是些难。

  “接着去吧。”他将毕方往空中一送,示意它往北方找,便随它去了。

  没有水源,想坚持下去会很不容易,他可不想这队人走到互相食用尸体的地步。秦风眉头紧皱,决定还是先往北行进,慢慢往外摸索。

  移动图腾和祭台,图腾火自然也就灭了。他看了看那随便叉着的石矛,发现这东西竟十分尖锐,轻轻松松的没入土中。

  秦风将其拔了出来,居然很是费了翻力气,祭台一动,其上的图腾火也自行熄灭了,他拿着石矛舞了几下。

  这东西并不是木质身子配上石质尖端,而是整体都由岩石构成,虽然摸起来并不光滑,但也算的上是直溜溜了。

  它的重量并不夸张,虽然跟木头没法比,但已经跟他所了解的石头很是不同,尤其是质地,作为石头,尖锐与坚硬共存,而且居然还不重,可以说是颠覆他原有的认知了。

  怎么看都不是这小部落会有的工艺。

  “这个是谁做的?”他问道。

  石上前一步,“巫,这是我做的。”

  秦风了然的点点头,他听石的名字,就觉得应该是跟他有关。

  “能转过去让我看看你的木纹吗?”秦风谨慎的询问,在这个世界里,颈椎处的木纹是战士的力量来源,就连战士的礼节都是手抚后颈。

  而即使是行礼,用的也是左手,因为右手要战斗。而秦风这时的话,可以说是有些唐突了,无异于要求虎狼躺下露出肚皮。

  但石没有丝毫犹豫,他转身背对秦风,然后单膝跪下。

  就连秦风自己都有些吃惊,他不觉得石会拒绝,但也没想到会做的这么果断。秦风抬头扫视了一眼,所有人都看着他,眼中是全然的信任。

  这些人是单纯的,就因为老先知毫无保留的奉献,就全心全意的相信他是新的,给部落带来希望的巫,没有丝毫怀疑。

  换到地球,谁会这么直接果断的将信赖交托给突然空降的领导者?

  他心里莫名有些触动,本只是承了老先知的人情,此时倒是真的生出了几分归属感。在地球老家当惯了藏拙的废物,只顾着混吃等死,多久没感受过这种被依赖的情绪了?

  秦风收拾好心情,靠近石,观察起了他后颈的木纹。

  在应该是正常人椎骨的位置,裸露着一截宛若树根的灰色物质,它与血肉相连,过度的十分自然,秦风伸手触碰了一下,石抖了抖,没有闪躲。

  “什么感觉?”

  石老老实实的答道:“没什么感觉,就觉得好像隔着壳被戳了一下。”

  秦风点了点头,木纹是大家下意识保护的力量来源,但似乎也并非脆弱之物。

  “这个是怎么做出来的?”他将石矛递给石。

  石接过以后在手中摩挲着,他的手里慢慢蕴出灰色的光华,一边给秦风示范着,一边说:“像这样……它就会变的不容易断。”

  秦风观察着,见随着石的动作,他后脑的木纹旁隐隐有灰色的气流划过,不由得想起了方才石跳祭祀舞时随之舞动的灰色波纹。

  他叫过雷询问,果不其然,这次又只有他能看见。

  秦风沉思片刻,直白一点的说,木纹就是他们运用天地灵气的前提和工具。颜色代表着某种元素,当力量开始涌动,同类型元素被聚集,浓度上去以后,就会显示出这种颜色。

  可是为什么只有自己能看见呢?

  因为是外来者?

  这倒是好事,能看见力量涌动,那以后谁在他面前想突然偷袭就很难了,而且还可以靠研究木纹的运转脉络来探索力量构成……

  秦风若有所思,雷也好,石也好,都没有什么修行法门,全凭时间流逝,力量自己增长,倒是该研究一下怎么才能让他们变得更强。

  毕竟除了靠山海来召唤异兽以外,他本体可是小弱鸡一个啊。

  决定了!要锻炼!

  秦·虚假健身房·风暗暗握拳。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饿了,想吃牛扒。   说起来昨天有个好心人给我投了三张推荐票,简直感天动地……虽然好心人可能只是随手划过,不会再看这本稚嫩的小说,但是太谢谢他啦,对稚嫩小写手来讲这真的是最温柔的强心针了。

2019-11-11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