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儒圣之威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107 2019.06.27 00:20

  断壁残垣之间。

  眼见南山牧野即将踏入皇城内城,被那越池来人打乱计划的黄天行顿时收敛怒色,他是千牛卫统领,负责守御内城,若让南山牧野踏入半步,日后太后定会怪罪于他。

  环顾四周,他此时应是在一处灶台附近,他纵身跃起,脚尖轻点灶台边缘,继而伸手勾住屋顶破开的窟窿边缘,微微发力,便翻身跃上了屋顶,然后朝着南山牧野所在方向连踏数步,但听瓦片清脆作响,转眼间他便已来到屋顶边缘。

  忽地刹住脚步,将半成气力尽泄于双腿,只见他整个人高高跃起,将已离鞘的长刀高举过头顶,向着南山牧野的天顶劈砍而去,刹那间就已跃过十数丈距离,而且气势凌厉,速度极快,让人难以应对。

  周不鸣见状不禁感慨,尽管总有人说黄天行之所以能够当上千牛卫统领,既是托了即逝右相赵克己的福,也是因为心甘情愿当了太后盛浅予的狗,话虽如此,但话说回来,黄天行终究是黄门子弟,哪怕如今黄门已经没落了,可观其一身修为,怎也不会输给那些江湖上的三品高手。

  不过,即便是他们九人,结起刀阵能死战一品宗师,对付这尊大宋开国以来第一儒圣,也有些捉襟见肘,仅凭黄天行的三品修为,想要一刀建功,简直是痴人说梦。

  果不其然,那道明利刀光初一杀入南山牧野的方寸,就像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蓦地停滞,再看黄天行,他僵在半空,脸色涨红,想要使力,却怎也劈不下去,南山牧野的后脑勺近在迟尺,眼看就要血溅当场,但紧接着,他整个人就猝然倒飞而去,一连撞破了数幢民居,淹没在砖瓦灰尘之中,不知生死。

  吴清垣、赵西洲所在的那幢高楼顶上,周不鸣问道:“二师兄,你看出点什么了嘛?”

  瘦削男子神色凝重,摇了摇头:“儒圣手段不似我等武人,似是道法,又有所不同,我暂时看不透其手段根底。”

  魁梧男子,也是此次越池来人中排行最长者,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打了再说,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儿干看着。”

  “师兄所言甚是。”众人应和。

  九人齐齐飞掠而下,惹来不少女子惊呼,都是一些极少出门的闺秀碧玉,虽说常听人讲高手就是能高来高去,可光靠耳朵听,远不如亲眼所见,原来真的有人能从那么高楼上跳下来而不受伤,这些人难道都是神仙下凡?

  见到师父和他的师兄弟们要去和那匪徒交战,吴清垣十分激动,扯着赵西洲的袖子,两人往人堆里扎去,想要找一个最佳观战位置。

  “让让!麻烦让让!”

  一边穿行,吴清垣一边大声说道。

  酒楼顶楼,站在栏杆边的少女忿忿不平道:“会轻功了不起啊!”

  说着,她便蹬蹬蹬跑下楼,气势汹汹。

  “小姐,老爷吩咐过了,不许你出去。”

  到了二楼楼梯口,两个家丁模样打扮的中年男人伸手拦住了她,恭敬说道。

  少女冷冷注视着他们俩,右手不自觉地搭在了腰间短鞭,说道:“你们拦不住我,再说,我就是去看个热闹,拦我作甚?”

  “小姐,莫要让奴才难做。”

  “我给你们三个数,给我让开,否则——”

  啪的一声,她拔出短鞭,猛地一抽,鞭身擦破空气,发出清脆鞭响,威胁道。

  “这……”

  那两人对视一眼,有些为难。

  这时,只听得吱呀一声,二楼尽头一间厢房门被人从里推开,从中走出一位锦绣华服老人。

  “老爷……”

  见到这位老人,那两人赶忙行礼,而少女也瞬间变得温顺起来。

  “爹,你不是和元叔父有要事商议嘛,怎么出来了?”少女撒娇说道。

  老人冷笑一声:“你在楼上闹那么欢实,真当爹聋了,听不见?”

  他目光落在少女手中短鞭,又说:“收起来!姑娘家家舞刀弄棒成何体统!”

  少女连忙将短鞭重新缠绕起来,然后别回了腰间,继而满脸堆笑道:“爹,女儿就去看个热闹,不会惹事的,您就让我去吧!”

  “不行!”

  老人驳回了她的话,转过身对那两个家丁说:“看好小姐,如果她溜出去了,我拿你们两个是问!”

  “是!”那两人恭敬应道。

  “我和你元叔父还有点话要说,你老实点。”

  叮嘱了女儿一句后,老人再度转身返回厢房,房内只有一张木桌,桌上有几碟小菜,老人缓缓落座,而在他对面,坐着个儒生模样中年人。

  厢房外,少女怒视着那俩家丁,后者则眼观鼻鼻观心,权当什么都没看见。

  过了半响,见这两货当真不给自己任何机会,少女气愤地别过头,重又回到酒楼顶楼,倚着栏杆,尽力伸长脖子,试图看见那方战局。

  破开了个缺口的红墙之外,越池九人已将南山牧野包围,迅速结起法阵,越池素来以法阵闻名当世,和崇尚技法刀意的黄门不同,越池弟子向来喜欢以多敌少,尽管他们之中也不乏技法高深者。

  隐隐觉察这方天地气机似已被封锁,南山牧野脸色不变,依旧朝前走去,迎面而来似是重重刀山林立,不过即便是刀山,他今天也要走出一条小径。

  南山牧野轻声吟诵:“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

  此言出自大悲咒发愿文,南山牧野通读百家,自然看过这部传自西域佛教的经书。

  音落,山塌。

  法阵分崩离析,越池九人纷纷栽倒在地,脸露不可置信之色,此阵能敌一品之上宗师,儒圣竟能强悍如斯,仅是一个照面,他们便难以抵挡?

  淡淡看了他们一眼,南山牧野迈步入皇城。

  昔日太阿山道人和无忧和尚百忧解曾做到过的事,他今天也做到了,从今往后,大宋上京那块世人皆知的短板,将添上他的姓名,白帝城那位将军看死了江湖,不让任何一条锦鲤有化龙之势,可即便是他,甚至是文宗皇帝,又何曾想过,古书上记载的儒圣,长久以来被当作是读书人的幻想,如今竟真有人做到了。

  而儒圣之威,比之自在剑仙、武夫止境、佛门无漏更是不差分毫。

  九个二品小宗师,结阵可战一品之上,在他面前甚至走不过一个回合。

  “让一下,麻烦让一下。”

  费力穿行在人堆里的吴清垣伸手拨开面前一重又一重阻挡,忽地,他发觉原先水泄不通的人群似乎有散开的趋势,接着就听见前面传来声音:“散了吧,都散了吧。”

  吴清垣愣住,啥玩意,我连个边边角角都没看见呢,就结束了?那匪徒刚才不还挺厉害嘛,怎么那么不经打,就不能撑到他来吗?

  人群哄散开来,吴清垣和赵西洲走到他之前看中的最佳观战位,然后,就看见九个男人瘫倒在地,皆是萎靡不振模样,全然不像吴清垣刚才想象的那样。

  “师傅!”

  吴清垣快步奔上前,搀扶住周不鸣右臂,关心说道:“你怎么样了,撑得住嘛,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馆,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不鸣勉力睁开眼睛,见到竟是这个几年前收的便宜徒弟,顿时掀了掀嘴角,有气无力道:“没事,就是法阵反噬,修养调息一会儿就好,他手下留情了,不然我们几个都得死。”

  “他?”

  见周不鸣似是无大碍,吴清垣稍微放下心来,好奇问道:“那人究竟是谁,哪门哪派的高手,能把你和师叔们揍成这样,怎么着也得和曹将军一般厉害吧。”

  这孩子,什么叫揍成这样,能不能给他和几位师兄留点面子?

  周不鸣好想拿刀给吴清垣屁股来上一记,但他现在全身乏力,也只能任由这个嘴巴把门没轻重的便宜徒弟去了。

  他轻声说道:“那人叫南山牧野,你应该没听过这个名字,他成名的时候,就算是你师父我,也还在襁褓里呢,你小子,估计都没生出来。”

  “不过……”

  周不鸣不知是自嘲还是钦佩地笑了笑,“今日过后,全天下都会知道他的名字,儒圣,哈哈,儒圣,几百年以来的传说,想不到成真了,还被我们几个给碰上了,就算是输也值了。”

  闻言,其他几人也纷纷笑了起来,行走江湖技不如人那是常事,只要不死,输就输了,即便是那位沙场、江湖未曾一败的白帝城主曹晚秋,临了不也输给了武当道尊李长生,落了个“曹半招”的诨号,何况是他们?

  况且,输给儒圣,不丢面,相反,他们还觉得挺荣幸的。

  然而,盘坐于法阵东南角的瘦削男人,神色却有些阴翳,望着南山牧野离开的方向,长久沉默不语。

  “儒圣!?”

  吴清垣惊讶地咂巴嘴,咋舌道:“我小时候听公孙院长提起过,可那不是那些书呆子为了不受人欺负而胡乱编出来的玩意嘛,师傅你咋还当真了呢?”

  一旁,赵西洲若有所思,他记得先生曾经说过,有些人就算看书也能看出个当世无敌,当时他和卫长枢以为先生是在说笑,可现在看来,也许先生所言不假,因为已经有人做到了,凭借读书,凌驾在皇权之上,这是何等气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