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被人无视了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168 2019.07.10 08:00

  张家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安排年方二八的张贞带着几个妹妹出来贺寿,这下,可把某些人的血性给激起来了。

  老太爷张慎刚宣布寿宴开始,陈文杰便如同兽性回归一般,红着双眼,恶狠狠的盯着陈能和杨聪,缓缓举杯道:“陈公子,杨公子,认识一下,在下龙溪陈氏,陈文杰,家父乃是当朝都察院御史,我们陈家还兼且做点水上生意。”

  他故意把水上生意这四个字慢慢吐出来,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警告陈能和杨聪,让这两个家伙识相点,老老实实退出滚蛋,不然的话,海盗甚至倭寇伺候!

  其实,大家都清楚他们什么身份,他还这么煞有其事的说出来,自然是在威胁陈能和杨聪。

  这家伙,怕是两个壮汉回到身边胆气也跟着回去了,竟然又抖起来了。

  杨聪倒不怕他的威胁,反正双方已经撕破脸了,威胁不威胁,都一样。

  不过,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跟陈文杰硬顶,因为桌上还有另外一个姓陈的呢,看人家狗咬狗可比自己亲自上场有意思多了。

  果然,杨聪这故意隐忍不发,那陈能却是忍不住端起酒杯朗声道:“好说好说,在下福州陈家,陈能,家父乃是当朝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兼且巡抚山西,陈公子怕是没去过山西吧,那里光是边镇就有三个,雄兵不下十万,着实壮观不已啊。”

  他真没把陈文杰放眼里,龙溪陈家手底下撑死也就几千海盗而已,跟山西三大边镇十余万雄兵比起来算个屁啊!

  不过,他原本对张家大小姐张贞并没有多大兴趣,他过来的初衷只是走个过场,意思一下而已。

  他福州陈家原本就是福建最有名的官宦世家,而且他父亲早就晋升右佥都御史好几年了,想巴结他们陈家的家族自然多如牛毛。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已经是花丛老手了,相亲的场面他不知道经过多少回了,要不是他家里还想好好考察比较一番,选定最合适的人家,他估计早就成亲了。

  福州又不是没有美女,他对东岭这乡下小地方真没什么期待,在他想来,这张贞最多也就是长得清秀一点而已,比福州的大家闺秀肯定差远了,什么惠安第一美女,估计只是张家自吹自擂而已。

  要不是张岳势头正劲,很有可能往上升,他家里硬要他过来一趟,他来都不会来。

  刚开始他是真不想和陈文杰争,所以他才鼻孔朝着天,以示自己的不屑。

  不过,见过张贞本人之后,他想法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因为张贞太漂亮,福州的大家闺秀跟她比起来都是些庸脂俗粉,这么个门当户对的大美女,他怎么可能错过。

  所以,他低下了高贵的头颅,直接秀了陈文杰一脸。

  陈文杰这会儿对张贞已经垂涎三尺了,原本他就想来硬的,这下他更不会撒手了,吗逼的,敢跟我抢,活得不耐烦了吗?

  他把酒杯一放,冷嘲热讽道:“是啊,朝廷大军着实壮观,可惜啊,不是你陈家的私军,要是你陈家的私军,你们还不得造反啊!”

  这话说的,忒粗俗了,其心可诛!

  陈能愤然反击道:“我们陈家数代在朝为官已不下百余载,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鉴,倒是某些人,摆明了违反朝廷禁令,形同造反,却还在这里洋洋自得,不知所谓,小心哪天皇上降下雷霆之怒,直接把你们给灭了。”

  卧槽,这两家伙,咬得着实精彩啊,杨聪看的津津有味之余,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因为这两个家伙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摆明了无视他啊!

  而且,从他进入内院开始知道这会儿,在坐的张家子弟也没人跟他说话,他们大部分人都在巴结陈能,甚至还有人跟陈文杰套近乎,就是没人搭理他,就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着实有点伤人啊。

  正当陈文杰和陈能两人咬的面红耳赤之际,一个张府的家丁突然从外面跑进来,疾步走到张慎身边,附耳说了句什么,张慎闻言,竟然猛的一下站起来抬手道:“诸位,请稍等,有贵客大驾光临,还请诸位稍等片刻。”

  紧接着,他又对一旁的家丁道:“快,加个椅子,添副碗筷,跟我的并排摆着。”

  说完,他又招呼同桌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疾步往大院门口走去,这其中就有惠安县令刘守良,还有杨聪的爷爷杨荣。

  这到底是谁来了,竟然这么大的面子?

  正当所有人都惊奇不已的时候,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在家丁的引领下快步走到内院大门口,连连拱手作揖道:“老爷子,抱歉,抱歉,公务繁忙,来迟了。”

  张慎竟然也连连拱手作揖道:“徐大人,客气,客气,老头子不知道您会来,多有怠慢,还请海涵。”

  说完,他竟然上前把住那年轻人的胳膊,热切的把人拥进来。

  陈文杰和陈能见状,脸都有点绿了,他们都以为这家伙是来跟他们抢美人的。

  这家伙,貌似是个不小的官啊,长的还人模狗样的,任谁碰到这样的对手,心里都不会舒服。

  杨聪见状,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因为来人是府衙通判徐阶,在府城的时候,他可是跟自己称兄道弟来着。

  这位徐阶为什么会来给张家老太爷贺寿呢?

  正当杨聪疑惑不解的时候,徐阶貌似突然看到熟人了,他竟然跟张慎告了个罪,径直来到杨聪跟前,拍着杨聪的肩膀道:“清风贤弟,你也在啊,一别数日,为兄着实想念的紧,等下有空的话,一定要跟为兄好好聊聊啊!”

  说完,他便跟没事人一样转身和张慎一行人向主桌方向走去。

  这一下,在场所有人都暗暗吃了一惊,他们真没想到,惠安杨家这有名的败家玩意竟然跟这个张老太爷都要热情招呼的徐大人关系这么好。

  所有看向他的目光都变了,他们眼中再也没了刚才的轻视甚至无视,而是变得复杂无比,这杨聪简直令人刮目相看啊!

  杨聪这会儿也被徐阶雷的不清,这家伙跟自己的关系真有这么好吗,不可能啊,他们总共才见了两面好不。

  男人和女人一见钟情他相信,男人和男人一见投缘他真不信,就好比他刻意拉拢俞大猷一样,那是有目的的。

  徐阶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拉拢自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