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一晚上就能脱胎换骨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507 2019.07.15 08:00

  第二天早上,杨聪起的有点迟,搞的俞大猷都等了他好一阵子,当他们联袂赶到县学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辰时了。

  他才刚招呼俞大猷找个地方坐下来,整个学堂突然就一静。

  当然,大家不是因为他们来了而安静下来的,而是因为严老先生进来了。

  严老先生还是一如既往拿着根竹尺四处瞄了一阵,不过,看到杨聪打哈欠的时候,他并没有冲上来揍人,毕竟昨晚才刚收了人家的好处,今天就翻脸揍人,那也太不地道了。

  他只当做没看见,冷着脸,来到讲桌跟前盘坐下来。

  他也不介绍俞大猷,也不拿书,而是拿着竹尺缓缓的在手掌上拍了拍,随即严肃的道:“今天不读书,做文,题目,朽木不可雕也。”

  他这话一出,下面就差哀鸿遍野了,又做文,简直要人命啊,读书多好,摇头晃脑一天就过去了,做文,这一天怕是头皮都要抠烂。

  前面一众生员个个都眉头深皱,面露痛苦之色;后面一众例生更是如丧考妣,就差哭出来了;甚至连俞大猷都微微皱了皱眉头,唯独挂着黑眼圈的杨聪,脸上竟然露出兴奋之色,跟脑子进水了一样。

  他脑子当然没进水,他是真兴奋,正好想写篇八股文给严老先生看看,看自己是不是找到了科举的捷径,没想到,严老先生今天竟然心血来潮,让大家写文。

  好啊,正好省了自己不少时间。

  这“朽木不可雕也”他不用翻书也知道,出自《论语.公冶长篇第五》,这只是取了其中一句的一小截,后面还有一截是“粪土之墙不可圬也”,大致是因为孔子的弟子宰予白天睡大觉,孔子对其失望透顶,才会如此批之。

  这么粗俗的话语当然不大可能作为会试的题目,甚至乡试都不大可能取这题,不过院试就不一定了,谁知道各地的知县知府和提督学政会怎么想,脑子一抽,出这么个题目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也不能说严老先生在胡乱出题。

  杨聪大致构思了一下,很快便提起笔来,刷刷写开了。

  一开始,大家速度都差不多,“朽木不可雕也”这题目字面上的意思和隐含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什么破题、承题、起讲、入题都不难,而且这只是日常写文,并不是正式的科举考试,大家自然不需要冥思苦想。

  但是,大约半个时辰过后,几乎所有人都停笔苦思起来,前面四段都好写,先打个草稿,等下在仔细修饰一番便成,这后面的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就要命了,必须跟写对联一样,对仗工整啊。

  对联大家都会写,一般人可能不用一刻钟就能写出一副对联来,但是,对联那是两句,这八股文的对偶排比句一段都不止两句啊,加起来最少也有二十来句,而且每句之间都是有关联的,阐述的都是同一个论调。

  这家伙,这么长的“对联”,老要命了。

  严老先生见大家都停了笔,也不催促,写完前面四段就卡壳,这是正常现象,一般人最少也要苦思个把时辰才能想出点眉目来,这个急也急不来。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杨聪这家伙竟然一直没停笔,还在那刷刷的写呢。

  咦,这杨聪,搞什么名堂,难道这个题目这家伙以前正好做过?

  他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杨聪身后,探头细看起来。

  这一看,差点没把他嘴巴给气歪喽,这家伙写的什么狗屁,没有对仗,没有押韵,甚至之乎者也都没用,就是乱写一气!

  他捏着竹尺的手指青筋都快崩出来了,这要是别人,或者以前的杨聪,他不抽死这丫的才怪。

  只是,现在的杨聪......

  罢了,拿人的手软。。。。。。

  他强忍住揍人的冲动,把头一偏,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回到讲台上,生硬的盘坐下来。

  杨聪这会儿正写的入神呢,他可不知道自己差点挨顿打,他就这样刷刷刷写了将近半个时辰,草稿终于打好了,随后,他便直接在草稿上涂改起来。

  这家伙,好好一张试卷纸简直被他改的一片狼藉,上面不但填满了乱七八糟的符号,有很多字甚至直接被他涂掉了,就剩下一堆大大的黑点在那里,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

  严老先生要这会儿跑过来看一眼,估计非得气晕过去不可,还好,他先前已经看过了,知道杨聪这家伙是在乱写呢,他也懒得再过来受气了,所以,杨聪这篇鬼画符他压根就没看到。

  过了不久,前面的穷秀才终于开始动笔了,不过他们写得很慢,写一小段都要想好一阵子,而这个时候杨聪已经修改完一组排比对偶句了,速度不知道比他们快了多少倍。

  这辰时到午时总共才两个时辰,一般秀才要写一篇八股文出来是不可能的,举人甚至进士都不行,但是,杨聪却想写出来,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给严老先生看啊。

  时间有点紧,所以他改的比较潦草,很多地方他都没有管前后关联,就是硬改,只求读上去昂扬顿挫,像圣人的语气便成。

  他这么搞,速度自然快不少,离午时还有两刻钟,他便改的差不多了,这时候他旁边的例生都才刚刚开始动笔呢。

  他又细细将整篇文章看了一遍,稍微修饰了一下,然后便抽出一张新试卷纸,认真抄写起来。

  午时到,严老先生直接把竹尺往桌子上一拍,朗声道:“下课。”

  这是写文,大家自然不用收拾书本,就连试卷都不用收拾,因为下午还要继续写呢,所有学生差不多都是闻声而起,急急向外走去,严老先生也缓缓站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

  几个例生正要招呼杨聪一起去吃饭,就连俞大猷都已经起身了,杨聪却是突然拿着张试卷站起来朗声道:“先生,请留步。”

  晕死,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怕死啊,老找严老先生。

  所有例生都吓的把头一缩,直接溜了,而严老先生则是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来,看向杨聪,那眼神,明明隐含着一丝凶光。

  小子,不要以为你塞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你太不像话了,老夫照样揍你!

  杨聪可不知道严老先生准备揍他,他屁颠屁颠的拿着试卷来到严老先生跟前,激动的递上去,随即满怀希冀的问道:“先生,您看学生这篇文章写的如何?”

  严老先生这个无奈啊,你家伙就在那胡写,你以为老夫不知道吗?

  他满脸不耐的拿过试卷,匆匆瞟了一眼,正待训斥杨聪几句,但是,他这眼睛一瞟上去就挪不开了。

  咦,这格式,这语气,没什么问题啊!

  他一路往下看去,越看眼睛瞪的就越大,整篇文章竟然没一点问题,格式、语气、内容都没有问题,甚至,后面的排比对偶句差不多已经达到一般秀才的水准了!

  这,不可能啊!

  他满脸惊奇的抬头问道:“这是你写的?”

  杨聪使劲点头道:“是啊,是啊,先生,您感觉怎么样?”

  严老先生愣了一下,随即满脸怀疑道:“这是你刚刚写出来的?”

  杨聪还是使劲点头道:“是啊,是啊,先生,这篇是不是比以前有进步了?”

  岂止有进步,简直是脱胎换骨啊!

  严先生看了看他的黑眼圈,猛然想起来,这家伙昨天貌似借了几篇不错的文章看去了。

  看一晚上文章就能脱胎换骨吗?

  不可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