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这肉真香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085 2019.11.17 20:09

  雷这一拳,丝毫没有顾忌受不受伤,也全然没法思考有没有毒,这豁出去的攻击也确实得到了应有的战果。

  铁拳入蛇口,直直的冲进喉咙里,黑蟒吃痛,目露凶光的准备恶狠狠的咬下去。

  但未曾想到,下一秒,电流从喉间穿过,一股脑的涌向了它的体内。

  难得的机会,能从内部突破,雷果决坚定,丝毫没有留手,全力施为。

  这样一来,就算没能致命,等这畜牲醒来后,也会先吃自己。

  巫一定跑得掉。

  如此想着,雷平静的接受现实,榨干体内的每一丝灵力。

  “巫快跑……”

  低声呢喃着,他并没有力气回头了。

  “唰。”

  利落的破空声从耳侧划过,熟悉的石矛从陌生的视角冲出,当着雷的面,直直的冲着那抽搐的黑蟒刺去。

  矛尖所指,赫然正是蛇口中露出的天花板!

  “别管伤处,全力加成力量。”秦风冷静的下令,山海默不作声的照办,毫不留手。

  这一击刁钻又有力,狠狠的刺入再贯穿而过,将蛇首从雷的拳头上带了下来,依旧去势不减,直到钉入土中。

  秦风被迫止住脚步,依旧牢牢的按死了矛,蛇身还没从电流刺激中缓过来,无意识的扭动着,数秒之后才幅度增大,狂乱的扫动。

  蛇的生命力有多顽强,秦风隐约知道一点,此时他也毫不放松,甚至上前一步,用力踩住蛇头,手里的矛再度用力,丝毫不敢松懈。

  黑蟒毕竟已经是强弩之末,十几分钟后终于失去了行动力,蛇躯不再大力扭动,却依旧没有彻底安静下来。

  秦风已然撑不住了,颤抖着松开手,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劫后余生。

  他艰难的爬起来,蹒跚着走向雷。

  黑蟒的回光返照力度不小,本就耗尽灵力瘫软下来的雷,早早的被抽击甩的远远的,咕噜了不止一圈。

  秦风用尽全力也只是让他翻了个身,两人对视一眼,皆不知该作何表情。

  “巫……”

  雷哑着嗓子,眼带愧疚:“都怪我太弱了。”

  秦风摇摇头,没有说话,实在蹲不住了,索性躺下大字摊开,看着天发呆。

  “我们还有多少灵力?”

  山海从识海中飞出,停在他的面前,安抚似的贴来蹭了蹭,再拉远距离显出文字。

  “攒下来的八十多快用完了,剩下的不够你恢复身体,每天祭祀的话,一个周能痊愈。”

  肋骨骨折一个周,很恐怖了。

  秦风没力气点头,索性不回话了。

  来这个世界一个月,每天被山海用灵力温养着,他第一次承受今天这种疼痛。

  如果是以前的弱鸡躯体,可能第一击就已经凉透了。

  “我这样的,回去都能上奥运会了吧。”

  秦风一边呢喃着,一边放空了思绪。

  那么,该怎么回部落呢?

  只能等采集队了。

  “我最近常有一种脑子反应速度远远慢于躯体反应速度的感觉……”

  疲惫不堪,但紧绷的神经还在兴奋中,秦风跟山海交流了起来。

  “是的,昨天和蝰虫对峙的时候你就很懵。”

  “那为什么今天这么……冷静?得心应手?”

  “灵魂温养跟我没关系,山海之力只能让你的肉体强大,不过我推测是图腾的功劳。秦图腾与你一荣俱荣,被信仰环绕是会慢慢具有神性的,你只是受了点儿余荫而已。”

  秦风无意识的哦了一声,继续放空。

  与始祖森林不同,这片树林很普通。

  虽然也多的是参天大树,树龄感人,但也没到动辄及几人环抱的程度。

  树冠看起来进了,那一方被圈起来的天空也显得没那么远,似乎努力冲一冲还是可以够到的样子。

  这是陌生的天空。

  这是陌生的世界。

  真的活得下去?

  生死搏斗一遭,秦风第一次直面死亡,第一次感受入骨的疼,他是有些慌的。

  山海察觉到这种莫名的情绪,乖巧的贴在他手边,像一本真正的书一样安静,似乎有些歉疚。

  “我不怪你。”

  秦风抿了抿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隐隐听到讲话的声音,他心中一动,侧头看去,果不其然,来的正是穗一行人。

  正循着伐树的痕迹找来,采集队猝不及防下的面对狼藉的战场,大都倒吸一口凉气。

  “巫!”穗惊呼一声,急切的跑来,忙扶起秦风。

  骤然被扶着坐起,秦风倒吸一口凉气,险些被尖锐的痛感刺激的晕过去。

  “慢一点慢一点。”他忙不迭的下令,有一种被自己人谋杀的错觉。

  艰难的站起,这一路走的很不容易,仿佛地老天荒才到部落。

  石的狩猎队早已满载而归,正因他们迟迟不回而想谴人来寻,却冷不丁的撞见狼狈的一行人,简直大惊失色。

  秦风受伤,大家都闹哄哄的,石更是毫不留情的痛斥软趴趴的雷,雷全都乖乖受着,一脸愧疚惶恐。

  差人去将遗落在森林中的木材和蛇尸带回来,秦风缓了缓,靠在图腾柱边坐下,感受着背后传来关切的图腾意识,他笑了笑,顺着图腾纹轻抚着。

  被需要,被关切,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动人,让他心里涨的满满的。

  比起这个,地球的便利生活也没什么不能放弃的。

  随着他的安抚,大家在清楚秦风不会死以后逐渐放下心,热热闹闹起来。

  黑蟒很大,够大家吃许久了,加上今天石扛回来的巨齿兽,食物的空前富足让整个部落都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氛围。

  秦风并不想吃蛇肉,但又觉得既然是自己的战利品,不吃一下好像不甘心,便不情不愿的试了试,没想到味道居然很是不错。

  想象中蛇肉的腥膻味并不重,甚至还有种莫名的药草香,即使没加盐也不算难吃,甚至比起巨齿兽发柴的口感要胜出不止一筹。

  秦风忽而心中一紧,说起药草味,那朵让黑蟒失去理智的奇花还在原地长者呢。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秦风清楚,短时间里是别想去看情况了。

  “算了算了,又跑不了。”自我安慰一番后,他努力打起了精神。

  要说今天有什么意外之喜,那当属穗她们找到的藤蔓,可惜自己暂时动不了,只能遥控指挥,尝试让其他人搭建窝棚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饿了,想吃煎饼果子。   得了腱鞘炎,我可能不配吃这碗饭……

2019-11-17 20: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