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九章 砸钱也要讲究技巧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311 2019.07.01 08:00

  这一通美酒佳肴招呼,杨聪很快便和俞大猷、汤克宽、史文斋等人混熟了。

  众人商议了一阵,史文斋和史礼斋兄弟当场便应承下来,请他们的父亲出马帮杨聪引见徐阶,俞大猷更是借着酒劲,一个劲的说要去揍陈文杰那小子一顿。

  杨聪当然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人家海商四大家族连私通倭寇的事情都敢干,揍人家一顿有用吗?

  很有可能,你揍人家一顿会遭到更疯狂的报复。

  这一记闷棍之仇要报可没这么容易,想让陈文杰这家伙收手更难。

  他很清楚,陈文杰的问题,要想解决,相当的麻烦,因为他身后的海商豪门势力太恐怖了。

  这种情况下,俞大猷这种高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能引为知交,至少龙溪陈家想要他的命是不大可能了,而且,接下来的倭寇之乱将愈演愈烈,惠安杨家如果没有这么一位抗倭名将罩着,别说保住家产了,保住命都难。

  徐阶那边还要等史文斋兄弟的消息,杨聪决定,先想办法拿下俞大猷再说。

  当天晚上,他便借送客之机跟薛南塘详细了解了一下俞大猷的近况,第二天,他便开始着手拉拢俞大猷的计划了。

  俞大猷的情况和史料上记载的差不多,他的一生简直就是一部超级恶搞史,不是他恶搞别人,而是他被命运恶搞。

  这俞大猷虽然为人耿直,没什么心机,本身却着实是个难得的人才,他五岁就能读书识字,十五岁就考取了秀才功名,如果让他继续读下去,他考个进士估计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惜,这个时候,命运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刚考上秀才不久,他父亲便去世了!

  他家虽然是世袭百户,生活并不宽裕,相反,因为屯卫本身就没什么俸禄,世袭百户这种虚职俸禄更低,因此他家日子一直都过的紧巴巴的,特别是他父亲去世以后,他家更是举步维艰。

  因此,他不得不弃文从武,袭承百户的职位,去领取那微薄的俸禄,同时参加武举,去博个好前程。

  还好,他武术上的成就远比文学上的成就要高,他二十一岁便夺取了福建武举院试第一,二十四岁的时候更是勇夺南直隶武举乡试第一,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武举人,或者说武解元。

  可惜,命运总是跟他开玩笑,他虽然是武举乡试第一,却因为没钱打通关节而无法获得俸禄更高的实职,更为奇葩的是,因为没钱赴京城参加武举会试,他连获取武进士的机会都没有!

  这命运是何等的卧槽啊,一个文武双全的世袭百户竟然没钱去参加武举会试,甚至年近三十的他还没有成亲,就因为家里实在是太穷了!

  没钱,对俞大猷来说是个大大的杯具,对现在的杨聪来说却是个大大的机会。

  你没钱,正好,我有啊!

  当然,有钱也不能直接往俞大猷身上砸,如果直接往他身上砸,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有时候,砸钱也要讲究技巧。

  第二天一早,他便带着两千两私房钱,直奔俞大猷老家而去。

  俞大猷的老家并不在永宁卫崇武所,而在濠市濠格头村。

  濠市是个乡里,隶属晋江县四十二都,位于清源山西北方向,离泉州府城大约四十余里,杨聪卯时就坐着马车出发了,辰时左右,一行三人便抵达濠市,侯之坦和彭福一路问过去,很快便找到了濠格头村。

  这年头,马车在城里都不多见,到了乡里,那更是稀罕物,且不说那马车价值几何,光是一匹马都要几十两,这会儿的乡里有几十两积蓄的人家本就不多,就算是乡绅也不大可能把这么些花在置办马车上,也就是说,这会儿在乡里,马车是相当罕见的。

  这会儿户籍管控还是比较严的,大部分乡里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子十五里范围,马车他们一辈子也难得见几回,这马车一进村自然会引起围观。

  好在这会儿大部分人都下地干活去了,留下的都是些老人和小孩,围在马车周围的差不多都是小孩子,倒也没什么要紧的。

  这些小孩子还特别的热情,一听说他们是来找俞大猷家的,他们便跳着叫着领着马车往村里走去,很快他们就领着马车来到一个颇大的院子外面,不用彭福和侯之坦上前喊门,这些小孩便跑上去打开柴门,对着里面欢叫起来。

  “俞奶奶,俞姨姨,俞大娘,你家来客人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闻声从屋里跑出来,边跑还边回应道:“哦哦,来了来了,是哪位贵客啊?”

  此时,杨聪已经下马车了,他疾步走上去拱手道:“伯母,我是志辅兄的朋友,今日特地来看您。”

  杨氏闻言,惊喜道:“原来是大猷的朋友,快,里面请,里面请。”

  杨聪也不客气,他直接让彭福把马车牵进院子里,随即便带着侯之坦,跟着杨氏进了屋。

  俞家的房子倒不是很寒碜,那厅堂宽敞的很,一看就是大户人家,这证明他们祖上也曾辉煌过。

  可惜,这会儿里面的摆设却很寒碜,大堂中间竟然摆着一台老旧的织布机,织布机旁边仅有一个半人高的小桌子。

  杨氏看了看杨聪的衣装,又看了看破旧的桌椅,颇有些尴尬道:“快,请坐,请坐,还未问公子贵姓呢。”

  杨聪一脸平静的坐下来,拱手道:“伯母,我姓杨,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叫我聪儿,清风都可以。”

  杨氏闻言,不由兴奋的道:“清,清风,你也姓杨啊,是泉州哪一家啊?”

  这会儿每个姓氏都有很多的祠堂,同姓之人有没有血缘关系从祠堂就能分辨出来。

  这要是能和杨氏扯上关系自然最好,杨聪连忙回道:“不才惠安杨氏,就是惠安县城那一家,不知伯母是哪一家。”

  杨氏闻言,颇有些遗憾道:“原来是惠安的啊,可惜,我娘家这一支是晋江的。”

  这扯不上关系着实有点遗憾,不过杨聪还有的是招数,他紧接着便从侯之坦手里接过包裹,递到杨氏跟前,微笑道:“伯母,这次来的有点匆忙,也没时间去买东西,区区薄礼,还请笑纳。”

  这年头登门拜访带点礼物是很正常的,不带礼物才不正常呢,杨氏也没有觉着奇怪,她伸手接过包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哎呀,清风,你能来看老太婆就很好了,还带什么礼物,你看我这一高兴连茶都忘了泡了,你先坐,我这就给你沏茶去。”

  说罢,她转身就往屋里走,不过,这杨聪送的礼物着实奇怪,不但重的很,还硬邦邦的,会是什么呢?

  杨氏走进里屋,忍不住拆开包裹看了一下

  里面的东西刚露出来,她便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把包裹丢出去。

  我的天啊,里面竟然是银锭子,一个怕不有十两,这一包足有十来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