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当战则战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1963 2019.12.08 12:10

  听到他的声音,第一次,族人不是乐呵呵的。

  他们回首看向他,眼里是油然而生生的惊骇和绝望。

  秦风觉得心中一颤。

  那一瞬间的感觉,仿佛自己是偶像剧里的傻缺女主,要推来推去的“你先走,我不走”,最后拖着所有人陷入险境。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我想活。

  深吸一口气,秦风将手里的矛丢给了雷,他背上还有一支。

  在场的人里,只有他用着和雷一样的石矛。

  “周旋就好,撑到小黑来。”

  他言尽于此,不敢做出什么小黑一定能化险为夷的承诺,但这样已经让族人们眼中燃起了希冀。

  众人还没来得及细问,被忽视了几秒的魁兽便已经悄无声息的贴近。

  但它的个子着实是不允许它太低调,雷敏锐的察觉到了阴影的变化,战士的本能将他被秦风吸引的意识迅速拉回到了战场上。

  敏捷的一矮身,避过当先袭来的铁尾,又就地一滚,险险躲过恶狠狠地一爪子,雷只觉得连喘息的机会都很难寻。

  魁兽离了原先的位置,其他人便忙去拾了自己的投矛,开始准备第二轮攻击。

  一扑落空,又承受了一番恼人的投矛扰乱,魁兽恼怒的龇牙,暂时放弃了雷,转身便冲着正在从背上取武器的族人们冲去。

  雷情急之下直接伸手,欲抓魁兽的尾巴。

  那东西狡猾的将尾巴递到他手边,一待雷抓实,便毫不犹豫的转腰甩尾,直接将他卷住丢了出去。

  被掷到地上,雷一声闷哼,却并不松手,握紧了魁兽的尾巴尖,便全力运转着灵力。

  “嗷——”

  本想运用战术的巨兽,被钳住了既是武器又是感官敏锐处的尾巴,忽而承受了陌生的电流刺激,终于忍不住发出了露面以来的第一声痛呼。

  它恼怒的呲牙,狠狠地又一次发力,将雷远远的甩了出去,撞到树干上才止住冲势。

  雷痛苦的滑落到地上,捂着胸口咳了几声。

  魁兽向他冲来。

  秦风正好站在这一侧,匆忙间抬手掷出了自己手中的矛。

  兴许是因为他没有木纹战士的独特波动,魁兽并没有把这纯力量的一击放在眼里。

  只是像对待众人的第三轮投矛一样,能挡开就挡开,挡不开就随意的一受。

  反正也只是破个皮。

  它的注意力集中在雷身上,迫不及待的想将这个让自己感受疼痛的人类撕扯入腹。

  待秦风的矛迫近脸前时,尖锐的风才让它忽而警觉。

  仓促的止住步子,一边缩头一边抬爪怒拍下去。

  但已经有些晚了,石矛破空而来,速度飞快,已经过了它爪子的最佳攻击距离,并没有被拍到。

  正因为魁兽及时止住了步子,那石矛才没有命中它的头部,而是险之又险的贯穿了左侧的兽耳,去势一颓,不上不下的卡在了中段。

  猛然受了意料之外的一击,魁兽吼叫一声,忙甩头想将卡在耳朵上的石矛弄下来。

  这么猛烈地甩头,倒确实是将矛了弄下来。

  但跟着一起下来的,还有魁兽的小半截耳朵。

  左耳上的缺口是轻敌的莫大耻辱。

  魁兽是一种很记仇的生物。

  这样一来,被它深深恨上的可就不止雷一人了。

  耳朵上的疼痛不似电击,是持久如跗骨之蛆的。

  魁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残破的幼崽,发出悲哀的低鸣。

  它的孩子,一定经历了比它多得多的痛苦。

  巢穴里的味道明确的表明了,窃贼是胆大包天的斑狼。

  再看看尸体上撕咬的痕迹,它当然清楚这些人类并不是凶手。

  但,既然它已经没机会亲手报仇了,那这些人,就一个都别想跑。

  眼神阴冷的盯着秦风。

  它已经记住了每一个人的味道,谁逃了都不怕,不痛不痒的攻击也无需在意。

  只有这两个人类,能伤到,且已经伤到了它。

  必须死。

  投矛一丢,秦风手里就不剩长兵器了了,只有腰间的短刺和石刀能伤人。

  但想必对付魁兽的话,石刀齐柄没入,都不一定能透过它的毛。

  除此之外,就只有……那威力还不能让他满意的弓箭了。

  一咬牙,秦风也别无他法,迅速的取下弓,从后腰处敷衍的箭袋里摸出做的最好的一支箭。

  雷扶着树努力想站起来,一时失去行动力的他,在魁兽眼里显然不如活蹦乱跳的秦风有吸引力。

  它恼羞成怒的冲向秦风。

  握着手里的弓,秦风汗都下来了,这么近怎么打?

  他转身就跑,毫不拖泥带水,绕着附近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规避着它。

  魁兽这么往秦风处一冲,族人们可都立马红了眼。

  离秦风最近的一个中年队员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提矛攻击,想要为秦风争取一些时间。

  然而,魁兽那庞大的身躯,又怎么会被举矛刺来的人类阻止呢?

  它丝毫没有停顿,直接无视了从侧面发起冲锋的族人。

  而惯性可没有无视他。

  随着一声惨叫,那名族人直接被带飞了出去。

  秦风咬紧牙关,取下腰间的短刺和石刀,将弓一背,嘴里叼着箭羽,迅速的开始往面前的大树上攀爬。

  受伤的族人,是桑的儿子。

  曾毫不犹豫的表示要和父亲一起流浪,是负责又有人情味的那种人,只是话少了点。

  这些,可是他每一个都过手,亲自收进部落的族人啊。

  魁兽冲来的步伐没有丝毫停顿,而恰在此时,利赶到了。

  战斗的本能迅速战胜了他想要急忙带走秦风的渴望,利毫不犹豫的掷出投矛,又摸出短刺,英勇无畏的冲了上去。

  魁兽吃过一次亏,警觉的停步,心道这怎么又多出来一个,怕不是会像刚刚那只一样打它个措手不及?

  做足了准备,没等投矛靠近就一爪子拍了出去,而预想中的疼痛却始终没来,魁兽有一种被耍弄的愤怒。

  发现又被整了以后,它恨恨的一爪子挥向奔来的利。

  说时迟那时快,雷咬着牙,忍着疼痛提起矛狠狠的对着魁兽做出了攻击。

  这,是它无法忽视的。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写打架真滴很费脑子,但是都不如写弓箭那章费脑子,虽然我毕业论文的方向也是射艺……但还是查了半小时文献呜呜呜

2019-12-08 12: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