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二章 嚣张纨绔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444 2019.06.27 18:00

  杨清风或者说现在的杨聪拿着木棍进酒楼干嘛呢,难道他准备冲进去见人就打?

  当然不是,他可不是原来那个愣头青了,这么张狂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他是想以此来试探,如果敲他闷棍的人或其同伙还在酒楼里,估计看见他这架势就会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这样他就能确定是谁干的好事了。

  可惜,他走进酒楼的时候并没有人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大家只是惊奇的看着他,有的人甚至下意识的捏住了鼻子。

  这家伙手里拿的是后院茅房挑大粪用的扁担啊,很多人都知道,而且在后院上过茅房的人基本上都见过。

  大家正吃饭喝酒呢,这货竟然拿着根挑大粪的扁担走进来,还能更操蛋一点不?

  不过,没人敢上前问他,更没人敢骂他,因为惠安城里不认识这位杨家大少爷的很少,就算不认识的,也会有人警告,不要上去惹这败家玩意。

  他手里的棍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家的钱,这货家里钱多的足以砸死在座所有人!

  杨聪见一楼没有什么人露出异样的表情,心中并没有气馁,因为这一楼都是些普通富户,他也不大相信这些人敢敲他闷棍,敢得罪他的人应该在二楼。

  他就这么拎着扁担上了二楼,往先前自己喝酒的雅座走去,同时暗暗注视着其他人的表情。

  这二楼跟一楼大堂可不一样,上面摆的都是相当精美的大圆桌,而且每个圆桌之间都用半人高的精美栏杆隔开了,中间还摆了些花草盆景,看上去相当的典雅。

  这会儿二楼雅座差不多都坐满了,人很多,但是,却没人露出什么惊慌失措的表情。

  难道敲闷棍之人已经走了,或者说,这敲闷棍的跟酒楼里面的食客没有任何关系?

  不大可能啊。

  杨聪带着疑惑的表情慢慢走进原来的雅座,这个雅座里大约有十来个人,不过坐在桌子旁边的只有三四个,其他的都是他们的随从,只能垂手站在一边。

  他的到来顿时让整个雅座变得一点都不雅观了,因为他拿着挑大粪的扁担啊。

  几个公子哥虽然都认识这根扁担,但也不敢教训杨聪,杨聪刚一走过来,他们便纷纷起身问道:“聪哥,你这是怎么了?”

  杨聪冷哼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到主位,然后把扁担往地上一顿,大喝道:“虎子。”

  旁边随从里面一个魁梧的吓人的小伙子立马凑上来拱手道:“大少爷,有何吩咐?”

  这虎子名叫彭福,外号胖虎,是他的随从护卫,刚因为是去尿个尿,他并没有让胖虎跟着,结果,就被人给敲了一闷棍。

  杨聪装出火大的表情,直接将扁担往胖虎手里一塞,随即有大喝道:“拿着。”

  彭福伸出胡萝卜粗细的手指,捏起扁担,仔细看了看,又想了想,这才小心的道:“我爹不让我挑大粪,不然一身臭气跟在大少爷身边不好。”

  这家伙,不想挑大粪你就直说吗,还你爹说。

  这亲随可不是普通下人,因为他们一年四季都跟随在主人左右,等于是主人的左膀右臂,所以,主人跟亲随的关系一般都很好,甚至比亲人关系还好,所以彭福才敢这样委婉的跟杨聪讨价还价。

  当然,杨聪也不是让这货去挑大粪,他翻了个白眼,继续喝道:“你爹没说过不让你帮本少爷揍人吧。”

  揍人,那是他的本职工作啊,他的职责说白了就两个字。

  谁想欺负大少爷,揍他。

  大少爷想欺负谁,揍他。

  胖虎坚定的摇头道:“没有说过。”

  那就好,杨聪提高音量,大喝道:“棍子拿好了,准备帮本少爷揍人!”

  说完,他便抬头往四周看去。

  他这招叫敲山震虎,因为他还不能完全确定这敲闷棍之人或者其同伙在不在酒楼里面,毕竟有些人心理素质比较过硬,自己拿跟木棍很有可能吓不到他们。

  这彭福拿着效果就不一样了,因为这小子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那种,手里再拿根胳膊粗的木棍,敲死人都正常,如果刚敲他闷棍的人在二楼,估计会吓得直打哆嗦。

  没想到,整个二楼还是没有一个露出畏惧表情的,大多数人都是莫名其妙的看着这边,有的人甚至还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难道敲他闷棍的人真走了?

  他有些不甘心的问道:“猴子,刚这里有没有谁跟着本少爷去上茅房?”

  这猴子名叫侯之坦,外号瘦猴,也是他的随从,不过不是护卫型的,而是师爷型的,也就是帮他出点子的。

  旁边随从里面一脸精瘦的侯之坦闻言,立马凑上来,偷偷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身后,随即轻声的道:“那边那两个穿黑衣服的壮汉,有个在少爷起身不久就跟着去后院了。”

  咦,这二楼还真有人跟着自己去上茅房了。

  不过,这侯之坦指的那桌可不好惹,因为那桌坐的是县衙典吏王傅的儿子王锐和县城几个士绅家的公子,这些家伙虽然没他有钱,但都是惠安比较有名望的士绅之后,势力并不比他家差。

  这帮家伙,的确有点可疑,因为这惠安城里敢得罪自己的并不多,除了县令一系,也就这帮家伙了。

  不过,他们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这帮家伙突然要敲自己闷棍呢?

  杨聪好奇的向斜对面那一桌望去,典吏的儿子王锐和几个士绅家的公子他都认识,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华服公子,这会儿这几个家伙都满脸嘲讽的看着自己呢。

  这表情,难道真是他们干的?

  如果换做以前少不更事的杨聪,这会儿估计就让彭福上去揍人了,这帮家伙是不好惹,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敢惹,脑袋都差点被人开了瓢,还有什么敢不敢的,上去,干挺他们再说!

  但是,此时的“杨聪”已然不是原来的杨聪了,他并没有马上让彭福动手,反而问同桌的几个富家少爷道:“那穿花衣服的是谁,你们认识吗?”

  其实,那桌那个公子哥穿的并不是花衣服,只是衣服的颜色有点鲜艳而已,同桌的几个富家少爷都知道他说的是谁,但是,他们都不认识那家伙啊,几个富家少爷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事就有蹊跷了,谁都不认识,这货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家伙一看就是个纨绔,王锐都在他面前点头哈腰,应该很有名气才对啊,难道,这家伙是府城某个流官的儿子?

  他正疑惑呢,王锐突然拱手对着那穿花衣服的公子哥献媚道:“陈公子,您知道吗,刘备的坐骑的卢能听懂人言,一日刘备遇险,慌乱间竟然满口之乎者也,好似做文章一般,旁人都未听懂,唯有的卢解其意,载着他逃出生天,时人赞曰:马的知章!”

  “马的知章!”

  “哈哈哈哈!”

  那桌几个公子哥闻言,纷纷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那华服陈公子更是盯着杨聪嘲讽道:“马的知章,说的好!这他吗就是个智障,一个贱民竟然想高攀东岭张家大小姐,他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

  杨聪闻言,眼睛不由一眯。

  卧槽,这么嚣张!

  他明白了,就是这家伙指使人敲的闷棍,那两个穿黑衣服的壮汉应该就是他的亲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