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始异兽饲养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毕方的作用

原始异兽饲养师 霜见初八 2030 2019.11.20 12:05

  笠日,众人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像工蚁一样往各处流去。

  秦风从存放猎物的架子上找到了蝰虫小黑。

  这东西咬住剩下的一块儿黑蟒肉不撒口,被秦风警告的敲了敲脑袋才委屈巴巴的放弃。

  也不知道这种生物的嗓子到底是什么魔鬼构造,凶人的时候是气势十足的虎啸之声,卖惨的时候又是可怜兮兮的吱吱声。

  兴许是听果叫秦知远叫多了学会的?

  手里拎着小黑,肩上站着毕方,手拿更加锋利的石斧,背后带着战力强大的雷。

  秦风有底气极了,这回再遇见上次那种黑蟒的话,他可不会再虚了,分分钟教它做蛇。

  进入林中,和采集队分散开来,秦风循着上次的路走去,回到了战斗过的地方。

  曾经被黑蟒看护的牢牢的奇花,如今孤零零的立在空地中央。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明明是我先的,蛇蛇委屈。”

  山海摇头晃脑,危险发言。

  秦风恨铁不成钢:“想什么呢傻孩子,这可是玄幻小说,不杀兽夺宝怎么走剧情?”

  毕方和小黑都骤然精神了起来,仗着有翅膀,毕方先行飞了过去,停在了花前。

  比起前几日的半开状态,今天的花朵已经接近盛放,是妖娆刺目的红色,中央托着一粒娇艳欲滴的蓝色珠蕊,拇指大小,看起来很是不凡。

  毕方雄赳赳气昂昂,叽叽喳喳的叫嚷了起来,小小的蓝色身子一跳一跳的,活跃极了。

  那花随着风摇摆着身子,也不知是在跟毕方交流些什么。

  “好像泼妇骂街哦……”秦风吐了个槽。

  雷一脸疑惑的接话:“泼妇是什么?什么叫骂街?”

  巫时常跳出些奇奇怪怪的词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但雷格外不同,他总是抱有浓烈的好奇心,每次都会让秦风解释。

  这一点,倒是跟秦知远那小子一模一样。

  难道雷是他爸爸?

  瞎想些杂七杂八的,秦风并不准备解释,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是不要灌输给纯粹的部落人了。

  挥手唤出毕方,秦风也跟着走到了奇花面前。

  小黑早就按捺不住,停在秦风手腕上,躯体绷直,随时都想弹出去。

  秦风将它的脑袋按了回去,还没研究透呢,哪儿能给这家伙吃。

  它拉不拉肚子不要紧,主要万一这是什么能长命百岁的神药,自己岂不是很亏。

  毕方还在还在吵闹着,山海悬停在花前,在分析来自老先知的信息。

  “这东西……没有记载。但是像这种有奇异之相的植物,似乎有很多,老先知印象里就有,比如这个。”

  书页上浮现了一朵紫色的,娇艳盛放的花。

  其根部是一片黑,将土地也染出了墨色。

  “这是钩吻,剧毒之物,不仅仅是食用和接触有害,就连闻多了也会死。”

  “木纹战士的体质比普通人强很多,伤愈速度更优秀,毒抗也更强,但对这种植物一样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像这种效果对木纹战士也十足显著的植物,无论正面负面,都称为灵植。”

  秦风沉吟,问道:“那我呢?是不是也会被毒死?”

  山海有些骄傲,“只要不是即死,什么毒我都能帮你控制住,能不能用灵力分解掉就要看毒的级别了,我可是接管着你的身体,是比大脑好用的多的强力补丁哦!”

  “原来如此,那么吃就行了吧?”

  干脆的伸手抓向那朵花,秦风不得不莽一次。

  既不可能放弃差点没命得到的战利品,也没法单靠眼睛确定这东西的效用,反正要么是毒物要么是灵物,毒也毒不死,灵物就赚了,莽呗。

  摘下那蓝色的珠子,秦风好奇的捏了捏,入手很温润,不像是果实,反倒像珠宝,他犹豫了。

  “这个……看起来不太能吃的样子?”

  小山海匆匆忙忙飞回识海中,生怕他真的一口吃下去来不及抢救,没好气的道:“吃啊你,硌掉牙,不要想方设法增加我的工作量好吗?”

  讪笑一声,他暂时止住了吃下珠蕊的念头。

  毕方却有动静了,似乎是见他下手,知道了这东西并不是他要养着的,便也耀武扬威的小跳几步,得意洋洋的啄下一片花瓣,喙动了动,竟然嚼巴嚼巴吃了。

  这还是秦风第一次见毕方食用除火焰以外的东西。

  小黑见了,也有些按捺不住,冲过去就也叼了一瓣开始进食。

  毕方呼扇着翅膀,发出骄傲的鸣叫,似乎在跟灵植的争吵中赢了似的。

  秦风没有阻止,忽而想到动物趋吉避害的本能,思衬道莫非那花瓣才是宝物?果实只是种子?

  小黑迅速的咽下肚,又叼了一片,准备吃第三片的时候,毕方凶狠的啄了啄它的脑袋,将它赶开,凶巴巴的叫嚷着。

  “说起来毕方是木中之灵,说不定知道这些东西的效用。”

  秦风思衬半晌,犯起了愁,这语言不通,再多的信息也挖掘不出来啊。

  山海咬着手指,出主意道:“我们听不懂毕方讲话,但是毕方听得懂我们讲话啊,你就放两块石头让它选嘛。”

  醍醐灌顶!

  乖闺女真聪明。

  说干就干,秦风也不管委屈巴巴盘起来用尾巴摸自己头的小黑,而是蹲下对着毕方提问。

  “知道这个花的作用吗?知道就跳一下,不知道就叫一声。”

  跳。

  “能吃吗?能吃就跳一下,不能就叫一声。”

  毕方左右为难,急的绕起了圈圈,忽而停住开始边跳边叫。

  秦风一脑门问号,这能吃又不能吃?

  山海出着主意:“刚刚它不让小黑吃第三片,问问是不能吃多还是小黑能吃人不能吃。”

  秦风如实转告,提问了两次。

  这回给出的答案很明确了,能吃,但不能多吃。

  行呗,先整上。

  秦风扯了两片塞进自己嘴里,嚼巴嚼巴有点甜,别说,还怪好吃的。

  在这里,甜味的摄入源很少,果子大都是尚能入口而已,谈不上甜。

  静坐半晌,秦风清晰的感受到了从小腹升腾起的热量在逐渐往四肢蔓延,一股充盈的灵力被山海指挥着没入了识海。

举报

作者感言

霜见初八

霜见初八

今天不饿,太撑了。

2019-11-20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