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第一枚棋子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172 2019.07.29 19:07

  场间兀然响起一道尖利声音。

  刀身与刀鞘发生剧烈摩擦,年轻胡人眼神凌厉,抽刀而出,扭转身形,宛如一头饿狼般扑向吴清垣,乌皮靴底连续轻踏,青石板上掀起一股灰尘,他冲杀之势极快,胡人体魄本就远胜中原,仅是一瞬间,就已经攻至吴清垣脸前。

  吴清垣仿佛吓傻了一般,不避不退地站在原地。

  下一刹那,眼看就是血溅当场,年轻胡人却忽地变色,怒喝一声,握着刀的那条手臂上青筋暴起,竟是用尽全力止住攻势,闪耀着锋利白光的刀刃堪堪停在了吴清垣额前。

  吴清垣面不改色,紧紧握住黄铜令牌,正是这东西让年轻胡人于仓促间改变了主意,杀害朝廷命官,不仅要掉脑袋,更会满门抄家,他虽然偷偷豢养省差行首,但是太后尚未知情,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因此还存在能够挽回的余地,可如果他把这个家伙杀了,那么迎接他的必然是杀头重罪。

  不一定会死,和肯定会死,两者之间,毫无疑问,他选择前者。

  “嘶——”

  像蛇一样,年轻胡人长呼一口气,心有不甘地看了吴清垣一样,抬起手臂,将手中刀轻轻抛起,刀在半空打了个转,接着落下,他反手握住刀柄,刀尖朝后,然后简洁有力地一甩,惊人一幕出现了:刀身划过空气,竟稳稳地插进了位于武器架上的刀鞘中,刀柄以肉眼难见的幅度不停抖动着,良久方停。

  “这家伙……”

  吴清垣额头上冒出冷汗,眼角狂跳,幸亏他及时取出了能够象征身份的黄铜令牌,否则以眼前这人的杀伐果断以及高超武艺,恐怕他挡不下半个回合,就会身首异处,到时候什么王图霸业、名动大宋都成了痴人说梦。

  “你就是那个太后新任命的检校千牛卫副统领?”

  年轻胡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吴清垣,他体型高大,约莫比吴清垣高出半个头。

  “正是在下。”

  吴清垣强压下心头余悸,恢复常态,伸出右手,要与年轻胡人握手,同时他的嘴角掀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吴清垣。”

  顿了顿,他接着说:“想不到第一次与万俟将军见面,居然就要刀剑相向,当真有点意想不到呢。”

  “你认识我?!”

  年轻胡人瞳孔一缩,看向吴清垣的眼神多了几分顾虑和忌惮,这个家伙,初来乍到就已经把南衙情况摸清了吗?还有,刚才对方的口气,似乎……该死,这种有把柄握在别人手中的感受,就像是北原上脖子始终套着套索的战獒,令人相当难受。

  “当然。”

  吴清垣余光瞄了一眼万俟莲没有伸出的手臂,悻悻然收回了手,对方似乎没有与他握手的打算,难道还对他存在敌意?

  有趣,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位万俟将军也是刚来南衙不久,尚未站稳脚跟,他脾气火爆,行事鲁莽,很容易得罪人,拿他来当江左吴家落在上京的第一枚棋子,也未尝不可,毕竟有时候,一力降十会也不失为破局的一种手段。

  “万俟莲,出身兰陵,乃万俟氏长房长孙,十岁那年参军入伍,十二岁百夫长,十六岁千夫长,二十四岁万夫长,三月前自不还城调来上京,如今任南衙左骁卫将军,从三品,掌宫禁宿卫。”吴清垣如数家珍般道来。

  “不过——”

  他话锋陡转,“据我所知,不久以前你曾经与陶牧陶将军率领私军去过山南道一回,作为左骁卫将军,分兵守诸门,在皇城四面、宫城内外,这才是你的职责,去山南道,我想应该不是太后的意思吧?啧啧,擅离职守,该当何罪呢?哦对了,私自豢养省差行首,如果让太后知道了的话,到时候罪上加罪,恐怕你项上人头也要不保了吧!”

  他旁光扫过那扇微微掩上的门,落在脸色逐渐变得阴晴不定的万俟莲脸上,背起双手,脸上浮现起高高在上的微笑,万物皆有缝隙,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同样的,每个人都有弱点,把握他们的弱点,利用他们的弱点,让他们为他所用,那就是他——江左吴家这一代天元的下棋之道,棋如人,人亦如棋,这一子,他落定了!

  果然,万俟莲脸色并不太好看,不停地变幻,过了良久,他喘着粗气,显然经历了激烈思想斗争,说道:“你想要什么?钱?女人?”

  说到一半,他忽然收声,若有所思地看着吴清垣,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你想要我?”

  语气虽是疑问,可他心里已经确定。

  他很清楚,眼前人出身江左吴家,那可是三朝贵胄,传承了数百年的名门望族,肯定不会缺钱缺女人,不像他,尽管是万俟氏长房长孙,可是万俟氏早就已经衰落了,春秋无义战时由于从龙失败,被抛弃在兰陵,百年之内再无崛起可能,要不然,以他长房长孙的地位,也不至于年仅十岁就选择从军,他也许是他们那一脉崛起的唯一可能了。

  “喂喂喂!”

  不知何时,吴清垣已经走到了武器架边,他抽出一把刀,正是万俟莲刚才抽出的那把,将刀尖对准万俟莲毫无防备的后背,吴清垣掀起一抹怪笑,大喇喇地说道:“你猜得不错,不过像你这样毫无防备地把后背坦露给我,我很担心收了你这种小弟,以后有人暗杀我,你都来不及反应啊。”

  “只是……小弟吗?”

  万俟莲迅速转过身,心中闪过疑惑,他还以为吴清垣想要让他选择站队,投靠江左吴家呢?难道是他想多了?江左吴家,当真只是派了一位不学无术的纨绔少爷来上京当质子,以此来打消那位太后的顾虑?

  他脑海中不禁回想起数日前他与陶牧将军、左相大人的一次谈话,那一日早朝,太后做了一个让满朝文武议论纷纷的决定,她居然任命了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去当检校千牛卫副统领。

  那日早朝结束,一众朝官陆续离开威宁殿。

  而他,作为陶牧将军副将,跟随陶牧将军前往左相府邸,说句实话,他对于座上那位老人并不熟悉,从头到尾也没有插上半句话,一直在默默聆听,那次谈话内容包罗万象,他对于大宋官话掌握不精,因此绝大多数都没有太大听懂。

  不过他依稀记得,左相跟陶将军一致认为那位新来乍到的年轻人只不过是江左吴家派来上京,打消太后顾虑的质子,似乎之后还说了些什么,他一时间也记不起来了。

  不过,如果当真只是个纨绔子弟的话……

  万俟莲瞳孔中闪过精光,余光扫见地上一枚石子,嘴角微微翘起,身子稍稍倾侧,右脚略微抬起,继而猛然踏下,乌皮靴的侧面撞击到那枚石子,发出嘣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就听见当啷一声,吴清垣面露惊骇,手掌受痛松开,手中刀沉沉坠地——万俟莲竟然用脚踢石子击落了他手中刀。

  “喂,这种水平,有本事保你周全吗?”

  右手叉腰,万俟莲扬起下巴,对吴清垣朗声说道。

  “这家伙……”

  吴清垣捂住有些红肿起来的手掌,斜眼看着万俟莲,深呼吸了几次,这才露出微笑道:“我收回我刚才的话,以你的实力,勉强够了。”

  “勉强?!”万俟莲攥紧了拳头。

  “当然!”

  吴清垣露出一种很欠揍、很欠打的表情,“跟陶将军、黄统领比起来,你还差得远呢!”不等万俟莲说话,他接着说道:“十二岁百夫长,十六岁千夫长,二十四岁万夫长,听上去很厉害,不过知道吗,色字头上一把刀,像你这种人,我有一百种方法杀死你。”

  他讥讽地指了指那扇虚掩着的门,伸出大拇指,继而狠狠地向下一竖。

  “真是个狂妄讨厌的小子!”

  万俟莲嘴角抽搐不已,很想拿刀把吴清垣大卸八块,奈何吴清垣就跟个刺猬一样,不但握有他的把柄,而且还有那块象征身份的令牌,简直就是块免死金牌,让他捉襟见肘,难以下手。

  难道就这样当他的小弟,替他横行霸市?

  该死的,他是来建功立业、重振万俟氏,不是来受制于人的。

  可是,如果他杀了吴清垣,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抄家灭族,还说什么重振万俟氏?

  也罢也罢,不过就是头顺毛驴而已,他只需要放下身段来讨好几分便是,没必要将万俟氏的兴亡都压在这上面,纨绔公子无非就是欺男霸女、横行霸市这两件事,吴清垣本身就是检校千牛卫副统领的身份,能遇到什么麻烦?他收他当小弟,多半是为了脸上有光,说出去也有十足排场,想来也不会经常召唤他的。

  想到这里,万俟莲心思变得通畅,看着满脸写着骄傲自大的吴清垣,心里冷笑起来。

  万俟莲不知道,吴清垣同样也在冷笑,这头兰陵而来的饿狼,脑子一如情报中说的蠢笨,如若换作是那位陶牧陶将军,或是以狡诈贪婪著称的黄天行统领,也就是他顶头上司,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被他拿下。

  这样也好,如此一来,他未来有很多不能做的事,都有人能替他解决了。

  万俟莲,不好意思了,为了江左吴家千年大业,你的牺牲在所难免,若你心中有怨,届时我替你多上几炷香便是。

  吴清垣脸上那骄傲自大的笑容,更甚了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