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入学百工院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3701 2019.11.13 20:54

  太学府内一条直道足有十多米宽,将整个青阳太学府顺着南北向一分为二。道路两边红枫如血,需要两人合抱的树木更是数不胜数,不少建筑物掩在其中,看不出具体形状。走了不过半刻钟,便看见一处阁楼,其上有“听风阁”三个大字,正是入学令中提及的新生报到处。

  余天一摸出入学令,径自进了阁内。

  听风阁内陈设简单古朴,白墙之上挂着一些名家手笔,龙飞凤舞,铁划银钩,余天一对此并不精通,倒也不必附庸风雅去细细品味。

  一名清瘦老者坐在方桌台前的太师椅上,正翘着二郎腿,嘴中哼着不着调的小曲,一手握一本纸张泛黄的古籍,一手拿着茶壶,悠然自得地看书品茶。

  余天一走上前去,恭敬道:“老先生您好。”

  老者却是头也不抬地指着桌台上的一沓纸张。

  “新生先登记。”

  顺着老者所指方向看去,却见那一沓是一份份眉头为新生登记的表格,余天一会意,拿起一份表格,桌上有着上好的极细狼毫,沾了墨汁,便将自己的信息填了上去。

  虽然跟着七老祖读了三年书,但是写字确实没得到七老祖的真传,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那种。按九老祖的话说,行走江湖,大多都是打打杀杀的事情,谁有闲情逸致看你写的字是不是很漂亮。

  将大概信息填写完整,余天一便躬身站在一旁。

  老者瞥了一眼余天一,往嘴里灌了一口苦涩的大叶茶,丢下古籍和茶壶,单掌一拍,竟然直接从椅子上翻飞起来。

  单手一划,老者从腰间抽出一根束带,其上倒是有一些刻度,却是一根布尺。翻过方桌,身至余天一身旁,提手跨腿,不过片刻间,老者便将余天一的身材尺寸给量了去。

  “这么小的学生服可是没有现成的。”老者面露难色,旋即眼珠一转,“有了。”

  老者挠挠拉碴胡子,旋即从桌底抽出两卷布匹,一蓝一白,往空中一抛,两块布匹在空中自然的铺开,也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剪刀,犹如春风裁细叶。

  唰唰唰!

  呼哧哧!

  白布为底,蓝布为面,穿针引线,行云流水,只见一套与余天一身材恰好适合的劲装上衣不过在半盏茶的时间内完成,余天一看得眼花缭乱,以他的修为,仅仅是能跟得上老者的手速,却是看不清更具体的细节。

  “拿去。”

  余天一慌乱地接过衣服,但见裁口部位竟然没有一丝毛边,针脚细密,犹如缝纫机缝合,连袖袋都做好了。正在余天一愣神期间,又见一条裤子抛了过来,同样做工细致,不比裁缝店的老裁缝数天之功的衣服差一分一毫。

  老者似乎对自己的这一套很是满意,放好剩余的布匹,拍拍手:“小子,你要进哪个院学习?”

  “哪个院?”余天一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顾夫子先前却是没有提及这个问题,却听得老者侃侃道来。

  原来太学府分为文政院、武学院、医学院、百工院,光听其名字便知道四大院各分其职,培养不同的人才。

  文政院乃是培养文官,武学院培养将帅,医学院培养大夫,而百工院便是培养各类将作大师,一切与衣食住行有关的东西在里面都可以学习到。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太学府,没想到太学府已经有了专业划分,当中分门别类细致,已经有了前世现代大学与职业教育培训的影子。

  余天一如此思量着。

  “老头子刚才那一套帅不帅?”老者突然凑到余天一身边,眨巴着眼睛,笑眯眯地说道。老者画风转变得太快,就差一点,余天一就要拔斧斩去。

  “帅!”余天一按下动手的冲动,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他确实没见过裁缝功夫如此了得之人。

  “有没有兴趣进百工院学习?”老者循循善诱道,眼睛还时不时瞄着余天一背后的双斧和短剑,以他老辣的眼光,自然看出那两样武器的不凡,比之百工院大匠师的作品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兴趣。”

  “混账小子,老头子刚才那一番力气白花了。”

  老人似是气急败坏地说道,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不高兴地抖着双腿,然后又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往嘴里猛灌,直至大叶将茶壶口堵上了,胸口的那股闷气似乎才消了。

  “前辈,不知进其他院后是否能再进百工院学习?”余天一将衣服折叠好,恭声问道。

  “各院课程相通,只不过侧重点不同,但是每年终评却归属各自学院,所获的福利也只能由本院所提供。”老者没好气地说道,“哎,看来我百工院真的复兴无望了。”

  “前辈,既然如此,我倒是愿意加入百工院。”余天一略微思量,看来有点专业课与选修课的意思,便开口道。

  “真的?”老者闻言面露大喜之色,当即从太师椅上弹了起来。

  “嗯。”

  余天一刚才听老者说,各院的课程每个人都可以学习,那加入哪个院其实也就无所谓了,反正这里也是他的临时落脚点,只要黄伟回忆起太和门的有关信息,他便会离开。

  老者兴奋地搓搓手,叫来一人继续在听风阁值守,便领着余天一去百工院报道。

  百工院乃是青阳县太学府著名的三少学院。学生最少,教授最少,房屋最少。

  现在百工院共有只三名学生、一名教授,这个教授还是院长兼任的。说到房屋最少,这些年由于武学院以及医学院的壮大发展,原本属于百工院的许多亭台楼阁,都划归到这两院名下,以满足两院的发展需求,留给百工院的仅剩一套四合院以及一座藏书楼。

  听闻老者的介绍,余天一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百工院居然如此穷酸潦倒,瞬间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刚才一路的闲谈方知,眼前这个放荡不羁的老头名为段常仁,竟然是百工院的院长,也是唯一的那个教授。老头这些年每逢招生季,便时不时蹲守在听风阁,将刚才神乎其技的裁缝手艺施展一遍,就是希望能多忽悠几个学生过来。没想到过去好几年了,愣是一个都没成功。为此,仇山太学府已经有消息传出,如果青阳太学府百工院再招不到学生,就将闭院休学。

  尽管老者一波骚操作华丽异常,却是没有真正吸引到余天一,但是余天一心里却是依然对这个为了学院而不惜自降身份的老人颇为尊敬。

  “百工院当初可是有着十几座大殿•••••••”

  走着走着,便到了一处看似不小的宅院,宅院大门上,一张巨大的匾额,摆放的有些歪斜,然而“百工院”三个大字苍劲有力,不可阻挡地昭显着曾经辉煌的峥嵘岁月。

  “到了,进去吧。”

  段常仁笑眯眯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吱呀!

  推开院门,只见院中一名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清瘦汉子,正在聚精会神地摆弄着一只巨大的木鸟,见那木鸟雕刻的栩栩如生,各个关节活动灵敏,此时正扇动着翅膀,似要飞上这青天,翱翔万里之外。

  “院长回来了。”那清瘦汉子一见段常仁,放下手中的活计,木鸟立刻安静了下来。

  边上一座露天火炉,炉膛内大火熊熊,一名四十多岁的汉子,打着赤膊,身上的肌肉块块暴起,正在挥动着一柄巨大的铁榔头,敲击着精铁台上一块烧得通红的金属。一锤子下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火星四溅的样子,看来这种金属异常难以成形,余天一看了半天,那块金属只是略微发生了一丝形变。

  汉子似乎不死心,将那块金属又放在火炉上继续煅烧,火舌贪婪地舔舐着那团通红,眼看火候差不多,汉子又将它钳出来,继续锤击,却是依然难以使之成形。

  清瘦汉子窜至赤膊汉子边上,摘去了耳中的棉花,赤膊汉子正要发怒,却见清瘦汉子努努嘴,这才看见立在门口的段常仁和余天一。

  “院长回来了。”

  赤膊汉子也是惊喜道,连忙搓搓手,擦擦脸,却是将手上的黑灰擦到脸上去,原本黝黑的脸庞,黑一块、灰一块,好生搞笑。

  “过来过来,给你们介绍你们的小师弟。”段常仁向两人招招手,二人立即跑到院长跟前,躬身道了一声“院长”。

  经段常仁介绍,摆弄木鸟的是之前的小师弟柯少新,学的乃是机关之术,熔炉打铁的是二师兄童震声,学的乃是锻造之术。

  “二师兄,三师兄。”余天一拱手道,童震声则憨笑说道:“小师弟,俺就是一个打铁的。”

  柯少新则是微微一笑道:“哎,你铁匠,我就是木匠了,小师弟。”

  余天一微微一笑,随即将自己的名字也告诉了二人,两人热情地替他收拾出一间空屋,同时也告诉他,百工院同其他学院不同,这里没有固定的学习时间和场所,想怎么学就怎么学,教授也是三天来一次,讲授一下重点,他们更注重的是实操训练。

  余天一微笑着点点头,却是寻思着,段常仁擅长的是裁缝,跟这二人所学貌似不太搭,这个该怎么教?

  “你们大师兄呢?”段常仁扫了一圈,没见着人,不由问道。

  “呃,大师兄应该是,是去喝酒了。”柯少新磕磕巴巴地说道,还朝童震声挤挤眼。

  “对对,大师兄去喝酒了。”童震声连忙和声道。

  “哎,又去喝酒。”段常仁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

  “小师弟,你背后的双斧可不得了啊!”童震声连忙岔开话题。

  “怎么?”余天一有些疑惑道。

  “这对斧子绝对出自名家之手,锻造手法比之仇山府太学院的大匠师还要精妙。”童震声不吝溢美之词。

  余天一却微笑着解下双斧,递给童震声:“师兄,拿好,有些重。”

  “这巴掌大的小斧子能有多重。”童震声嬉笑着接过双斧。

  只见童震声双臂猛地一沉,不察之下,竟然差点脱手,一旁的段常仁以及柯少新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童震声的力气是有目共睹的,双手百十斤的东西,拎起来那绝对是举重若轻。

  余天一轻飘飘地将双斧递过来,他居然差点没拿稳!

  童震声双臂一震,将黑炎稳稳握在手中,舞了几下,横在面前仔细观详起来。

  “好家伙,单柄就有九十斤重。这是?天外陨铁!黑炎晶!怪不得这么沉!”童震声看了不到数个呼吸时间,有些吃惊道。

  余天一更是一脸震撼地看着童震声,没想到仅凭黑炎斧的外观,他就看出其主材质,当即开口道:“师兄好眼力。”

  “嘿嘿,当年我有幸去仇山太学府观摩,当时的大匠师便是用这两种材料作为辅材,打制了一柄短剑,被护国将军买了去。”童震声憨笑道,他岂能不知余天一这双斧的价值,然后却是一脸严肃地说道。

  “小师弟的这双斧子最好用东西包起来,以免遭坏人抢夺了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