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领主能看见备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2章:渔获

领主能看见备注 隔夜绿茶 1 23 21702020.06.11 22:54

  【你从货箱里睁开眼睛,腥臭和烟火气正在争夺鼻尖,潮湿的海风里传来着嘈杂,中年商贩敲打木板将你叫醒。】

  亚当被阳光晃得眼疼,在呼吸和浪潮声里,白芒从指间逐渐淡去。

  “嘲颅海湾,我尊敬的先生,暴富与赤贫不断交替的地方。”

  商贩比夜里看去要更邋遢些,不过和泥泞的街道倒是分外般配,荧光蛙作为夜间生物,正匍匐在缝隙中休息。

  港口上人头攒动。

  商人、小贩和码头工人交替往来,条框与兜网,形成了各种杂乱且深色的摆件。

  畸形粘稠的渔获在桶里溅起水花,它们将成为厨刀下的原料,供富有创造力的底层人民进行各种舌尖上的升华。

  昆迪亚大陆各地赶来的人,挨个从巨帆战船上离开。

  偷渡与逃亡的卑劣之徒,在表情凶恶的蛇头手里交付尾款,遮掩起本来面貌,跟在货物后面离开,鬼鬼祟祟地往街巷深处隐去。

  当然,谁都有拮据窘迫的时候。

  随着咒骂与水花声,交不起船费的赌鬼扎进了海面,但很快就泛出阵阵殷红。

  铁钩、花蛇、毒蛭和利齿鱼……

  浑浊不堪的水面下,是未知的生物禁区,而不是逃票的捷径。

  剩余的家伙们喉头涌动,有了示范以后,显得安分踏实了许多。

  亚当旁观这一切,随着马车晃悠前行,但很快就被堵在路口。

  中年商贩皱眉不悦,但是又拿眼前那些撑着鲸皮伞,踮脚眺望的投机向导们没有办法。

  战船上并非都是穷酸者。

  阔绰的老爷们,正趾高气昂地从登陆板上走下来。

  他们来此不为发财,只为享受那种法外之地的刺激,如果顺势能赚笔小钱,也没人会拒绝就是了。

  预约好的领路人招手迎上去。

  信誉高的佣兵则亮起肌肉,造型奇特的武器挂在腰间,可以保护短期雇主的财产与性命。

  “以为自己握着钓竿,其实都是渔获!”

  商贩吐口唾沫,驱马从松动的人潮中穿过去,还不忘侧头讥讽。

  “做着美梦的人哪里都有,我赌他们能够保本回去的,可能连一半都不到!”

  世界上最昂贵的商品从码头起航,但你能在这里用最低廉的价格买到它们。

  昆迪亚复杂的财路汇聚于此,分配流转,喂养着纳吉尔法破碎的海岸线上,那群嗷嗷待哺的饥渴之徒。

  “哈哈哈,那我可要失望啦,毕竟我也想找点机遇来着。”

  亚当放声大笑,引得几个人回头扫视。

  新面孔和乖张的举止,会让你在这片土地上更加危险。

  【餐馆LV3】

  商贩的买主是这家铺子的老板,货车停在逼仄的侧门窄道,下方的支撑柱伸进海滩里,把整个建筑悬在水面上。

  【灼鱿须】

  亚当递过三枚银蟒。

  餐馆里是正经吃饭的地方,而外面这些丰富的吃食摊位,则是劳累后的人民用来奖励自己的去处。

  赤膊老板抄起锃亮的屠刀,把那截从木桶圆洞里伸出来的触手给剁掉,放在不怎么清澈的水盆里荡两下。

  滋滋声和咸湿的肉香,从布满黑垢的铁皮上飘散开。

  亚当观察片刻,突然有齿轮滑动声从头顶传来,他抬头望去的瞬间,和某个拳头大小的纯白瞳孔擦肩而过。

  狮鹫体格的巨型海鱼,被挂在钩锁上,躯体被钢叉洞穿卡死。

  这种机关零星分布在码头高层,【屠宰棚】属于公用作坊,明码标价地从各个渔船手中接下处理海兽的订单。

  亚当这时才注意到,那条胖头怪鱼的獠牙,似乎和眼前屠刀的握柄非常相似。

  【齿矩刀】

  【低级武器】

  【伤害:18-27】

  【备注:就地取材的典型代表。】

  “这些东西是谁设计的?”

  亚当饶有兴趣地发问。

  摊贩老板常年受海风吹拂,眼窝深沉且泛起油光。

  “嗯?”

  他偏头躲避烟熏,不耐烦地哼起了鼻音,连正眼都没有瞧过来。

  亚当用五十铜狼改变了他的主意,对方这才清清嗓子,不疾不徐地开口回答。

  “船在海里飘,总会坏样把东西。码头上到处是手艺人,谁都能用绳索打几个自信的死结,做点简单实用的物件。”

  他探头仰脖,朝远处那群正在搬运的劳工努努嘴。

  “屠宰棚的老头设计了这套滑索,当它不再是秘密以后,谁都开始往上架设分支,用来给自己运货,发展到现在,已经成网啦。”

  老板又舞起那柄屠刀,麻利地将触手从中间对剖。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又能想得到,那些扭曲搅动的斑斓肢体里,竟然还隐藏着骨头般的尖刺。

  刃口游曳其中,在微焦的皮肤下走动,灵活且熟稔地将其剔除掉。

  涮上两层粘稠带棕的酱,又撒了些干硬的石灰状粉末,就这样送到亚当面前。

  他抽动鼻翼,至少闻到六种以上的香料,瞬间觉得这钱花得值当。

  “外乡人吧?啧啧,有些人看不住自己的货,就会流到市面上,被我们捡漏买走。”

  老板阴恻恻地凑近。

  “小心性命哟,年轻人。我不是吓唬你,这里所有东西都特别廉价,包括你的脑袋。”

  亚当咀嚼舔舐起来,喷香的烧烤嚼劲十足。

  但他举止表情都已经表现出来,自己根本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如果老板知道,眼前这个家伙身上挂着王国悬赏,那可能就不会多嘴啦。

  ……

  “瘸子!”

  矮胖商贩听到呼唤。

  动作迟缓地从侧门靠过来,眼神还不断在周围搜索某个年轻人的身影。

  “这笔钱我要交给婆娘,不能买你这些填不饱肚子的馋嘴货。”

  老板嗤笑几声,指着剩下半根触须。

  “那家伙已经离开啦,这是留给你的。很遗憾,他没听懂我的警告,现在估计被当成渔获给取掉了。

  你要不找人打听一下?兴许在丢进海里之前,能收到尸体。”

  商贩摸了摸胡须上的铜环,眯眼思索片刻,却是什么都没有做,拿起那根触须就转头离开。

  远离此处的背光街道。

  亚当腮帮子臌胀,咀嚼声不断——这绝对是份值得享受的食物。

  他蹲在某个还算干净的水池边,清洗自己沾满油渍的手。

  残垣断壁,菱形石砖,腐朽木板和铁质吊牌,所有目光能够接触到的地方,都被刀子刻上了各种讯息。

  这是片令人感叹的景象。

  不同层次身份的人,都能从里面筛选出自己需要的东西。

  如果你懂得够多,可以从痕迹与血斑之间,分析出一个又一个充满意外与阴谋的悲惨故事。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