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棺中人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832 2019.06.20 00:14

  唐诗尔醒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包裹着她,耳边隐隐约约能听见呼啸而过的风声,凉嗖嗖的风针刺似地扎在她裸露衣服外的手腕与脸颊。

  封闭的黑暗让她绝望,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私塾散学,那一个富贵的中年男人以及鼻间回荡的美妙香气,之后发生的事她全然不记得了,感觉就好像睡了很长很长的一觉。

  “赵西洲,你慢点!”

  燕唯卿的抱怨在夜幕笼罩下贯穿长林,鸟雀啼飞,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成日站在柜台后摆弄算盘的家伙能走那么快,感觉给他一阵风就能御着风飞起来似的。

  小胖子早已不见了踪影,落在后面,缩小成了一个小点,正气喘吁吁地蹒跚。

  时间一点一滴地逝去,唐诗尔逐渐冷静,她的手在四处摸索,似乎有些了解了自己所处的这一方空间,应当是个四四方方的容器,有棱有角,大概能容她一人的大小,而且像是悬在了空中,每当她一动,这个容器就会轻微地晃动。

  在她的四肢处应该开了几个细小的孔洞,那将她劫来的人可能不愿意让她在这憋死。

  “这是什么?”燕唯卿喘着粗气。

  赵西洲手里攥着根断裂的麻绳,麻绳的末端有烧焦的痕迹,他若有所思,仰头看了看树梢,又环顾四周,选定了一个方向,眉眼微凝,又迈开了脚步。

  第一根,第二根…赵西洲像开了天眼似的一连寻到了七根麻绳,每根麻绳间都相互连接,在发现第七根时,麻绳正缓缓地燃烧,火焰即将扩散到下一根麻绳上。

  燕唯卿看得摸不清头脑,但也清楚其中厉害,没有谁会花那么大的功夫去做无用功,这必有阴谋。

  黑暗中传来清脆的细声,像是某个利器扎在木板上的声音,唐诗尔打算自救,她费劲千辛万苦从发髻上取下发钗,摸索到手腕处的孔洞,便一下下地往下扎去,试图将这个孔洞扩大。

  这也不晓得是哪类木头做的,她这枚钗子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尖利的很,她小时候顽皮拿着这钗子去扎各种木头,未逢敌手,谁晓得今日却和这木头杠上了。

  虽然看不到,但唐诗尔也能想象钗子在木板上留下的密密麻麻的印子,这是木头还是石头啊,这么结实?她银牙轻咬,光洁的额头上布满细汗,觉得手臂马上就要脱力。

  忽地,她惊叫起来,在刚才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瞬间下降了十几丈,心差点就要从胸膛中跳了出来,腹中涌上酸涩的滋味在喉头,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压根就不是容器,这是一口棺材!

  一口悬在高空的棺材。

  天晓得下面是奔腾大江还是无底的深渊,但她敢肯定的是,只要她掉下去定会摔得粉身碎骨,她刚冷静下来的心又止不住地狂跳,发自灵魂的恐惧战胜了理智,她终是忍不住早就积蓄在眼中的泪水,一行行清泪流向两颊,她却不敢哭得太厉害,唯恐动作一激烈这口棺材再往下跌。

  朦胧间,她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以往让她厌烦,此时却成了救命的天籁,她吊着嗓子大叫起来,一出口又被自己的声音吓着了,这干哑的好像镇里头干瘪老太婆的声音竟是她发出的?

  “诗尔!诗尔!”

  燕唯卿的呼喊声在山林中回荡,他跟着赵西洲一路寻来,顺着那根未燃尽的麻绳逐步推演,一根接着一根,最终到了这处悬崖上,悬崖很高,远远看去就好似天狗衔着月亮,冷冷的夜风刮过,不知来源的鸟兽声顺着风吹来。

  悬崖上一望无际,零星的杂草长在石缝中显得格外顽强,月光水墨画似的泼洒在青灰色的崖面,燕唯卿想,这像极了裘老头说的高手决战之地,在至高至明之地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一条麻绳直贯崖面,铺在石块与草叶间宛如一条长蛇,一头牢牢地拴在枯树上,同之前的所有麻绳相连接,一头延伸至悬崖的尽头,消失不见。

  这条麻绳同之前的麻绳有些不同,既粗且壮,联结的枯树也是近数十棵树木中最结实的一棵,饶是如此,枯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悬崖的方向弯折,已经成了俯首弯腰的态势。

  二人快步走到了悬崖边,探出头向下远望,麻绳的末端系着一口棺材,分辨不出是木质还是石质,乌黑颜色,几乎要彻底融入黑暗。

  在悬崖下数十丈处,延伸出另一根麻绳,末端隐在棺材的底部,另一端限于二人所在位置,看不到具体样状。

  低低的而又凄厉的尖叫声从那口黑棺中传出,仿佛乌鹊嘶啼,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瘆人。

  燕唯卿听出了那是唐诗尔的声音,虽然嘶哑干裂了不少,但他还是能够辨别。这个声音即便化成了灰洒在他的耳朵里,他也能毫不犹豫地确认,自小而大长成十数载,午夜梦回千余次,简直是铭刻入了血液。

  “诗尔!是我,唯卿!”燕唯卿大声道,他往前走了几步,低下身攥起麻绳想将黑棺拉上来,刚走几步,就看见碎石簌簌而下,有些击打在黑棺表面,将其击下五六寸,吓得燕唯卿暴退,脸色煞白,既是心有余悸,又担忧因为自己的鲁莽害得诗尔命丧此地。

  “别动!”赵西洲制止了燕唯卿的动作,一脸严肃地看着那根黑棺底部的麻绳,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崖边,尽可能地探出头去,试图看清麻绳另一端。

  他总觉得这根麻绳有蹊跷。

  与此同时。

  王三甲走入茶楼,李老头已经十分清醒地坐在桌边,浑然不见之前醺然欲睡的模样,像是知道会有人造访一般。

  “王先生深夜到访所为何事?”李老头先发制人。

  王三甲搬了一张长椅在李老头对座坐下,自顾自地提起酒壶斟满,抿了一口,双颊瞬间变得酡红,“这酒还真是够烈,掌柜的从哪儿来的,我也好去打上几斤。”

  “先生从来没有去过镇中酒楼吗?”李老头挑了挑眉,“一斗十两。”

  “我一月奉金才几钱。”王三甲又抿了口酒,苦笑着摇了摇头,“哪比得上掌柜阔绰,日进斗金。”

  “以先生的学识,若是在天子脚下教书,可不仅仅这些奉金,别说这一壶酒,便连一座酒楼都绰绰有余。”

  “上京易出不易进,那几位时刻盯着我,只要我跨出这清凉镇一步,成千上百的私兵就会涌出京城,我可不愿让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毁在他们手里。”

  “那三斤茶叶还不够?”李老头不经意地说道。

  王三甲攥着酒杯的手顿了顿,失笑道:“不够,远远不够!”

  “先生所图什么?”

  “为天子师,继往圣绝学,立万世太平,还这乱世凶年以清净,还这江河湖海以自由,要北原以北,无人敢犯我大宋,要天南以南,无人敢掳大宋子民,要这天下,皆是我大宋之疆土!”王三甲坐直了身子,肃然道。

  所幸此时的茶楼除了他与李老头外再无外人,否则这番话传出去必会引起轩然大波,区区一个被贬谪的昔日状元,竟敢放言要教授天子如何治国安邦,怕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李老头也被这话中的宏图所惊到,陷入长久的沉默,良久才悠悠地吐出一句话,“先生这是要为天子师,还是为天子?”

  王三甲笑了,看着李老头,一脸认真道:“有掌柜的在,晚辈如何称帝?”

  “宋家的锦鲤想跳龙门?先生可有把握?”李老头没有理会他话中的意有所指,转过话锋。

  “千鲤必有一龙,千龙必有一帝,晚辈所为,不过是拉低龙门,让这天下人都得以望及门后风光,至于其余之事便不是晚辈所能料及的了。”王三甲屈指在木桌上敲了敲,身子向前微倾。

  “你何时知道的?十八年前?”李老头忽然又转过话锋。

  十八年前正是王三甲初来清凉镇担任私塾先生的时间。

  王三甲摸了摸下巴,说:“那块玉佩,晚辈曾经有幸见过一回。”

  李老头眼中闪过思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场间陷入沉默。

  良久,李老头才抬起头看着王三甲,说:“赵克己,司空经天,元七意,南山牧野,这四人你如何看?”

  “没有左相?”王三甲挑了挑眉毛。

  “我以为先生并非睚眦必报之人。”

  “初来清凉镇时晚辈的确满腹愤懑,但如今想来却成了过眼云烟,晚辈只是觉得左相之能未尝不能与前辈所说四人相比肩。”

  “既然如此,那就请先生一一与老夫说说。”

  听到这句话,王三甲诧异地看了一眼这个天下间最享有盛誉的绝世武夫,想着这也许就是从龙前最后的考较,于是清了清嗓子,将十八年来一直想说而未说的话倾吐而出。

  “前辈之言,晚辈谨从。”

  “这五位可以说都是治世的能人,不过一者囿于心力,一者又隅于位置,就好比垂垂老矣的病翁、束手而立的剑客,不得已之下而各施手段。”

  “譬如右相赵克己,工于谋国而不足,拙于谋身而有余,有励精图治、经邦济世的志向而缺乏施展宏图的原野,在大宋摇摇欲坠的大势之下,他能够稳固江山二十多年已经是一桩奇事,不过距离开万世太平还是差了些。”

  “左相则恰恰与之相反,精于谋身而拙于谋国,相较右相而言,功业委实少了些,却能步步青云,实在是古来少见,当年司空经天与赵克己争夺右相失败,沮丧失意而辞官北游,其中未尝不有此人的功劳。”

  “至于曾因右相之争而闹得朝野云动的司空经天,晚辈一直认为他要远胜于赵克己,非才能之殊,实则是一人拖家带口,一人踽踽独行。”

  “元七意、南山牧野这二人,晚辈实在难以评判,元七意是白鹿书院出身,白鹿书院历经三朝而不崩,已为大宋朝堂输送了近百位肱骨之臣,元七意作为其中翘楚,又受教于赵克己门下,前途堪称无量,而南山牧野本是西域而来的放牛娃,一路行来,既读过万卷书,也行过万里路,于人于世于天下之感识,天下比肩者寥寥。这两人,就好比云中鹤泥中莲,孰胜孰负尚未可知,不过听闻南山牧野已枯坐了二十年,待他将这半生所得融会贯通,到时晚辈或许有新的定论。”

  “那先生你呢?”李老头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一双眼睛似眯未眯,呢喃似的诘问从齿缝间流出。

  “我?”王三甲愣了愣,心知到了考较最关键的时候,眼眸比之前更亮了几分,加上酒意的影响,整个人显得振奋,“天下谋士分三六九等,晚辈不才,当为上上之等。”

  “若真是如此,先生又为何会深陷清凉镇十八载?”

  李老头的话一下子让王三甲陷入赧然,但他的接下来一句话又让王三甲激动的好像一个得到心上人赏识的少年。

  “那小子现在在衔月崖,唐牧遥的闺女也在那儿,听赵西洲那小子说,你除了四书五经王霸义利,还擅长一些奇门异术,要是能把他们三个完完整整地带回来,那件事我就答应你。”

  “前辈所言当真?”

  “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我说的话从不食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