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338 2019.07.04 18:00

  杨聪这会儿是真莫名觉历,徐阶这是脑子抽风了还是怎么了,竟然毫不犹豫的帮助自己对付龙溪陈家,他难道不知道海商豪门的厉害吗?

  徐阶当然知道海商豪门的厉害,正是因为海商豪门厉害,他才想暗中出手和龙溪陈家斗一斗。

  这时候,他竟然想跟龙溪陈家斗一斗,难道他脑子真抽风了吗?

  他已经因为得罪内阁首辅张孚敬而被贬到地方上任职了,而且他也记住了教训,一直隐忍至今,为什么这会儿他又要去惹比张孚敬狠辣百倍的海商豪门呢?

  他脑子当然没抽风,这两件事性质完全不一样,当初他得罪张孚敬的时候可是和张孚敬当面锣对面鼓争了个面红耳赤,而这次,他并不准备亲自出手,出手的是杨聪。

  其实,他早就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来展现一下自己的能耐了,因为他不想就此认命,他还想往上爬,爬回京城,爬回朝廷中枢,掌控朝堂大权。

  而他想爬回去并没有这么容易,因为大明朝堂上的规矩很多,比如升迁的规矩,要想进入内阁,掌控大权,首先就必须进入六部任职,而六部官员大部分都来自新科进士又或者老牌京官,剩下一小部分也是从南京六部调过去的,地方官员想要进入京城六部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特殊的功绩又或者获得很多官员的推举。

  如果他老老实实当老好人,是不可能做出特殊功绩的,更不可能获得很多官员的推举。

  所以,他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来展现一下自己的能耐了,获取功绩同时博取名声,而杨聪这件事恰巧就是个机会。

  他毕竟是南直隶松江府人,对海商豪门他还是相当了解的。

  他知道,这帮人干的都是违法的勾当。

  他相信,纸终究保不住火,这帮人迟早会出事。

  现在,因为他们声势浩大,手段卑劣,大部分官员都不敢惹他们,他如果能暗地里跟这帮家伙斗一斗,并获取了胜利,那绝对会让很多官员刮目相看。

  毕竟大多数浙江、福建甚至是南直隶的官员都对海商豪门有意见,他们只是敢怒而不敢言而已,这股隐藏的力量不知道有多么巨大,自己如果能让他们刮目相看,那么重返朝堂掌权就有希望了。

  当然,要斗赢海商豪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凭他一个外地官员,根本就不可能获胜,这就是大部分外地官员不敢得罪海商豪门的主要原因。

  而杨聪参与进来就不一样了,因为杨聪是本地人,他跟龙溪陈氏斗,有地利优势。

  所以,他才会放下身段结交杨聪,并且毫不犹豫的帮助杨聪对付龙溪陈氏。

  他之所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杨聪贤弟那也是有目的的,他是想告诉龙溪陈家,你们欺负我小弟,我不得不帮忙,别赖我啊,我可不是故意要跟你们过不去的。

  这是他一个预防手段,如果到时候真把龙溪陈氏得罪狠了,气得他们全力来对付自己,他还可以以此为台阶,避免龙溪陈氏跟他死磕。

  杨聪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徐阶手中的枪,他只是不理解徐阶的举动而已。

  这徐阶难道真不知道海商豪门的厉害?

  他忍不住试探道:“子升兄,龙溪陈氏可是海商豪门,你真有把握帮小弟摆平他们?”

  这话可不敢说死,徐阶摇了摇头,神神秘秘的道:“这个把握嘛,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杨聪闻言,直想翻白眼,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话什么意思啊?

  他只能无奈的道:“子升兄,请恕小弟愚钝,此话何意?”

  徐阶微笑着解释道:“这就要看你想怎么样了,如果你想一举干翻龙溪陈氏,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想抱得美人归,那难度也很大,如果你只是想赶走陈文杰,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把握的。”

  杨聪哪想过要干翻龙溪陈氏啊,抱得美人归什么的,他也没有奢望过,他只想赶走陈文杰,让这家伙不再找自己的麻烦了。

  问题这陈文杰是他想赶走就能赶走的吗?

  这徐阶真有办法吗?

  他忍不住问道:“子升兄,怎么才能赶走陈文杰呢?”

  徐阶胸有成竹的道:“这个倒不是很难,一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足矣。”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什么鬼,这跟赶走陈文杰有什么关系,杨聪尴尬的道:“子升兄,小弟实在愚钝,你能不能细说一番?”

  徐阶依旧微笑道:“你想想,陈文杰能用什么手段对付你,为兄再告诉你怎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杨聪想了想,随即猜测道:“我担心他与县令或者典吏坑壑一气,将我抓进县衙大牢,然后派人在县衙大牢暗害我或者把我关上个一年半载的,上次他们好像就有这个意图。”

  徐阶点了点头,思索了一阵,随即淡淡的道:“这个简单,我给你下个聘书,聘你当我府衙通判的幕宾,想那县令又或者典吏必然没胆动你了。”

  杨聪想了想,又猜测道:“他们要来阴的怎么办,就算派几个捕快也能抓我啊,谁知道是不是县令又或典吏指使的,我如果反抗,他们就能诬蔑我蔑视王法,我如果不反抗,谁知道他们又会将我抓去哪里呢?”

  徐阶又点了点头,思索了一阵,随即皱眉道:“这个倒是有点麻烦,你不是刚帮了泉州李氏一个忙吗,你可以请他们给挑选几个族中高手保护你,然后我给他们办几块府衙刑房胥吏的牌子,如果他们派捕快来抓你,直接打回去就行了。”

  这办法倒是不错,捕快只是杂役而已,刑房胥吏却属于杂吏,身份比捕快高多了,而且府衙的杂吏比县衙的杂吏身份还要高,就算把捕快揍了那也是白揍。

  杨聪闻言,不由面带歉意的看向俞大猷等人,随即小心的道:“这高手倒是不用去找了,就是要委屈几位兄长,不知几位兄长可愿委屈一下,充当府衙的胥吏。”

  让正五品的世袭百户充当没有品级的杂吏的确有点委屈了,不过俞大猷、邓城和汤克宽都不在乎这个,他们连连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们这武职也是虚的,没什么用,当个胥吏还能使唤衙役呢。”

  这会儿杨聪已经明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什么意思了,反正陈文杰会用到什么手段,都想办法给堵回去,这家伙徒劳无功之下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他也知道像龙溪陈氏这样的海商豪门凭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连根拔起,只能用这种办法跟他们磨了。

  不过,这徐阶好像有点不对劲啊,什么事都要自己出手摆平,他只是用府衙通判之名给自己一些帮助而已,哪像他刚一开始说的,要帮自己摆平龙溪陈氏。

  这会儿杨聪了顾不了这么多了,徐阶这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把陈文杰给顶回去他就烧高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