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吞噬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014 2019.11.29 20:09

  趁着大蛇被秦风几人缠住不得脱身,它果断松口,反将一军,像刚刚被制住的自己一样,刁钻的咬住看大蛇的下巴。

  这一来可不是无关痛痒了,大蛇发出威吓的声音,翻滚的更疯狂了,三人都被逼的近不了身。

  这样下去不行,体力体型小黑都是劣势,没法提供有效帮助的话,必然是要输的。

  正焦急着呢,却见大蛇的动作一缓,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

  石反应最快,当机立断,一矛冲着它的尾尖便去了。

  在躯体上难以深入的石矛,却在尾端直接透体而出,甚至深深的扎进地里。

  大蛇扭曲着嘶鸣,力道惊人。

  石拧死了不松手,大蛇一番挣扎下疼痛难忍,但深知被制住便会丢了性命,奋力一甩尾,竟活生生的撕裂了尾尖。

  可此时秦风和雷也已经在近前攻击了,被四面夹击之下,纵使狠心断尾,它也依旧跑不掉。

  可怜大好一条蟒蛇,此时拖着缺了口,分了岔,还血淋淋的断尾,身上是数不清的伤口,更插着一根入骨的石矛,可真是大罗金仙来了也难翻身。

  更可怖的是,被小黑咬过的伤口,赫然正肉眼可见的变黑。

  秦风恍然,难怪速度变慢,合着是毒发了。

  事成定局,大蟒跑又跑不掉,咬又咬不成,被小黑死死地控着,还有人类在一边掠阵,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随着它的动作越发迟缓,秦风瞅准了机会,冒险冲向蛇首,眼神微凝,精准的冲着它被咬住的嘴就是一矛。

  小黑叼住的是下巴,大蛇嘴巴无法合上,只能露着上天花板,秦风这一矛正正的扎穿蛇首,同样是透体而出,这次它可没法断头求生了。

  即便如此,被多方围攻下,依旧过了足足二十分钟,它才逐渐停止挣扎,只余身体时不时的抽搐几下。

  秦风满头大汗,松开握着矛的手,直感觉小臂都在抖。

  蛇类最讨厌了,生命力旺盛,砍了头还能咬人,一点都不能掉以轻心。

  石和雷依旧警惕着,一边靠过来一边用武器戳戳戳。

  “巫,神兽没事吧?”

  虽然最初只是被叼来的蝰虫,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图腾火中蜕变出来的小黑,在族人心中俨然已经变成仅次于毕方的部落守护兽。

  小黑此时的样子着实是让人说不出没事,被大蛇绞杀过的身躯,血淋淋的,充满了一看就很严重的崩裂。

  伤药是有的,但身上只有种子,药草要回队伍里才能弄来。

  秦风摸了摸小黑的脑袋,它这才缓缓松口,放过了大蛇那几乎被咬穿的下巴。

  吱吱叫了两声,小黑用脑袋将大蛇的头往秦风这方顶了顶,俨然一副迫不及待要瓜分战利品的样子。

  秦风哭笑不得,这家伙还真是为口吃的不要命。

  大蛇被它咬过,谁还敢吃?谁知道这毒会不会直接让人一命呜呼。

  嫌弃的将蛇头推开,秦风没好气的道:“你的你的,都是你的,谁跟你个小畜生抢了。”

  小黑似乎懂了他的意思,不可置信的叫了一声,满眼惊喜,接着像生怕秦风反悔似的,张大嘴便直接咬住了蛇头,开始进食。

  “哟,你这伤还不知道活不活的下来呢,就顾上吃了?小瘪犊子。”

  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吃货精神显然不止惊住了秦风,雷和石也目瞪口呆。

  “巫,这……回去拿伤药吗?”

  秦风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山海急切的道:“不着急,你看它!”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明明是远超小黑体积的大蛇,虽然它张大嘴强行在吞咽,但按理说也不可能成功吃下去,毕竟身长都不如人家。

  秦风都已经在计划着想帮它截断蛇躯,可未曾想,已经入它口的蛇肉,宛如凭空消失了似的,刚过喉头就连凸起都转眼不见,宛若进了无底洞似的。

  秦风不是没见过小黑进食,但今天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见。

  小黑贪婪的吞咽着,丝毫不需要考虑肚子撑不撑的下,因为这大蛇,好像根本没进到肚子里!

  “我就说嘛!我就说它的吞噬天赋怎么那么不明显。明明是连功法都能消化三份的天赋,却只表现了能吃而已,生长速度虽快,但也谈不上逆天。合着是吃蛇才有用啊!”

  山海激动的叫嚷着,蹦跶的贼欢,秦风也愣了,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小黑不是蝰虫吗?

  这哪是虫,分明就是蛇嘛,还是专门同类相食的那种。

  雷和石也发现了异样,惊疑不定的左右看看。

  小黑现在在专心吞食,看这速度,一时半会儿不可能结束,秦风思衬半晌,决定今天提前结束行程,就地扎营。

  让雷回去传信,秦风和石原地守了起来,防止小黑被别的野兽捡漏,连食物也是叫族人送过来的。

  “它吃完以后会怎么样啊?”

  一边撕咬着肉干,一边向山海询问着,秦风满心好奇。

  只听过蛇吞象,没见过蛇吃蟒,况且还是自家崽,秦风倒真是想深入了解。

  山海坐在书上飘着,跟秦风一样手里拿着肉干假模假样的咬,含含糊糊的解答:“吞噬血脉嘛,还是针对同族的那种啊,就是吸取别人血脉里的优点……啊,用你的话说,可以叫做基因。”

  秦风一脑门子问号,这怎么还扯到基因上了。

  山海叹了口气。

  “同族的基因相似率很高呀,但控制显性性状的基因是不同的……哎呀,说白了就是一种血脉统一和补足,对它来说,同族就像补药一样,越吃越强。”

  这什么奇怪设定……

  秦风嘟囔着挠挠头,决定放弃深究,耐心的等待结果。

  小黑的进食速度并不均匀,时常停下,闭目似乎是在假寐,一小段时间后再继续。

  但很明显的表现是,它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这场等待的耗时比秦风想象中要久得多。

  至月上梢头,小黑才咽到接近尾部。

  秦风面前已经升起了火,三五个族人在轮流守夜。

  但等不到结果,他是不愿休息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