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前世的你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3315 2019.11.22 20:52

  余天一一路藏匿身形,远远吊在马车后面,不为别的,他只想确认花炎玲是否会对秦晓川下手。

  一路上风平浪静,却是没有任何动静,眼看已经到了秦府的大门,秦晓川跳下马车,给了车夫一两赏钱,准备进府。

  嗖!

  一道寒光,直射秦晓川的后心。

  铛!

  半空中一阵火花闪过,一支短小的袖箭落在秦晓川的脚下,还有一颗小石子。秦晓川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喊门。

  “开门!快开门!”秦晓川近乎歇斯底里,疯狂地拍着门。

  嗖嗖!

  又是两箭,这一次分上下两路,一路直射秦晓川的面门,另一路却是朝他的小腹射来。

  铛铛!

  两团火花在秦晓川面前爆发,爆裂的小石子碎片竟是将他的面部都划破,渗出血丝,秦晓川吓得瘫在地上。

  吱呀!

  小门终于开了,秦晓川来不及给门僮两脚,连滚带爬地从门缝挤了进去。“咣当”一声把门关上,躲在门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秦晓川这才发觉,自己仿佛是从水里刚捞出来的样子。

  “你家主人已经表态了,你何必自作主张?”

  余天一淡淡道,剑尖抵在那名黑衣刺客的咽喉处,而那名刺客还捋着袖子,臂弩上还有一支袖箭没有射出,箭尖泛着幽幽寒光。

  “你知道我会出手?”

  刺客冷冷道,听着她的声音,显然就是花炎玲身边的那个侍女。

  “上次在阳薰镇,我的两位兄长不过是多看了你们一眼,嘴上唠叨几句,你们就把他们打成猪头。以你们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放过他的失礼之行?”余天一淡淡道,旋即收剑一挑,只听得侍女痛叫一声,旋即脸色惨白,捂着手腕,冷汗不住地往下流,余天一竟然挑断了她的手筋。

  “今天我不杀你,只废你一条胳膊,回去告诉花炎玲,既然与我合作,就拿出合作的态度,约束好自己的手下,也是对我的一种尊重,滚!”

  侍女忍着剧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怨毒,轻身跳下屋顶,转瞬便消失不见。

  余天一背起短剑,纵身一跃,便上了秦府的屋顶,秦晓川此时已经进了屋里。得到秦晓川被人刺杀的消息,秦府上上下下都动了起来。

  秦老爷子更是风风火火地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只批了一件披风,便来到了秦晓川的房间。

  “晓川,说说,怎么回事?”秦老爷子今年五十多岁,须发花白,略显富态,却是透露着一股不怒自威,显然是久居高位才养成的气势。

  秦晓川磕磕绊绊地将今天所遇到的事说了出来,一个大约十八九岁、面容清秀的姑娘,给秦晓川倒了一杯水:“别急,慢慢说。”

  “姐姐!”秦晓川一把抱住她,放声大哭,他平时虽然纨绔,但是到底还是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少年,遇到这样的事,心理崩溃实属常情。

  “晓羽,扶你弟弟到床上去。”秦老爷子缓缓说道,自打大儿子秦晓云病故,秦家第二代就剩秦晓川,虽然顽劣一些,倒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马上到银月楼,不论出多少钱,也要查到是那两个女子是什么来路。”秦老爷子对着身边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说道。

  “是,老爷。”

  “银月楼。”

  余天一心中一动,他来青阳时,便要去寻找银月楼在青阳的分舵,但是一到这里,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接踵而至,让他应接不暇,却是没有时间去银月楼。

  咔擦!

  余天一正想着离开,却是不小心踩断房顶上的一块本身就有一丝裂缝的琉璃瓦,暗道一声糟糕。

  “什么人鬼鬼祟祟?”管家大喝一声,没想到他居然是一名一重天高手,只见他袖中滑出一把匕首,朝着屋顶上发出声音的位置甩了出去。

  轰!

  匕首带着毫光,转瞬即至,将余天一所立位置轰出一个大洞,余天一却是一时不察,径直从洞口掉了下来,脚踩落瓦,翻身至一边,轻轻落地。

  管家大喝一声,一拳轰至,余天一探出一掌,二人皆是身躯一震,向后退去,竟是战了个旗鼓相当。

  “你是什么人?”管家松弛了一下有些微麻的拳头,冷冷道,刚才那一下,他竟然发觉眼前这个少年修为似乎比自己高出一线。

  “住手!”脸色依旧煞白的秦晓川大喝一声,“他是我朋友。”

  说完,秦晓川眼一翻,便昏死过去。管家听闻小少爷说余天一是自己人,却是不好再出手。

  “秦老爷子,您好,我是余天一。”余天一抱拳,恭敬道。

  秦老爷子听余天一自报家门,作为从商几十年的老狐狸,哪能不知道,今晚必定是余天一暗中庇护,秦晓川才幸免于难,当即拱手道:“小余先生。”

  余天一并不介意这样的称呼,看向已经昏迷的秦晓川,一旁的少女背对着她,似乎有些六神无主。余天一旋即对秦老爷子说道:“秦老爷子,我略通医理,可否让我看看晓川怎么样了?”

  “小余先生请便。”

  秦老爷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余天一也不客气,径直走到秦晓川身边,一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只觉他脉搏虽然强劲,却是紊乱异常,渡去一道真气,确认秦晓川只是受惊过度。

  见桌上有纸笔,余天一提笔在纸上沙沙沙地写了起来:“按照这个药方去抓药,五碗水熬成一碗,一天一次,连服七天便·······”

  余天一抬起头来,将药方交给秦晓羽,这才看清她的模样,只是见到她的容颜,连话也忘记说完。

  他仿佛记起了十年前的那个下午,他第一次见到他未来的女朋友,一个安安静静的女生坐在前排位置上。他告诉自己,这个女孩子将来会是自己的女朋友,再将来她会是自己孩子的母亲,再后来,他们会一起变成老头老太太,最后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两人共度余生的剩余时光。

  “你没事吧?”秦晓羽好奇地看着愣神的余天一,原本要给她的药方却被他死死攥在手中。

  “没事。”余天一缓过神来,松开药方,他知道自己失态了,“我先走了,记得给他按时服药,七天之后,自然痊愈。”余天一在秦家一干老小惊诧的目光中飞身离开。

  “晓羽,你之前见过他?”秦老爷子看着秦晓羽,好奇地问道。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见他。”秦晓羽也是暗自好奇,刚才这个不过和自己弟弟一般大小的少年,看她的眼神,却是流露出一股浓浓的眷恋与沧桑。

  秦老爷子自然相信自己的闺女没有说假话,心思却是有些活络起来。

  余天一出了秦府,便一路踩着房顶,飞到了自己的住处,原来自己的住处与秦府只隔了两条街。

  轻轻躺在房顶上,看着漫天的星空,口中却是喃喃道:“你不是她,你只是秦晓川的姐姐而已。”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秦晓羽与自己的未婚妻长得一模一样,在一刹那间,让他产生了错觉,以为他的未婚妻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你还好吗?没有我的日子,你是否会难过?”

  余天一长叹一口气,旋即起身,向城外飞去。

  轰!

  轰!

  轰!

  余天一手持双斧,在夜色下施展黑风八式,旷野之上,刃芒翻飞,将方圆里许之地轰得千疮百孔,尘土飞扬。

  练完斧法,两斧朝身上一背,两掌运气,或推或挑或拨,皆是真气浩荡,意境绵绵。因为有九老祖的心得相佐,撼岳掌已经练得登堂入室,威力更胜从前,遇见一般一重天武者,哪怕不动用斧法武技,他也有自信能将对方打得满地找牙。

  铿!

  短剑出鞘,剑鸣龙吟,黑夜中竟下起阵阵剑光之雨。

  回风拂柳!

  分光斩影!

  凋零血雨!

  傲断苍穹!

  剑荡八荒!

  余天一仿佛进入了某种空灵状态,《破阵子》的五大剑招仿佛已经修炼了十几年,竟然信手拈来,全身真气运转疾如闪电。

  呼!

  余天一大口地喘着气,没想到刚才那一会,体内的真气竟然就要见底,强打精神,施展轻功,快速离开,待回到住处时,体内再无一丝真气。

  知道自己这种状态下恢复真气无疑是最好的,余天一一咬舌尖,对抗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疲惫,缓缓运起心法。

  青阳的城外,两名黑衣人正站在余天一先前释放压力的地方,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喜或悲。

  “此地残留着两种属性截然相反的气息,显然刚才有两人在这交手。”当中一人说道。

  “好像打了个势均力敌。”另一人说道。

  “走吧,我们主要任务是守护太学府,城外的一切与我们无关。”

  余天一自然不知道这一切,此时他脑中不断闪现秦晓羽的样子,闪现他未婚妻的样子,渐渐二人的样貌合而为一。

  “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你不知道我等你等得很辛苦?”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吗?”

  噗!

  余天一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感觉全身如火烧,经脉扭曲,全身青筋暴起,真气逆行,脸上一阵红一阵黑。

  他竟然走火入魔。

  噗!

  余天一再次喷出一口血,似乎感觉整个人就要死去的时候,突觉后背有两道真气源源不绝的输送到自己体内,强行将他体内的逆行真气顶了回去,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余天一精神一怔,连忙再次催动心法,在另外两道真气的配合下,重新将暴走的真气拉回正轨,缓缓运转起来。

  “多谢两位兄长。”

  真气一震,切断了黄伟、闫峰二人的真气输入,余天一闭着眼,有些虚弱的说道:“现在我已经能够自行调息了。”

  黄伟、闫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二人对视一眼,见对方眼中担忧消失,便轻轻退出了静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