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救人(上)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633 2019.06.21 00:22

  “王先生,这么晚还要出门啊?”

  “是啊,有点急事要办。”

  王三甲含着笑同村民们打着招呼,从清凉镇的牌匾下走过。

  当他走出清凉镇第一步时,一个帝国中屈指可数的庞然大物开始了飞速运作。

  一道加急密函从清凉镇附近最近的驿站送往上京,一匹又一匹养精蓄锐了许久的千里马跑断沙尘,在夜色下狂奔。

  万户捣衣声中,上京南华门悄悄开启,当值的门吏打着哈欠,但更多的是振奋,终于等到了这道密函,此间事了,他就可以告老还乡当一个富家翁了。

  都城夜中不得响马,密函被交给了守夜的更夫送往左相府。

  从王三甲走出清凉镇算起,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这封密函便跨越了千里之遥,静静放在了左相大人的案牍上,等候着这位在赵克己走后真正做到权倾朝野的老人审阅。

  待审阅过后,只需老人的一句话,驻扎在城郊军营中时刻待命的私军就会连夜出发,将那个躲藏了十八年的中年人抓回来,交候左相府发诺。

  王三甲在心中推测那些私军到来的时间,在镇子外辨别了下方向,便径直地朝衔月崖走去,他自然知道衔月崖在哪里,天下间的一切地形地貌他都了然于胸,更别提是家门口的了。

  “先生,先生你可算来了!”

  小胖子靠在一棵视野开阔的大树下,眼睛都快哭肿了,看到王三甲就像看到了下凡的神仙,天晓得这段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本来好好的跟在小燕子的后头,结果一不留神就跟丢了,更让他绝望的是,他找不到了回去的路。本打算一咬牙一跺脚就在这树下撑到天亮,可四周似远非远的恐怖叫声让他一颗小心脏是饱受折磨,眼泪流个不停,暗暗祈祷那些可爱的小动物不要看上他这一身肥肉。

  王三甲弯下身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温言宽慰,待小胖子情绪稳定后,才轻声问道:“唯卿和西洲人呢?”

  “他们、他们,”小胖子哽咽着,“他们往山上走了,我起初还跟的好好的,就停下来喘了一口气的功夫,就看不见他们了。”

  “那这样,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去寻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王三甲说。

  “别!”小胖子一把抱住王三甲的手臂,带着哭腔说:“我跟先生一起去!”

  看着这小胖子一幅不肯在这儿继续一个人待下去的可怜模样,王三甲无奈地点了点头,“好…”

  ……

  皎白的月光映在崖面。

  崖下悬着一口黑棺。

  两个黑点孤零零地站在边缘。

  崖下是不见五指的黑暗。

  无边的寂静中,只有零星的几声鸣叫。

  黑云如雾似的弥盖天际,明月好似天地间最后一盏烛光,将悬崖斩成两道,一道笼在阴影,一道罩在洁白。

  燕唯卿蹲在悬崖边,细声细语地安慰着还在黑棺中的唐诗尔:“诗尔,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们一定会救你上来的!”

  他背后不远的地方,赵西洲也半蹲着,低下头雕刻着什么,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按住剑身,一只手攥着已初见雏形的木块。

  这剑是燕唯卿的,是他从铁匠铺陈老板那儿买来的,不曾想此时却成了赵西洲手里的雕刻刀。

  赵西洲一边雕一边想,要是卫长枢也跟着一起来的话,或许一切会变得简单些,以他神鬼般的洞察力,应该不会像他现在这样需要一边雕一边计算。

  黑棺中的唐诗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唯卿正陪着她从天南聊到地北,肚子里那些从裘老头那儿听来的奇闻轶事此时都被他拿来作为谈资,一剑便能止住千万雨落的武当道尊、一袖拂灭三千甲的太阿山道人、为了青梅竹马不惜杀入皇宫的无忧和尚……

  唐诗尔听得心驰神往,她一向钟情那个驰马仗剑的快意江湖,要不然也不会跟燕唯卿说出使剑才是真风流的话,只不过因为父亲管得严,裘老头讲到江湖的那几天,她正在私塾里念学,没法儿溜出来。

  “诗尔,说出来你绝对不会相信,我已经拜了一个人为师,他答应教我练剑,过不了多久我就是一名剑客了!”燕唯卿兴致勃勃地说。

  “唯卿,我——”

  “诗尔,你肯定不知道我师父是谁,说出来得吓死你!”燕唯卿的脸色微变,大声打断了唐诗尔。

  “我不——”

  “是李红氅,就是那个手执青梅一剑开蜀的李红氅,厉害吧!”他的声音总能盖过唐诗尔。

  “我不喜欢你,真的不喜欢你,你就算成了天下第一剑客,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少女嘶哑又干脆的声音在夜空中盘旋,她看不见少年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但这句话已经在她心里藏了很多年,每回当她板着面孔刚要跟燕唯卿开口,就会被对方嬉皮笑脸打着岔糊弄过去。

  她是喜欢剑客不假,可当初与燕唯卿说起剑客才是真风流时,她心中抱着的打算更多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谁知道燕唯卿真的拜师学剑了,这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她终于明白自己的随口一句话就有可能影响这个少年的一生,她不能这样,她决定将一切说开。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衔月崖。

  “唯卿?”唐诗尔不知道燕唯卿为什么不说话了。

  燕唯卿的眼眶微微发红,良久的沉默之后,他的语气带着卑微的哀求:“诗尔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我可以改,我可以不学剑,我也可以像白豆腐那样认真读书,去考童生,考秀才,甚至我可以拜唐叔为师,学做木匠,你告诉我,我都可以的。”

  他就像一只被人丢在路边的小狗,呜咽着。

  要是赵徽在一旁,他一定认不出这是那个会说出“一剑在手便是无忧”的昂扬少年。

  唐诗尔在黑棺中摇了摇头,明亮的眸子微微黯淡,尽管燕唯卿看不见。

  这不是燕唯卿的错,他怎么改都没用。

  这都是她的错,是她没有把一切提早说清,才会让燕唯卿以为只要努力就会有希望。

  他为她去学剑,为她去对抗见色起意的流氓,为她做了很多事,每一件事她都记得,也很感激,可是他不能要求她就因为这些事而爱上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不可能强求自己。

  就连这一刻,燕唯卿来来回回地陪她聊天打消恐惧,她承认自己十分感动,可是呢?她不能因为这份恩情去接受一个不喜欢的人,先生教过她一个道理,一个人的感情是自由的,谁也没有资格去强求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什么父母之曰媒妁之言都是狗屁。

  “唯卿,没用的,这跟你没关系。”

  少女的话宛如一块巨石落在燕唯卿的心上,将他砸落望不见底的深渊。

  他强笑道:“诗尔,你一定是在这口讨厌的棺材里呆昏头了,你等着,我这就把你拉上来!”

  说完,他有些蹒跚地离开了崖边,没有走向赵西洲,反而找了一棵树靠着坐下,抱着膝盖,眼睛无光而定定地看着深空中的某一点。

  赵西洲转过头看着这个一同长大而相交极浅的男孩,眼眸闪烁未知的光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的手中,一个圆形的、内凹的木块已经成型。

  他吹走了上面的木屑,想了想,抬步走向失神的燕唯卿。

  ……

  此时,距离他们不远的山半腰。

  两个男人正隔空对峙。

  一人广袖如云,眉目倒竖犹如两柄缨枪,不怒尚且自威,此时一怒,幽林上空像是聚集了一层厚厚的乌云,随时随地会降下狂雷紫电,正是先前离去的唐诗尔的父亲——唐牧遥。

  另一人倒是慈眉善目,中年人模样,富家翁打扮,一边摩挲着手中的槐树叶片,一边笑呵呵地看着唐牧遥,浑然不觉周身那剑拔弩张的沉重气氛,如果燕唯卿在场,一定会认出这就是让唐诗尔陷入生死之危的罪魁祸首。

  “大哥,咱俩要不赌一把,就赌那两个孩子能不能救下我侄女。”

  他一笑起来像少林寺里供着的弥勒佛,透着股人畜无害,谁也不会想到就是他把一个豆蔻少女塞进黑棺悬在高空时刻面临粉身碎骨的危险。

  “别叫我大哥!”

  唐牧遥看着这个小时候与自己最亲,长大后却形同陌路的亲弟弟,冷冷地说:“若你还惦念一丝兄弟情分,就把诗尔放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没必要牵涉子女!”

  中年人啧啧了一声,摇了摇头:“你出走了十五年,怎么还是执迷不悟,我和你从来都不是仇人,只要她一死,你继续当你的唐门门主,我继续当我的唐家堡二当家,彼此平安无事,不是挺好。”

  “孩子是无辜的,这是我们这代人的恩怨!”

  “可她在,我唐门就没有脸面在蜀中待下去!”中年人忽然发怒,低着声咆哮起来。

  “一个小姑娘就可以让唐门没有脸面?”

  唐牧遥语气讥讽,“要真有本事的话,怎么不去找李红氅算账,欺负一个小姑娘就是唐门的威风?”

  “李红氅那厮,我自然会找他算账,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杀了她!”

  中年人的眼神变得很冷,不见他如何动作,从高空中突然低飞下一只苍鹰,稳稳地落在他的肩头,这苍鹰与寻常苍鹰没什么两样,只是在皮毛的覆盖之下隐约能看见淡淡的木色。

  “唐月人!”

  看到这只苍鹰,唐牧遥瞳孔一缩,怒发冲冠,“你若敢动她分毫,我定叫你血溅此地!”

  “你凭什么?”唐月人耸了耸肩膀,指着山脚下的清凉镇说,“就凭这个阵?”

  他晃了晃槐树叶,淡淡地说:“你以为我费尽功夫在槐树心做了个盒子,只是为了给你送一封信?”

  他犹如一个终于登上皇位的乱臣贼子一般,大笑起来:“不是我说你,大哥!十五年过去了,就连孔雀山下卖豆腐的大娘都有了长进,你怎么还是只有这点本事?就没点新花样?”

  唐牧遥脸色大变,关心则乱,他一心只担忧女儿的安全,竟没有发现布置了十五年的大阵被人动了手脚,他早就该想到唐月人会在大槐树上动手脚,这个自小聪明才智就不输于他的弟弟,怎么可能会无端端而没来由地设置杀招呢!

  唐牧遥咬着牙看了一眼唐诗尔所在的方向,唐门的杀招可没有那么容易破解,更别提燕唯卿和赵西洲两个孩子。

  能破此局者,此地惟有他一人。

  广袖如云似的席卷过这片夜空。

  他要拼命了!

  ……

  此时的衔月崖之下。

  一片无人来过的沼泽中。

  一个人正在无尽的黑暗中独行,吓人的野兽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但没有任何野兽敢靠近他。

  就连沼泽也随着他的前行而一分为二。

  他明亮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着光,仿佛一尊遇山开山、遇水分水的神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