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插手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3875 2019.11.04 21:56

  没有了弓箭手的策应,车队一方压力大减,黑面汉子同样是一重天,与锦服男子斗得旗鼓相当。

  “仁道湛卢剑!你们究竟是何人?”黑脸汉子隔开锦服男子的湛卢剑,呼喝一声。

  “先敌得过我手中剑再说。”

  锦服男子近身刺来,剑光凄寒,逼得黑脸汉子一退再退。

  “什么时候四君子的传人竟然干起杀人越货的勾当?”黑脸汉子嘲笑道,手中朴刀却是舞得虎虎生风。

  锦服男子并未言语,见山顶上的黑铁箭不再射来,心道莫非山上出了什么变故。手中湛卢剑一转,四周空气被剑光拉扯,隐隐出现透明波纹,只见一道白色剑气犹如长虹贯日刺向黑脸汉子。

  “白兰剑法!”

  黑脸汉子惊叫一声,正是四君子的成名绝技之一,旋即大吼一声,真气鼓荡,全身肌肉暴涨,手中金丝朴刀散发出金色光芒。

  破空斩!

  金色真气朴刀呼啸着迎向白色剑气,只见金白二色四散如星,将地面轰得沟壑丛生。

  铛!

  烟尘还未散去,黑脸汉子便抢身一刀砍去,锦服男子横剑一推,隔开朴刀,旋身一掌,拍在刀身,黑脸汉子被一掌震退。黑脸汉子大吃一惊,自己经历大小恶战数百起,第一次被人徒手拍中刀身。

  锦服男子黑巾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并未继续乘机发难,反而轻身往倒地的马车掠去。

  “尔敢!”

  黑脸汉子怒吼一声,却见锦服男子似乎早已打算如此,一道剑气甩向马车,黑脸汉子大急,顾不得多想,同样激发出数道刀气,拦截上去。

  咔嚓嚓!

  马车在刀剑之气的联合绞杀下,四分五裂,里面只有一个身着灰色粗布衣手持一本书的少年,眉宇间英气勃发,整个人气质高贵,显然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伏击的人数虽多,但是战力明显不如车队一方,已经有三人被击杀,而车队这边虽然人人挂彩,但是都还有一战之力。

  现在两边人数上已经持平,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已经潜至官道边上余天一见路上战斗正酣,刀剑之气搅碎马车的场景恰好被他撞个正着。瞧见站在四散的马车上的少年,虽然脸颊被碎木屑划出了数道口子,却是面不改色,看不出有丝毫的慌张。心道这厮如此危急关头居然还有心思看书?好强的心理素质,如果换做以前的他,恐怕早已吓得尿裤子。

  锦服男子看见那少年,眼中露出喜色,又是一道白色剑气甩出,黑脸大汉更是心惊,只得施展轻功,飞身至少年身前,横刀一推。

  噗嗤!

  黑脸汉子虽然将剑气震散,但是隐藏在剑气中的湛卢剑却刺穿了他的身体,剑尖抵在少年的胸前,只要再进分毫,便会刺破他的皮肤。

  “谭叔叔!”少年惊叫道,冷静的面庞上终于露出一丝不忍之色。哪怕修养再好,眼看从小就陪伴自己的谭叔叔为自己挡剑,哪能不紧张。

  锦服男子几个闪落,一手握住湛卢剑,向前推去。

  “快走!”

  谭统领一掌推开少年,另一只手却死死钳住剑身,双腿一撑,不让其再进分毫。那少年却是弱不禁风,被谭统领轻轻一推,飞出数丈远,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面露痛苦之色。

  “啧啧!”锦服男子嘴角微微上扬,“嗬!”

  剑气自谭统领体内剧烈爆发,漫天飞散,将其刺得千疮百孔,谭统领鼓眼努睛,却是早已没了神采。

  “谭统领!”

  正在与敌交战的其他车队人员大呼,谭统领的瞬间身死,给了他们很大的打击,因为刹那的分神,反被对方抓住机会,多人遭受重创,原本相持局面变得岌岌可危。

  锦服男子抽回湛卢剑,一步踏出,便到了少年跟前。少年看着谭统领毫无生气地歪倒下去,不禁流出两行清泪。

  倏!

  湛卢剑架在少年的脖子上,剑身上竟未沾染丝毫鲜血,锋利的剑刃已经贴着少年脖颈的皮肤,锦服男子只要略微发力,便可将少年送去阴曹地府。

  “你们的目标是我,何必枉杀他们,请你给我一个痛快,但求你放过其他人。”

  少年看向场中为了保护他而舍命搏杀的护卫,双膝跪下,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

  “放心,我会一个一个送他们去陪你的。”

  锦服男子眼神一冷,手腕一抖,就要取了少年的性命。

  嗖!

  叮!

  “什么人?”

  一颗突如其来的石子击中了他的手背,因为吃痛,湛卢剑只来得及在少年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便掉落在地。

  只见余天一手持黑炎双斧,踏空而来,锦服男子只觉一道黑影遮住了太阳,心道不妙,连忙闪身避开。

  扑簌扑簌!

  一道金色刃芒斩落在锦服男子先前所在位置,扬起大片尘土,少年的其余护卫见有帮手前来助拳,立时士气大振,也不顾身上汩汩流血的伤口,反而再次将对方杀的节节败退。

  “小子,这里事你管不起。”

  尘埃落尽,锦服男子见手持双斧的余天一护在少年身旁,冷冷道,眼睛却盯着地上的湛卢剑。

  “不如这样,大家各退一步,也没必要在这里打生打死,没有什么事是在桌上谈不了的。”余天一挥了挥手中的黑炎,语气略带诚恳。

  “幼稚!事已至此,能善了吗?”锦服青年面露不屑,暗中却在鼓荡真气,准备给眼前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雷霆一击。众护卫此时也丢下各自的对手,尽皆退至少年的周围。

  余天一想了想,确实如此,对方既然有备而来,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余天一双斧一横,淡然道。

  “找死!”

  锦服男子见余天一如此嚣张,不由勃然大怒,赤手空拳便攻了过来。锦服男子的剑不仅耍得好,掌法也不赖,只见漫天的掌影,虚虚实实,却道是千重山万重浪,连绵不绝。

  狂沙百战!

  数百道刃芒呼啸着将掌影吞没,并未再有任何动静,片刻间,只见锦服男子自刃芒中飞出,仅仅是身上衣服有些许破口而已。余天一目光一凝,心道这人好厉害,自己的狂沙百战乃是黑风第四式,威力颇为不凡,想当初潜龙门的卜学道就是在这一招下吃了大亏,没想到此人竟然只是衣服略有破损。

  正在思量间,锦服男子已经到了身前,余天一一斧横斩而出,只见锦服男子一个飞身翻滚,躲过一击,单手一招,隔空将仁道湛卢剑摄了过来。

  铛!

  一剑刺出,横斧相迎,锦服男子退后数步,而余天一却退了十几步,高下立判。余天一收起先前的顽劣之心,这个一重天对手非常难缠,比二重天的卜学道有过之而无不及。

  锦服男子似乎看出余天一有些吃不准他,目露讥讽,提剑再攻。余天一挥动双斧,与之对招,发现此人的一个剑招竟然蕴含四种风格,如冬梅之傲,白兰之洁,又如虚竹之海纳百川,秋菊之意境绵绵。

  “莫非是梅兰竹菊?”余天一回想起谭统领曾说过此人是四君子的传人,只是对方剑法的四种意境让他这种大开大合的战法非常不适应,仿佛全力挥动的一拳打在了空气里。

  既然技巧比不上你,那就以力破巧。

  八老祖曾有言,一力降十会,既然如此,余天一也不再吝啬真气。

  锵!

  两只金色大斧照着锦服男子当头斩下,见无所可避,锦服男子只得横剑相击。

  一击之下,锦服男子竟然蹬蹬蹬连退数十步才稳住身形,正欲挥剑发难,却又见两只大斧斩来。

  “这小子行功运气的速度好快!”锦服男子暗惊,脚下却是不慢,腾挪数十步,才堪堪避开双斧的攻击,忽的只见一柄贴地巨斧如饿虎扑食,呼啸而来!

  余天一竟然已经算出他将要往哪个方向闪避,提前释放武技,锦服男子只得双手持剑,刺了出去。

  轰的一声!

  锦服男子竟然被一招轰飞,余天一更是不慢,半空中已经追到他的身边,斧刃朝上,两斧狠狠砸了下去。

  轰!

  锦服男子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却见余天一一招泰山压顶,就要一脚蹬在自己胸口。心道这一下要是被踩中,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顾不得多想,两手朝地一拍,脚步一挪,堪堪避开那一脚,二人各出一拳,双双倒飞出去。

  噗!

  锦服男子口吐鲜血,落在自己的人群中,甫一停下,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吞下,脸色方才好一些。

  “小子,我说了,此间事不是你能插手的,你就此退走,我既往不咎。”

  止血服药的锦服男子面如寒霜,心中却是寻思着,弓箭手是否被这小怪胎给清掉了。

  “本来我也不想管,但是这位兄弟这么重情重义,我也总不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要不,再听我一回劝,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何?”

  余天一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显然刚才对的那一拳,使得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内伤。

  “不行,他杀了谭统领,不能让他走。”

  反倒是少年后面的护卫不同意了,少年见状一抬手,那些护卫便闭口不言。

  “哼!既然谈不拢,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锦服男子面色一寒,手持湛卢剑,踏空而至,白茫茫的剑气瞬间铺天盖地而来。

  “保护好你们的主子!”

  余天一大喝一声,腾空而上,只见金色大斧迎向剑气,二者相遇,便湮灭为无形,而锦服男子的长剑已经刺到。

  铛!

  呼倏倏!

  两人相对倒翻出去,甫一落地,便又提气再攻。

  “好难缠的小子。”

  锦服男子暗叹一声,这样的少年高手别说是在大于,哪怕是放在柳氏王朝或大乾王朝,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不仅修为高,更难为可贵的是,实战经验不在一般一重天高手之下。对于战机把握,更是精准到毫厘之间,自己稍有不慎,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小心!”

  边上有人提醒锦服男子,正在做剧烈思想活动的锦服男子闻言一愣,却见余天一手里少了一只斧子。

  心中警兆忽生,他只来得及向上飞去,脚下一踏,黑炎被他踩得微微一坠,速度更快了一些。

  噗嗤!

  一个蒙面人被黑炎斧劈中胸膛,都未来得及大叫,黑炎上的纯阳真气便震散了他的生机。

  蒙面人这一方连带锦服男子,只剩六人,而少年一方护卫加上余天一这个意外援手,居然有八人。那些护卫见己方占据人数和武力上优势,留下一人看护少年,其余人皆挥动着刀剑,杀将而来。

  蒙面人一方因为单体武力敌不过护卫,很快便被杀得溃败,除去锦服男子,五人皆被生擒活捉,点了穴道,押在少年身边。

  锦服男子见手下之人竟然不到一炷香时间就被生擒活捉,当即心中一恼,心道这帮乌合之众果然不堪大用。却是刹那间的分神,余天一嘴角一扬,与之对了一掌,借力旋身,脚踏燕环步,身至他的后背。

  锦服男子暗道一声不好,却已是来不及闪避,斧柄狠狠砸在他的后颈,顿觉眼冒金星,天旋地转,飞快向下落去。轰的一声落地,锦服青年感觉全身骨头断了不少,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怎么也使不上力。

  余天一落地,两指在他身上连点,见锦服青年已经被完全制服,便收回那只飞出去的斧头,仔细地清理干净,挂在身后,向那少年走去。

  少年见所有歹人皆被活捉,早已经恢复了镇定,见余天一过来,立即走上前去,两手抱拳施礼。

  “于守正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哎,别叫我恩公,救你也是事出有因。”余天一脸色苍白,挤出一丝微笑。

  锦服青年给他造成的伤势不轻,但是也不算很重,余天一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下一颗药丸丢入口中,待药力化开,便走到从客栈而来的二人身前。

  “我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一下二位,如果回答令我满意,我可以做主放了二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