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黄门往事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099 2019.08.07 18:16

  即便是吴清垣,也没有料到万俟莲如此之狠,竟然毫不犹豫地害了两条人命。

  吴清垣此时正循着来时之路返回,接近南衙门口的时候,有一幕引起了他的注意:先前阻拦他的两名守卫之一,正在与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聊天,十分熟络的样子。

  见此,吴清垣不由得摩挲了一下下巴,南衙乃是军武重地,寻常人家的家仆女婢可进不来,即便是一些大宋官员的家眷仆从,也得先通报,得到准允之后,方得进入。

  这少女,多半应该是南衙中某位长官府上的吧。吴清垣猜测。

  不过他也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继续向门口走去。今日他来南衙,目的很明确,也没有骗万俟莲,的确是来找黄天行述职的,奈何黄天行不在。至于“收万俟莲当小弟”这件事,来之前他完全没有料到,所以说,棋秤之上有些“神来之笔”,即便是棋手本人,在落子之前也是不曾想到的。

  万俟莲这一步棋,便是如此。

  越过那两人,吴清垣本是无心去听那两人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天生耳力聪敏,偶有只言片语钻进了他的耳朵:

  “阿郎何时方归?”(阿郎,大宋奴仆对自家男主人的称呼)

  “这,我也不知,统领临走前说他有要事要办,若是娘子等急了,可以先打道回府,待统领回来,我会与他说的。”

  “算了,娘子说了,再等等吧。”(娘子,称呼有身份的妇女)

  统领?吴清垣顿住脚步,扭头回望,却见那女婢已经扭着纤细腰肢,往他刚才去过的会客厅去了。他凝眉思量,南衙之大,官职若干,上至大将军、将军,下至长史、参军、中郎将、朗将,再往下,就是司阶、中候、司戈、执戟这等四色官,长官名称不少,不过能称之为“统领”的,也就他顶头上司,黄天行一人。

  说起这个称呼,这里面还有个故事。

  那时,年号还是昌徽,代表大宋前往北原进行和谈的右相,不负众望,不仅安全归来,而且还传回了一个让举国欢腾的好消息:这场仗打了整整十年,终于能够歇歇了。

  其实,这十年,花在“旧九国之乱”上的时间,仅仅只有四年,举兵起义的一干春秋遗民,面对举国兴武、赤膊上阵的大宋,毫无还手之力,拱手将好不容易夺回的城池还给了大宋,接着就被镇压下去。

  大宋鏖战了六年的真正对手,是位于大宋以北的北原。就在宋文宗以为“旧九国之乱”就这么被平息了的时候,刚想松口气,这个由游牧民族组成的新兴政权突然发难,来势凶猛,完全出乎大宋意料。

  毕竟此前,从未有人注意到过那片辽阔苍茫的土地,偶有惊鸿一瞥,往往也只能看见几座营帐,以及成群牛羊。一些游商发现这是商机,于是就雇佣当地人——他们听得懂北原方言,去跟这些游牧民族进行贸易,拿青砖茶当作货币,除了用米与布直接易换皮毛以外,其余杂物都是以青砖茶定为价值交易。

  对此,宋文宗也略有耳闻,于是在他印象里,这些北原人不过就是一些追逐太阳的蠢笨蛮夷,除了打猎、放牧略微有一手以外,难以同泱泱大宋媲美,因此从来不放在眼里,当然,他也想过把北原纳入大宋版图,可是刚经历过“旧九国之乱”,军力匮乏,他原是想等到一番修生养息之后,再考虑扩张一事,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被他当作猎物的北原,竟然不知道何时聚集到了一起,甚至诞生了一个政权。

  最令他措手不及的是,这个新兴政权,居然趁大宋兵力空虚,如同雄鹰一般,叼走了大宋三座边陲重镇。北原的突然崛起,始终是个未解之谜,也许游历过北原若干载的司空经天能够对此解答,不过宋文宗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他执政时,穷尽文韬武略,也不过是将战线控制在了不还城以北。

  如果不是赵克己冒死前往北原,说服那位天可汗化干戈为玉帛,恐怕这场令北原、大宋尽皆劳民伤财的鏖战还将持续下去。这也就是为何赵克己归京之时,满城奔走相告,举国欢腾相庆的原因,他们已经厌倦了战争,他们渴望和平。

  不过,有一个人却不怎么高兴,甚至可以说,如同遭了一道晴天霹雳一般呆滞住。

  那就是黄天行,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一个仗着煊赫家世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得知父亲逝世,死于护送右相前往北原皇帐途中的消息时,他还在平康坊里寻欢问乐,杯盏砸了一地,他知道,黄门完了。

  他父亲一倒,偌大一个黄门,就连一位顶尖高手也没有了,他叔父已经不知所踪,这位曾经率领大宋铁蹄马踏江湖的传奇人物,似乎厌倦了打打杀杀,退隐匿踪,就连他父亲也不知道下落。

  现如今,他父亲也死了,黄门过去得罪过不少人,肯定会一个接一个地找上门,找他算账。不行,他必须找个靠山,于是他找上了赵克己。狡猾阴鸷、贪生怕死如黄天行,得知父亲死讯第一刻,居然不是感到悲伤,而是想着如何自保,也不失为奇事一桩。

  另一边,赵克己面对这位故人之子相求,尽管明知对方心性如虎狼,也毫不在意地同意了,让黄天行三跪九叩之后,他于朝堂之上不顾众人反对,说服宋文宗将此人纳入军中。宋文宗也明白老宰辅是看在黄天行父亲救过他一命份上才做此决定,于是点头准允。

  黄天行得以入得军中,担任检校千牛卫大将军,乍一听很威风,其实就是皇帝侍从、仪卫。而且,这个官职,很快就被宋文宗改作“检校千牛卫统领”,这是赵克己要求的,尽管仅是头衔改变,其中深意却让文武百官心服口服。统领与大将军一比,格局要小上不少,黄天行一介纨绔子弟,如今更是黄门落魄子,何德何能配得上“大将军”一称,便是“统领”,也已经是高攀了。

  称呼改变,令黄天行受尽歧视,别说是当时还在上京的北衙禁军,就说南衙之内,骁骑、豹骑、熊渠、羽林、射声、佽飞一干外军,本来就不怎么看得起左右监门卫、左右千牛卫,更别说一个纨绔子弟拿父辈恩情换来统领职位。不仅是他们,就连内军(均有高官子弟充当)也嬉笑讥讽。

  不过那都是昌徽年间旧事了,现今黄天行傍上了太后这座靠山,很少有人再敢明议他不是,便是再不满,也只敢在私下里非议,明面上还是相当敬畏的。

  这少女,原来来自他顶头上司黄天行府上?

  吴清垣琢磨着刚才两人谈话,娘子?他刚才出来时没看见过什么女子啊。隐隐间,他觉得有点不对,但又说不上来。算了,人家娘子等了那么久也没等来夫君,看来他那位未曾谋面的长官应该是有什么要事要忙给耽搁了。

  他继续等着,也不是个事,改日再来吧。

  吴清垣如此决定,毕竟门口还有个人等他呢,他与赵西洲相交尚浅,总不能让人家苦等吧,他说过要带赵西洲去体会一下上京繁华的。吴清垣打定主意,迈动脚步,出了南衙,朝不远处那处树荫底下望去,一个人影垂手而立,极其镇定,浑然没有等急了的模样。

  这家伙……

  吴清垣摇头失笑,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份静心功夫,就连他们出过九位国手、以弈棋闻名的江左吴家,也颇为少见,尤其是这个年纪,尚是屁股烫坐不住的时候,竟然能够选了一个地方站着就纹丝不动,他很想知道,如果他迟迟不出来,赵西洲会是什么反应,继续死等?看这架势,应该是的。

  吴清垣对已经换了一批的守卫点点头,朝赵西洲走去。

  那两名守卫有点纳闷,觉得此人眼生,可既然能被准入南衙,肯定有依仗资格。

  “走吧。”

  吴清垣走到赵西洲身前,笑着说,“带你去个好地方。”

  闻言,始终闭目养神的赵西洲睁开眼,抬眉看向吴清垣,然后点了点头。

  二人就此离去。

  ———————————

  “贼已入鬼市!”

  曲池坊,位于修政坊东南角,这里有着曾经长安最繁盛的景点——曲江池。

  这个池子与少陵原相连,里面水道蜿蜒,曾经楼宇林立,如今都已废弃,然而曲径通幽,对于逃遁者来说,这里是个极好的去处。尤其是,如果有专人指点,通过这些水道,能够进入鬼市,一旦进了鬼市,那可真就是鱼入大海,再难寻踪迹了。

  前文就已经说过了,鬼市是由于一场地震而形成的地下溶洞,底下暗河无数,通往无数地界,如同蚁穴一般,就连鬼市中人,也不知道入口、出口有多少,昔日宋文宗想要清剿鬼市,败因有二,一是鬼市内部陷阱无数,二就是鬼市里面通道出路错综复杂。

  季慎紧蹙眉头,看着手里通传刚送来的木简,局势越来越糟糕了,虽然说他原本就不抱希望能通过秦朝远那三人来抓住南山牧野,不过这件事当真发生之后,还是让他觉得颇为头疼的。

  一入鬼市,就像陷入了一团迷雾。

  攻心为上,可如果连心都看不见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