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十五章 徐阶的回报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250 2019.07.04 08:00

  杨聪真没想到邓城出马能有这威力,能瞬间让一个乡绅认怂,他还以为这事得靠李良钦的威名呢。

  徐阶也没想到这么麻烦的一个案子会有人主动去帮他解决,他还以为自己最终还是要求助永宁卫才能把事情解决呢。

  他这会儿真不想把人得罪狠了,他就是因为得罪了当朝首辅张孚敬才被贬到泉州府来当通判的,要不然,他一个一甲探花怎么可能出任最没前途的地方官。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次被贬之后,徐阶的性格慢慢变得沉稳内敛,他不再如同一个愣头青般凡事都抢着出头,也不再如同一般读书人那般装清高,看不起人,至于得罪人的事,他更是能不做就不做。

  这次的案子着实让他头疼无比,他相当清楚,屯卫如果没了屯田结局会如何,要真惊动了永宁卫镇抚司,那就不是得罪人那么简单了,而是把人往死里逼,这种事,不到万不得已,他真不想去做。

  谁知道这李氏兄弟被逼的走投无路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来,他真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惹一身的麻烦,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冥思苦想,寻求妥善的解决之道。

  没想到,这天上午,府衙经历司却突然来报,张坂乡绅艾万年主动把状子撤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外面站班的衙役突然通报:“大人,检校史大人求见。”

  检校史致轩找他估计又是为了他儿子那所谓的朋友之事,他对惠安杨家的事其实是有那么一点想法的,只是张坂的案子着实让他头疼,他无暇分心而已。

  这会儿乡绅艾万年既然主动把状子撤了,张坂的案子就算是了结了,正好,跟史致轩聊聊那什么杨聪的问题。

  想到这里,他把脸色一缓,摆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这才朗声道:“请史大人进来。”

  很快史致轩便疾步走进来,拱手作揖道:“下官参见徐大人。”

  徐阶微笑着挥手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史大人可是为了令郎之事啊?”

  史致轩依旧恭敬的道:“大人,刚犬子又托人稍来书信,说是那杨聪为了早点见到大人,特意去了趟张坂,将李氏兄弟欠乡绅艾万年的钱全部还清了,并从中说和了一番,估计这会儿艾万年已经把状子撤了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杨聪,不错啊。

  徐阶点了点头,又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才赞赏道:“这位杨公子真是有心人啊,这次他可是帮了本官的大忙了,这样吧,今晚本官就去望江楼,当面致谢。”

  史致轩闻言,连连拱手道:“大人客气了,多谢大人赏脸。”

  杨聪收到消息,更是激动的不行了,自己一番心血总算没有白费,看样子,这徐阶为人还真不错,知道自己帮了忙,立马就给予回报,就是不知道徐阶会给予自己多大的回报,这位大能会不会为了自己去惹龙溪陈家呢?

  当天晚上还未到酉时他就在望江楼订了个最好的包间,然后便带着俞大猷、邓城和汤克宽在酒楼大门口满怀忐忑的等候起来。

  过了不一刻钟,史文斋兄弟便和薛南塘联袂而来,他们也没去包间,而是陪着四人一起在大门口等着。

  又过了不到一刻钟时间,史家的马车也到了。

  这指定是史文斋兄弟的父亲来了,史致轩也算是众人的长辈,而且人家还是府衙检校,虽然只是个没有品级的官员,权力却堪比县令,众人自然要上前迎接。

  杨聪等人在在史文斋兄弟的引领下,来到史家马车跟前,正要拱手叫伯父,没想到,车帘一掀开,率先探出头来的却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个头并不高,但却面冠如玉,满脸儒雅,一看就是饱学之士,这人会是谁呢?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史致轩便和那年轻人联袂从马车上跨了下来了,众人连忙齐齐拱手问伯父好,至于那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怎么称呼,自然也不知道怎么问好。

  这时候,史致轩也不介绍,反而对着杨聪饶有兴致的道:“这位就是杨公子吧?”

  杨聪连忙拱手道:“伯父,正是小侄。”

  史致轩神神秘秘的将那年轻人引到杨聪跟前,这才郑重的道:“老夫幸不辱命,徐大人,我给你请来了。”

  这年轻人就是徐阶?!

  杨聪顿时呆愣当场,直到众人的见礼声响起,他才反应过来,连连拱手作揖道:“学生杨聪参见徐大人。”

  没想到,徐阶竟然拍着他的肩膀微笑道:“清风贤弟,不要这么见外嘛,走,我们先进去再说。”

  贤弟?!

  这下不但杨聪等人愣住了,就连附近那些看热闹的食客都愣住了。

  史致轩也算是泉州府城有名的举人老爷,认识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很多人也猜出来了,能被史致轩尊称为徐大人的定是府衙通判徐阶徐大人。

  但是,这位被徐大人称之为贤弟的年轻人又是谁呢,泉州府城没这号人物啊!

  杨聪也不知道徐阶为什么称自己为贤弟啊,他愣了半晌这才抬手道:“徐大人请,诸位请。”

  众人就这么在一众食客的窃窃私语和好奇的目光中登上了二楼,来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包间。

  这会儿杨聪还没反应过来呢,徐阶为什么要称自己贤弟呢,他可是嘉靖二年癸未科殿试的探花郎,而且还是府衙高官,自己只是个没有功名的例生而已,怎么高攀的起这种人物呢?

  没想到,众人推让了一番,刚分主宾坐下来,徐阶竟然又站起来拱手道:“清风贤弟,这次张坂的案子多谢了。”

  这徐阶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

  杨聪被整蒙了,他只能随之站起来,一个劲的拱手道:“徐大人客气了,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徐大人请坐,请坐。”

  徐阶闻言,这才坐下来微笑道:“清风贤弟,不要如此见外嘛,什么大人不大人的,你我如此投缘,不若兄弟相称吧。”

  尼玛,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他不会是不想惹龙溪陈家,所以借此来推脱吧!

  杨聪这会儿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愣了一阵,干脆把心一横,直接拱手相求道:“这个,子升兄,其实小弟是想求你帮个忙。”

  没想到,徐阶竟然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贤弟既然帮为兄摆平了张坂的案子,为兄自然要帮贤弟摆平龙溪陈家。”

  这!

  杨聪闻言,不由目瞪口呆。

  这徐阶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想要回报自己也不用这么夸张吧,自己只是帮他摆平了一个乡绅和两个军户子弟,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帮自己对付龙溪陈家,有没有搞错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