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儒圣杀人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303 2019.07.04 00:05

  如同老猿一般,曹晚秋轻盈跃上墙头,稳稳地落在了南山牧野前,两人相对而立。

  紧接着,曹晚秋右脚轻跺,将无穷气机渡入脚底黄色琉璃瓦,瓦片块块掀开,朝着南山牧野飞射而去,落在南山牧野眼中,就宛如无数缕金缕向他倒卷而来,劲气凌厉,扑面而来,要将他笼罩其中。

  他眉目微凝,抬手环绕,青袖飞旋,柔力爆发,将那无数块瓦片尽皆收入袖中,卸去其上蕴含着的万钧重力之后,继而袖口一抖,一道道金影从袖中散射飞出,坠落向四面八方,碎成金粉。

  轻描淡写化解曹晚秋这一招后,南山牧野忽地心中一紧,眼睛微眯,无数瓦片残影之后,一高瘦人影向他飞扑而来,如恶虎凶豹。

  他当即退后,如临大敌,他从曹晚秋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久违杀伐意,心知这位故友要动真格的了,先前都是试探,现在才是杀招,要知道,武夫止境作为天下武人虔诚追逐的终极境界,才不会像曹晚秋先前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入流,他先前攻势之所以那么野蛮粗俗,其实是为了试探儒圣境界根底所在。

  儒圣境界由来久矣,相传在春秋之前就曾有过两尊儒圣,不过全部都羽化登仙了,已不可考,据传太阿山道人亦是一尊儒圣,当然,也有人说他是不世出剑仙,众说纷纭,曹晚秋从未和这个太阿山老道人交过手,因此也不太清楚。

  他倒是去过几回太阿山,有意进山讨教,结果被守门道童拒之门外,这个被好事者称为南地道教祖庭的小门派,自从太阿山道人飞升以后,就紧闭山门,既不似武当那般香火鼎盛,也不像少林那样广招门徒,极少有入世修行之人。

  曹晚秋作为白帝城主,自然不能不顾身份而蛮横硬闯,只得就此退去,心中却留了个心眼,暗自猜测太阿山修行秘法定有其特殊之处,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南山牧野是当世独一尊儒圣,曹晚秋很想知道这读书人打起架来能有什么不同,所以刚才才留了几分力,不过现在看来,他如果想要完成和盛浅予的交易,就必须得使出全力,否则要是被南山牧野就此逃了出去,再想杀他就难了。

  曹晚秋再攻,那南山牧野便再守。

  这位白袍将军刚猛无匹,宁思一时进,莫思一刻停,使出的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杀招,逼得南山牧野连连后退。

  幸亏儒圣手段神鬼莫测,仅凭胸中那一口浩然气,两人一时间竟也难分胜负。

  他们不停交手间,已来到威宁殿前。

  隐约间似能听见如奔雷一般马蹄声,这声音越来越近,即将抵达南华门。

  白玉台阶之上,二人不约而同蹙眉,默契脱开战团,分立两旁,朝南华门处远望。

  摘星楼顶,盛浅予无悲无喜地看着那近千大宋禁军驰马涌入内城,黑压压似钱塘江潮,气势生冷,披坚执锐,远不是千牛卫那些少爷兵所能够比拟。

  这些禁军原是不还城的精锐兵卒,常年同北原蛮子作战,杀伐气盛,或许论起修为,比不上那些纨绔子弟,可论起生死搏杀,这帮少爷兵替之提鞋都远远不配。

  此处近千余兵卒,养精蓄锐已久。

  十五天前,他们收到一封来自京城的密令,便不远万里奔赴上京,这些日子以来潜伏在京畿道、山南道交界处的莽莽群山之内,除了太后盛浅予以外,无人知晓他们行踪下落。

  就如南山牧野评价那样,盛浅予总有着数之不尽的后手,哪怕请来了白帝城主曹晚秋,她依然不放心,确实,论起过往战绩,南山牧野想要胜过曹晚秋,比登天还难。

  可是人心难测,以曹晚秋和南山牧野之间的深厚情谊,曹晚秋说他不会留手,谁会相信?她需要其他保障,她要亲眼看着南山牧野死,就像她命令千牛卫统领黄天行将右相赵克己首级送入宫中一样,只有亲眼看见的,才是真的。

  目送最后一骑进入内城,守卫们将南华门闭上,围观民众们脸色煞白,议论纷纷,不知道这支禁军因何而来,近些日子也没有听说不还城有传回捷报啊。

  一些刚从朱雀大道匆匆赶来的人猜测说,这支禁军可能不是来邀功封赏的,而是为了对付那名自称南山牧野的不世高手,那帮少爷兵已经半废,就连越池来人也栽倒在地,如果连这些精锐兵卒都留不下那人,恐怕大宋皇族将要沦为天下人笑柄。

  这些围观民众不知道白帝城那尊将军已经悄无声息来至此间,若是知道,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南华门缓缓关闭,黑漆漆的城门洞内只能够听见此起彼伏的响鼻声。

  当首者,身穿锁子银甲,头戴镀银面罩,露出一双虎狼似的双眼,两腿内夹,座下骏马会意,朝前踱了几步,传自西域的马蹄铁敲击着石板路,发出清脆声音:“笃笃笃——”

  午后阳光照耀在他越出城门洞的半个身体,忽明忽暗。

  梭子银甲熠熠闪光,他的右手缓缓握紧悬挂在腰间左侧的刀把,大宋斩马刀藏于鞘中,目光先是落在曹晚秋身上,闪过浓烈炽热,随即看向南山牧野,又恢复冷淡。

  他将斩马刀拔出刀鞘,高举过头顶,冷声喝道:“结阵!”

  话音落,背后近千兵卒飞快移动,驭马如臂使指,一个接着一个越出城门洞,将南山牧野重重包围,银刀高举,一双双冷酷无情的眸子隐在面甲之后,盯着南山牧野,气势沉凝,如临大敌。

  南山牧野站在原地,他倒是想走,可是曹晚秋气机始终锁定着他,他只要一动,就是铁拳挥落,因此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战阵结成,越池那九人刀阵和这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曹晚秋偏头望了一眼那如黑云压城般战阵,突然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兴致。

  他恹恹地将手负至身后,朝南山牧野耸了耸肩,接着退后几步,倚着白玉栏杆,冷冷地注视着那方战阵。、

  他认出了这是何方兵卒,都是驻扎在不还城的戍边将士,不禁有些恼怒,盛浅予竟然为了一己私利而擅自将大宋禁军从不还城调来上京,就不怕那些北原细作将此事传至皇庭,那位天可汗孤注一掷,全军压境,引得生灵涂炭,血流漂杵?

  这女人当真疯了?

  居庙堂之远的曹晚秋虽在上京城内亦有耳目,可此地盛浅予只手遮天,他能够知晓的也只有零星半点,对于盛浅予近年来那些凌厉残忍手段,他都是从纸上得知。

  此刻,当看见这些不还城戍边将士出现在这儿,曹晚秋忽然醒悟,原来这女人当真疯了,她才不管什么大宋天下,什么夏氏皇权,她只求称帝,要这天下子民对她俯首称臣,至于以后,北原蛮子入侵中原,天南海贼猖獗肆虐,西域佛教布道而来,关她何事?

  可是既然如此,那她称帝为何?

  不将治下天下治理得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那她当这个皇帝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区区一个女帝称号?想不通,用兵如神如他曹晚秋,也想不通盛浅予在谋划些什么。

  见曹晚秋似是不愿同这些兵卒联手对付他,南山牧野心中稍安,不知道曹晚秋是顾及身份,还是念及旧情,不过这样也好,要是曹晚秋当真豁出面皮,和这些精良甲卒联起手来对付他,怕是就算换作武当道尊,又或是那无忧和尚来,也得拼上半条性命,才能勉强逃出生天。

  南山牧野转过身,环顾四周,心中叹气,曹晚秋能看出这些士兵来历,他自然也能,他对这些用青春岁月和生命来守护大宋江山的忠诚将士们始终存在敬佩,可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与他们为敌,盛浅予拿这些人来和他作战,未尝不是看穿了他心慈手软,毕竟就连刚才对战那些少爷兵,他都特地留手,仅是将他们击伤,而不是杀死。

  他终究不是曹晚秋,从来没有上过沙场,别说是人,连只鸡都没有杀过,几十年来以青灯黄卷相伴,谁曾料见初出赵府,就又入了江湖,既背负血海深仇,又有不得不守护之人,如若再心慈手软,迟早有一天会死无葬身之地,行走此世,谁人双手能不尽染殷红呢?

  想及此,念头瞬间通畅,当南山牧野再看向那些兵卒时,尽管仍存有敬佩,可心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既然这些人敢阻挡在他面前,那么就是敌人,对待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是天底下最大的道理。

  很抱歉,他不想死。

  那么,就只有请你们赴死了。

  南山牧野脸色静穆,缓步走下台阶,背后曹晚秋注视他的背影,神态讶然,他竟然从南山牧野的身上感受到了淡淡杀气,这可不得了,他俩年少相识,对彼此都知根知底,青年时期的南山牧野就是个傲气十足的混蛋,谁见谁讨厌,之后南锣鼓巷那件事发生后,曹晚秋临出征前见过他一面,那时候南山牧野已经暮气沉沉,不过依旧是个讨人厌的混蛋。

  刚才再见,这个故人尽管脸色宁静,可他依然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愁怨,当然,依旧是个混蛋。

  而在刚才那一刻,那些消弭了的傲气,那些沉淀下来的暮气,那些愁苦以及重重怨恨,统统凝聚起来,变成了无尽杀气,这个自西域而来的放牛娃,竟然想杀人了,过去他混蛋归混蛋,可从来没有想过杀人哇。

  最令曹晚秋担忧的是,以南山牧野的儒圣境界,此地场间,舍他之外,想杀谁便杀谁,一如当初进京赶考时候那样,视状元之位如探囊取物。

  杀人,科考,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难事,他本就是这世上一等一的风流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