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快穿:男神来袭,宿主快碰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男神,缺宠物吗?

  就在只有一米,只差一步就可以一手把南轻轻拉过来时。

  南轻轻突然幽幽的说道:“你们真想我陪你们玩吗?”

  “小美人儿,我们裤子都脱了,你说呢!快转过身来,让我们好好疼爱你。嘿嘿…”一阵淫邪的笑声传来,一只邪恶的手伸向了南轻轻。

  南轻轻阴冷一笑,缓缓的转过了头。

  那黑衣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手指颤抖,双手打颤。胯下那物一瞬间焉了。

  后面几人被挡住了视线,一把推开前面的黑衣杀手:“你这是还没开始,就自己激动的……”

  “啊……鬼……鬼…啊!”颤抖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几人颤抖如筛子:“鬼……鬼…鬼啊!”

  南轻轻舞动着自己焦黑的唇:“快过来啊!我们一起玩玩。”

  几人抖的厉害,被吓破了胆胯下那物早已萎缩!吓得尿都拉不出了!

  只见南轻轻一张脸上焦黑,两个空洞洞的眼眶,一副骨架的鼻梁,只有一片嘴唇焦黑的有些腐肉!唇角还有不明的红色液体留下,依着几个黑衣杀手多年经验,他们寻着空气的气息,闻到了类似人血的腥味!

  她还是那身白衣,如果开始看她是个纯洁的天使的话,那么现在她就是个地狱的恶鬼,向人锁命来了!

  “不是要一起玩吗?快点过来啊!”

  那几人手脚不听使唤的想要逃。可是南轻轻就站在原地,那衣袖一伸,衣袖长出了两米,一下子把他们全部抽翻在地。

  几人牙齿打着颤:“别过来,小人冒犯了鬼……神仙,给神仙陪罪,我们不是人,是……畜生,我们马上就滚,绝不碍神仙姐姐的眼!”

  说完连滚带爬的想要爬起来,南轻轻冷哼一声,一阵死气来袭,空里的温度骤降。几位黑衣杀手打了几个哆嗦。心底胆寒:“神仙姐姐还有何……吩咐?我们回去定会为神仙姐姐多烧纸钱……不是,是多供奉财宝……”

  “呵呵…呵呵”一阵阴冷骇人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可是我只想你们留下来陪我!”

  此话一落,胆小的几位被吓晕了过去。

  最后一位也想假装晕过去,南轻轻一衣袖卷起他扔向了高空中,那人肝胆俱裂,不一会儿只听“砰”的一声落地。

  南轻轻轻蔑一笑,辣鸡!

  系统小七:有个有思想,有脾气的宿主到底是好是坏呢?

  背后追着南轻轻的两个道士,刚好赶到。瞧着地上昏过去的几个黑衣人,一时正义感爆棚,觉得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妖孽,休要伤人,师弟摆阵!”

  道袍男子贾仁,拿出符纸和桃木剑,等了一会儿。再次叫道:“师弟,快摆阵我们收了这妖孽,一定会扬名立万的。到时候要什么美人没有?”一双贪婪的鼠目紧盯着南轻轻。

  南轻轻眉目微挑,好心的提醒道:“你师弟,在那边吐的厉害,你要不要先送去医院?”

  贾仁看向自己的师弟贾义,只见他在爬在一遍,吐得天昏地暗!

  “师弟,你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活捉了这妖孽,到时候师傅都没我们名声响亮了!”

  只见贾义,又回头看着南轻轻一眼:“对……不住师兄,实在是太丑了,我忍不住,亏…我还把她当作是女神!呕……”

  南轻轻一脸蔑视:“肤浅的东西,本宝宝的美岂是随便能让人发现的?”

  贾仁看了眼南轻轻那吓人的鬼脸:“……”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贾义:“呕……呕!”

  南轻轻无趣的瞧着贾仁贾义,你们还打不打?不打本宝宝要走了?

  “休想,伤了人就想跑,今天本大仙就要为民除害!”贾仁一脸正义凛然的说道。

  南轻轻一声嗤笑:“有病,懒得理你们。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本宝宝才伤他们时你怎么不出来,偏偏要等到本宝宝把他们收拾了才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来了多久。今日就放过你们,下次可别不长眼的撞上来。”说完,露出一口森冷的獠牙,吓唬了两人一下抱起地上的月离,几个残影便消失了身影。

  贾仁惊骇的退后了一步,等了好久才弱弱道:“把那个人给留下!”

  贾仁和贾义两道士看着来去自如的南轻轻,深知依着自己的道行对付不了南轻轻,快速回去禀告师傅贾天师了。

  南轻轻快速带着月离回到了,她醒来的那个崖洞。

  南轻轻把月离放在干草上,认真查看了一下月离的伤势。

  “小七,男神的揪心毒解了没有!他有没有事啊?”

  系统小七懒洋洋的看着南轻轻:“宿主,小可爱,本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男神只是太过劳累了,休息一下罢了。你还是把他手臂上和身上的大小伤处理一下,还有男神醒的时候,没事别叫我,不然会被男神发现的!”

  南轻轻:“所以说你是个辣鸡系统,猪一样的对手。”

  系统小七:“……”不知道男神有多强大吗?好了你不懂我不怪你!

  南轻轻查看了一下月离的上半身,除了手臂上有新伤之外,他强健的后背还有大大小小旧伤疤痕。胸前还有一道深刻的枪伤,南轻轻心底闪过心疼,眸中溢出了疼惜。

  所以给月离敷药的手,格外的轻柔!

  更是害怕她的力度不对,弄疼了月离。嫣红的粉唇呼着热气,为月离吹着伤口,以此来缓解他的疼痛。

  月离睁着那双冰冷深邃的寒眸,认真瞧着南轻轻的一举一动。

  看着她为他的伤口吹着热气,从来没有为一点小伤感觉到疼痛在意的他,第一次觉得感受到了温暖,一中种安心的感觉。

  他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瞧着南轻轻,她到底为什么要救他呢?

  南轻轻查觉到有一股灼热的视线紧盯着自己,立马抬头看向月离惊喜道:“哥哥,你醒了?”

  月离唇角勾起一起凉薄的笑意:“你又救了我,想要什么?”

  南轻轻羽翼微颤:“我只想哥哥安好!”脸上满是无措,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踌躇不安的开口:“哥哥,还是觉得轻轻是个累赘吗?”

  “可是哥哥明明说,只要哥哥回来了,就让我跟着你,哥哥难道是骗我的?”南轻轻那光洁的小脸,满是恍然!

  月离精致大气的面容,满是漠然:“跟着我,没有好结果。今日我没死,必定会遇到没日没夜的追杀!你跟着我只会被我连累。还有我身中剧毒活不久的。”

  “那如果我说,哥哥你身上的毒解了呢?”南轻轻一脸认真的瞧着月离冷漠的轮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