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逃出生天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113 2019.07.05 11:41

  无数双眼睛注视下,南山牧野突然动身。

  他向前走,越走越快,最终变成朝南华门方向奔行。

  无数柄银刀拦路,他连续弹指,银刀自中央断裂,打着飞旋,斜斜没入地面。

  骏马高高抬起前蹄,惊恐长嘶,骑手们连忙控制住座下坐骑,其中骑术不精者被掀翻在地,马蹄重重落下,踏在他们脸上、身上、四肢,骨碎筋折,饶是如此,依旧没有人发出一声惨叫,唯有低低闷哼从面甲后传出。

  有人勉强打滚,躲过蹄落;有人蹒跚爬起,一瘸一拐,朝着那一袭青衫继续冲行。

  旁光瞥见一匹无主骏马,南山牧野目光一凝,伸出左手弹飞一柄迎面斩来的银刀,右手搭住棕红色马鞍,脚底发力,飞身跃起,身体在半空划过一道半圆,稳稳地落在马上,双腿朝里使劲一夹。

  座下骏马会意,朝前冲去。

  前方是丛丛刀林,以及望不到边界的烈马海洋,就好像一片移动陆地。

  锁子银甲映射光芒,南山牧野微微眯眼,面无表情,见座下骏马似乎不愿向前,他使劲拍了下它的屁股,释放儒圣威严,原本放缓了的四蹄,再度挥踏成连绵幻影。

  见此,几个经验老道的士兵毫不犹豫地跳下马,俯下身子,快步穿行,转瞬间就已潜行到南山牧野附近,快速对视一眼,斜举银刀,算准距离,奋力斩下。

  斩马刀锋利无匹,骏马四蹄齐根断裂,鲜血喷溅了他们满头满脸,原本逐渐平静下来的千余匹骏马,闻到这股味道,再次变得焦躁不安。

  失去坐骑的南山牧野腾空飞起,轻点人头,向前轻身而去,南华门距离他越来越近,而在他原先所处位置,一匹枣红色骏马向左重重倒下,发出痛苦哀鸣。

  为首将领见南山牧野即将脱离包围圈,目光微寒,重重一掌拍向身下,借力飞起,脚尖轻点马背,追了上前。

  同时,他轻拍腰间右侧悬挂的机关盒,搭盖掀开,内有十枚飞镖。

  他的手掌拂过,一枚飞镖落在掌心,手臂猛地一甩,银芒掠过长空,眨眼间就已逼至南山牧野后背,未待南山牧野反应,又是三枚飞镖疾射而来,首尾相衔,气势逼人。

  南山牧野不管不顾背后威胁,继续向前奔行,那四枚飞镖落在他背后,像撞到了一堵透明屏障,势头受阻,统统坠落,若是黄天行看见此幕,定会觉得熟悉,先前宫墙外他那凌空一击也是被这道透明屏障挡下的。

  光线忽地黯淡,南山牧野已窜入城门洞内。

  南华门紧闭,朱漆大红牖高约九丈,上有八十一枚金钉。

  他毫无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前行,来到门前,两掌拍门,门身一震,并未移动,八十一枚金钉有些松动,倒是没有迸射而出。

  继续拍门,无穷巨力爆发,灰尘簌簌落下,门身巨震,八十一枚金钉齐飞。

  顶部洒下光芒,露出一道缝隙,这缝隙越加宽阔,最后,竟然露出了蓝天白云,正午阳光斜斜刺入城门洞内——南华门倒了。

  “那是什么?!”

  围观百姓指着缓缓倒下的城门惊呼。

  负责开闭城门的守卫们也呆住了,这可是朝里开的门啊,重达万斤,每次开一次都得数人合力,才能勉强开出一条缝隙,现在就这么倒了?

  紧接着,从他们头顶飞掠过一道青色人影,他们甚至来不及阻拦,这人影就已飘然远去,消失在了热闹坊市中,再难找见踪影。

  “人呢?”

  当首将领追了出来,由于刚才城门倒下时视线受限,他并没有看见南山牧野往哪里去了,此时向守卫们询问。

  守卫们这才知道那个青色人影就是闯入内城的贼人,不禁语塞,面面相觑,哆哆嗦嗦地说道:“往,往那个方向去了。”他们指了指南山牧野消失不见的方向。

  闻言,当首将领忍不住捶了一下城墙,并未立即去追,以京城广阔,南山牧野此去就等于鱼入大海,就凭他一人根本难以找到。

  况且这上京城内,多的是世家大族的宅邸,他若是不呈拜帖,就擅自闯入,肯定会摊上事。

  这些世家大族,他一个游骑将军,仅仅从五品上的小小武散官,又是出身草莽,可得罪不起,尽管他身负太后旨谕,这些世家大族肯定会给太后面子,但事后指不定会给他下绊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摘星楼顶。

  盛浅予望着南山牧野消失在炊烟巷陌中,沉默了许久,才站起身,身形有些踉跄,吓得底下一众太监宫女瞪大了眼睛,颤巍巍地伸出双手,想着要是太后掉了下来,哪怕他们被砸死,也要保证太后安全。

  曹晚秋斜倚着白玉栏杆,双手抱胸,侧着头,目光越过那些精锐,嘴角笑意似有似无,今日过后他可不欠夏家的了。

  虽说他没能够杀了南山牧野,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啊,盛浅予让他来京城,他来了,让他杀南山牧野,他也杀了,可无论是他还是盛浅予,都没有料到儒圣手段如此诡翳,就连一千余众不还城精兵都没能拦下他。

  而且盛浅予也不能怪他不出力,须知他先前已经用出了五成功力,却依旧和南山牧野打得难舍难分,若是盛浅予不派这一千精兵来,也许他还有兴致打下去。

  这些精兵一来,他想着拿下南山牧野应该是板上钉钉之事,便不再出手。

  谁能想到这都能被南山牧野给跑了呢,只能说南山牧野运气好,老天爷不让他他今天死,那他今天就不能死。

  嗯,他才不是故意放走南山牧野的。

  卸下重担的曹晚秋耸耸肩,从精兵和烈马中走过,避过那些碎裂残刀,经过那匹奄奄一息的烈马时,他叹了口气,蹲下身,看着那双渐渐灰暗的眸子,伸出手扭断了它的脖子,对于一匹烈马来说,失去了四足,就等同于失去生命,不能在辽阔草原上狂奔的余生,不如死去。

  无视那些炽热目光,曹晚秋背着手走出南华门。

  看着那些围观百姓,他还很有兴致地朝他们挥挥手,不过却没有人回应他,虽说白帝城主名声大了去了,可他究竟长什么样,恐怕也只有那些顶尖高手知道,这些京城百姓可没见过。

  撇了撇嘴,曹晚秋有些怀念起过去凯旋归来时全上京百姓夹道欢迎的热烈景象,唉,一代新人换旧人,就算是李长生那个糟老头子,突然出现在上京,也不会有人认出他了吧。

  “啊嚏!”

  远在山南道的一座茶楼里,一个满脸酒水的老头子气急败坏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敲,拿衣襟擦拭鼻尖,刚才那突如其来一个喷嚏,让他手一抖,酒水喷了一脸,一边擦,他一边心说这是哪个小王八蛋在咒骂我呢?

  “扑簌簌——”

  似是飞禽翅膀擦过树叶的声音。

  “大,大哥,你有没有听见,听见什么怪声?”

  “什么怪声?”

  “呃,有,有点像,像鸟从天上掉,掉下来的声音。”

  “你听错了,这里是上京,你以为还在西凉呢,天上总会有傻鸟掉下来?前段时间你也看见了,城墙上那可都是劲弓利弩,半只鸟都飞不进来。”

  “大哥,他,他们为什么要打鸟啊?”

  “这我哪知道,可能他们也喜欢吃烤鸟肉?”

  (流口水声音)“那大哥,我们,我们去看看呗,你这,这一说,我有点馋了,万一,万一那是条漏网之鱼呢,嘿嘿。”

  (沉吟)“行吧,你刚才听见那声音从哪里来的?”

  “这,这儿,大哥,肯定是这儿。”

  (笑骂)“你小子,怎么碰见吃的,就不结巴了?”

  (挠头)“嘿嘿——”

  拨开灌木丛的声音。

  这是一处靠近围墙的灌木丛。

  “哥,前面,我看见了。”

  长相青涩、穿着家丁服的一个壮汉,一边扒开拦路树枝,一边转头对他大哥说,嘴角咧开,嘻嘻笑着。

  他大哥,样貌老成,不过和这壮汉容貌相似,应是亲兄弟,看着弟弟脸上笑容,他也笑了笑,说道:“小心点,别摔了。”

  他也看见了那只倒霉从天上掉下来的傻鸟,青色羽毛,看体积挺大的,看来够他们哥几个饱餐一顿了。

  自从来了这邱府,他们哥仨虽然摆脱了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苦难日子,可是这每天伙食都清汤寡水的,据说这是因为尚书夫人崇礼敬佛,推崇食素,导致下人们也不得不遵从。

  说实话,素斋味道也不错,可是,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五大三粗模样,肉这玩意断不了,况且,尚书夫人难道没有想过就他们这些人,日日吃素,就算原来有个把力气,现在也没了,若是遇到外敌,谁来保护她们?

  不过话说回来,堂堂吏部尚书府邸,又地处京城深处,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有本事攻入这里,而如果有人闯到了这里,那种高手,他们恐怕打个照面就倒地。

  哎,找那么多理由,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都是无肉不欢的命啊。

  他一边想着,却听见前方传来三弟急切呼喊。

  “哥,哥,这不是鸟,这是个人!”

  人?他脸色一变,加快脚步,来到三弟身边,低下身查看那人,树叶遮住了那人样貌,他将树叶拨开,忽地失色失声说道:“恩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