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毕方这是吃撑了?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430 2019.11.11 20:09

  秦风的健身计划很快就搁浅了,别说运动,他现在走路都费劲。

  这是在始祖森林的第四个傍晚,秦风身为成年男性的自尊让他拒绝了雷提出的背着他走的建议,此时看着三个小崽子被人背在背上,竟还有点小羡慕。

  不过也就是说说而已,就连两名女性也没这待遇,他被背着算什么事儿。

  为了保存其他人的体力,图腾柱依旧被秦风拿着,然而虽说图腾在他手里轻若无物,但这形状还真是蛮不好抱的。

  毕方已经来来去去无数次了,这家伙也是辛苦,从召唤它出来开始,每天都在辛勤劳作,没一点歇的,反正秦风自己要是遇到这种扒皮老板,肯定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还是毕方懂事啊,他暗自感叹,虽然进度渺茫,却一点都不后悔召唤这家伙的决定。

  部落之前带进来的野果只余下三四个了,这已经是秦风省之又省的结果,大家的嘴唇都可怖的干裂着,秦风更是难受,他以前养尊处优惯了,这几日快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一身尘土就不说了,天天以地为床都快佛了,白衬衣也变成了黑色,鞋子才是最惨的,磨脚不说,尖也破了。

  “马德,Berluti的鞋作践成这样,该心疼鞋还是脚。”秦风不爽的将外套往地上一丢,解脱似得席地坐下。

  太阳一落山,始祖森林就会黑的很快,安顿下来点燃图腾火,天色也就差不多伸手不见五指了。

  雷他们跳祭祀舞已经很是熟练,不用秦风带领,就已经在图腾前自发的跳了起来。除雷和石以外,大人们都很委顿,疲惫和饥饿已经让大家都很虚弱,反倒是孩子们,白天不用走路,这会跟着跳就显得精神了许多。

  随着图腾火的升起,秦风逐渐感受到一股从眉心流出的力量在自己周身过了一遍,身上的疲惫被舒缓了很多,这也是他这些天能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了。

  山海会从微薄的灵力收入里分出一些改善他的身体,只是基数本来就小,作用就暂时显得微弱了些。

  他依旧能感觉到大家的信仰之力,但相较之前,确实有些减弱。不知道是因为虚弱,还是因为对走出去这一希望的质疑。

  唯有一个家伙,信仰之力反而凝练了起来,每次跳祭祀舞都异常兴奋,一看到图腾火燃起就眼里放光。

  正是那天第一个跟随秦风动作的孩子。

  他是三个孩子里最大的,似乎一直被老先知带在身边教导。

  秦风招招手,示意一脸崇敬的蹲在图腾柱旁的小萝卜丁过来,“秦知远,把肉干拿去烤啊。”

  闲下来时,他发现除了雷和石,大家都没有名字,秦风本兴致勃勃的想引经据典圆一圆自己的取名瘾,结果发现那些拗口的名字对原始人来讲根本就不实用,只能扫兴的把名字换成好发音也好理解的单字。

  只有秦知远这小鬼,很喜欢他一开始诌的名字,坚持用了起来。

  他乐颠颠的用石的矛串着肉干,没烤几下就急不可耐的递给秦风:“巫,吃这个。”

  秦风也不挑剔,这几天下来,他已经被饥饿教做人了,有的吃就算不错了,再这样下去,大家快撑不住了。

  吃了半片风干的生肉干,秦风珍惜的把剩下的收了起来。

  负责整理食物的雷忧心忡忡的凑了过来,道:“巫,剩下的东西已经不够一顿了。”

  秦风顿了顿,长出一口气,并没有表现出苦恼,只是安抚的对雷说道:“省下两个果子留到明天,实在不行就只能饿几天肚子了哦。”

  雷面色依旧苦巴巴的,担忧的说:“真的走得出去吗,神兽已经找了好多天了,巫,我怕……”

  秦风打断了他,笃定的说:“一定可以的,天河曲折蜿蜒,毕方每天都在搜索更大的区域,会找到的。”

  雷表情放松了些许,点了点头,便准备去分食物了。秦风叫住他,把剩下的半片肉干递了过去。

  有了火以后,在夜晚的始祖森林里也有了些安全感,比之第一晚要舒适很多,大家都睡得香甜。

  这些天白日赶路,夜里挨饿,人人都很是疲惫,从第二天开始,秦风就取消了守夜,一则这里没什么危险,二则有事图腾会警醒他。

  漆黑的空中传来羽翼扑棱的声音,这自然是毕方了,毕竟除了它,这见鬼的林子里连鸟毛都没有一根。

  这些树也太不挑食了,秦风在心中暗自抱怨着。

  可惜的是,一天下来,毕方依旧没什么收获,它疲惫的停在秦风肩膀上,啄了啄他的头发,似乎显得有些愧疚。

  随着食物的减少,毕方也感受到了危机和紧迫,一次比一次出去的久,飞的远,但它毕竟还只是幼鸟。

  秦风戳了戳小东西的羽毛,心里也很是焦灼,虽然面上笃定,但那是为了让大家安心,实际上他很了解弹尽粮绝后要面对的困境,而这困境,已然不远了。

  即使如此,他也没法再苛责毕方,要怪就只能怪那条天河太难找。

  秦风倚着图腾柱盘坐着,毕方自发的围绕图腾火进食起来,它倒算是每天吃的最饱的一个了。

  “咦?”

  秦风忽而坐直了身子,今天的毕方似乎有些不一样,它张口吸食火焰之后,竟然眼看着长大了一圈。

  毕方鸣叫一声,缓缓落到了地上,单足站立,将脑袋埋到了羽翼里。

  “这家伙怎么回事?吃撑了?吃坏肚子了?”

  秦风有些手足无措,他挥挥手召唤出山海,担忧的观察着毕方。

  外界不同于识海,山海的力量并不足与幻化成人形,看起来只是一本古朴的书罢了。

  但是它依旧有法子和秦风交流,书页自动翻开,空白的纸张上浮现一行汉字:把它放到树上。

  “这树少说二十多米诶,我怎么放!而且那些东西是活的啊,会吃肉的,毕方可不是人,被吃了怎么办……”

  山海:要吃早吃了

  “那太冒险也不好的。”

  山海:那放到树下,毕方生于木

  它不是吃火的吗?

  秦风一头雾水,但山海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壮着胆子把毕方送过去。

  没有能引火之物,图腾火没法制成火把,秦风只能深吸一口气,将毕方抱在怀里,往黑暗走去。

  他们休息的地方离周边的巨木都有些距离,十来步走出去,图腾火的光已经照不到了,秦风觉得这漆黑有些渗人。

  过来的几天,除了最初以外,其他时候他都与雷等人待在一起,此时一个人在未知的黑暗中摸索,着实有些着慌。

  山海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安,自发的散发出微微的白色光芒,隐隐可以照见周边的树影,秦风安心了许多。

  又走出约莫二十米,秦风到了最近的一颗树下,他仰头看去,树干宛若通向一汪波澜不惊的深潭。

  将毕方放在树下,他忧心忡忡的问山海:“留在这儿就可以吗?我们要不要守着?”

  他没有等到山海的回话,只见毕方忽而鸣叫了一声,一蹦一蹦的向着树前进,竟然眼看着便跟树干融为了一体!

  山海这才默默翻开,上书:回去吧,明天就长大了。

  秦风一步三回头的离去了,尚不知道今夜过去,是会有惊喜还是惊吓。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饿了,想吃山药炖排骨。   好心人又给了我推荐票,感动。   好像可以签约的样子,开心。

2019-11-11 20: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