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逆行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027 2019.12.07 22:50

  身体比意识快一步,秦风顺应本能狠狠一扑,将硕和另一个族人往左边一推。

  土崩石裂之声和沉重躯体落地的闷响一同出现,就地一滚的秦风几乎能感受到贴着自己后脑勺的喘息之声。

  那是从喉头里传来的低沉警告,和着腥臭的气息,从巨兽的嘴中传来。

  他头也不回,窜了出去,拉开距离以后才敢冒险看了一眼。

  这一眼,便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浑身充满力量的掠食者,深黑色的皮毛很厚实,脖子上还带着鬃毛,但长的并不像狮子。

  而个子,足足有两三个雷那么高。

  宛若战象冲来的震撼感着实骇人。

  而那森森白牙和尖锐的利爪,无一不代表着,这是凶狠的肉食动物。

  那魁兽没有立马追来,而是低头凑近地上破财的幼崽尸体,轻轻的嗅着。

  “吼——”

  仿佛是不愿相信,它反复确认过几次后,才仰天长啸,发出凄厉的悲鸣。

  秦风已经窜出去老远了,却发现硕他们并没有跟上来。

  “跑不了的,魁兽已经记住我们了,而且在林子里,我们是没有它快的。”

  硕的语气里满是绝望。

  “巫你跑,先去湖里呆半天,让神兽们守着你,没事了再回部落。”

  秦风停下了脚步。

  因为除了他,所有人都在逆行。

  硕直接将矛握在了手中,从始至终,都是背对他的。

  战士可以战死,但巫不行,部落不能没有巫。

  雷死死的盯着魁兽,红着眼,从他身旁走过。

  “我的错,不该管那几只崽子的,直接走就好了。”

  “是我对不起大家。”

  他丝毫不错眼,一个眼神都不敢瞥向秦风,满面悔恨。

  不是的,硕已经说了,魁兽嗅觉灵敏,带回去的大斑狼一样会把它引到部落。

  不是的,有这种生物在周边,危险早晚都会降临。

  不是你的错。

  秦风有许多话想说,但都梗在喉间,不上不下。

  “巫,快走!”

  定定站住的他被利猛地一拽,险些摔倒。利却没有停下,拖着他就跑。

  “如果去其他人拦不住,我们就分头行动,我会引开魁兽,巫你往大湖那边去。”

  利语速很快,脚下也不停。

  秦风一咬牙,陡然停住,反手把他拽了回来。

  他力气本来就比利大一截,此时也将将止住了冲势。

  利被拉了个趔趄,秦风没等他开口,就先沉入识海,向山海问道:“联系的到毕方吗?”

  “十里,能感应呼唤。”

  “让它过来,小黑应该跟它在一起。”

  山海毫不含糊,迅速的照办。

  秦风咬了咬牙,心中计算了一下。

  “我受伤到什么程度会死?”

  山海身形一顿,抬头盯着他的眼睛,道:“心脏,大脑,脊椎,受到瞬间致命伤害的话,我也保不住你。”

  “其余情况最少也能吊住性命,但恢复速度取决于投入灵力的量,也取决于身体的极限,恢复程度则是看肢体的完整程度。”

  秦风不回话,脱离了识海。

  他不知道魁兽有多强,但看着众人悲壮的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他清楚,这一遭,是不好过的。

  他想起了小黑那墨色的毒刃,直接贯穿树木的威力,让人略微燃起了些希望。

  要撑到小黑来。

  族人们死一个少一个,即使只是伤重,在这种医疗条件下一样很难挺住。

  但他不一样,他的命,可以靠灵力保住。

  而山海灵力的来源,正是族人们的信仰,他有责任,也有义务保护他们。

  甩脱利的手,他毫不犹豫的转身跑了回去。

  这一次,逆行的是秦风。

  那魁兽仰天长啸的声浪震耳欲聋,此时才逐渐停下,赤红着眼,仇恨的望向众人。

  这些人类身上,有着自己孩子的味道,它记得刻骨。

  雷将硕扒拉到一边,第一个走上前,怒吼一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发出威吓的呜呼声,脚下也小步跳动着,提起了手里的矛。

  魁兽将视线移向了他,一步一步向这个方向迈了过来。

  它胸有成竹,不屑一顾,动作优雅又自然。

  其他族人逐渐将魁兽环在了中间,它不慌不忙,只是淡然的扫了一眼,注意力依旧在雷身上。

  这个人类散发着比其他人更危险的气息,它不得不在意。

  但,也仅仅只是在意一点而已。

  秦风在往回跑。

  他能看见雷身上隐隐荡起的紫色波纹,他知道,虽然面上不显,但雷已经做好的了拼命的心理准备。

  雷举起手里的矛,再次吼了一声,扬手便将矛掷了出去。

  魁兽警惕的一撤步,扬起爪子便拍。

  人类这种生物,它吃过。

  战力相差巨大,明明没有利爪和皮毛,连利齿都没什么威慑力。

  但偏偏会拿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攻击,个体间战力差距迥异。

  魁兽的利爪和雷全力掷出的矛撞在一起,竟在一瞬间发出金铁交鸣之声,随之矛被震飞,魁兽的爪子上也见了红。

  雷只有三支矛。

  族人们也是,每个人都只带了三支投矛,因为石矛的使用有着身体素质的要求,所以他们的矛仅仅是木杆装了石质尖锥。

  在雷吹响攻击号角的同时,每个人都狠狠地掷出了自己的武器。

  而魁兽,头也没回,只是甩动着身后的铁尾,大半攻击便都被抽飞,偶有落到它身上的,也只是将将穿过厚重的皮毛,浅浅的伤到它而已。

  随意的甩了甩身子,投矛们便都落到了地上,这不痛不痒的攻击对它来说宛若隔靴搔痒。

  秦风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带着理所当然的悲壮和绝望了。

  见投掷没法伤到它,众人默契的将矛抵在身前,做出了冲锋的架势。

  狩猎队很少选择近身,随身带的短刺大多数时候是用来处理猎物的,毕竟近身往往意味着伤亡。

  而这一次,他们不敢害怕,身后是部落,是巫。

  秦风急了,他心知肚明,那东西若是一爪子砸实了,土石崩裂都算轻的,落到族人们身上的话,哪能有活路?

  “等等!”

  他跑得已经很快了,但还是赶不上大家迅速反应做出攻击的速度,只能出声喝止。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忘记今天要准备社团嘉年华了,有点晚有点少,对唔住对唔住

2019-12-07 22: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