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你们神秘侧真会玩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178 2019.11.16 12:05

  那“绳子”是树皮色的,约莫一米的样子,中心有一条黑色的细线,越看越觉得给人的感觉怪怪的,不像死物。

  秦风走到近前,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却见那“绳子”忽而一动,猛地从地上弹起,向他面门袭来。

  骇然间还没来得及反应,忽而毕方后发先至,挡在了秦风面前,毫不留情的一叨,喙深深的咬进了那绳状物的中段。

  “巫!”说时迟那时快,石亦反应极快的冲了过来,拽着秦风后退了几大步,想伸矛将那东西挑走,却不知该怎么避开毕方,尴尬的举着手里的武器。

  雷却不讲究,伸手就将其抓住,狠狠地往地上掷去,还不忘抬脚就是一踩。

  “吼——”一番吃痛,那东西扭动着想跑,但身子被踩的血糊糊的,竟有些粘滞,只能张嘴发出威吓的嘶吼,叫声很是特别,隐隐有虎狼之势,还挺唬人的。

  秦风这才有些缓过神来,方才的一串事儿来的太突然,令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看似是绳子的东西,似乎——是蛇?

  “蝰虫,是蝰虫!”硕如梦初醒,指着那东西咋呼道。

  秦风皱眉,疑惑的看了过去。

  据硕所说,蝰虫和蝰树相依相存,大蝰虫能长到人腰粗细,很是可怖,蝰树会带来厄运,有蝰树的地方常常有无缘无故暴死的尸体。

  随着他的解释,众人嗡嗡的讨论了起来,气氛有些不对。

  秦风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东西也不知毕方是从哪儿叼回来的,倒是很符合他方才形容的“藤蔓”,想训都没理由。

  毕方似乎知道事情有些不对,落在他肩头,啄着耳边的头发,脑袋也蹭来蹭去,试图萌混过关。

  “得了吧,你刚刚扑过来的时候不是很凶吗,这会儿装什么小可怜儿。”秦风可没忘记这家伙毫不留情狠狠下口的样子,嫌弃的推开了它带血的鸟嘴。

  虽然叫蝰虫,但怎么看都是蛇嘛,像这种滑腻腻软趴趴冰凉凉的生物,大部分人见了都会有种本能的不适感。

  感受到他的拒绝,毕方不满极了,对那蝰虫更是怨念十足,于是凶狠的对着嘶吼威吓的棕色生物鸣叫了起来。

  说来也是奇怪,被一群人包围的蝰虫也没见露怯,浑身是伤还倔强的威胁着,却被毕方一瞪就偃旗息鼓。

  那东西可怜巴巴的收起獠牙,盘起身子,舔舐着伤口,瑟瑟发抖着。

  也确实是倒霉,兴许只是挂树上睡觉呢,冷不丁的就被毕方叼来,还挨了一顿,眼看着就要小命不保了。

  并未把硕的说法放在心上,秦风只是记下了回头去找找那蝰树,毕竟初来乍到,万一真有什么不得了的情况,大不了就举族搬迁而已。

  将这些小插曲抛之一边,他遣散了族人,继续发愁起了藤蔓的事。

  雷也是粗线条,嘟嘟囔囔的就想伸手把蝰虫抓起来,拧掉脑袋丢出去。

  它支起身子警惕的看着雷,正欲反击,却见毕方直接落到了它身上,这倒霉蛋顿时浑身僵直不敢动弹了。

  秦风心里一动,唤起山海,问道:“毕方对蛇类是有什么特殊压制吗?白天的斑狼也没见怕它啊。”

  山海沉思了半晌,推测道:“不存在的吧,毕方都不是本土生物,而且这也不一定算蛇啊。”

  “但是蝰虫好像特别怕它,要是别的动物也这样,打猎就很占便宜了。”

  沉吟片刻,山海道:“应该跟灵智有关,毕方虽然不是上位神兽,但同普通野兽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灵智不高全凭本能行事的生物,也会遵循本能臣服。”

  所以靠毕方搞个兽群是不可能的,搞个节肢生物群说不定可以?

  秦风脑补一番,有些恶寒,抖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方雷狐假虎威,抓起不敢反抗的蝰虫,就要下手拧断脖子,却突然被抱住了小腿。

  秦知远眼睛亮晶晶的,满脸垂涎的看着他手里的蝰虫,央求道:“这个不能吃的吧?不能吃可以给我吗?我会好好养的!”

  他方才就很想要斑狼崽了,但浪费食物是不可能的,现在难得有机会,错过的是猪!

  秦风揉了揉这小子的脑袋,着实想不通原始人小孩在想些什么。

  兴许是觉得养了好玩儿?

  雷挠挠头,有些迟疑,还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秦知远拉长了声音撒娇,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雷求助的看向秦风,却只得到一个“自己决定”的眼神,不擅长对付小孩的他有点抓马。

  最终胜利的是秦知远,雷被穗解救下来,听话的拔掉了蝰虫的牙,便把这玩意儿丢给了一脸兴奋的小男孩儿。

  秦风也饶有兴致的观察了一会儿,蝰虫被毕方教训的服服帖帖,并不敢对族人下口,它的伪装色很棒,潜伏在树上根本不会被看见,只有背上的一溜细线有些许被发现的风险。

  秦知远目的达到,开心极了,献宝的把新玩具拿给秦风看,秦风脑补一番这东西成团饲养的情景,摇了摇脑袋。

  时间已经不早,再进林子并不安全,离开始祖森林的第一个夜晚,要来了。

  左右无事,大家围拢在火堆边,秦风挑出形状尚可的石头分发给族人,一起尝试打磨,想获得石斧和石锤的胚。

  听了秦风的形容,石握着两块石头,互相摩擦磕碰着,聚精会神,不一会儿额头就凝了些汗珠,小半天后,居然做出了有孔的双面斧。

  他继续加工,寻来合适的木头,组装了起来,再略作调整,成品便严丝合缝,比秦风想象中靠蔓藤缠起来的石斧好看多了。

  “巫,是这样吗?”

  擦了擦额头的汗,石将斧头递给秦风,面上诚恳认真,却掩饰不了想得到夸奖的渴望表情。

  淳朴含蓄,很好看穿。

  秦风已经忘记了夸奖,他想象中的得到工具的过程可不是这样。

  秦·发明人·目瞪口呆·科技侧·风表示:你们神秘侧真会玩儿。

  “木纹战士啊……”

  呢喃着,秦风叹了口气,不知道那个丘部落有多少这样的战士。

  石见他叹气,慌了:“做得不对吗巫?”

  “没有没有,很棒,就是这样做的。像这样的东西,你每天能做多少个?”

  石掰着手指算来算去,犹犹豫豫的摊开一只手,道:“做五个就没有力气了,我太没用了巫……”

  估算了一番,这东西前期有几个就够了,毕竟还要狩猎,有时间生产的人不多。

  夸了一通石,秦风做好了打算。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饿了,想吃正新鸡排,刚出锅的,又烫又嫩,咬一口还有肉汁迸出来。

2019-11-16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