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图腾儿子闺女书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3079 2019.11.10 11:00

  秦风隐约感受到了它沟通的意向:“灵……够了。”

  那本书,在他的脑内翻开了。

  是了,一定是了,它来了它来了,它金手指要走来了。

  秦风有些激动的絮絮叨叨起来,就说嘛,好歹是你害的小爷穿越了,总得给点好处。

  顺着山海的意识在书页中遨游起来,秦风惊讶的看着这个世界。

  它似乎暂时只能翻开第一页,但也已经足够让人震撼了。

  白雾笼罩在空中,书中的世界看不太真切,却也能观其广大浩瀚,地貌险峻。

  秦风与山海的意识在这畅游中逐渐交融,他有些明悟。

  意识经过一高大险峻之山,山体无树,多怪石,其上有飞禽走兽。

  走兽似鹿,色多近银。

  秦风隐约知道这是白鹿,活千年者为苍色,再五百年去其杂色为纯白。

  飞禽色似野鸡,脖生髯毛,借此飞行,很是奇特。

  山海似乎在向他诉说,于是他知道了这飞禽叫做当扈。

  再远行,隐约可见天边有九头巨鸟,水中有生翅游龙,有人间之国,其间居民身有一大洞,也有深山之国,其间居民只有一只眼睛。

  大雾依旧存在,似乎越是弱小的东西就看的越真切,越是一看就不好惹的东西,就越是被浓雾笼罩。

  这自成一体的小世界,竟就是那上古传说中的山海经?

  秦风还没梳理清楚,就被山海推挤着离开了意识海,缓缓睁开了眼。

  身体的不适这才被他感知到,颠簸带来的反胃感让秦风有点想吐。

  “巫醒了!”

  孩童惊喜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他这才发现自己被石背在身后,一边并行的雷也前后各挂了一个孩子。

  开口讲话的正是被雷背在身后的小男孩,看上去五六岁的样子。

  石微微侧头,道:“我们已经在往北走了,巫好些了吗?”

  秦风揉揉太阳穴,见众人行进间有条不紊,并不过分匆忙,便知应当已经暂时摆脱了危险,索性示意大家停下来。

  站在地上的感觉有些虚浮,他的脑子涨涨的,山海将从先知那儿得到的信息一股脑塞了进来,细碎的意识让他不太舒服。

  同行共计十一人,成年男子六个。

  他是其中最为瘦弱的,石和雷战力最强,面对普通野兽不在话下,但不知面对凶兽会如何。

  秦风索性盘膝坐下,无意识的咬着指甲思考了起来。

  老先知应该是没有恶意的,神典中的意识大多是对他有用的信息,其目的应该是为了保证他们能活着出去。

  之所以要选他,是因为其他人没有神典,无法拥有信息传递的媒介。

  没想到他体内的山海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所谓木纹,护食又凶狠,直接就将先知的布置吞吃入肚了。

  先知原本的目的应该是让他慢慢吸收,遇到什么东西就解锁感应些相关的信息,现在突然涌入,虽然乱了些,却也有助于秦风思考。

  秦风现在知道,始祖森林之所以难以存活,是因为其内没有野兽,只有植物,且巨木遮天蔽日,难辨方位。

  饮水也是问题,虽然据传有天河从林中经过,但位置成迷,不知该如何开始寻找。

  老先知总不会把让他进必死的局,这天河……想来就是关键了。

  “雷,能上树看看吗?”

  他忽然发问,四周正屏息等着他说话的部落人吓了一跳,孩子还好,大人们则都慌乱的劝阻了起来。

  “不行的,巫,那样会触怒树灵。”

  雷面露恐惧。

  他流落进始祖森林的时候,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同伴们靠互相食用尸体活下来,这记忆让他很是难忘。

  而饿极了的人想挖树根吃,却被活过来的巨木绞死的情景,也长长久久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秦风皱眉点点头,他隐约知道林里的树木很危险,但并不了解它是如何伤人的,虽然有心测试一下,但见雷的表现也知道风险太大,部落人丁凋零,冒不起险。

  始祖森林里的树木是会活动的,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休眠状态,被冲撞时才会显露獠牙。

  秦风并不确定,什么程度的惊扰才会唤醒这些恐怖的生物,起码之前他那一脚是没什么用的。

  天色渐暗,高大的树木将天空遮蔽的差不多了,秦风也有些拿不准方向,雷他们虽然是一路往他指的北边行进,但一入林产生的偏差可不容小觑。

  他将视线投向了被一个青壮年扛着的图腾石,那人似乎还挺吃力的。

  而随着秦风的注视,图腾柱的气息隐约有些变化,透露出一种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感觉,显得……甚是眼熟。

  秦风了然,刚才在他识海里的第三股意识就是秦图腾,难怪联系似有似无,大概是跟距离有关。

  他指使人将图腾柱立在地上,从兜里摸出火柴,划燃了放在图腾柱面前。

  图腾的力量来自祖神,向其询问可以搞清楚神赐处在哪个方向,与之相对的位置就是远离森林的北方了。

  理论上,跟图腾沟通这一步是需要仪式的,要集齐信仰、祭台、祭祀舞,图腾火才会在祭台上燃起。

  并且巫要拥有虔诚的信仰和图腾的认同,才能架设起沟通的桥梁,借由图腾火的律动寻求答案。

  但是——他的这个图腾很不一样,是老先知消耗了自己的生命力,再注入了秦风的意志催生出来的,它与秦风的联系同一般部落有区别。

  别的巫信仰强大沉默的图腾,而在秦风这儿,图腾有点像刚出生的懵懂意识,无辜又迷茫,他在心理上有点把它当儿子看的倾向……

  果不其然,小儿子没让他失望,明明处在无风的空地上,火舌却自发的往一个方向偏移,他能感受到小家伙在努力想让迹象更明显点,但没有祭祀舞,确实能力有限。

  秦风安抚的拍了拍图腾柱,暗道等安顿下来以后啥都给你整上。

  在地上划出一个箭头,秦风在别人惊异的眼神中恍若无物的拿起了图腾柱,示意继续前进。

  心中暗爽,你们图腾可是我儿子。

  行至天色漆黑,众人不得不停下修整,能带走的食物并不多,只有一些野果和干巴巴的肉条。

  老先知清楚在神赐处生活的规则,猎取食物一直有度,不敢逾矩,没法积攒下口粮,而这些东西省着点也至多够一行人吃三天而已。

  但走出去,少说也要一个月。

  让石安排好守夜的人,秦风尝试联系了一次山海,却没有回应,大概是还在梳理能量,他只得静下心思考该如何利益最大化。

  夜并不安静,月光都闯不进来的森林是极暗的,睡得不安稳的秦风常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无法探查又没法生火,大家只能依偎着度过漫长的一晚。

  雷他们醒的极早,秦风也是,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数了数人数,确定所有人都安全,图腾也没丢后,他匆匆的又一次沉进了识海。

  这回山海醒了,纯白的意识海里只飘着它一本书,显得空荡荡的。

  随着秦风的进入,书页缓缓翻开,一个身穿红色肚兜,黑色灯笼裤,唇红齿白的瓷娃娃从中跳了出来。

  她扎着两个小辫,赤足,银项圈,银镯子,脚腕上还套着小铃铛,肚兜上用金纹绣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山海。

  小娃娃约莫成人一臂高,肉嘟嘟的,脸上却肃穆的紧,遥遥的打了个揖,口呼:“见过上仙。”

  秦·不婚不育主义·风表示心都要化了。

  可爱归可爱,但一串疑惑还是要问清的,秦风连珠炮似的冒出了一堆问题:“我为什么会来这个世界?能回原来的世界吗?昨天看到的东西是怎么回事?这本书能给我带来什么?你是什么?”

  小家伙被问的有些眼晕,却还是努力保持着表面的严肃,抿着嘴唇飘了过来,良久憋出一句:“我是山海。”

  她的语言能力似乎还不够完善,索性伸出肉乎乎的食指在秦风额头一点,信息流便直接涌入,倒是十分方便。

  “名字……叫出你名字就要对你负责的吗?太不讲道理了吧!啥,嫌弃地球没灵气?那你有本事别出现在地球啊喂!

  话说不是沉睡几千年了吗,攒那么久的力量就够穿越一下?回不去就算了还能力制约这么多?”

  秦风气呼呼的,因为世界排斥的关系,他和山海都有些像无根浮萍,进退不得,回去的希望很是渺茫。

  幸好这东西还有点用,积攒的力量可以用来唤醒书中的精怪,好好利用应当可以在这世界里活下去,只是这力量的来源……

  说来气人,这小东西兴冲冲的窜来这个灵气充足的世界,却不想这儿的灵力它根本没法吸收,世界法则不同,难以插手。

  小山海严肃的摆了摆手指,道:“想出办法。”

  她两只小胖手一掬,呼出一口气,便凝出了一汪白光,摇曳不定,传出些颤颤巍巍的意识。

  是图腾。

  “收集信仰。”小山海郑重的说,小嘴又认真地抿成一条线。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饿了,想吃红烧肘子。

2019-11-10 1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