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宋家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老翁少妻?

宋家江湖 君生江南 3599 2019.07.06 22:25

  “恩人?!”

  青涩壮汉惊呼出声,声音一出口,他就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双铜铃大眼警惕地观察四周。

  他突然想到,恩人毫无防备地躺在这里,肯定是出事了,他这一声很有可能会将那些坏人引来,要是因此害了恩人,他定会后悔莫及。

  周围一片寂静,这里靠近邱府后门,门口是条小巷,来往者寥寥,通常前来拜访吏部尚书的官员或当科考生,都会选择从大门递交拜帖。

  唯有一些运送瓜果时蔬、残羹剩饭、人畜粪便的拉货驴车才选择从后门走。

  守在后门的是三个上了年纪的家丁,平日里工作既清静又清闲,听说他们私下里和邱府后厨有金钱勾当,具体内容就是将那些吃剩下的菜肴低价卖给酒楼饭馆,完整的菜肴可以卖给高档酒楼,简单一些的餐食就粗加工卖给普通百姓。

  在这个年代,即便这是上京,皇族、官员、世家大族、普通百姓……依旧是三六九等,阶级之间依旧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生活质量上的差别不足以道理计。

  要是那些从宫内流传出来的“御膳”,恐怕价格还要高昂,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能够吃到皇帝、太后的剩菜剩饭,也算是荣幸啊。

  见没有人注意到这儿,青涩壮汉稍稍放下心,小心翼翼地朝前走了几步,离恩人保持一段距离,倒不是为了避嫌,而是怕自己一不小心没收住力气,伤了恩人怎么办。

  他从小就臂力过人,十岁时就能抱着一块大石头撒丫子满地乱跑,常常因为收不住力气而误伤别人,兄弟三人当中数他最能“惹是生非”——从西凉道逃难来京畿道的这一路上,他们兄弟三人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盘缠,大部分都用来赔偿他误伤的那些人医药损失了,没办法,碰上个动不动就让人筋断骨折的三弟,谁能顶得住啊。

  不过祸兮福兮,好在他们碰到了恩人。

  那日黄鹤客栈一别后,他们就找到了吏部尚书之女布粥施米的车队。

  听从恩人的话,这期间,他们兄弟三人有意无意地展示自己,尤其是老三,他惊人的臂力,当即引起了吏部尚书那位二女儿的注意,后来,就跟恩人预料的一样,他们成功地进入了尚书府邸,当上了家丁,过上了吃了上顿有下顿的美好生活。

  这一切都是恩人给他们的,如今恩人有难,他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西凉道虽乱,这天下虽乱,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总还是有些人愿意拿生命去信奉的。

  青涩壮汉伸出手,拿两根萝卜粗细手指,极轻极轻地戳了一下南山牧野。

  “你干嘛呢?”旁边蹲着的大哥有些纳闷。

  青涩壮汉回道:“我,我看看,恩人他,还,还活着没。”

  “活着呢!”

  大哥没好气地说,指了指南山牧野脸孔,“我刚才探过鼻息了,有热气。”

  “那,那我们,接,接,接下来怎么办?”青涩壮汉松了口气,又问。

  “接下来……”

  大哥左右旁顾,沉吟半响,叹了口气说道:“也没别的办法了,先找个安全地方把人藏起来再说,记住,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看见,你跟我皮糙肉厚,挨几下板子没什么,主要是恩人,他现在这样子,挨几下板子都是小事,要是让那些找他的人知道他在这里,就完了!”

  青涩壮汉认真地点点头,矮下身子,要将南山牧野背上肩。

  “我来吧。”

  大哥赶忙阻止他,生怕这没轻没重的弟弟,一不小心把恩人骨头拗断了,雪上加霜。

  青涩壮汉讪讪挠挠头,等着哥哥将恩人背起,老老实实地在前望风引路。

  幸亏现在是晌午,绝大部分家丁都去吃午饭了,府内空荡荡的,偶然碰见几个,都在闲聊扯淡,等着换班去吃饭,压根没注意到这鬼鬼祟祟的二人。

  在这位赵府当家丁是件美差,吏部尚书邱林甫是个温吞脾气,从不得罪人,又生了三个女儿,从小就教授以三从四德,自然不会出现赵徽那样带着家丁护院横行霸道的荒唐事。

  偶有个二女儿执意学武,邱林甫又对她百般宠爱,拗不过她性子,只得给她请了两个二流高手当师傅,结果现在成天拿着鞭子在街上闲逛,哪里有热闹往哪里凑,做梦都想路见不平拔鞭相助。

  避过数人视线,二人将南山牧野背至柴房,殊不知他们的身后跟了个小尾巴。

  把南山牧野轻轻放下,大哥抹了把额头汗水,倒不是累,而是由于太过紧张。

  青涩壮汉也是一样,哪怕现在已经将南山牧野转移至安全地方,他依旧不太放心,坚持守在门口,时刻提防有人过来。

  这个柴房不是万全之策,时常会有人前来搬柴火,他们打算等到了夜里,趁着夜色将恩人装到运货驴车里,赶明儿再转移出城。

  署吏们一般不怎么敢查吏部尚书府出来的运货驴车,哪怕装个大活人,他们也不会发现。

  “哥,好,好了没啊!?”

  青涩壮汉压低声音问,腿都打起了摆子,要是有人这时候来取柴火,那他们俩可就完了,他们的巡逻区域可不在这儿。

  “快了快了!”

  大哥同样压低声音回答,一边将南山牧野往柴火堆深处藏,同时将摆放在外的柴火堆高,以免有人发现。

  过了一会儿,他站在柴火堆外左看右看,发现怎么也找不见南山牧野踪影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到三弟身旁,小声说道:“弄好了,我们还得去拿点吃的。”

  “哥,我不饿。”

  “不是给你吃的,是给恩人吃的,他要是醒来肯定会饿的。”

  “哦,哦,可,可是,现在,现在都已经过了饭点了啊。”

  “没事,你二哥现在和后厨那美厨娘打得火热,叫他去拿,一拿一个准,而且,现在后厨都是素菜,少个一两棵白菜,没人会注意的。”

  “行,行吧,对了,大哥,我,我怎么没听说过,后,后厨,还有个厨娘啊。”

  “你这一天天的,知道点啥?”大哥白了他一眼。

  二人快步离开柴房,等到他俩离开后,一道娇小人影左顾右盼,踮着脚走了过来。

  进了柴房,她先是将门合上,而后背过双手,打量四周。

  周围都是柴火,但她知道,这里面肯定藏了个人,因为她刚才是一路尾随那两个呆瓜过来的。

  “在哪儿呢……”

  她自言自语,同时背着手来回踱步,不停打量四周。

  过了片刻,她目光一定,发现了一处明显被人动过的痕迹,这处柴火显然堆得要比其他柴火高,而且摇摇晃晃,随时要倒塌的样子,肯定是刚被人堆起来。

  她走上前,将那堆柴火搬至他处,到底是个小姑娘,等到做完这一切,她已经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唯一遮掩物被挪走,南山牧野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了她面前。

  他安静躺在杂草堆上,胸膛微微起伏,高髻已经散开,发丝随意搭在两颌,脸色有些发白,显得分外脆弱,青衫打着补丁,就像是一位进京赶考的穷书生。

  先前双掌拍门那两记,委实耗尽了他所有气力。

  人家无忧和尚好歹是从外向里推,他倒好,从里向外,将南华门都拍塌了,这等壮举,便是儒圣境界,也得承受巨大代价。

  “这是……”

  女孩蹲下身,看着南山牧野面孔,歪着头思考,“是那个高手嘛?”

  当时她离得太远,只能看见一袭青衫,详细面容并未看清,此时也无从判断。

  蹲了好一会儿,她腿不禁有些麻了,于是站了起来,一边踱步一边思考。

  那两个呆瓜,为什么要救这个人,难道是有旧?

  如果换作是府内其他家丁,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人扔出门外的。

  接下来怎么办,这家伙到底是不是那个高手,他好像受了重伤,会不会死啊,那我要是就这样走了,岂不是见死不救?

  不会的吧,那两个呆瓜应该会想办法救他的。

  唉,还是算了吧,就他们那点月钱,连一服像样点的药都抓不起,让他们照料,这家伙早晚有一天会死。

  想到这儿,女孩看向地上的南山牧野,拍了拍手掌,心说算你运气好,碰上了本小姐,否则过不了一会就得见阎王爷去。

  她弯下腰,想要将南山牧野抱起来。

  但是,从她刚才搬柴火就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就能看出,她这练武就是练个花架子,脸色倒是涨得通红,可却仅把南山牧野抬起了半寸。

  “呼——”

  她喘了口气,摆了摆手道:“不行不行,大叔你太重了,还是等两个呆瓜回来再说吧。”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她心想自己是要救人,又不是杀人,和那两个呆瓜目的是一致的,她又是二小姐,他们肯定会听她的话。

  想到此处,她便原地坐了下来,靠着柴火堆,闭上眼休息,倒是个心大的姑娘,一点也没想到把那些柴火重新堆好。

  这要让人发现堂堂尚书府二小姐跟一个中年男人睡在柴房,传出去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大约过了半柱香时间,算她运气好,也是因为午饭刚过,准备晚饭又太早,没有人来取柴火,否则肯定会被人撞见。

  三人来到柴房,正是那兄弟三人,老二也赶了过来。

  他一听闻恩人受伤就急了,又听闻大哥、三弟已经将恩人救了下来,当场就说要来看看,结果被他大哥拦了下来,让他先去讨点吃的,他这才不得不牺牲美色,向那美厨娘讨了点吃食来,理由很简单,就说他刚才没吃饱。

  一听到情郎说没吃饱,美厨娘赶紧给他拿了点剩菜剩饭,说是剩菜,量也挺足,尚书夫人、三小姐、近来府中还有几个从外地过来探亲的亲戚女眷,胃口都不大,当然,也有可能是吃不惯素斋,所以剩了好多——她们都借着游逛上京的借口,去找酒楼饭馆吃大鱼大肉了。

  三人走进柴房,当即吓了一跳。

  “二小姐!?”

  却是青涩壮汉最先开口,饶是他挠破了脑袋,也想不通二小姐怎么会和恩公搅合到了一起。

  倒是老大、老二对视一眼,似乎有点明白了,暗含深意地看向南山牧野,又不太理解地看了看女孩,想说这两人年龄差距也太大了,感觉恩人都能做二小姐父亲了。

  当然,不是说恩人不好,只是,这老翁少妻要是发生在那些富家老翁和穷人家闺女的身上,倒也还说得过去,可二小姐,你可是吏部尚书的女儿啊,你这样,尚书大人他同意吗?

  好吧,看恩人伤成这样,尚书大人肯定是不同意了,否则也不至于落得这种下场。

  他们将怜悯的目光投向躺在地上、尚不省人事的南山牧野,不禁有些感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