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上京城外初相遇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615 2019.06.24 00:10

  赵徽与南山牧野也曾走过的官道,联结着上京与天下的经济脉络,两旁的群山起伏连绵,翠木成荫似海。

  三三两两的羁旅客,有的乘车,有的骑马,皆是风尘仆仆。

  有两人牵着一匹瘦马,一前一后。

  走在前面的背着一把算盘,白衣不染纤尘,俨然一幅浊世佳公子的皮相。

  后头那个就稍显磕碜,茅草一样的头发,随意扎了个鬏,肤色粗糙暗黄,但粗眉高鼻大眼,有几分西域流民的味道,若是打理一番,也不失英挺气概,只是此时的喋喋不休却让他显得惹人厌烦。

  穿白衣背算盘的人自然就是账房小先生赵西洲,后头这个是他在路上“结识”的朋友,说是结识,其实就是这个人死皮赖脸地缠着他。

  三天前,赵西洲骑马行至一处山林,只听得林子簌簌作响,跳出七八个恶汉,个个凶恶,看赵西洲的目光就像看一只煮熟了的鸭子。

  他们的眼神中除了贪欲外,还有久不经事的色欲,显然以赵西洲这样的俊美皮囊,哪怕是个男儿身,他们也绝不嫌弃。

  赵西洲并不慌乱,他若真是手无缚鸡之力,李老头也不会放心让他去江湖中行走。

  以他的身手,虽说比不得高来高去的江湖高手,但对付这几个小小蟊贼还是手到擒来的。

  就在赵西洲打算动手的时候,从身后传来哇呀乱叫,扭头一看,一个破破烂烂的家伙踩着树枝从天而降,凭空虚踏几步,相当不优美地落在了赵西洲面前。

  他急忙爬起身,背对赵西洲喘了几口粗气,沉声道:“不要怕!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

  说罢,还细细地收了脚步,摆出一幅渊停岳峙的高手做派。

  赵西洲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这个半路杀出的家伙是什么来头。

  那人背对着赵西洲的脸上闪过窃喜。

  嘿嘿,跟了一路总算遇到了英雄救美的机会,哼,这小妮子以为女扮男装就能逃过我吴大爷的火眼金睛?吴大爷行走江湖也有小三载了,什么事没见过,区区女扮男装能难住我?今日吴大爷非要打动你个小妮子的芳心!

  他正眉肃目,朝那七个满脸写着忌惮的劫道蟊贼沉声道:“如今世道乱,你们出来劫道也是情有可原,不过连女人都劫未免太不讲规矩,念你们生活不易,若就此退去,就饶你们一命!若不退,哼哼,我这把刀不介意再多杀几个人!”

  他将心中早已打好的腹稿和盘托出,一边说一边暗自得意。

  瞧瞧,这话说的多有水平!既有江湖大义,又不失小家温情,谁听了会不退却?

  那七个劫道蟊贼面面相觑,有些摸不清这持刀小子的深浅,犹豫着踌躇不前。

  “大哥,这小子就一个人,咱可有七个,看他刚才身手,充其量就是个三流水准,咱七兄弟一起上,他必死无疑!”

  有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凑上前,在为首的蟊贼头头耳边低声道。

  蟊贼头头犹豫了一下,想到哥几个已经五天没尝过肉味了,这小男人细皮嫩肉,肯定是个能伺候人的主儿,顿时心里一痒,发狠道:“上!”

  话音一落,他就大吼一声,迈着沉重的步子冲了上去。

  在大宋,从上而下不论文武,都老老实实贯彻着文宗皇帝在世时的旨意,凡是有能耐的都入伍参军,不然就是在豪族世家当门客扈从。

  没能耐的,只好专务农耕。有个把力气又不愿意在农田里荒废了一生的人,才选择落草为寇。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春秋无义战期间,最后一个大寇明智选择从龙,同大宋开国皇帝一同打下不世江山,如今封号滕王。

  之后的匪盗就一日不如一日,在如今的大宋,已经不复当年三山一匪五峰一寨的盛况,当匪盗吃了上顿不知下顿是常态,还不如在家务农来得踏实。

  “来的好!”

  姓吴不知真名的年轻男人怪叫一声。

  雕刻华贵花纹的刀鞘微震,古刀出鞘。

  他拖刀而行,去势极猛,像是携裹了漫天云彩。

  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原本不着一点烟火气,在遇到那迎头匪首后,忽然变成了叮叮当当的小孩子过家家。

  七个蟊贼都没有兵器,他们穷的很,要是有兵器也不会在这荒郊野岭扎窝,一定会去更富裕的地界。

  七个人赤手空拳围着吴姓男子打的你来我往。

  “大哥!这厮的刀好生坚硬!”

  有拿废铁烧制成拳甲的蟊贼仗着甲胄护持想空手夺白刃,却碰到刀身,直震得手臂发麻。

  “大哥!这厮身法好滑溜!”

  吴姓男子像一条灵活的游鱼在七人的围攻下腾挪躲闪,彼此奈何不了彼此。

  为首的蟊贼一边见招拆招,一边在心里暗骂,这几个同乡打架就打架,能不能闭嘴不说话,这家伙刀硬身法滑溜他能有什么办法,他都自顾不暇了。

  吴姓男子一边激斗,一边用余光观察赵西洲,想看看这女扮男装的小妮子什么表情,是不是已经被他吴大爷的英姿迷住了双眼?

  赵西洲面无表情,看着这突然杀出的家伙与七个蟊贼缠斗在了一块,觉得也没自己什么事,转身离开。

  “诶诶诶!”

  见这小妮子竟然一言不发就离开,吴姓男子竟直接收刀抽身脱离战团,徒留七个大汉弯着腰撑着膝盖在原地气喘吁吁。

  “大、大哥,咱还追不追?”

  “追、追你个大头鬼啊,点子太硬,咱撤!”

  七个人互相搀扶着离开,这他妈的劫个道比种田还要累,还不如回老家呢!

  “姑娘留步!”

  吴姓男子拦下了赵西洲,摆出了一脸气宇轩昂,微笑道:“在下吴清垣,敢问姑娘芳名?”

  赵西洲冷冷地看着这个明明衣衫褴褛却还硬要装年轻公子哥的男人,翻身上马,直接策马越过吴清垣,徒留他在马后吃灰。

  之后的几天,吴清垣就缠上了赵西洲,这个横空杀出的年轻男人脚力不差,甚至赶得上快马,有时候赵西洲已经将其甩丢了,没过几个时辰,这家伙就跟闻着味儿一样追了上来。

  久而久之,赵西洲也拿这个缠人的家伙没办法,只好任由他去。

  吴清垣在第二天时就发现了赵西洲其实是个男儿身,不过这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兴趣,即便他所在的家族权势极大,像这般长相俊美的男人他也从未见过,要是能带回去做自己的妹夫也不失为一桩美事,自家那个任性淘气又心气颇高的妹妹不成天高喊着要找天下第一美男子做夫婿吗?

  “我说兄台,你也要往上京去?”

  吴清垣跟着走了一段,伸长脖子隐隐能看见路尽头那座天下第一都城的轮廓,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呼起来。

  赵西洲点了点头。

  如果可以,他也想选择不回答。

  可是过去的多次经验告诉他,这个明明出身名门却装成江湖游侠儿的家伙能用一百种办法烦死他。

  “兄台你是上京人?”

  吴清垣抬高了音调,兴奋溢于言表。

  要是这家伙是上京的名门望族就更好了,虽说他所在的家族一向不注重所谓的门当户对,像他,就是他父亲游历西域时碰见了他娘亲后的产物,但如果能门当户对就更好了。

  赵西洲淡淡道:“不是。”

  吴清垣失望地哦了一声,转头又兴致勃勃道:“那兄台你是去上京赶考?”

  赵西洲眉头微皱:“殿试不是三月十五?此时赶考也未免太早。”

  “兄台有所不知!”吴清垣走到赵西洲旁,一脸高深莫测道:“早一日到京城,便多一分机会。”

  “徇私舞弊?”赵西洲眉头皱得更深,卫长枢今年刚考取童生,如果按照正常规律,应在三年后的殿试中崭露头角。不过他太了解这个亦敌亦友的同窗,卫长枢决意在今年考过三试,甚至连中三元,接着名动大宋,为其师王三甲彻底平反。

  “不不不!”

  吴清垣头摇成拨浪鼓,开玩笑,若是传出去他吴清垣诽谤科举存有徇私舞弊之嫌,别说是他,就连他背后的家族都难逃动荡。

  天知道文宗皇帝在世时在科举上花了多少心思,不仅变三年一考为一年制,更连同礼部、工部定律明令限止舞弊,一举杜绝了贿买考官、夹带经文、请人代考等多种舞弊手段。

  如今庙堂上赫赫有名的中书舍人元七意,当时就是礼部侍郎之一,已逝的右相赵克己曾在文宗皇帝死后辛苦维持科举公正十七年。

  可以说,如今科举的公平公正完全取决于一代又一代读书人的清正努力,便是再独善其身的豪族也不敢在科举上动手脚,连诬评诽谤都不敢。

  吴清垣压低声音道:“谁也不敢在科举上动手脚,只能趁着科举前夕将一些有才学的读书人提前召入麾下,到时候再动用手段送入底层锻炼几年,摇身一变就成了大宋庙堂的中流砥柱。”

  见赵西洲仍眉头紧皱,吴清垣笑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今时不同往日,除了状元榜眼探花郎,其余者都成了陪衬。与其待在那小小的号舍里拼得你死我活,倒不如提前为自己寻好出路。一年一科举,听起来着实不错,但以往那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盛况可是再也看不见了。”

  他这番话说的有鼻子有眼,若不是赵西洲早已看出了他并非表面那么简单,定要怀疑他的真实身份,这些言谈可不是在江湖里打滚的浪荡游侠所能说出来的。

  赵西洲心中转过无数念头,眉头渐渐松展,只要不是徇私舞弊便好,以卫长枢的能耐,若没有蝇营狗苟,定然能考取功名。

  他等着看明年科举卫长枢名动天下。

  如果这天下有人能连中三元,那一定是卫长枢。

  二人谈话间,上京城逐渐靠近,这座天下第一名城,过去迎来过许多风流人物,太阿山道人在此驭虹惊天地,无忧和尚在此抢过天子女人,有太多的文人在这里浮白载笔呵壁问天,有的投笔从戎,立下不世功勋。

  而如今,亦有两个未曾踏足过此地的年轻人跋山涉水而来。

  赵西洲望着上京城辽阔的城墙,古井无波的心中也不禁兴起了波澜。

  师傅让他第一站便到上京,绝不是空穴来风的脑热之举,定是经过深思熟虑。

  在这里,他能得到什么呢?那据师傅所说能够救世的算珠之术,他可否在这找到一点灵光?

  他的心中掠过万千念头。

  站在他身边的吴清垣同样心潮澎湃。

  出身南地的他还是头一回领略北地风光,背负特殊使命的他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吴清垣这个名字就会传遍大宋疆土,而今天,就是他名扬天下的第一步。

  夕阳徐徐西下。

  二人的身影在落日的斜晖下拉得很长、很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