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我怀疑你们在ghs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143 2019.11.16 20:09

  这是离开始祖森林的第一个夜晚,依然没有房顶,秦风忧郁的叹了口气。

  想抽烟,想的不得了。

  想喝酒,想的不得了。

  想蹦迪,想的……

  算了这个也没有很想。

  来这里以后每天都很养生,早起早睡,毕竟夜里也没什么事儿做,天天都在愁生存,唯有今天,算是逃出升天到了新阶段,吃饱喝足有了新住处,秦风总算有了些时间想些有的没的。

  银行卡密码老妈知道,房子车子也都有她的名字,没啥不放心的。老爸……他儿子多得是,也不缺自己一个,这样想来就算那个世界的自己死了,也没什么。

  那时候要是有现在这作息,怎么会年纪轻轻一身小毛病,简直是悔不当初啊。

  要是在现代的话,这顶多算晚上九十点的样子,他要么是在酒吧,要么是在床上,当然啦,肯定不是一个人睡。

  刚想到这儿,就听到了奇怪的动静……

  俗话说的好,保暖思那啥。

  再俗话说得好,又到了万物那啥的季节。

  觉得放松下来开始有闲暇的人并不是只有他一个。

  躺在离火堆最近的地方,窝在惟一一个兽皮和树叶制作的简易床上,秦风确定自己没听错。

  在火光照不到的位置,传来正在做些什么的声音,他并不陌生。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朗朗乾坤白日宣……好像不是白日!(* ̄︿ ̄)”

  是可忍孰不可忍!原始人都有xsh了就我没有!

  秦风大怒,想拍案而起,忍住了,要脸。

  说起来除了他以外别人都没什么意见的样子,难道说很正常?

  坐如针毡,抓耳挠腮,秦风有点睡不着,寻思着也快完事儿了吧,却没想到……不仅没完事儿还有了新的声音!

  摔!有完没完!o(゚Д゚)っ

  想了想部落里一共就只有三个女性,秦风有点不忍直视,他再玩儿的开也没……这么开。

  等等!所以秦知远他们三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一直没说过啊!

  出大问题……秦·三观冲击·风度过了煎熬的一夜。

  笠日,秦风萎靡不振,全部落都神清气爽。

  “果然是我没见识了吗。”顶着黑眼圈呢喃,总觉得此时有点奇怪的角色倒置。

  雷精神抖擞的走过来,中气十足的问:“今天做些什么啊巫?”

  众人也都一脸认真地盯着他。

  秦部落众:满脸写着乖巧,浑身充满干劲。

  还没从昨晚的的冲击里走出来的秦风依旧很波动,揉了揉眉心,开始安排队伍。

  石带四个人打猎,一个人留守,三个女人和孩子采集,自己和雷进树林开荒。

  嗯,安排的明明白白。

  毕方被留在了部落里,万一有事儿就充当大家的信号枢纽。

  跟穗她们同行往林中走的时候,秦风眼睛都不知该放哪儿,谁知道昨天是哪两个……咦要不要问问孩子他爹是谁……算了算了真男人从不八卦!

  深吸一口气,跟采集队分开以后,秦风只觉得浑身轻松。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空气是真的很棒,不知道是因为无污染还是因为比地球多了满满的灵气。

  “巫,我们要找些什么?”雷跃跃欲试,一脸兴奋。

  秦风扶着下巴,呢喃道:“那可太多了……”

  挥了挥手里的斧子,秦风雄赳赳气昂昂,边找藤蔓边砍树!

  “砍树不是有什么诀窍啥的吗,据说没干过农活的人突然上手是学不来的?”冷不丁的被山海泼了个冷水,秦风自信一笑。

  “不存在的,我没做过,他们也没做过,难道都是从零开始我会输?开玩笑,科技侧的尊严可是寄托在我身上。”

  科技侧不配有尊严。

  亲,体力碾压了解一下?

  坐在新鲜出炉的树桩上,秦风乖巧的双手放在双膝上,假装没听见小山海的嘲笑声。

  石出产的斧头比他想象中好使很多,砍起腕粗的树枝不费吹灰之力,大腿粗也没问题,再粗的话损耗就有些太快了。

  雷很快掌握了发力技巧,木头茬子满天飞,举着斧子吭哧吭哧的努力着。

  不是秦风想偷懒,他没动几下就被雷截了胡,完全无法反驳“巫怎么能做体力活”这种话,兼之力道的全面碾压,只能作罢,接受现实休息吧。

  又砍翻一颗粗细合适的树,雷意犹未尽。

  “巫,接下来选哪颗?”

  秦风接过斧子看了看,有一边的刃已经崩的七七八八了。

  “不砍了,暂时应该够用了。”

  他们走的已经有些深,身后的目标之间都隔着一大段距离,既是为了当记号,也是考虑到树龄分布的问题,毕竟相较于整个森林,他们下手的树都算是小年轻了。

  想当年我也是在蚂蚁森林种过树的人!

  秦风真想夸夸生态意识优秀的自己。

  “原来如此,这就是自恋啊。”山海木着小脸吐槽道。

  ╭(╯^╰)╮

  秦风不答话,又顺着前路走了几步,下意识扫了一遍周边的植物,跟老先知的记忆做对照。

  “咦?”

  一朵特别的花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只是半开的花苞,但奇异的是,在它的周围,约莫半径一米的范围里,寸草不生。

  秦风饶有兴致的走近,一边询问着山海:“这是什么花?老先知好像也没印象啊。”

  “管它什么花,反正肯定不一般。”

  山海对灵力的观测比他要入微的多。

  “根部的灵力波动异常,挖出来看看。”

  秦风凝神,并没有感觉根部有什么不一样,却也没怀疑山海的判断,握着斧子就想过去下手。

  还未踏进那寸草不生的半径呢,就忽而感觉有劲风从头顶袭来,秦风靠敏锐的五感险之又险的就地一滚,避开了。

  雷脱手而出的石茅也实实在在的和黑影撞到了一起,秦风忙不迭的退远,这才看清袭来的是什么。

  好家伙,那赫然是一只黑蟒,足足有成人大腿粗,身子盘起,不知有几许长。

  雷掷出的矛命中了它的躯体中段,但并未穿透,黑蟒上半身扬起,蠕动间,并不深的矛掉了下来,被它压在了身下。

  此时雷手中空无一物,和秦风隔蛇相望,同这黑蟒的距离比秦风要远些。

  这野兽跟成精了似的,见血也没发狂,吐着信子两方看看,眼带怨毒,似乎在思衬着先对哪边下手。

  秦风紧了紧手中握着的石斧,有些冒汗。

  石等人打猎未归,采集队在另一个方向,他们,没有援手。

  状况一触即发。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饿了,想吃大盘鸡。   说起来在每天给我投推荐票的好心人里,有两个读者姥爷,ID分别叫XX黑X和XX白X,我觉得你们可以在一起,爱了。

2019-11-16 20: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