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淮上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潜行

大明淮上行 张犇鑫 2328 2020.05.23 10:51

  眼前的山坡更象是一个大石台子,下坡的道路比下坡反而难一些,有很多地方感觉陡峭,踩踏时有碎石不停的落下。

  沈亮既要追人,又得提防被人发现,他在灌木从小心翼翼的跟随着,不敢稍有大意。

  所幸那帮人体能极差,刚刚的追赶显然是消耗了他们大半的体能,在回去的路上这些人走的有气无力,速度极慢,沈亮很轻松的便跟了上来。

  到坡底的豆田附近,人群分散开来行走。

  沈亮跟着一个弓手,其个头最小,手中除了弓箭之外没有别的武器,这叫他更容易对付一些。

  随着人往内里走,逐渐出现了一些作物区域,沈亮扫了几眼,感觉更加惊奇了。

  眼前的作物有豆子,还有高粱和小米,菜田里有葱,秋葵,黄瓜,甜瓜,青菜,小白菜,还有苋菜,也有韭菜,但就是没有沈亮想看到的东西,也是最为常见的那些作物。

  玉米,番茄,辣椒,正常情况下,哪家的菜地能没有辣椒和西红柿?就算没有后者,不种辣椒的菜地,沈亮记忆中几乎是没见过。

  眼前的菜地普遍种植的不怎样,可能是缺水,也可能是缺肥料,菜都显得很枯瘪瘦弱,从大豆田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行走,两边的空地都种满了菜,但很明显收成不会很好。

  沈亮面色变得更加凝重了,此前的场景足够怪诞,但以他的专业眼光看到眼前的菜田之后,才隐隐坐实了自己在此前的猜想。

  在大山里的迷途,毫无文明痕迹,追杀他的这些古装男子,眼前的菜地,毫无例外的,没有任何回避的可能性终于出现了。

  自己可能是穿越了某个时空节点,或是时间虫洞之类的东西,在很多科普小说甚至是玄幻小说里沈亮都看过这一类的描述,但他完全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会遭遇到这种事。

  对穿越沈亮毫无兴趣,甚至对这方面的书籍都缺乏关注。他从少年时失去亲人,成为孤儿,到考上大学之后人生有了转变,辛辛苦苦上学,自己赚生活费和学费,在同学们网吧包夜和泡妞的时候他在参加各种公考的培训学习,毕业之后就参加公考成功,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公务员,但事业稳定收入稳定,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以一个孤儿来说有这样的工作和收入还想怎么样了?

  这近两年来,沈亮过的很开心,各种兴趣爱好充足了他的闲暇生活,他家里还放着几套模型刚开封没做完,游戏里刚充值购买的金币车,还有年后有出国的计划,沈亮正在为此攒钱……

  只要不考虑结婚买房的事,沈亮感觉自己能过的相当充实和开心,当然,前提是能耐的住下班后的寂寞和无聊……这也是沈亮发展诸多爱好的最大的原因所在。

  如果眼前的一切就是穿越……沈亮简直不敢想下去了。

  眼前的矮个男子又矮又瘦,头发也是又长又乱,象个大鸡窝一般顶在头顶,越过小道,诸多汉子走的越发散了,这个瘦小汉子走走停停,似乎还没有从刚刚激烈的追逐中缓过气来。

  这厮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沈亮躲在几十步外的豆田里,猫着身子,等着不远处这瘦小汉子撒完尿,再继续前行。

  绕过前方的一处十几米高的山坡,眼前景色霍然开朗。

  大片的豆田和小米田出现在眼前,大约有好几百亩,田地和菜地一样都是长势不佳,在四周田亩的中间有一片高坡,仔细看过去山坡顶上却是有大片的民居。

  一幢幢茅草房子建在坡顶上,山坡下山是人工堆积起来的大片的石制寨墙,茅草屋子的中间部份象是有瓦片建筑,重檐拱斗坐落在茅草房舍的中间。

  寨墙正中就是山坡正中,一条小道蜿蜒曲折一路向前,沈亮这时才看到,刚刚追自己的人多半是穿各处田亩的空档里上了山道,显然是要回寨子。

  有一些人留在田里,用刚刚准备抡砸沈亮的锄头叉子开始做起农活。

  在寨子四角都有木制的高楼,配上寨子原本的高度,可想而知能望很远。

  怪不得沈亮剥了一会豆子就有十来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显然是木楼上眺望的人发觉了在豆地里剥豆子的沈亮……

  除了石砌的寨墙外,四周有望楼,正门还有两层的城楼般的建筑,门楼上高高挑起一面大旗,上书一个“宋”字,寨墙上有几十人扛着长枪正在巡逻,看样子很是松跨,不少人就是抱着长枪躲在阴凉处闲聊,就算是望楼上的人也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来沈亮的出现和逃跑在这里都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人们处理完这事也就完全丢开手了……

  沈亮看到,在寨墙的垛口上还有一些明显是火器的小型火炮,大约一米来长,架在垛口之上,看起来锈迹斑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打放成功。

  从眼前这建筑,还有各处的细节,包括人们的服饰,神态举止和手中的兵器,沈亮基本上已经坐实了自己的猜想。

  沈亮的神色从迷茫和不甘逐渐变成郑重和愤怒,他的下牙重重咬着嘴唇,这是他在少年时养成的习惯,遇到逆境的时候他的脸会变得极为淡漠,眼睛会亮的吓人,哪怕再烦再难再痛苦的事,他就是那样板着脸,咬着牙……总得坚持,总得活下去!

  眼前的矮瘦子在不远处的菜地里忙活起来,发觉寨墙上有望楼后沈亮也不着急,蹲在不远处的豆地里小心翼翼的蹲守着,远处的蝉鸣声又响了起来,一股股的热浪象潮水般的袭来,太阳似乎更白更亮了一些,令人哪怕坐着不动,身上的汗水也象是小溪般的不停的流淌着。

  沈亮知道这是这一天太阳给人们最后的教训,过不了多久就会由炽热的白色转为红色,那时候差不多现在这恼人的热意会逐渐消退,傍晚时开始起凉风,然后大人们在户外铺上小床放上席子,从井水里提出冰镇的冰凉的西瓜……

  太阳果然很快转为了红色的大火球,沈亮热的全身是汗,豆田和灌木的交界又有很多蚊虫叮咬,换了普通人早就受不得,他却是一直板着脸蹲守着。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寨墙上传来一阵阵敲打铜锣的声音。

  木制望楼和寨墙上发出欢呼声,人们纷纷从自己驻守的地方移动着,向着某一处地方跑去……沈亮估计应该是在傍晚时分换防了。

  寨墙上乱糟糟的,眼前在菜地里忙活的矮瘦男子也是终于直起了腰身,他看看寨墙方向,再瞄了一眼日头,接下来却又是忙活了一阵,这才再次直起腰身,拿拳头重重的捶打着自己的腰眼……这倒是一个相当勤勉的人。

  在这个矮瘦男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沈亮象是一头耐心等待猎物露出破绽的豹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了对方身侧不远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