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斧套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3055 2019.11.27 21:27

  余天一一袭青衣,从廊檐尽头的小门,边笑边拍着手,缓缓走到院中。

  “余大哥。”杏子看见余天一出关,当即兴奋地冲到他面前,突然站定,手不知道该怎么放,眼神中充满关切之色。

  “差不多好了。”

  余天一微微一笑,伸手在杏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惹得杏子咯咯笑了起来,仿佛乱颤花枝。

  黄伟尴尬地放下付萍,生怕她跌倒,依旧扶着她。余天一缓步走到二人面前,伸手抓住付萍的手腕,一探脉搏,略微点点头,便松开手。

  “看样子要不了几天,你就恢复正常了,我两的仇怨呢,就此一笔勾销。等你恢复了,是走是留,全凭你自己意愿。”余天一淡淡说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愿意做我们的朋友,我欢迎之至,若是你还要继续完成你的任务,那下一次见面,便是分出生死的时刻。”

  “余三弟。”

  黄伟还想说什么,闫峰却拉了拉他,黄伟只得无奈地闭上嘴。付萍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余天一一眼,便挣脱了黄伟的手,颤颤巍巍地向房间走去。

  “我马上要出门办点事情,不出意外,很快便会回来。”余天一也不管付萍有何想法,开口淡淡道,“家中就交给两位哥哥了。”

  余天一本想带上黄伟、闫峰一同协助耿如火。虽然他与耿如火有着同门之谊,他只要开口,两人也定会鼎力相助,但是二人毕竟还未完全康复,他也不想冒险让他们出手。

  黄伟二人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点点头。

  脚下一蹬,翻身上马,缰绳一扯,余天一调转马头,神骏的枣红马打了一个响鼻,冒出阵阵热气,迈开步子,缓缓向太学府而去。

  推开百工院的大门,柯少新、童震声以及耿如火都在,段常仁却是不知所踪。柯少新、童震声今天貌似没有继续摆弄自己的活计,看着余天一推门进来,都是面露喜色。

  “三位师兄。”

  “小师弟,你康复了?”童震声连忙拥上来,在他身上左看右看,“最近一直在忙,本打算今天去你家瞧瞧你的,不曾想你倒过来了。”

  “只恢复了七成。”余天一淡淡一笑,心头却是一暖。

  “快来试试。”柯少新从桌子上拿出两个斧套,递给余天一。

  “斧套!”

  余天一眼神一亮,连忙接过斧套,通体黝黑,倒是与他的黑炎颜色一致,整个斧套仿佛是由一片片鱼鳞状的铁片编制而成,与他的黑炎形状一模一样,整套入手不到十斤。

  “斧头给我。”童震声说道。

  余天一解下黑炎递给他,只见他轻车熟路地将斧套套上,把手处有一个微微凸起暗扣。只见他猛地一捏,斧套迅速的向后一翻缩,竟是在把手上形成了类似剑镗的斧镗,可以有效的护住双手,再猛地一捏,斧套再次将斧头套上,看不出里面具体是何模样。

  “我是靠蛮力开启的,这个机关你注入真气,开启会相当轻松。”童震声将黑炎递还给余天一,自豪地说道。

  “多谢二位师兄!”

  余天一大喜,连忙接过,真气稍稍一动,斧套便自由套上或变成斧镗,丝毫不费力气。这个斧套太合他意了,同时也感叹二人的合作简直是天衣无缝。

  “先别急着高兴,还有一件东西会让你更高兴。”

  柯少新又拿出一个类似与背带造型差不多的物件,让余天一穿上试试。余天一有些不解,但是看着背带后面有三个护托,心中顿时明白这是方便摆放黑炎双斧以及那柄短剑。

  余天一顾不得多想,连忙穿上试试。不知这背带用什么材料打造,通体乳白色,只感觉穿了一件轻衫,不过貌似有些大了。柯少新在背带胸前的一个凸起点了一下,整个背带开始自动收缩,直至与余天一的身形完全匹配才停止动作。

  童震声将黑炎双斧交叉挂在背带后面,斧柄上的另外一个凹孔恰好与背带肩部位置的一个凸起契合,轻轻一放。任凭怎么甩动,黑炎双斧都无法从背带上脱落。短剑竖直放在两斧之间,剑鞘被包铁包住收紧,同样不会掉落。

  “再试试。”柯少新笑着说道。

  余天一两手向后反抓,黑炎双斧轻轻落入手中,与平时操作并无二致,简答方便,毫不费力。两斧向后一背,又稳稳放牢,又尝试抽出短剑,同样没有一丝不适。

  旋即余天一又尝试倒翻、空翻,甚至空中倒立三百六十度旋转等幅度非常大的动作,背后的三把武器依旧没有脱落的痕迹,更没有因为甩动而带动全身的不平衡。

  “两位师兄!”余天一躬身一拜,却是有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二人面露满意之色,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或许他们不知道,后背双斧一剑的造型,将会是余天一一生的标志。

  “大师兄,明天便是邢雨涛的约定日期。”余天一谢过童震声以及柯少新,走到耿如火身边,沉声道。

  “嗯,我已经准备好了。”

  自打知晓邢雨涛确实是自己的仇人,耿如火那么多年的酒瘾竟然一下就戒除了,全身心的开始恢复。拉碴的胡须,凌乱的头发,邋里邋遢的造型统统消失不见,转而一袭白色劲装,面容刚毅,眉宇间透着股股英气。

  “不愧是青阳四公子之一。”余天一心底暗赞一声,不仅人长得帅气,心智更不是一般人能比,竟然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让人刮目相看。

  夜深人静,百工院大堂的灯依然没有熄灭,柯少新、童震声二人联手为耿如火打造的一身装备,包括护身软甲,迷你臂弩,甚至还有三颗投掷出去便会爆炸的火雷安静地摆放在桌上。

  余天一羡慕不已,其他倒是好说,火雷他也想弄几颗,只是火雷乃毕竟是禁品。大于律法规定,火雷只允许在军中使用。他二人偷偷私造,若是被发现,轻则发配充军,重则是要掉脑袋的。由此可见,二人为了帮耿如火,却是豁了出去。

  “大恩不言谢,三位师弟的恩情,耿某没齿难忘。”耿如火朝着三人躬身一拜,三人连忙躬身还礼。

  “大师兄,尽管刚才我们已经分析了邢雨涛所有可能的手段,但是依我之见,不如以雷霆万钧之力,将其直接擒获。我们有他的亲笔信为证,直接拿去官府,我想这次官府不会不管。”余天一在一旁建议道,他知道这种情况,越是按规矩出牌,最后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是啊,大师兄,邢雨涛背靠黑天教,对于黑天教,我们现在几乎是两眼摸黑,什么都不知道。小师弟说得非常有道理。”柯少新也在一旁说道。

  “话是没错,但是我们必须要名正言顺地让他在青阳的父老乡亲面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得清清楚楚,还我耿家一个公道。”耿如火紧紧握着手中的茶杯,指节发白,显然他此时也很紧张。

  “那好吧,明天我们静观其变,但是如果万一情况有变,我将会以雷霆之势将邢雨涛先掌控在手中再说,倒时如果有意外发生,你的臂弩一定要发挥作用。”余天一想了想,面色凝重道。

  “放心,大师兄用得很熟。”童震声在一旁瓮声瓮气地说道,看来这段时间耿如火没有少练习。

  “明天震声、少新就不要去了,你们好好留守百工院。万一不敌,百工院有武学院前辈守护,他们不敢造次,倒也能庇护我们一二。”大师兄关照二人道,见二人点点头,耿如火的心也放了下来。

  待商量完一切,四人回到各自的房间。

  余天一在自己的房间中调息打坐,心中却是暗自想道,自己虽然只恢复了七成实力,只要对方的一重天高手不超过三人,他自信可以带着耿如火全身而退。只是他的心头却是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却是不知这一丝不安来自哪里。

  “难道明天会有什么变数吗?”

  余天一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而来,只得运转心法,一边吸纳周遭的能量,一边将真气推送至受损经脉,缓慢修复。

  耿如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是不能入眠,想着当年青阳四公子是何等的风光,想着耿家因为邢雨涛这个吃里扒外的卑鄙小人搞得家破人亡,心中一股怒气却是难以平息。

  “就让你们再潇洒一晚,明天就让你们现出原形。”

  东方泛起鱼肚白,又是一个大晴天,余天一拉开门,呵出一口白气,却见大师兄已经站在院子里。

  两人互相点头致意,并未说话。余天一将黑炎取下,在院中将黑风八式的招式施展一遍,旋即又将撼岳掌以及青城剑法施展一遍,太阳刚刚照进院子。

  “走吧。”

  耿如火平静道,余天一点点头,在童震声以及柯少新的目光中,迎着朝阳,登上马车,缓缓向醉仙楼驶去。

  耿如火紧握着拳头:“醉仙楼,我来了!邢雨涛,我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