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两条人命的误会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073 2019.08.01 19:48

  就这样,两人各怀鬼胎。

  吴清垣弯腰拾起地上仪刀,颤颤巍巍地将它重又插入刀鞘内,他跟随周不鸣练刀有段时间了,怎会连收刀入鞘都做不到,他这是故意装给万俟莲看的。

  果不其然,万俟莲看到之后立刻心中冷笑,这个纨绔子弟,看来佩刀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不过,上京城卧虎藏龙,吴清垣能掐拿住他把柄,究其根本,无非是因为他忌惮那块黄铜令牌,然而偌大一个上京城,总会有人不把这块黄铜令牌放在眼里的,如果吴清垣招惹到了他们,那就有趣了。

  万俟莲心中暗暗期待,他杀不了吴清垣,可有人能。

  吴清垣松开握住仪刀刀柄的手,转过身说道:“我知你心中愤懑,不过要怨就怨你运气不好,我今日来南衙,是来找黄统领述职的,谁料,黄统领没找到,倒是让我碰见了万俟将军你,真可谓时也命也,唉,万俟将军你若是能管住你下边那话儿,也不至于落到这般下场。”

  他放肆地大笑了几声,径直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既然黄统领不在此地,那本公子就先告辞了,对了,万俟将军,这里是上京,不是不还城,你如果有需要,没必要这么做的,平康坊,天香阁,这些销魂之处将军你恐怕还没去过吧?”

  他摇头感慨道,越过万俟莲,离开了南衙。

  万俟莲眉头狂跳不已,等到吴清垣走后,他三两步走到武器架边,呛啷一声,抽出仪刀,单手提刀,他扭头望向那扇半掩屋门,脸上露出凶狠神情,半响之后,鲜血如泼墨般挥洒在窗户纸上——一条性命香消玉殒。

  这个世上只有死人能够保守秘密,既然他没办法杀死吴清垣,那么就只能杀她了,尽管这个女人带给了他从未有过的畅快欢愉,但是没办法,为了他,为了万俟氏,区区一个女人,哪怕再美丽多姿,也得死。

  万俟莲披头散发地走出屋子,手中仪刀沾满鲜血,滴答滴答,流了一路。

  不过他毫不担心,就如吴清垣有如此众多耳目一样,他尽管来自不还城,是空降来上京的,但也带了三位亲信,屋内这个死不瞑目的女人,就是其中一位亲信替他找来的,那么现在如何善后,他也愿意交给亲信们处理,他一向粗枝大叶,一些细枝末节的事,习惯让亲信们替他解决了。

  随手将仪刀丢在门口台阶,万俟莲迈动着沉重的脚步,准备去找亲信,结果刚一走到弧形拱门前,就听闻一阵急促脚步声,从紫竹林中传来,令他神情为之一惊,连忙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旁。

  怎么回事?今日这南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来?

  万俟莲心里觉得奇怪,这处宅院,尽管位于南衙,但很少有人会在这里住,因此也很少会有人来,吴清垣算是误打误撞之下才闯了进来。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大宋官员俸禄之厚,足以让他们购置私第,即便是一些芝麻小官,也能够去店宅务那里租房住。

  店宅务,就是大宋“国家房管局”,也叫楼店务,是国家行政机关之一,负责管理和维修国有房产,并向租住公房的人收取租金。

  大宋设立店宅务,对于公租房有许多贴心的举措,交租时间的宽限、房租的减免再平常不过。若是遇上天灾人祸、疾病瘟疫,则减免更甚。

  基于这等堪称亲民的租房扶持,再加上昌徽年间宋文宗将三年一科举改为一年一科举,通过科举从而入朝为官的可能性被大大提高,使得大宋上下文风蔚然,官道、客站内常常能看见弱冠士子捧书苦读之景,毕竟如今入朝为官,虽然称不上“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那般光宗耀祖,但是一旦当上官,其所能够享受的种种优惠福祉,还是很吸引人的。

  话说回来,万俟莲之所以会住在这儿,主要还是因为他初来乍到,尽管早已派人购置了私第,不过置办家当还需要一段时间,迫不得已之下才暂且安顿在了这儿。

  像黄天行、陶牧那些上京本地官员,才不会来这里住,这些年来他们可捞了不少油水,如果有人去店宅务查一下,会发现他们名字底下有不止一处私第,他们这种人,偶尔才会来一次南衙。

  有趣的是,作为新官上任的吴清垣也是初来乍到,对上京既了解也不了解,不然的话,他就应该直接去安仁坊找黄天行——他的府邸就位于那里。当然也不一定找得到,但肯定不应该来南衙。

  脚步声越发靠近。

  光是听这阵脚步声,万俟莲就能够断定,来人体型肯定不小,因为他的步子有些沉重,并且两条腿中有一条有伤,因为他的脚步声时顿时停,踉踉跄跄的。

  应该不难对付。

  万俟莲捏紧了拳头,默默倒数,等到那脚步声几乎到了跟前,他忽地闪出身去,一拳轰出,直逼那人面门。

  那人也是个练家子,立刻反应过来,抬手招架住,同时抬腿向前猛踢。

  万俟莲两腿岔开,将那条腿夹在两腿当中,死命一绞,半个身子往地上砸去,连带着那人也被这股旋劲卷飞,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哎呦——”

  一声女子娇呼。

  万俟莲身体一僵,正打算用全身力气将那人钳制住,却发现眼前不远处趴着一个窈窕倩影。两个人?他脸色一变,紧接着向身下望去,是一张熟悉面孔,正是他那名主动请缨去平康坊找姑娘的亲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万俟莲本就因为被吴清垣摆了一道而心情极差,现在又看见自己亲信居然又找了一位姑娘过来,顿时火起,松开双腿,单手撑地爬了起来,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亲信,又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个姑娘,不禁焦头烂额,恼怒地踹了一脚他的屁股,怒声道:“你做什么呢?给我站起来!”

  亲信本来还打算回击,结果一听,居然是头儿的声音,瞬间怂了,缓缓地爬了起来。

  他粗略打量了一眼万俟莲,然后迅速低下头:“头儿,您就算再着急,这里毕竟是南衙,没必要穿成这样就出来吧?”由于事态紧急,万俟莲依旧穿着那身内衬白衫。

  “我问你。”

  万俟莲指着那个还趴在地上,显然摔得不轻的女人说道:“这是什么?”

  亲信愣了:“姑娘啊,头儿,还能是什么?”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姑娘!”

  万俟莲扇了他一耳光,怒气冲冲地骂道:“问题是你刚才不是送了一位过来吗?怎么又送一位过来?你真想让我死?真不怕别人看见?你自己也说了,这里是南衙,我跟你头上,是那位太后,不是不还城!”

  “可是——”亲信捂着很快就红肿起来了的脸颊。

  “你还想说什么?!”万俟莲又扇了他一耳光,说道:“现在,把这女人送回去,我不管你怎么做,总之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对了,你刚才怎么进来的?有没有被人看见?”

  “头儿!你放心!”

  尽管被无缘无故地扇了两巴掌,亲信依旧忠心耿耿,说道:“我是从后门进来的,两名守卫都被我打发走了,没有人看见我。”

  听见他的话,万俟莲终于松了口气,吴清垣一个人握有他的把柄也就算了,如果让整个南衙都得知了这件事,那他干脆自刎得了。

  “那你怎么进来的,就再怎么出去,还有,你刚才带过来那个女人死了,你待会一同把她带走,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如果假母问起来,你就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大不了多给她点钱。”他说。

  “刚才?”亲信一愣,试探地问道:“可是头儿,刚才我没有带姑娘来啊。”

  “什么!?”

  万俟莲扭头看他,神色如遭雷劈,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你没带姑娘来?那我屋子里那个女人是谁?”

  “这……”亲信也发现事情逐渐变得不太对劲,“我也不知道啊。”

  犹豫了一下,亲信小声说:“头儿,你别是——”

  “住嘴!”万俟莲突然冷喝一声,转过身,沉吟了一会儿,吩咐道:“此事绝不可外传,你就当里面那个女人跟这个女人一样,都是你从平康坊里带出来遛马的。懂了吗?”

  遛马,即携妓外游。

  “是!”亲信连忙点头。

  万俟莲微微颔首,看了眼不远处那个女人,她似乎还因为突然摔在地上而有些神志不清,可谁知道她有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

  脸色变幻了一阵,万俟莲决断说道:“这个女人,也一起杀了吧,分开来埋,多给假母点钱,让她闭嘴,我不希望在京城里听到半点风言风语。”

  “……是。”

  亲信打了个冷颤,虽说他们在不还城杀人如麻,素来不把人命当回事,可这里是上京,万俟莲就这样毫不顾忌地杀人埋尸,着实让他有点担忧。

  同时也觉得有些棘手,心说万俟莲说得简单,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这里是上京,不是不还城,且不说他不能够随便找片空地,挖个坑埋点土,就勉强算是一座坟,就说他带着两具尸体,几乎就是寸步难行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