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寂静之地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095 2019.12.15 23:49

  这地方尚余有钩吻的毒,短期内并不会有生物靠近,秦风看了眼毕方离去的方向,心知那边应当早就有结果了。

  小黑盘踞在那错乱交融的骨架中间,红色的血肉和白色的骨头间夹杂了个它,不细看还真有些找不准位置。

  他确实担心营地那儿的情况,但小黑这里,真要离开的话,他是放不下心的。

  分身乏术啊,秦风叹了口气,认命的爬出了树洞,守在外面,翘首以盼的等着毕方回来。

  毕竟他下的命令,是等计划完成后,把钩吻带回来毁掉。

  他们在蝰树边承受着蝰虫王带来的精神冲击时,岩在营地里的压力也不小。

  毕方在天边传来鸣叫声的时候,岩微微眯了眯眼,他不知道自己的赌的对不对,现在离开,就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暗叹一口气,他扫了眼自己身边的战士们。

  他的路是定了的,放弃弟弟?不可能。

  石的出现,是他苟活这么多年里,得到的最好礼物。

  他清楚,石不可能跟他留在丘部落,那就只有自己的跟着弟弟走了。

  怕就怕那个秦部落,承受不住丘部落的疯狂报复,让这些信任他的人一起赴死。

  不,别说是之后的报复,就算是眼下营地中的战士,秦部落都不一定撑得过去。

  以岩的视力,并不能清晰的捕捉天边毕方的小小躯体,但毕方却是看得到岩的。

  秦风一再强调过,要等岩带人远离后再投放钩吻,所以它的鸣叫声越发急促起来。

  岩亦是下定了决心。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猛焦躁不安的发问,要不是顾忌岩掌握着武器制造的能力,又是族长身边的红人,他早就爆发了。

  今天一早,岩就把所有人拘着,说要讲一个重要的事,可拖到现在也还没有动静。

  岩目光一沉,终于站了起来,看着目光炯炯盯着他的众人,缓缓开口了。

  “我们,都是曾经在小部落呆过的战士。”

  这话一出口,猛便变了脸色,怒从心头起,直接将武器对准了岩。

  “你浪费这么久就为了说这个?”

  “你以为你每次战斗冲在最前面,就会被族长当自己人了?”

  岩脸色都没变,毫不犹豫的呛声回去。

  “你!不过是个连战斗都不会,靠做武器……”

  “你也不过是个侥幸觉醒的木纹战士,要不是小时候有天赋又听话,早就跟你父母一样被赶出去冻死了。”

  岩面色冷淡,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嫌恶,放弃亲人的猛,一直是他最看不起的人。

  “每次有木纹战士意外死去,都是在觉醒祭过后,而且死去的木纹战士,都不是丘部落长大的人,你难道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吗?”

  猛冷哼一声,眼带嘲讽,正欲反驳,岩却又紧接着开口了。

  “丘部落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他们只想维持木纹战士的数量,多了就除掉我们,少了就创造新的,现在不也是一样?

  派出来的人都是我们这种人,消减数量,互相淘汰,为的不就是更好的渡过寒冷季吗。

  他们迫不及待的要清理掉我们这些外人,猛,你和我,只能活着回去一个,你不是很清楚吗?”

  如同平地惊雷乍起,一众战士开始交头接耳,哄然嘈杂起来。

  猛的神色阴晴不定,张口想说些什么,却百口莫辩。

  他确实清楚族长的意思,这批人肯定不能全部带回去。

  “我不会回去的,丘部落的这批孩子资质都很不错,我不想哪天睡梦里被抹了脖子。”

  冷哼一声,岩直接转身离开,猛提起武器还没来的及阻拦,泾也站了起来,道:“我也是木纹战士。”

  他抿着嘴唇,跟上了岩。

  陆陆续续又有几个普通战士跟了过去,猛怒吼一声:“离开丘你们也一样活不了!”

  本蠢蠢欲动的众人又安静了下来,只有最初站出来的十来个人,没有丝毫犹豫的和岩一起离开了。

  一直跟在猛身边那名满脸怯懦的男子,这时候也面带愕然的问他:“岩说的是真的?”

  猛本就是直来直去的性子,这会儿被岩釜底抽薪的一坑,只觉得焦头烂额。

  有心想拦住他们,可围拢而来的族人七嘴八舌,让他根本没法腾出空,只能眼睁睁看着岩带人走远。

  “算了,走了也好,这可是你自己背叛的,下次见面就是我带人围剿你了。”

  暗自一思量,他深深的望了一眼一行人的背影,冷笑一声。

  毕方的叫声越发急促,只有岩懂得其中的意味。

  一远离营地,他就奔跑起来,往秦风指的方向冲去。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的后手是什么,但既然如此势在必得,想必动静不小。

  一边跑着,他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那营地里,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大动静。

  猛还在焦躁的给人解释,岩还在义无反顾的往石的方向去,而毕方,在确定岩的队伍足够远以后,带着钩吻,停在了营地上空。

  它了无动静,只是低空盘旋了几周,轻轻的松开了爪子。

  那朵娇艳欲滴的花,经受了这段路程的折腾,显得有些蔫吧。

  钩吻应该是不愿被仇人利用的吧。

  可是花,又怎么能控制自己的香味呢?

  它落在一个战士的头顶,他茫然的抬头想摸摸落下的是什么,刚摸到那钩吻,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便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这没人注意的倒下,仿佛是涟漪的中心,随着花香的逐渐扩散,人群寂静了下来。

  连尖叫哭喊的余地都没有,众人没有来得及疑惑,只是随着瘫软的身体,意识逐渐抽离。

  在这株妖艳诡异的灵植面前,所有人都像是撼树之蚁。

  死亡,变成了一件微不足道,毫无声息的事情。

  猛脸色泛紫,木纹战士似乎比别人多了点挣扎的时间,可结局并不会改变。

  毕方落在树枝上,可爱的歪歪脑袋,一直抓着钩吻飞在高空,它还挺累的。

  眼前这将近两百条生命的消逝,对它来讲似乎没有丝毫波澜。

  等了几分钟,它跳下树枝,蹦跶到猛身边,啄了啄他的脖子,尖利的喙留下一个毫不留情的大豁口。

  而猛,没有丝毫动静。

  确认这群人都死透了,它又叼起了钩吻,迅速的往秦风那儿飞去。

  这是他的命令。

  生命绝迹的死地,有一块就够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我太喜欢后海大鲨鱼了,我上辈子可能是付菡的麦克风,宝藏乐队安利给你们!

2019-12-15 23: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