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敌现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2149 2019.10.22 23:12

  余天一手中握着天官令,想要丢却又不舍不得。

  他从九老祖的信中得知,西蛮、柳氏王朝、大于王朝以及大乾王朝加起来的面积已经超过了地球陆地面积,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是一座稍大一些的岛屿。

  他曾问过七老祖这个世界有多大,七老祖含糊不清,只说很大,而今天,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之大,大得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至于还有没有像玄极这样大的岛屿,他不是很确定,但是他知道,即便是还有,同样不过是沧海一粟,想要走得更高更远,或许只有天风才有机会。

  “天官令。”余天一握紧了令牌,关节发白,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不过,在去天官之前,我得先把自己的身世了解清楚,时间还早,就让其余二十七块杀得天昏地暗吧。”

  余天一如此想到,毕竟他要对另一个自己有所交代,不然自己的武道之心将会有破绽。仔细将天官令贴身收好,良久才将撼岳掌秘籍合上,撼岳掌的修炼之法已然了然于胸,只待好好练习。

  一个月之后,守孝期满的余天一却依然住在草庐,倒不是他不想回村中居住,只是贺婵儿那丫头现在被云巧逼着学武,家中倒也冷清地很,草庐他也住习惯了,便一直留在这里。

  清晨,太阳刚翻过山头,一抹金色将整个烈阳村照亮,整个村子都忙碌了起来。村长一袭白袍,却早早地立在草庐之外,并未进去,余天一好奇地看着村长,因为今天村长今天穿戴得很整齐,不像平时一贯的自由散漫样子。

  村长见他走出草庐,将他召了过来,说明了来意。

  “啥?你要娶亲?”余天一惊得下巴都要落地了,村长伸出手假意用手托了托他的下巴。他知道村长年轻时曾有有一个发妻,拖着大肚子,独自上山砍材被猛兽扑了去,她的坟就在后山。

  “是啊,这么些年过去了,总归还是要开窍的。”村长看着已经与他一般高的余天一,心想时间过得真快,这小家伙已经来了三年了。

  “哪家的黄花大闺女?”

  “是张家的,啊呸,什么黄花大闺女?”村长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话说出口便感觉不妙,不由得啐了一口。余天一哈哈一笑,随即也是给村长深深一拜,恭贺之词脱口而出。

  村长听得贺词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便道出娶亲对象乃是村东头张家奶奶。余天一知道张家奶奶,她经常来草庐给三老祖上上香,每次都会给他带些可口的点心。张家奶奶比村长小了四五岁,早年丧夫,中年丧子,不得不说,她也是一个苦命人。

  张家奶奶与村长本是青梅竹马,只是年轻时的村长一心想要在外找个媳妇,最终找到了,最终也失去了,连孩子也没有。

  “村长爷爷,张家奶奶是好人,你可要好好待人家。”余天一眨眨眼说道。

  “这个自然,我们可是青梅竹马,啊呸,你个小兔崽子,小孩子家家懂什么?”村长佯装破口大骂,余天一只在一旁嘿嘿傻笑。

  “对了,这是我熬制的汤药,主材可是三纹紫阳花,可以益气活血,对治愈练武时留下的暗伤,颇有奇效。”村长将盛着浓缩汤药的小瓷瓶递给他。

  “暗伤?”余天一挠挠头,“没有啊,行气很顺畅也会有暗伤?”

  “绝大多数武技,是强逆经脉,改变真气最为顺畅的运行路线,让其能量积聚随后爆发出来,而这个积聚爆发的过程,就会对经脉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一开始很轻微,你会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时间一长,暗伤淤积越多,就会变成痼疾,药石难医,最终痛苦而死,你要是想死,随你。”村长面露“不善”“恐吓道”。

  余天一闻言一把抢过小瓷瓶,解开木塞就要往嘴里倒,村长连忙阻止了他,告诉他这种汤药只能在调息时服用,每个时辰只能一滴。迫不得已,余天一只好放下汤药,刚要向村长讨教一些医毒上的问题,贺东升却急匆匆地从山上赶了过来。

  原来贺东升巡山时,发现山谷周围的陷阱被人大量破坏,心知不是好事,就马不停蹄地告知村长。

  “很多?”村长神情凝重,自他记事起,这种事就没有发生过,即便是有机关陷阱被破坏,也是个别农夫猎户不慎闯入外围,而最外围的陷阱只是起警告作用。一般人在触碰之后,便会主动退走,而这一次却是大范围的破坏。

  “去看看。”村长让贺东升在前带路,随后又有烈阳村里的一波汉子跟着村长等人往山里走去。余天一依照村长的吩咐,先服用汤药,将身上的暗伤治愈。

  村长贺东升等人走到了谷地最外层陷阱区域,距离村中心也有十多里路。这里虽然仅有少许突刺陷阱以及暗弩,但是大多都已被破坏。村长看着这些破坏痕迹,面色凝重,他看出来,做此事的人绝对是行家里手,破坏的都是核心部件,根本无法修复。

  “立即派人日夜严密监视山谷四面,如有动静,立即发响箭通知。”村长下令道。

  “是。”贺东升等人闻言神情肃穆,连忙称是。

  村长与张家奶奶原本就没计划举行什么仪式,加上村子周围似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一切从简,在自家小院了摆了一桌酒席,请三五个人喝个酒就算完事了。

  张家奶奶换了一身大红色,头上梳着标准的妇人发髻,满是皱纹的脸上荡漾着满满的幸福,可以看出,张家奶奶年轻时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见她坐在村长身边,却是露出些许少女羞态。

  来村长家喝酒的只有八老祖、张家奶奶的哥哥、弟弟二人,以及村长的表哥,当中只有村长和八老祖学过武,其余人皆是因为资质普通,仅在年轻时练过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拳脚功夫。

  村长并没有喝酒,因为白天的事情让他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张家奶奶欣然替他代劳了一切。八老祖同样也没有喝酒,毕竟七老祖正在村中带队巡视,他也不能耽误了防卫村子的正事。

  众人一边喝酒一边谈及村子和张家奶奶年轻时的故事,村子却是罕见地红起脸,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张家奶奶一个劲的数落谈及此话题的弟弟,满眼中却都是村长。

  叽溜!

  推杯换盏之际,只看见南山上一道绚丽的烟花绽放,随后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有情况!”

  八老祖率先冲了出去,村长和张家奶奶关照几句,在张家奶奶满是担忧的目光中,向着发信方向大步踏去。烈阳村谷地四面八方各有两个人暗中监视。村里还有一二十个好手,此时都已经在南山脚下严阵以待。村长留下了几个功夫不错的守住村里,其他人趁着夜色,飞快地往发出警讯之地摸去。

  “东来,东来!”到达响箭发出的地方,当中一人却被大树下趴着的一个人绊倒,众人将其翻过身来,借着月色一看,正是今夜负责监视南山二人之一的贺东来。众人又在离他不足十丈远的地方发现了与他一同守夜的贺东雨,已经激发的响箭筒还握在手中,只是已经气息全无。

  “两人都是被人一招致命。”村长眉头紧皱,二人全身上下除了喉咙的伤口,其他地方均无外伤。

  “此人身材矮小,善使一柄薄刃利剑,身法极为快速。”村长不过从两人的伤口中便将凶手猜地八九不离十。

  叽溜!

  西山再次响起一道响箭,烟花绽放如流星。

  “对方不止一个人?”

  叽溜!叽溜!

  东山和北山同样响箭齐发,看起来整个烈阳村四面楚歌。

  “老八,你带几个人去山上接应守山之人,老七跟我回村里戒备,看起来我们有‘朋友’需要招呼了。”

  二人齐齐称是,各自领一些人分头动起来。此时余天一却因为服用汤药,正在草庐内呼吸吐纳,赤裸的皮肤上有不少黑色污迹从毛孔里排出来,带着浓烈的腥臭之气。

  “村长果然没有骗我,原来有这么多细微暗伤。”余天一闭着眼喃喃道,通过内视,他发现正如村长所说,自己的经脉上有许多斑驳伤痕,这些都是修炼武技留下的暗伤,若不是仔细去查探,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竭力催动真气推送药力,就在此时,却听得草庐外有陌生的对话响起。

  “师兄,你说师父派这么多人来,只为寻找一个已为人妇的女子,你说这值得吗?”

  “混账,师父岂是你能够背后议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