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在雪地里留下爱的足迹

在雪地里留下爱的足迹

浪漫星空.QD

  • 科幻空间

    类型
  • 2005.07.07上架
  • 1.56

    完本(字)

5499位书友共同开启《在雪地里留下爱的足迹》的科幻空间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在雪地里留下爱的足迹

在雪地里留下爱的足迹 浪漫星空.QD 15575 2005.07.07 18:53

    在热闹喧嚣的法兰城,人们还在叫卖他们的劳动成果。在一个寂静的角落,一个帅气的男子正享受的躺在他身边女孩的衣裙上,接受日光最和煦的照耀。他是个魔法师;她是个弓箭手,他们相遇在三年前的那个冬天,他们都在雪山……

  一个女弓箭手的弓已经掉落在雪面上,整个身体也越来越冰凉了,单薄的衣裙已挡不住那刺骨的寒风,她的意识渐渐的飘散,惨白的肤色也越来越与雪色接近,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喂?喂?你醒醒啊?别睡啊,睡了会死人的。”一个毛毛糙糙的女孩声音唤醒了那女子的意识,她毫无力气的睁开眼睛,一个扎着两个小辫的女孩子,焦急的叫着。

  “笨蛋,快让开!一个男人的吼叫,刺激到了那女子的耳膜,后来她就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身在阿巴尼斯村的医院里了,身边有个女孩正用异样眼神看着自己。

  “你终于醒了,那希把你就回来就有价值了。”那女孩天真的笑着,可在女子的眼中却觉的很可怕。

  “你们是谁?什么希?你们想要什么东西?”那份惊恐是很真切的,这说明她的确在害怕。

  “希就是我!我叫朴希,是救你的人。你呢?叫什么,怎么会晕倒在雪山上?”一个男子推开女孩靠到床前,以质问的口气说道。

  “我~我~我叫雪莉,是~是,是来雪山拿……咳,咳,咳……”由于受了严重的风寒她的话也只说了一半。

  “喂,你没什么吧?我是说雪莉你没什么吧?”喂习惯了的女生却因为朴希的一个眼神给改了口。

  “青雅,要是以后让我知道,你还在喂喂的叫人的话。我就把你送回哥拉尔,别想有回来的机会。”朴希把身上北极熊皮的披肩解下来,盖在雪莉身上,然后就离开了。

  “她有什么好的啊?希就这么在乎她。”青雅嘟着小嘴,说道。

  其实,朴希不是在乎雪莉,只是雪莉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那块他寻遍了法兰也没找到的东西。

  与此同时,在法兰城内的西医里,一群人正焦急的度来度去,“朴希怎么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是不是没拿到幻之水晶。”

  “可幻之水晶到底是什么啊?没有听过任何的拿去方法啊?”

  “幻之水晶根本就不存在,那只不过是美纱为了让朴希去杀掉她自己的情敌。”从病房走出来的一位美女,用摄人魂魄的声音说出实情。

  “什么!?可朴希不是一直都爱着美纱吗?怎么会有情敌呢?”朴杰难以置信的说。

  “你们难道忘了吗,美纱的占卜……”

  “可也不必为了以后的事现在去……”

  “……”

  “……”

  接着就没有人说话了,因为他们了解美纱的品行有多么的令人讨厌,可朴夕就是无法自拔的陷了进去,如果真的有个女孩能打破这个魔咒,他们会很高兴的。

  当众人为朴希的错失而担心时,天知道~那个正躺在床上的美纱在想什么啊?说不定,她正在期望她口中那个深爱的人要去杀掉她的‘情敌’而高兴不已。什么病啊!痛啊!都没了……

  雪山上的三个人却在焦心不已,雪莉从青雅的口中得知,他们来雪山是为了一件救命的物品而来时,雪莉从怀中掏出一个美丽的纯白水晶,交给青雅。

  “这个就是你们要找的救命的水晶,他是我哥哥的出生水晶。”雪莉的泪就在眼中,可她拼命的不让泪流出来。因为那个水晶对于雪莉而言是多么的珍贵啊!

  “这个是什么啊?”青雅并不明白为什么雪莉要给她水晶,这个并不是美纱口中的幻之水晶啊?

  这时,朴希推门而入。

  “这个是什么?”朴希用力抓住雪莉仍旧冰凉的手腕,狠狠的说~

  “这就是你们要寻找的,可以驱岚之一族毒药的水晶,是我……”雪莉不忍心再说了,这是她一生的唯一,也是她……

  “放心,这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对不对,希?”青雅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的确在朴希的眼中这个的确不是他要的东西,不过,雪莉所说的:这个水晶可以解岚之一族的毒,却让他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惊喜,他不用去为了救人去杀人了,这也是他看到雪莉那刻的最初想法:‘他不想,更不愿意去杀这个女孩,她是那么透明……’

  “不,这个水晶,我想向你要可以吗?我要去救人,时间不多了,既然有了,又何必在苦苦寻找呢!雪莉小姐,可以吗?水晶可以给我们吗?”朴希将口袋中的寿司递给雪莉,说:“吃掉吧,你的体能会恢复快一些。”

  “谢谢~”从哥哥去世以后就在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了……

  “你们是哪的人啊?”雪莉好奇的问道。

  “我是法兰人,这个丫头是哥拉尔来的,你呢?怎么会晕倒在雪山上呢?”朴希从内心发出一种关切,他很想知道这个若不经风的女孩为什么会在这?还有,她到底……是什么人,纯白水晶不是一般人有的。

  “我是……我是………”就在雪莉要说话时,一个冷箭射进了房间,打落了雪莉手中的寿司,也在她的手上划出了一条常常的血痕,冷紫色的血液缓缓的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落在那件北极熊的披肩上,显得十分刺眼。“谁?!”朴希冲了出去,想抓住那个偷袭的人。

  “你是无名小岛的人?”青雅的声音突然没了那份活泼和可爱,惊现的是如枯槁般苍老的声音。

  “是,你~你~你的声音为什么~~你不会是~~不!!!!雪莉用最后的力气惨叫道,之后等待她的就是一片黑暗和巨大的恐惧……

  青雅到底是什么人呢?雪莉又为什么会有紫色的血统?一切是还是迷题……

  这时,在法兰城的西门医院……

  “刚刚接到了希的信笺,他已经拿到了救美纱的水晶,马上回来了。”朴杰有些无奈的说,因为大家都知道,有了水晶,那就表示:那个女孩已经死于希的法术之下~~

  “那……”朴杰的妻子--乐儿,担心的看着丈夫,最后的话还是没说出来。

  “放心,乐儿。既然都已经成定局了,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等希回来吧。”朴杰安慰着乐儿,可自己也不断的向门口望去。

  迦罗,就是那个揭破了美纱计划的美女也因为朴杰的话阴霾了心情,做为希的朋友谁都不希望看到希与美纱有结局,可现在……恐怕回天无力了~~夕阳的艳红渲染了那最美的法兰城,人们依旧在无忧无虑的成群接队的去打BOSS,看法兰的风景,做着美丽的七夕任务,就为了那个‘相爱的人’,的称号,呵呵~他们永远都是这么可爱的一群人吧~~

  可在朴杰他们的心里却少了法兰人应该有的快乐,他们此刻等待希的归来,等待噩梦……不错,美纱就是他们的噩梦,也是希的宿命……

  雪山阿巴尼斯村

  什么也没追到的朴希,无奈的返回了医院,却发现--青雅和雪莉都不见了,只有还沾有雪莉紫血的披肩和青雅随身的银色铃铛。这时的希心中犹如被火刃劈开一样,,不知道是为了那个淘气的丫头,还是……这个想法让朴希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明明爱的是美纱,为什么会如此在乎那个只见一面的女孩?~~~~~~~

  美纱?!对了,水晶已经到手了,要赶回去就美纱才对!于是,朴希放下这里的悲伤,赶回法兰城……

  三天后

  在众人的期待下,美纱终于因为那个沾满血液的水晶而康复了,美纱似乎很高兴,几乎三天来粘着朴希不放,而且是殷勤无比啊~可笑的是,朴希对美纱的态度到是意外的冷淡,不但拒绝了一起去看流星,还常常躲在法兰很角落的地方,谁也不理~~

  “喂,希是不是真的中了那个未来情敌的招,爱上人家了,结果不要我们美纱小姐了啊?”一向嘻皮笑脸的孔思,在好友们的聚会上大开玩笑。(聚会可没有美纱,不然是没人敢说这种话的,美纱的咒术可是没几个人可以挡得住的啊~想死就说啊~)

  “对啊,这几天希的情绪是很反常。好象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生长起来,还有,他最近都是在发呆,没有以前的那种工作狂的样子了。”乐儿,了解的说。

  ………………

  其实,朴希的变化是瞎子都看得出来的,可原因……也因为这个,美纱可是受了不少气,她平时的傲气都消失不见了,只有现在的落寞的样子和浑身的刺了~~

  就在大家讨论热烈的时候,门悠的开了,几天不见的朴希,一副狼狈的样子,差点吓到了所有人,那只可爱的水蓝鼠吓得躲回了主人——乐儿的怀中。

  “希,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这几天到底怎么过的啊?”朴杰关心着自己的弟弟。

  “我决定了,我要去雪山!!”他的语气坚定。他就丢下了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去了他心中朝思暮想的白色地域~~

  远望朴希离开的身影,躲在角落中的美纱,手握成圈,长长的指甲插进了手心也好无感觉,鲜红的雪滴落在魔杖上,她眼中的愤恨,已经没有人能够去化解了,这是他们三人停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绝世宿命……

  接下来的一切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他们也要为他们所做的选择而付出应有的代价……

  当朴希踏上了寻找青雅和雪莉的旅途时,也同时开启了他,美纱,雪莉的宿命之轮,它的转动,将给三人带来的是什么?美丽幸福的生活;亦或是痛苦的凄美结局……谁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一旦轮转开始,他们就没了后悔的路,只有守着彼此走下去~~~

  寒冷的雪域依旧是那么的冷,可没有人会去埋怨什么,毕竟雪景的美丽也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也许,正因为这寒冷的白色地域的冷冽,才使得她的魅力如此长久,那是一份独特的美,凄美而哀婉,仿佛诉说着什么……

  朴希苦苦寻找两个人的同时,在哥拉尔城……

  黑暗的地牢里,雪莉被绑在刑架上,动弹不得。她只有不停的挣扎,可是一点用也有,只是徒劳。

  “想不到期待已久的礼物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还没花一点气力,我真是太幸运了,呵呵……”眼前的青雅面目狰狞,犹如恶鬼在世,可外表却一点没变,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女孩。

  “你到底是谁,我对你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你抓我干什么?”雪莉虽人有些迷惑,可是在她心里有了些头绪。

  “我会为你揭开迷惑,可你是逃不掉的,我要的东西终归是属于我的。这里是哥拉尔城的皇宫地牢。至于我……你应该知道了吧,雪莉?”青雅用一种陌生的口气对雪莉说道。

  “你是……黑暗城主——亚拉尔?怎么可能,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了别人,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雪莉冷淡的说,她明白她身上还有亚拉尔要的东西,可是……她是死也不会交给他的。

  “没有?!我要的可不是什么纯白水晶,我要的你很清楚,只要你给我,我不仅可以放了你,还可以让我们族最强的解咒师帮你解除你的忧虑,怎么样?考虑看看~”亚拉尔的条件的确很诱人,可雪莉却是宁愿自己死的,也不会让自己的族人受到任何伤害。

  “条件很好,可惜,我不答应。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反正我已经是身无可恋,我死都不会告诉的。”雪莉真的是毫无可恋吗?或许吧,可在她说死的时候,她的声音是颤抖的,也许在她心里的某个角落,已经放着谁了,就是他,让雪莉的声音颤抖,让她还不是那么的决然,那么一心求死。“你!好,你想死是不是?我就让你死。”显然是陪雪莉的坚决语气给顶到了,所以,他开始露出暴戾的本性。立刻的,在亚拉尔向上翻的手心中聚集了一个黑色的气弹,气弹本身不仅呈现黑色,而且它不断向外扩散的气也是黑色的,就是这个黑色的气使得雪莉白皙的皮肤开始慢慢呈现黑色的阴影,那是一种恐怖的黑色,恐怖而邪恶。

  就这样,一个7级的黑暗气功弹打到了雪莉孱弱的身体上,加上本来就病痛加身,这一下几乎是致命的,雪莉当时就晕厥过去了。

  “愚蠢!不过,你的宿命情人还在我的手上,恐怕你是保不住你的秘密了,你们马上就会再见面的。”亚拉尔,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走出阴暗潮湿的地牢……

  雪山上山的路上——

  寒冷的上山路上,披着厚厚冬装的朴希,艰难的在雪地里行走,突然,他看见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那,好象是……青雅,是!就是她。朴希立刻跑了过去,用手拂开青雅身上的雪花,在将披肩将青雅包裹起来,然后召唤出火之精灵,为青雅解去寒冷的侵袭。

  “丫头?!快醒醒!你怎么会在这里,雪莉呢?你知道她在哪吗?你们到底去了哪?”在希的呼唤下,青雅渐渐恢复了知觉,并张开了眼睛,她用虚弱的声音回答:

  “我~我那天看到雪莉姐姐被人劫走以后,我就去追,可是那个人很厉害,他一会就见了,我怎么也没追到,后来我晕了一下,之后就到了雪山上,我~我只知道那个人叫~叫~亚拉尔……”之后,青雅就体力不支的晕厥了,其实她晕的时候露出了得意的笑,只是过于担心雪莉的朴希毫无察觉,一副紧张无比的样子。

  法兰城内西门医院

  顺利的将青雅带回了法兰城。

  这天,众人来看望伤病的青雅,可是她还没醒,于是就在走道上等待。当姗姗来迟的美纱见到躺在床那个纤弱的女孩——青雅时,竟然吓的脸色惨白,她甚至开了个保护自己的魔法阵和召唤出她的守护精灵:水之精灵。

  “美纱,你这是在干吗?青雅有那么可怕吗?”乐而不解的问。

  “对啊,美纱,你是怎么了?”迦罗也很迷惑。

  “你们都是疯子!都是疯子!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美纱的双瞳已经开始扩散,那表示她的惊慌程度了。

  “美纱,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你这么吵,病人能休息吗?”朴希有些温怒的说。

  “朴希?!你……”美纱惊异希对自己的态度,可她心中的恐惧使她继续开口解释:“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女孩是暗之一族的人,他们是多么可怕的人啊,你们还把她带回来,你们要不要命了,天~一群疯子……”美纱要歇斯底里的吼叫了,她的精神就快崩溃了。

  “暗之一族?!他不是叫就灭绝了吗?”稍稍了解一点点情况的朴杰也因为美纱的话而震惊!

  “什么是暗之一族啊?”乐儿毫不知情的问道。

  “怎么可能,这个小丫头是暗之一族的?!不会吧。”虽说人人都不相信,可是那还是很恐怖的,不觉的,大家开始没了欢笑的气氛。

  “美纱,你是不是要每个在我周围的女生都消失?没必要吧!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所说的什么幻之水晶,只不过是想借我的手除处你占卜的假想敌人,而且根本没什么幻之水晶,那只是你的推辞言语,我问过大祭师了,他亲口告诉我的,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幻之水晶。”朴希第一次用这种严厉的口吻对美纱说话,而且不带一点情面。虽说,大家都是不希望希和美纱有什么结局的,可还是真的奇怪为什么希今天的反常态度。

  “你~~好,这个丫头身上有黑暗标记,你还不信吗?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可我的占卜呢?她是个黑暗密团。”美纱的情绪因为希的话而稳定下来了,所以,说话也有条理了。

  “什么?”

  “黑暗标记?”

  众人的惊讶一下表露无遗……

  “你们讨论完了吗?是,我身上是有黑色标记,可那时因为我被亚拉尔用魔法打中了。”青雅从床上艰难的坐起来,说道。

  对此,大家仍持怀疑态度,以为美纱为人虽然讨厌,可她从不说假话,令人头痛的手段倒是经常用。而且,她的占卜可以说是其准无比,没有一次失过手的。而站在青雅这边的希却对青雅的话坚信不已。因为,他听医生说:青雅的伤已经是无力回天了,现在她的生命即将结束。所以,他不相信美纱的话,因为这个让她还有为自己愚蠢行为补偿的机会是青雅用生命换回来的,不可能是假的。“希~~我知道那个亚拉尔在哪?他就在我们哥拉尔城里,他……”话还没说完,青雅就晕厥过去了~~

  “青雅?”青雅的最后一口气吐了出来,她的身体立即飞灰湮灭了,希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

  在法兰为青雅举行了葬礼以后,希就决定去哥拉尔城,救回雪莉。众人担心希的安全,于是决定一起去,这次去了5个人:希,朴杰,迦罗,乐儿和美纱。

  他们将会遇到什么?能不能救回雪莉?

  当大家决定要一起去哥拉尔城的时候,朴希的心里是很感动的,包括对那个美纱,因为有勇气去哥拉尔这个未知的旅途是很可贵的,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朋友是怎么样的人?他很荣幸能接到这样的朋友,他们的路线是从伊尔村的港湾管理处乘坐轮船,到哥拉尔城中,在找寻雪莉的下落。

  乘船的间隙,几乎是冷清的,没有人在说话,大家的心里都有着不同的想法,这次的目的地几乎是一个没有任何了解的地方,虽说哥拉尔城大家来了很多次,不过他沦为黑暗部族的后却从没有人能活着回去,这也是青雅说给朴希听的。不过,她的话可信程度还很难说啊~~所以,在出发前,刻意让美纱做了占卜,结果——前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团分辨不清的黑色迷雾,而且,迷雾还在不停的扩张。这也是美纱开始占卜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因此,吉凶难测……

  其实,本来大家不准备带上乐儿的,因为,她就像是一个易碎的琉璃娃娃,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她的周围就是一群保护,爱护她的人;后来,她嫁给了朴杰这个超级粘人的好好老公后,就更没有人欺负她了,这可以说是她的第一次危险旅途,可不带她也不行,谁叫她是整个法兰技能练得最高的咒术师呢?所以,此刻,心中最不安的就是朴杰了,他的老婆可是比他生命还珍贵的啊~

  美纱一路上都是最沉默的那个,她的无语和平时她的嚣张跋扈可以说是鲜明的对比,也许她的心里也在为自己的过错而懊恼,不过,美纱的性格好象没有后悔这个东西存在,转变真的可以怎么快吗?

  迦罗是朴希儿时的伙伴,他们几乎是一起长大的,什么都在一起,他的乱射本领已经出神入画了,阳炎的功夫也是什么都能闪的那种,所以,这次的路,迦罗几乎是第一个跟来的,他的心里把他的好兄弟看得比什么都重,这也是他的致命伤~~~

  至于主导者的朴希,心中想得更多的恐怕不是危险,而是雪莉的安全,其实谁也看不透他们希和雪莉只是一面之缘,可能什么都还没产生的时候,他们已经分开了。可在朴希的心里,雪莉就像一个慢慢生长的蔓藤,渐渐的爬满了希心里的每个角落,而且是那么的快~朴希了解这次的结果是很残酷的,也许大家会安全的回来;也许,会永远葬身在这片不属于他们的地方,包括——雪莉。后者的可能更大,因为现在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哪怕是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只是知道,雪莉可能在哥拉尔城里,在亚拉尔的手中。

  哥拉尔城港湾管理处

  踏下船的那一刻开始,危险就真正降临在5个人身上了。

  原本,干净明亮的哥拉尔城不复存在了,现在在5个人面前的是一个充满了黑暗和邪恶的哥拉尔,整个城被一个巨大的气团所包围,气团还在不断扩大,而气团的中心就在哥拉尔以前的白之宫殿里,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要得到白之宫殿的地图才好去救人啊!于是他们决定先去哥拉尔兵营,看能不能拿到地图?

  原本可以一路通到兵营的路上全长满了妖草和各种奇怪的植物,而且都带有巨毒,不小心碰到的话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还好,做为传教士的美纱很尽力的为大家治疗,还没有什么人有危险。等到了兵营,大家的人倒是没什么事情,可身上的衣服却已经被伤的破破烂烂的了,只好找了几套国民服装穿上,然后终于在兵营的地下迷宫的里面找到了地图,5个人就决定下一步——白之宫殿。(1)

  黑暗的源头就在这里……

  “杰,我好怕啊~这里的黑色迷雾更多了,而且,我连自己的脚也快看不见了。”乐儿惊恐的声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的确!自从进了宫殿里面以后,渐渐的,每个人连自己的脚也快看不见了,这就只是黑暗的外围,如果再往里走……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发生?

  “好了,乐儿,放心有我在,有大家在,我们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我们还约定要再去流星山丘看云海的是不是啊?”朴杰尽量有稳定的声音说话,因为他的心里恐惧也是越来越大了。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还有很多生命在等待我们的到来埃”迦罗,说了句稳定人心的话,的确,自从他们从兵营的手札上知道,整个哥拉尔因为黑暗,城里的人民都被关了起来,他们就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朴希和美纱依然默默的带这队伍向前出发,在希身边的美纱一直都在帮希周全下面的计划的,而此刻,她——美纱,才真正的真心为希在付出。当然,朴希也不是白痴,他也明白美纱的转变,可是,他的心里现在只有雪莉,美纱是一手促成着份难解的缘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他们的关系只能到朋友了……

  “哈哈~你们终于来到我的美丽家园了,欢迎啊~~”一个充满了邪恶和得意的声音从5人的上方传来。

  “你是谁?不会就是那个什么亚拉尔的白痴吧~~快出来,我可是没什么工夫和你耗,我还要回去吃我的烤鸡腿呢?”迦罗的散漫声音让他们缓解了紧张的情绪,可危险依然在,而且还是没有任何了解的危险~~~

  “你们别得意,我要的不过是朴希一个人,你们想走还是可以走的。”

  “看来他们的目的的确是冲着希来的,可是为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朴杰,用眼神想同伴传达着这个消息。

  “雪莉呢?她人在哪?你又究竟是什么人?”明白自己才是他们目标的朴希,想到自己连累了好朋友,心里的愤怒如火焰般升了起来。

  “她啊~不就在你们前面吗?”那声音戏谑的问。

  突然,5人前方的迷雾消失了,被绑在木桩上的雪莉出现了,还是那件白色的衣裙,可已经沾满了紫色的血,而且,她整个人一直都是昏迷状态的,即使朴希大叫她名字的时候,她也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可见她的生命迹象已经是到了最衰弱的时候,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恐怕就会……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朴希不忍看见因为自己而伤成这样的雪莉,他几乎是吼叫的在对那个依然有声无形的人。

  “这可要问问你的宿命情人了。”那声音由远及近,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他就是——青雅!!!

  “青雅?!怎么会是你?你不是……”难以置信的朴希,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这句话的。

  “问问你旁边的那位美纱小姐不就好了,她的话你们都不相信反而相信我这个你认识不到几天的人,真是愚蠢的人。”青雅的邪气几乎是不可阻挡的向朴希冲来。

  “她就是……就是亚拉尔,黑暗城主。”在得知占卜结果以后,美纱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她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是黑暗城主。

  “不可能啊~”乐儿迷惑了,她明明看到青雅已经死了,怎么会……

  “好,我现在就让你的宿命情人醒过来,让她自己告诉你,我要什么?”说着,青雅将手中的一个药水瓶子扔到雪莉的上方,再用一个法术将药水洒到雪莉身上,即刻,雪莉便恢复了知觉。

  “你是……”雪莉的头脑还有些混乱。还记不起来朴希。

  “我是希,我的名字叫朴希。还记得我吗?”朴希几乎将他们第一次见面是说的介绍词又复诉了一遍。

  “你是那个救我的人吗?我?你为什么会来这里?”雪莉其实根本不愿意他来救她。

  “我是来救你的。告诉我,他,究竟要什么?”朴希指了一下青雅,然后说道。

  “他想要的是我的出生水晶——紫血水晶。对吧,亚拉尔城主?”雪莉用憎恨的目光看着青雅。

  “好,既然大家都了解了,那你就交出来吧~”青雅渐渐走向雪莉,同时,他也用魔法阵困住朴希他们,使得他们动弹不得。即使是乐儿也无能为力。

  “给你就给你,但你要放他们走,我就给你。”雪莉似乎打定了什么,她开出了条件。

  “好。”就是在青雅一挥手的工夫,朴希他们就消失不见了,而雪莉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邪恶的,可不是会遵守诺言的人。

  “我怎么知道他们真的安全了?”雪莉真的在担心朴希,想到自己可能再也看不到他了,心里竟然如刀割般疼痛。

  “放心,这就是他们回法兰的情景。”说着,一个巨大的白光中出现了朴希5个人从空中跌落法兰的样子,“你不用担心他们,你只要给了我水晶,我会让你去陪他们的。我可不想留下个废人,你也不用想你为什么会为了朴希那小子而心痛,很简单,即使你们只见一面,你们的感情却想很多年的情人,这就是你的宿命。”青雅为雪莉解释了心中的迷团。

  “你过来拿吧。”雪莉淡然的说道,后来,就在青雅要接过水晶的一瞬间,水晶里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魔法威力,将雪莉连同青雅一起包裹起来,之后就一切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哥拉尔城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只有在法兰城里,只有在那5个经历过这件事的人,才知道这是用人的生命换来的。也就是在这以后,朴希的人变得更加落寞,只是偶尔在好友聚会时才会露出笑容,也是回了法兰以后,美纱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好象在哥拉尔时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什么都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只有朴希,他在也没有了那份快活很酷劲,也没有再为美纱而沉迷的样子,尽管为了这个,大家高兴了好几天,可在看看希的样子,又担心起来。迦罗说希:他好像要这样等待什么?而他在等待什么呢?

  在一切又归于平静以后,法兰依旧拥有他的和平,美丽和安详。可有的人却是失去了他最宝贵的东西碍…

  也许,有人觉得他和她之间是不是太快了,甚至是太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几天,一面之后会产生这么强烈的感情呢?对于朴希自己来说他也是很迷惘的。他自认为是个理性战胜感性的人,可——他偏偏是爱上了她。知道她的离开,知道她再也不回来,可他还是无法忘记,哪怕是面对自己曾认为的最爱-美纱也是没办法集中起精神,他的心理永远有一个影子在飘荡,那个美丽的白色身影。

  这一天是狮子座流星雨到达法兰的日子,那些情侣纷纷赶往流星山丘去观看这一难得的景象,心情一直沮丧的朴希被朴杰和乐儿死拉硬拽的给带到了流星山丘,当然只能一男一女去的流星山丘,希身边少不了美纱,大家现在是宁愿朴希振作起来,回到以前他迷恋美纱的日子,也不愿见到他怎么痛苦的样子。大家那天之后只知道在哥拉尔发生了一场巨大的魔法爆炸,之后一切就消失了,什么也没有了。而雪莉就如同一场梦幻般的消失了,和那个亚拉尔一起,一切如一场梦,梦醒了,什么也没了。可就有人陷入了梦中,再也回不来。大家后来也在揣测,为什么要说雪莉是朴希的宿命情人呢?他们有什么吗?还有,这一切与美纱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呢?还是迷团,只有美纱的那句:我们是永远的仇人,我和那个女孩永远会缠绕在一起,分不开。不懂!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一切还没有结束吗?她还会回来吗?

  瞬间闪过的美丽流星,一颗又一颗,就像雪莉一样,短暂的见面后就消失无踪了,那怕是一点点的影子也没留下。只有让她停留在脑海里,才不会忘记吧。如果流星真的可以实现愿望,他只希望雪莉可以回来。

  “朴希,你还在想雪莉吗?难道你都对我一点点留恋都没有了?”美纱坐在希旁边,看着希发呆的出神的样子,知道他又在想雪莉了。其实无论怎么说她也是爱着朴希的,虽然这种爱是自私的,可那是用了真心的啊,为什么就没有那个缘分短暂的女孩能占据他的心呢?难道,宿命就真的没有办法回转了吗?不~我会这么放弃你的。

  “雪莉!你快过来,我找到空地了哦。”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回荡。也是这一声,让朴希那几乎失去焦点双眼一下亮了起来。

  “你慢一点啊,我还抱着它呢?你要我怎么快啊!”的确是雪莉的声音,可怎么她会在这里?

  这时,朴希转头看见雪莉正抱着一只可爱的水蓝鼠,向一个男子的方向走去。

  “好啦,好啦,我来抱,你快坐下,流星可不会等你的。”那个男子接过雪莉手中的水蓝鼠,让她赶紧坐下来,那份体贴和爱护是不同于友谊的,难道,她不是雪莉?可她的样子和神态……还有名字,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

  ‘雪莉’他们就坐在离朴希不远的地方,所以交谈的话可以听得很清楚,就因为多了那份关注,朴希‘认真’的听他们的交谈——

  “雪莉,你靠在我肩膀上好了,免得你抬头太累了。”

  “恩,你为什么要带水蓝来啊?”

  “为了你啊,水蓝是你陪我抽到的宠啊,他就是见证我们在一起的证人,你是不可以赖帐的。水蓝也是你的了哦,我是你的了。”那男子的甜言蜜语在夜空回荡,也许在别人眼里是美丽的情话,可在朴希耳中却异常的刺耳,仿佛一只只的长针扎在他的心里。

  “羽,为什么那个人一直盯着我看啊?”敏感的雪莉终于注意到了朴希那炙烈的眼神。她有些胆寒的问着自己身边的人——冷羽。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他顺着雪莉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一个人正盯着雪莉看,他赶紧出声来制止一下埃

  “哦,这位小姐很像我的一位朋友,我可以问她几个问题吗?”朴希想知道他们想象的原因是什么?

  “恐怕,雪莉不会想的。”冷羽的话像一桶冷水泼到刚刚燃起希望火焰的上。

  “羽,他说什么啊?”不明原因的雪莉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他说你像她的朋友,他要问你几个问题。”冷羽原话转达,可是语气真的冷了不少埃

  “好吧,你问好了,我反正也没什么好回答你的。”雪莉似乎是一种近似无奈的回答起来。不会又发生什么了吧?

  (各看官千万别倒下啊,要不就没人看我的文文了。)

  “不用了,雪莉,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啊,我帮你回答就好,你去看你喜欢的流星就好了,我等会就过来。”冷羽温柔的对雪莉说,然后便和朴希一起离开了,剩下了美纱和雪莉。

  “你确定雪莉和你是朋友?你认识她吗?知道她的身份?”冷羽用一种急切的心情问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

  “是,可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好象都不认识我了,而且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朴希急切的想知道雪莉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在芙蕾雅的路上看到晕倒的雪莉,她醒来之后只知道她的名字叫雪莉,其他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之后,我就带她去医院看看,可医生说她什么也没有,记忆是空白的原因也不是很清楚……”冷羽说完了她怎么碰到雪莉后停了下来,他看着朴希,他认得他眼中对雪莉的关注是什么,代表什么,他有些不想说了。

  “还有呢?你和她?”可是朴希急切的想知道啊!

  “她现在认为我是她所爱的人1冷羽默然的说,他明白他说出这番话后,眼前这个男人要承担的打击,可如果他都不保护他的幸福的话,他也会和眼前的这个人一样,失魂落魄。

  “你和雪莉?!可是她明明是在哥拉尔……怎么会在芙蕾雅出现,她不会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雪莉的,她不会不认识我的。”朴希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可以自己去问问她吗?我是不会伤害她的,如果她现在过得很好,我是不会去打扰她的生活的。我只是想确定她是不是我的朋友,我就安心了。”朴希真的也是怎么想的,他只要她快乐就好了。

  “好吧,可她现在如果强迫她想起以前的事情,她就会很痛苦的,你要注意一点埃”冷羽虽然冷,可对雪莉的关怀确实是很坦白的。

  当他们回到雪莉那边的时候,看见了朴杰他们正在和雪莉了得很开心,那一刻,希以为雪莉想起来了。他的笑容出现了在久违脸上~~

  “雪莉,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谁?”希充满希望的看着雪莉。

  “你是朴希啊~乐儿姐告诉我的,你叫朴希,是曾经救过我的人。”在那句‘你是朴希’的时候希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高兴了,可后面的话却让他一下跌落了深渊,是乐儿告诉她的,她才知道,她没有记起他,她忘记了他。“对啊,我是朴希,救过你的人。你还好吗?”这是现在希唯一能问的也是唯一想问的话。

  “很好,羽对我很好,我很快乐。以后我还可以去找你们玩吗?”雪莉似乎很期待的问着。

  “当然,以后你可以和冷羽一起来啊,我们会很欢迎你的到来。”

  流星雨过后的日子一如平日里的宁静,没有了洋溢浪漫的空气,只是朴希看上去更落莫了,原因想来都了解了吧。雪莉和冷羽的出现让朴希心海更加阴冷了。

  一天,雪莉和冷羽如约去找朴希他们。

  “雪莉?!你你你!!!”被过度惊吓的迦罗一下跌坐到了地上。

  “你好,我是雪莉,你是……我们认识吗?”对于雪莉来说现在迦罗的确只是个陌生人。

  “你?不认识我?”迦罗再次被吓到了。

  “迦罗,她现在没有以前的记忆了。”一身黑色装束的朴希走了进来。

  于是,在大家围坐的草地上将现在面前的这个雪莉的经历再次叙述了一次。除了朴杰和乐儿以外的人其他的人都是几乎下巴拖到了地上。

  然而所有人在觉得惋惜的同时,也感到也许这样才能让朴希从阴霾的心情里自己走出来。后来,因为雪莉的关系,冷羽和朴希的朋友们也都有了很好的交情。原以为平静的日子会这样慢慢过去,而朴希也能用时间来安抚好自己的伤口,可是,一切又将要被打破……

  “朴希!朴希!朴希!……”冷羽一边拉着雪莉,一边几乎是拼命的向正在工会里聚会的一群人冲去。

  “冷羽,怎么了?”众人对于一想冷静而儒雅的冷羽这反常的现象很惊讶。

  “雪莉有话要对你说。”

  “怎么了啊?雪莉?”

  “我……”接下来,雪莉所说的话简直让所有的人无不惊叹这个世界的奇妙。

  原来,雪莉昨天遇见了一个女人,那女人说自己可以帮雪莉占卜未来,原本对自己未来就好奇的雪莉, 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之后雪莉在透明的水晶球里看到了一幕幕情形。

  雪莉竟然是亚拉尔的灵魂转世?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转世之后的亚拉尔记忆中只有雪莉的记忆,自己的却完全没有任何记忆存在。也许是因为亚拉尔一心想得到雪莉的水晶的关系,所以在灵魂转世的时候也将雪莉的记忆烙印在了自己脑海里,连外貌也……可在大家眼前这个亚拉尔却一点也激不起众人的愤怒,反而对他产生了一丝怜悯。大概这也是亚拉尔和雪莉之间的宿命吧~让她的出现为所有人带来希望,可是现在证实了她不是雪莉,那真的雪莉已经……

  “雪莉,没有死!”近来很少露面的美纱忽然出现。

  “美纱,你什么意思?”朴希此时的心情起伏太大,所以情绪也相当激动。

  “还记得我说过么?我,你,雪莉,是宿命的三个人,如果其中雪莉已经死了的话,那么你觉得我们会怎么样呢?宿命的结论就是没有她的出现,你依然会爱我。”

  “宿命?!雪莉没有死。”在了解了所有情况以后,朴希决定用自己剩余的生命去等待,等待雪莉重新回来的那天。

  等待虽然是煎熬,可想到等待后将得到的是自己的最爱,相信所有人都会去等的吧!当我们目前仍然有点不可理于的男主角,得知‘雪莉’,应该是那个在冷羽身边的雪莉不是他苦苦寻找的雪莉后,他便开始很坚定的在阿巴尼斯等待她的再次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在朴希的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告诉他,雪莉还没死,他们是还有机会相遇的,而且会在这个美丽的白色梦境……

  因为他相信,他一定会在这里再遇到她,她会回来找他的~~

  真与假

  美丽的童话总会有美丽的结局,在阿巴尼斯,降下了今年的最大的一场雪,漫天飞舞的雪花夹杂着寒冷的气息,就这样落在了大地上。铺天盖地的白色,就像美丽舞者的白色舞步,幽雅的在不停旋转中,带给人们喜悦和欢乐。

  朴希还是穿着他的白色披肩,静静的坐在阿巴尼斯的PUB里,望着窗外的雪花,白色的美景。喝掉杯中的最后一杯热酒,就准备出去继续寻找雪莉的踪迹。

  也许是天鉴可怜他,就在这场雪停下的时候,在苦苦爬山的朴希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你是朴希吗?”一个虚弱而苍白的声音在冰冷的空气里回荡。

  希赶紧转身看着那个说话的人,天!~~真实的雪莉!不在是出现的幻觉吗?希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那个一身白色的女孩,她在雪地上站着,直直的盯着他,脸上的血色已经消失待尽了,手上的弓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已经掉落在地上了。

  “你是真的吗?你是雪莉吗?”希快步上前,伸出手,颤抖的想靠近这个午夜梦回才出现的人儿。

  “是,我是雪莉,我在雪山等了你很久。都没看见你,我以为你不来了,忘记我了。”雪莉的声音有些哽咽,眼眶中的泪水也倾数落下。

  “好了,别苦,我们回法兰,我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朴希用拇指指腹拭去雪莉脸上的泪珠,然后作出让人心安的承诺。

  雪莉点点头,便和朴希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阳光和煦的法兰。

  根据,雪莉自己说的,她和她哥哥是在无名小岛上一个部落的首领的儿女,由于父母的遗传,他们都拥有了不同常人的出生水晶,哥哥的是解毒的纯白水晶,自己的则是拥有强大魔法的紫血水晶。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们被人追杀,结果连部落都个毁掉了。哥哥在救她出逃的时候被人施下咒语,衰老而亡,自己就带着哥哥的水晶,开始寻找一个能安宁生活的地方。可是,没想到,却被亚哥拉的人发现在雪山受伤,后来就是她遇见朴希之后的故事了……

  “那那天的那个魔法爆炸呢?为什么你会还活着?”乐儿好奇的问,当然这也是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

  “我那天看见你们来救我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要你们来冒这个险,所以我提交换条件,要亚哥拉放你们回来之后,我就用我的水晶,启动强力风火阵,准备和他同归于荆可当我醒来的时候,却见到了哥哥,他对我说:雪莉,你甘心来这里陪我吗?我知道还有人在等你。我明白哥哥的话,所以在哥哥重新为我制造了普通的出生水晶后,我回来了,回到了雪山,就遇见了希。”雪莉缓缓的讲叙着她离奇的经历,现在连她自己都还不太相信自己又活了过来,知道感觉到身边希手心的温度,她相信自己重生了,也找到了爱她的人。

  “雪莉,你的血的颜色……”朴杰不希望大家空欢喜一场,虽然她——这个雪莉说出了一切,可她仍然是个迷团。

  “我的血液在也不会是紫色的了,因为我现在和你们一样只是平凡的人,血液是我从小就想拥有的红色,不用在逃避那些觊觎我能力的人了。”雪莉说这番话的时候,透露的喜悦是骗不了人的。她是在高兴。

  在这之后,在法兰的各个地方都留下了希和雪莉的影子,他们常常一起到乌克兰,看着美丽的法兰全景,看着云雾缭绕中的法兰的美丽;他们也会去流星山丘的云海感叹着白色的魅力;当然最长见到他们的地方还是在雪山,还是在那个他们初初相遇的地方……

  这里也许就有人要问了,那个美纱呢?她不是一直在阻挠希和雪莉在一起吗?而且作者不是也说他们是宿命的三个人吗?应该很难舍难分啊,怎么就这样结局了?太不负责任了吧~~-_-!!!!汗~~对了,多丢些番茄给我,我的料理好,要番茄换小麦做法包赚钱,呵呵~`其实,这里要更正一下,本人所说的宿命有说他们要纠缠吗?我的意思是,美纱注定要被这个叫朴希的男人抛弃。不过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刁蛮的美纱被人给彻底的征服了哦~~是谁?打死也不说~~!!!你们自己去想好了,这个被我看来有些草率的作品现在就正式完结了,希望大家以后也要多多支持我的其他作品,我下次会认真的打个草稿的,这次全是边想边打出来的,呵呵~~有些粗糙啊

  ——————————————完————————————————

  ps:这个是偶玩魔力是的兴趣作品,虽然很粗糙,可是偶觉得很好玩哦~

  不喜欢的话千万要扔番茄给偶,偶还要做料理呢

  飘走~~~~~~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