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生死时速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3049 2019.10.14 22:58

  吱呀!

  贺东升推开了静室的门,余天一随即睁开了双眼,二人四目相视,并未说话,只是互相点点头,余天一便起身,活动一下酸麻无比的双腿,跟着贺东升出了静室。

  今天的天气和昨天一样好,阳光明媚,山谷内气候宜人,即便是这个盛夏时节,也不觉得很热。屋外,村长、贺婵儿以及云巧早已等候多时。

  “村长爷爷,云姨,小婵儿。”余天一一一打招呼,村长一脸郑重地点点头,云巧是面带笑容,微微点头,仿佛在鼓励他。

  “说好的,你不准死哦。”贺婵儿拉住他的手,盯着余天一苍白的脸颊。

  余天一看着瓷娃娃一般的贺婵儿,感受到她满含担忧的眼神,不由心中一酸。前世与烂赌鬼父亲相伴为生,父亲赌输了钱就喝酒,喝醉了就打他,这使他从未感受过亲情。而今在这里,却有这么多以前素不相识的人关心他,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嗯。”

  余天一强行将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给憋了回去,重重地点点头。村长见状微微点头,随即转身道:“走吧。”

  贺东升依照村长吩咐,立即去禁地摘取烈阳果,村长则同余天一往祭坛方向走去,贺婵儿与云巧留在了家中,并未跟过来。

  出了院门,余天一这才看见,全村的老老少少全都围在贺东升家的院子外,交头接耳,低声说着什么,见余天一从院子里出来,停止了交谈。

  “他们是来给你鼓劲的。”村长边走边说道,“大伙听闻你的遭遇,觉得这些事太为难你了,怕你坚持不住,所以大家都自发地过来了。”

  “孩子,放心,咱们村的烈阳果可是最好的疗伤圣药,一定能把你瞧好。”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拄着拐杖,吃力地说道。

  “是啊,没有烈阳果治不好的伤。”另一位老爷爷同样说道,随后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附和起来,虽然听不真切,但是大体意思都是让他放心,他肯定能活下去。

  余天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扑通一声跪下,向诸位父老乡亲磕头致意,同时高声哽咽道:“多谢诸位爷爷奶奶叔伯婶子以及兄弟姐妹们的关心,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余天一跪在这向天发誓,我若大难不死,他日必厚报诸位的恩情。”

  “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刚才最先说话的老奶奶,松开拐杖,颤颤巍巍,满脸心疼地将余天一扶起来。

  “走吧,午时就要到了,别错过最佳服用时间。”村长抬头望了望太阳,“大伙也都散了吧。”

  余天一抹了一把眼泪,拜别众人,跟着村长很快便走到了祭坛。

  整个祭坛占地九米见方,高约五米,皆由光滑如镜的青石板铺就而成,顶部一座硕大的四足青铜鼎,鼎身铸有不知名的铭文,表面被些许铜绿附着,看起来非常古朴。

  鼎中三支高香升腾起袅袅香烟,一股醒脑香气直冲余天一的天灵盖。

  “这是凝神香,可以让人心神安定,届时对你行功运气会有不小的助力。”村长见余天一神色有异,开口解释道。余天一点点头。此时,又有四名老者登上祭坛,赫然便是三老祖以及七八九四位老祖。

  “这是三老祖、七老祖、八老祖以及九老祖。”村长介绍道。

  “三爷爷。”余天一并没有按照村长的介绍称呼,而是深深鞠躬并恭敬道,其后七八九三位老祖皆是如此。

  三老祖与余天一是初次见面,他那深邃的目光直击余天一的心灵窗口,余天一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这位三爷爷看穿了,但是他毕竟两世为人,如今更是处在生死两难境地,所以倒也坦然地和三老祖对视了一眼。

  “嗯,是个好孩子。”三老祖老怀甚慰,心道这孩子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稳,而且天赋异禀,值得他拼尽全力施救。

  这一次,哪怕一死,也要力保余天一无虞!

  村长让余天一靠着青铜鼎坐定,不久,只见贺东升拎着一个暗红色八角形木盒走上祭坛,木盒表面花纹艳丽,五彩流光,做工精美,显然是专门用来盛放贵重物品。木盒共分两层,打开盖子,露出五颗鲜红的果子。

  看着木盒中的果子,余天一不由面露疑惑,因为这种果子与前世的圣女果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对!”

  余天一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刚才分明看见烈阳果内仿佛有一道金色流光闪过,再细看,果然,真的有金色流光时隐时现!

  “天一,烈阳果十枚,全都在这。”贺东升先一步去摘烈阳果,脸上的汗水都没来得及擦去。

  “开始吧。”

  三老祖一声令下,贺东升退出祭坛,村长、七八九三位老祖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角落盘腿而坐,而三长老则坐在余天一的身后,手掐一个古怪的印诀,闭目不语。

  头顶骄阳似火,但是余天一内心却一片平静,显然是凝神香的作用。余天一同样掐印,运转天极三玄功心法,调动真气,等待服用烈阳果。

  “时辰到,天一,服下烈阳果,催动真气化开药力。”

  不多时,三老祖口中轻喝,余天一闻声立即捏起一颗烈阳果放入口中,还未来得及咀嚼,烈阳果就化为一道热流,顺着喉咙,流进了体内,仿佛喝了一口医用酒精般难受,顿时感觉胃如火烧,随即整个身体如同炭烤,全身上下冒出焦糊味,甚至个别地方开始蜕皮、渗出血水。

  余天一不知道哪里不疼,反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尤其是那块受伤的胸口,此刻竟变得透明起来,余天一忍着剧痛看去,只见道道金色气流与青色气流在你追我赶。

  “不对,烈阳果应该是化为药力,修复伤势,怎么会化为纯阳真气攻击剑气?”

  余天一心中一惊,急忙加速心法运转,发现只有很少部分药力在修复受损经脉,大部分药力却化为纯阳真气,往那道剑气扑去。

  轰!

  寒冰真气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反而向阳真气攻去,纯阳真气腹背受敌,在两者的消磨下,竟然渐渐缩小。余天一苦不堪言,没想到村长他们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不过不是寒冰真气与药力相冲,而是寒冰真气与纯阳真气相冲!

  余天一浑身颤抖起来,犹如打摆子一般。

  “既然如此,那便得罪了!”

  余天一内心大吼一声,哆哆嗦嗦地抓起木盒第一层剩余的四枚烈阳果,一股脑丢进嘴里,转而催动体内残余的纯阳真气,同样只有少许药力在修复经脉,其他药力全部转化为纯阳真气,与寒冰真气以及绿色剑气对抗。

  噗!

  真气反震!

  余天一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体内的真气顿时失控,这下不光寒冰真气与绿色剑气同时爆发,纯阳真气也因为失去了牵引,开始在体内乱窜,一些原本已经修复的经脉顿时以更快的速度被破坏。

  就在真气暴走的千钧一发之际,一只苍老的手掌,轻轻印在余天一的背后,只听得一声轻喝。

  “天枪囚笼!”

  一道道枪形真气,注入余天一体内,那些剑气瞬间做出反应,顿时犹如决堤的洪水,就要向四面八方倾泻而出。只是还未等剑气爆发,那些枪形真气竟形成一座蓝盈盈的正方体囚笼,将绿色剑气困在其中,绿色剑气仿佛有生命一般,不停地冲击着囚笼,想要挣脱而出,每一次冲击,囚笼便有一根蓝枪光芒暗淡一些。

  “天一,我已暂时替你封住了剑气,你抓紧时间,尝试引导另外两股真气。”

  三老祖的话在余天一的耳边响起,余天一闻言立即强打精神,调动两股真气,按天极三玄功的行气路线进行运转。

  “药力不够!”

  余天一打开第二层木盒,将剩余五颗烈阳果抓在手中,全部吞了下去。烈阳果化为滚滚热流波涛,冲击着他受损的经脉。

  不知不觉,已然两个多时辰过去。

  绿色剑气虽然只是很小的一团,但是却异常顽强,蓝色囚笼此时竟然已经光芒暗淡,颤动不已,隐隐有要溃散的迹象。

  “这种剑气居然如此难缠,竟可以通过吞噬外来真气壮大自身,同时再以百倍威力释放出去,创出这种武功的人真乃天才,只可惜,走上了邪路。”

  三老祖已经完全明白这种剑气何以受不得外力刺激。

  “老四竟然误判了,对天一施招之人,修为至少在三重天之境,武力如此高绝之人,居然会对一个孩子下如此重手,天一啊,你究竟招惹到了什么样的存在啊。”

  “看来,只有将修为强行提高,才能以绝对实力磨灭掉它。”

  “太一化生!”

  “三哥!”

  听闻三老祖的轻喝,其余四老心中均一声哀叹,但是却不能做其他事情,这是三老祖自己选择的。太一化生,乃是贺氏一族的禁术,通过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强行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一重天。

  印在余天一背后的手顿时干瘪下去,犹如枯树枝一般。同时,一股强大的真气注入余天一体内,蓝色囚笼顿时光芒大盛,并向中间收缩而去。绿色剑气仿佛感觉到了危机,不停地四下窜动,犹做困兽之斗,只是囚笼稳固如山,绿色剑气竟无法撼动其分毫。

  嘶!

  蓝色囚笼收缩为一点,绿色剑气随之完全溃散,与蓝色囚笼一起,化为乌有。三老祖的气息立即委顿下去,但是手掌依然没有收回,突然,三老祖脸色一怔。

  “咦,这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