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759 2019.07.09 08:00

  王锐的话终于引起了杨聪的关切,不过王锐这个“也”字用的有点不合时宜,以致杨聪脸上都有点挂不住了。

  尼玛,故意嘲讽我是吧,什么叫也想和张家联姻,你这是提醒我这只“癞蛤蟆”也想娶张家大小姐是吗?

  还有,这福州陈家是什么鬼,什么叫门当户对?

  你这是提醒我们惠安杨家和东岭张家门不当户不对吗?

  这虽然是事实,你也不能这么不把我这只“癞蛤蟆”放眼里啊,竟然当着我的面说张家跟那什么陈家门当户对!

  杨聪忍不住翻白眼道:“这福州陈家什么来头啊?”

  王锐闻言,不由惊讶道:“聪哥,你没听说过福州陈家?”

  尼玛,我为什么要听说过福州陈家,我们杨家又不是士绅,跟你们这些士绅又不是一个圈子的。

  杨聪习惯性傲娇道:“福州陈家很有名吗?”

  王锐重重的点头道:“很有名,整个福建最有名的官宦世家就是福州陈家了。”

  紧接着,他便详细介绍起福州陈家的情况来。

  杨聪听了,不由咋舌不已,这福州陈家真是吓死个人啊!

  福州陈家早在明初洪武年间就出名了,其先祖正是洪武三十年丁丑科殿试的状元郎陈按,陈按之后,福州陈家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不断有人金榜题名。

  比如永乐九年辛卯科进士陈叔刚,成化十四年戊戌科进士陈烓,弘治十八年乙丑科进士陈达等皆是福州陈家直系子弟。

  福州陈家现在的顶梁柱正是陈达,其历经弘治、正德、嘉靖三朝,官至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山西巡抚,妥妥一个封疆大吏。

  这样看起来,这福州陈家和东岭张家还真是门当户对啊,两家的顶梁柱都是当今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一个是山西巡抚,一个是郧阳抚治,都是位高权重的封疆大吏。

  这么一个家世骇人的“情敌”出现,着实让杨聪吃了一惊。

  不过,他也就吃了一惊而已,现在,他们杨家明显已经没戏了,谁跟东岭张家联姻,关他屁事啊!

  他只能在心中暗暗自嘲道:“我只是鸽打酱油滴,我和那惠安第一美女张贞之间莫得缘分,莫得希望,也莫得感情,管他龙溪陈氏还是福州陈家呢。”

  这时候,他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惆怅。

  他莫名其妙的穿越而来,莫名其妙的“背负”了这么个癞蛤蟆之名,还因为这事莫名其妙的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为此,他甚至还得罪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海商豪门。

  但是,直到此刻,他还没见过什么惠安第一美女张贞一面,不管是穿越前的他还是穿越后的他都没见过。

  就为了这个素未谋面的什么美女,他可谓绞尽了脑汁,问题就算他绞尽脑汁也只能堪堪自保而已,而那什么惠安第一美女还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这事,真心操蛋啊!

  这时候,正好开始上酒菜了,王锐这个天生的狗腿子下意识的就拿起酒壶给他倒了杯酒。

  杨聪木然拿起酒杯,不由自主的低吟道: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说罢,他一仰头,把满满一杯酒倒嘴里,咕噜一口吞了下去。

  这是唐代诗人罗隐脍炙人口的一首《自遣》,很多人想借酒消愁的时候大抵都会想到这首诗。

  王锐见状,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哎呀,自己简直是头猪啊,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杨家和张家联姻没希望了,自己偏偏提到最有希望的福州陈家,这下好了,把聪哥给说的要借酒消愁了。

  他愣了一下,便飞快的给自己倒了杯酒,随即举杯道:“好个今朝有酒今朝醉,各位兄台,今天我们放开了喝,小弟先干为敬。”

  说完,他也学着杨聪的样子,一仰头,把满满一杯酒倒嘴里,咕噜一口吞了下去。

  俞大猷三人见状,连忙各自倒了杯酒,一仰头,干了,喝就喝,平时他们还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呢,军户出身的他们,喝起酒来那可是一个赛一个的豪爽。

  杨聪心里其实也没怎么难过,他只是莫名有点惆怅而已,这会儿反正也没什么事,他干脆撸起袖子,陪着俞大猷他们胡吃海喝起来。

  这下可把同桌其他三人给吓到了,这五个酒鬼哪里冒出来的,看他们这德性,哪里像是有教养的士绅子弟,活脱脱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啊!

  一开始王锐说起福州陈家的时候,他们还以为这几个家伙跟他们是同类呢,没想到,那叫什么“聪哥”的刚一听完,突然神经病般的吟了一首《自遣》,然后五个人便饿死鬼投胎般的胡吃海喝开了。

  这帮家伙,很可疑啊,尼玛,说点关于福州陈家的事,再莫名其妙的念首诗,然后就开始胡吃海喝,这套路很像是专门混吃混喝的混混啊!

  这种混吃混喝的人并不是没有,尤其在乡里,这种人特多,因为这会儿没多少人一年到头都能吃饱喝好,很多都是吃都吃不饱的,更别说喝好了,所以,一旦有人办酒席,这些混吃混喝的便会想尽办法混进来,狂吃一气。

  其实,他们观察的不够仔细,杨聪喝酒是喝的猛,吃菜却不怎么猛,王锐更是喝酒吃菜都不猛,真正如同饿死鬼投胎般胡吃海喝的是俞大猷他们三个。

  他们着实吃的痛快,因为他们以前很难吃到这些山珍海味啊!

  汤克宽倒还罢了,其父毕竟出任过正二品的江防总兵,他家日子过的还算可以,不过也不可能经常吃到这些山珍海味。

  俞大猷和邓城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可是穷军户出身,平时肉都难吃到几回,这山珍海味摆在面前随他们吃,他们怎么可能会讲客气,也许,他们今后发达了会矜持一点,但是,现在,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矜持!

  他们这架势着实把同桌的三个士绅子弟吓了一跳,这些家伙,吃东西简直跟抢一样啊,只要端上来一盘菜,他们便齐齐把筷子伸过去,好像生怕被人吃光了一样,整的这三个士绅子弟举起筷子犹豫了半天,愣是一口菜都没吃着。

  这时,一个士绅子弟终于忍不住了,他回头拉过一个送饭的家丁,附在其耳边低声问道:“这几个家伙是来混吃混喝的吧,你们怎么把这种人放进来了?”

  这位是张家家丁,他当然认识杨聪,他们的任务可不光是上饭上菜上酒,防止混吃混喝的混子混进来也是他们的任务之一,所以,这些家丁都会事先把前来贺寿的士绅子弟记下来,就算他们遇上不认识的,也会暗暗去向其他家丁核实。

  他们一直都小心提防着呢,怎么可能让混子混进来。

  这家丁一看杨聪那癫狂模样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杨家大少爷估计是因为娶不到自己家小姐而伤心吧,唉,真是可怜人啊。

  他都不忍心打搅杨聪,这位公子的问话他也不好不回,他只能低声道:“公子请放心,他们不是混吃混喝的。”

  说完,他暗自叹息一声,随即转身走了。

  这家伙,不会正好是给这几个人放风的同伙吧,这位士绅公子不信邪,又招过一个送酒的家丁附耳问起来。

  这家丁正好是杨家别院派过来帮忙的,自家大少爷都难受成这样了还有人背后说坏话,他忍不住粗声粗气道:“这位公子,他们不是混吃混喝的,这是我家大少爷和他朋友。”

  他这话一出,桌上几个人顿时愣住了,杨聪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也不好发飙,只是盯着那士绅公子冷哼了一声,随即又举起酒杯和俞大猷他们喝起来。

  那士绅公子见状,羞的满脸通红,这桌他也不好意思坐下去了,只能起身灰溜溜的走人了,其他两个士绅公子见状也坐不住了,很快便跟着偷偷溜了。

  这下一桌子就剩下他们五个了,杨聪干脆拿出富家子弟花天酒地的“本性”,肆无忌惮的跟俞大猷他们喝起来,直喝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他已经不止惆怅那么简单了,心里还有点窝火。

  这年头,真心操蛋啊,他一个富家子弟竟然到处受气,士绅就了不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