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不良帅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074 2019.07.16 17:08

  随着那名身材高壮的通传离开,镇湖司内再度恢复平静。

  季慎坐在四轮车上,双手搭着椅臂,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着椅臂末端,时而凝眸思索,时而斜睨一眼左前方那座巨大的上京城沙盘,他在心中推算南山牧野接下来会去哪儿。

  “报!不良帅秦朝远请求拜见!”

  正当季慎推演之时,却听门口有传事朗声诵念。

  季慎眉毛微挑,正色说道:“请他进来!”

  话音落后不久,从门口走进来一个魁梧男人,他身姿挺拔,龙骧虎步,斜挎一柄陌刀,腰悬古铜令牌,上刻“帅”印,眉宇沉凝,脸上有一道伤疤斜掠而过,自左眼角到右颌,令他看起来有几分凶恶。

  一路行来,他看似目不斜视,却早已将厅堂内部都打量了个遍,最后,他的目光扫过那名貌美侍女,落在了此间主人季慎的身上。

  向前走了几步,他单膝跪下行礼:“长安县不良帅秦朝远见过季大人!”

  “请起!”

  季慎低眉看向秦朝远,身子微微前倾,带着几分好奇地问道:“秦帅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他对于秦朝远能够找来这里并不奇怪,虽说镇湖司是一个挂名在刑部名下的秘密机构,绝大多数朝臣都不知道镇湖司的存在,但是近些日子,镇湖司如此规模巨大且毫无顾忌地调动上京城内的不良人,秦朝远身为长安县不良人的主帅,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季慎将审视的目光投向秦朝远,后者听见他的话,站了起来,随手掸去膝盖上的灰尘,一手扶住斜挎陌刀,语气笃定地说道:“我有你们想要的情报。”

  “什么?”

  “你们通缉的那个人,他在鬼市。”

  “你怎么知道?”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

  秦朝远嘴角微掀,“季大人如此毫无顾忌地燃起狼烟,应该是想要打草惊蛇,蛇有没有惊到我不知道,不过却有一些其他的鼠蚁虫虱被大人您吓到了。

  我的暗桩告诉我,他们将这些狼烟当成了朝廷发起进攻的号角,以为朝廷这是打算对他们进行新一轮清剿,现在统统往鬼市逃了。

  如此混乱的局势,只要大人你想抓的那人不蠢不笨,一定会趁乱离开,只不过,现今全城戒备,他绝无可能从城门走,偌大个上京城,剩下的唯一出口,恐怕也只有鬼市了。”

  “鬼市……”

  听完秦朝远的分析,季慎沉吟了一会儿,才抬起头问道:“秦帅来我这里,应该不单单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吧?”

  “当然!”

  秦朝远双手抱胸,嘴角掀起的弧度更甚,说道:“我能帮你们抓住他。”

  “呵呵——”

  话音刚落,角落里就有冷笑传来,秦朝远扭头看去。

  一个散发男人坐在那里独自饮茶,腰间悬刀,半个胸膛缠满了白布,星星点点的血色透出,正是那日偷袭未遂反遭重创的千牛卫统领黄天行。

  此时他正斜眼看着秦朝远,嘴角挂着讥讽笑意,以他的能耐都没能抓住南山牧野,区区一个长安县不良帅竟敢大放厥词,当真是笑杀众人。

  看到那冷笑声原来是来自这位最近已沦为上京笑柄的黄统领,秦朝远心里嗤笑一声,表面上却是微微弯腰,向黄天行拱了拱手,说道:“见过黄统领。”

  见黄天行依旧在冷笑,并没有理睬他的意思,秦朝远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继续道:“黄统领也许是理解错了,在下是说帮你们抓住那人。”

  他在‘帮’字上下了重音,说道:“在场众人,任何一位都远非我所能比,单说单打独斗,我就不是您的对手,再说率兵打仗,跟袁将军一比,我就是地上的蝼蚁,即便是秦某颇有几分把握的缉贼拿盗,有季慎大人在这里,我也不敢班门弄斧。”

  “在下的意思,只是想替几位大人提供情报,略尽绵薄之力而已,黄统领莫要误会。”

  “呵呵——”

  黄天行依旧在冷笑,只不过脸色好转了稍许,显然秦朝远这一番马屁拍在了他的心坎,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之所以先前态度那么恶劣,既是因为身上负伤,疼痛烧心,也是因为秦朝远那句话过于狂妄,连他都拿不下南山牧野,一个不良帅却大放狂言,说他能抓住,岂不是说他堂堂千牛卫统领,从三品武官,比不上一个无品、不入武夫阶的捕快头头?

  “你可知道——”

  季慎丝毫不给黄天行和袁罡留面子,说道,“这位黄统领,还有那位袁将军,都败在了我们要抓的那个人手上?

  这里是上京,不是外面的大江大湖,也不是不还城外的无垠青原,不论是单打独斗还是率兵打仗,在这里都不适用,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能从一个落魄匪盗一步步走到不良帅的位子,并且整整当了九年,自然有你的凭借。”

  顿了顿,季慎接着说:“我明白你什么意思,我在刑部的时候就听闻过长安县有位活阎王,手段狠辣,暗桩无数,你今日找上门来,告诉情报是假,以此来引我们同你合作才是真,说吧,你想要什么?”

  “季慎大人果然算无遗策。”

  看上去像是个粗犷汉子的秦朝远不动声色地拍了一记马屁,能够混到他这个层次的人,大多都掌握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能。

  因此别看他被那些畏惧他的人起了一个“活阎王”的诨号,平素行事都风风火火,从不讲究礼义廉耻,很多人说起这个名字都恨得牙齿痒痒。

  可一旦碰见那些能够动动手指就把他整死的上层人物,他也会立即收敛起爪牙,变得温顺内敛,况且季慎是太后座下红人,能够抱上这条大腿,他就算不要了这张面皮,也算值了。

  不过对于季慎这等人物,他自然不能像那些水平低下的佞臣一样,那样只会引起季慎的鄙夷和反感,在上京城混迹了那么多年,他深知这些大人物的奇特心思。

  这些大人物也许是深受文宗皇帝的影响,对于人才的需求就像是江南道那些坐地吸土的美妇一般如饥似渴,只要你有能力,而且能为他们所用,其实从来都不需要你低声下气,自然会有黄金百两双手奉上。

  当然,如果你表现得过于恃才傲物,也不会为人所喜。

  在上京,除了那些钟鸣鼎食之家,可以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任何人都必须时刻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属下就是属下,主上就是主上。

  像他现在这样,就很聪明。

  自打进入镇湖司起,他就表现得不卑不亢,胸有成竹,落在季慎眼中,并不是无礼,而是有能力的表现。

  之后的几句马屁,虽然听起来有些拙劣,但是其中蕴含的深意却很容易令人明白,那就是他有意投靠,而且甘愿屈居人下,季慎不需要担心他功高盖主。

  季慎显然领会了他的意思,不然也不会开门见山地问他想要什么。

  ————————————

  角落里,黄天行听见季慎的评价,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却未出言反驳。

  说起来他和秦朝远很像,两个人都是为了达成目标不择手段的狠辣人物,从他为了投靠赵克己而对他三跪九叩,到他为了向太后表忠心而果断一刀砍下赵克己的头颅,就能看出。

  别看他在上京城百姓嘴里的风评向来不佳,可是在很多官员眼中,这位千牛卫统领的为官之道,十分值得他们学习,他对于哪条大腿值得抱这件事深有研究,而且魄力十足,要知道清明那天,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胆子砍下赵克己的脑袋的,他却毫不犹豫地做了。

  黄天行这个人看似粗鄙卑劣,好胜心强,嫉妒心也不弱,可是他将自己的位置一向摆得很正,而且他深知‘在其位谋其职’的道理。

  同样是替太后做事,元七意风光无限,季慎美名远扬,而他却臭名昭著,换作是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公平。

  可是黄天行却没有,他一直暗暗告诉自己,脏活累活苦活他来做,那些高高在上如在云端的活计就让给元七意、季慎他们。

  他难道没有过嫉妒吗?

  当然有过,可是他也知道,在太后眼中,他的重要程度远远不如元七意、季慎。

  他唯一的作用就是这条命,只要他敢打敢拼敢死,只要他能够活到太后称帝那一日,加官进爵是肯定的,只有这样,他黄家才能从江湖泥沼里跳出来,才有可能晋升为钟鸣鼎食之家。

  —————————————

  黄天行不是个聪明人,但是对于同类的嗅觉,他敢称第一,便无人敢称第二。

  他甚至比季慎更快地看透了秦朝远这个人的本质和他所图,因此,在冷笑之余,他未尝不免有对这位匪盗出身的不良帅的激赏。

  当时光的马车驶过,三十五岁的黄天行站在那里,一眼望去,都是自己二十三岁时的影子。

  只是,现在的秦朝远和季慎,远比当年的他和赵克己要“君贤臣直”。

  三跪九叩之礼,对待一名曾经救过自己的故人之子,赵克己难道从来不觉得过分吗?

  尽管现在赵克己已经死了,黄天行想起那个炙热下午,依旧会心有愤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