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官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秦老爷子的好意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3691 2019.11.25 22:09

  余天一不知道江别歌是谁,耿如火也是一头雾水,青阳县一带的公子哥他基本都是知道,这个江别歌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秦老爷子也看出二人的疑惑,便说道:“江别歌乃是曹立将军的外甥。”

  余天一听见曹立二字,心头也是一震。曹立乃是仇山、华阳二府的将军,治下两府二十五县,自拥府兵二十万,当中最为出名的曹家黑甲军,虽然人数只有五千人,却是曾以五千对大乾三万精兵毫不落下风。

  去年元宵节,秦老爷子一家人在自家云川楼上赏花灯,路过的江别歌不经意的抬头,看见了仰首微笑的秦晓羽,顿时被她深深吸引。

  自那之后,江别歌多次登门提亲,却都被秦老爷子以秦晓羽尚幼,未到婚假年龄为由给拒绝了,然而明年五月初一,秦晓羽将满十九岁,大于律法规定,女子十九未嫁,当以叛国罪论处,轻则贬入贱籍,送入青楼,重则查抄家产,全家流放。

  江别歌年近二十有三,曹立膝下无子,对这个唯一的外甥自然溺爱异常,家中姬妾成群,却依然在外沾花惹草,每次都是玩腻了之后便抛弃掉。

  这一次秦老爷子暗中托人寻找治疗内伤的圣药,其实不是为了别人,正是为了余天一。秦老爷子一方面是为了报答他解救秦晓川的恩情,同时也是有意结交。

  “世伯居然是为了我寻找疗伤圣药?”余天一大感吃惊,他与秦家连泛泛之交都谈不上,唯一的交情恐怕就是那晚救了秦晓川,而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余贤侄,晓川、晓羽两个孩子,可是我的命根子,为了他们哪怕散尽家财我也愿意。”秦老爷子宠溺地看了一眼秦晓川,后者胸膛起伏,显然被江别歌气得不轻,现在还没消气。

  秦老爷子对林管家努努嘴,示意把无极果递给余天一,余天一却是连忙推辞。

  “贤侄还是收下吧,江别歌虽然是个放荡子,但是每次来带的礼物却是极为珍贵。”

  秦老爷子告诉余天一,江别歌每次来都会带上很贵重的礼物。秦老爷子每次都会命人送回去,然而过不了几天,那些礼物便会再次落在自家的院子里,显然是江别歌又派人悄悄送了回来。

  一来二去,秦家拗不过江别歌,只得由他送,却是未曾取用,一直封存在仓库里。

  “那我更不能收了。”

  余天一连连摆手,耿如火却是说道:“小师弟,你还是收下吧。即便你不收,江别歌依然还会再来骚扰。你内伤未愈,何不服下它恢复几分实力,到时就算是江别歌再来,合你和林叔之力,江别歌身边的那个高手,恐怕也不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对啊,余天一,马上你还要帮助耿大哥夺回醉仙楼,没有你的帮助,耿大哥绝对很难斗得过邢雨涛的。”秦晓川也在一旁劝慰道。

  余天一想了想,觉得两人说得都很在理,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再帮耿如火。即便是不帮大师兄,以他和林管家二人,面对刚才那个二重天,也不至于束手无策,任由对方肆意凌辱。更何况,自己的确需要尽快恢复武功。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不过我先声明一点,这枚无极果算是我买的。鲜果千金难求,干果不比鲜果,估价的也就在五百两左右,这是五百两银票,到时江别歌追问起来,将这银票给他。”余天一从怀中掏出五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桌子上,在场众人皆是面露异色。

  “余贤侄果然是爽快之人。”秦老爷子赞叹一声,旋即又命林管家将银票收好。

  虽然经江别歌这么一搅和,原本热闹的气氛有些冷清,但是随着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一切烦恼都暂时抛诸脑后,尽情地享用美食。

  吃完饭,秦老爷子却是又拉住大家一起说话。

  “余贤侄,你觉得晓羽怎么样?”秦老爷子笑呵呵地问道,眼中闪烁着光芒。

  “晓羽姐姐人不错,美貌端庄,温柔贤惠。”余天一品了一口茶,缓缓道。

  “那你是否愿意娶她?”秦老爷子赶忙追问道。

  余天一呼吸一窒,差点内伤爆发,连忙运功调息,这才将心中的不适给压下去,不过对于秦老爷子的话,心底却是泛起一丝异样。

  “娶她?”

  余天一盯着面带羞色的秦晓羽,仿佛那个熟悉的人就在他的身旁,从未走远。他知道自己怎么选都不对,娶她,他对不起贺婵儿,不娶,眼前的这位姑娘哪怕不去寻死,这辈子估计也不会再想嫁人,毕竟被人当面拒绝,在这个世界无异于最大的羞辱。

  “贤侄家中是不是早有良配?”秦老爷子见余天一默不作声,似乎有心事,想来是有什么顾虑,“即便是有不要紧,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晓羽也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做大做小无所谓,只要你对她好就行。”

  “爹!”

  秦晓羽嗔怒一声,掩面进了里屋,却是凝神听着外面的说话。

  “世伯,其实过了年,我才十四岁,谈这个是不是有些早了?”余天一心知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只得以年龄作为借口,希望秦老爷子一家能打消这年头。

  “哎,不早,不早,我也是十四岁成的亲,十五岁晓羽他大哥出生。”秦老爷子似乎赖上了余天一。

  “只是说亲一事,我却是做不了主。”余天一想了想道,“家中还有长辈,即便是我同意,这事也得征得他们的同意才行。”

  秦老爷子想到秦晓川曾说过,余天一极有可能是某个大家族或者宗门的精英子弟出来历练,婚事一说,他自己确实做不了主。而且看余天一的样子,似乎也没有立即成家立业的打算。

  “余贤侄说得也是,是我太冒昧了。”秦老爷子哈哈一笑,帷幔之后的秦晓羽却是面露失落之色。

  秦晓川带着余天一游览秦府,不得不说,秦家作为青阳县的四巨头之一,果然家大业大,一个秦府竟然占地有近百亩大小。

  “你为什么不肯娶我姐?”秦晓川突然冒出一句,余天一一时间却是没反应过来。

  “我姐可是除了我娘以外,这世上最好的女人。”秦晓川突然间变得很深沉,一点也不像是平常的那个纨绔。

  “你姐是个好姑娘,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余天一想了想道,“你放心,如果你们只是担心江别歌会来强行带走你姐,你们大可放心,我会出手帮忙,哪怕他是曹立的外甥。”

  “即便是你联手林叔能打败江别歌身边的那个高手,但是曹立手下五千黑甲军,你能打得过?”秦晓川面露讥讽。

  “打不过就跑呗。”余天一扶着观荷亭的围栏,向池塘中的残荷望去,“所以你们家现在就要开始布局了,能转移的产业尽量转移走,需要提前迁移的族人尽快迁移。”

  “要不,你半路去把江别歌干掉?”秦晓川说道,却是见到余天看他如同看白痴一般,旋即尴尬地笑笑。他也只不过随口一说,仇山、华阳二府都是曹立的地头,江别歌要是在他辖区出了事,曹立还不将这片土地翻个底朝天。

  “天色不早了,我该走了,回去还要服用无极果。”余天一淡淡道,却是想到,等他伤势差不多恢复,也该去解决大师兄的麻烦了。

  秦晓川并未送他离开,而是依旧站在观荷亭内,只见秦晓羽沿着蜿蜒的小路,朝这边缓步而来,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姐姐。”秦晓川恭声道。

  “他怎么说?”秦晓羽与他并立,一丝秋风吹过,一缕青丝挂在她的嘴角,却是别样风情。

  “他建议我们早做准备。”秦晓川随即将余天一的话完完本本地说了出来,秦晓羽脸上挂着一丝凝重。

  青阳太学府,府正的书房内,一脸怒容的顾老夫子正满口吐沫星子地与府正说着什么。府正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此时也是满脸堆笑,生怕惹了老爷子不高兴。边上还有三名老者,正是文政院、武学院和医学院的院长。

  段常仁推开书房的门,头朝里一探,看见一脸怒容的顾老夫子,心中一惊,当即就要把头收回来。

  “段常仁,你给我滚进来!”段常仁以为顾夫子没看见他,哪知顾夫子一直在盯着门口,早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样子。

  “夫子,府正,三位同仁。”段常仁一脸谄笑着向众人抱拳施礼。

  “你说说你干的好事!”顾夫子差点没一口吐沫吐到段常仁的脸上。

  “啥?”段常仁心中咯噔一下,莫不是把他招到百工院的事?

  “你是不是忽悠了余天一进入百工院了?”

  “果然。”段常仁心中一叹,怕什么来什么。

  原来顾夫子当日考校完余天一后,便返回了太学府,同时将文政院院长苏文叫过来,说是有一个好苗子要留给他们文政院。

  苏文闻言心中大喜,哪怕得知余天一可能会晚几天才来报道,也是派了一个人一直在听风阁守着。

  武学院不知从哪得到风声,听说余天一也是一名武学天才,不过才十三岁,就已经一重天,也派人在听风阁蹲守。

  一名优秀的学生即将前来报道的事情,同样被耳听八方的段常仁所知晓。余天一报道那日,段常仁恰好远远看见他在门口被守卫拦住,本想上去解围,只是余天一拿出顾夫子签发的入学令,便心生一计。

  他先是到听风阁,忽悠文政院和武学院蹲守的二人,说各自院长有急事找他们。二人起初还不相信,但是段常仁满嘴跑火车,用百工院院长的名誉做担保,成功获得二人的信任。支开两人后,自己本想忽悠余天一,反倒是余天一自己愿意加入百工院,这倒让他意外不已。

  前几天,段常仁报送余天一学籍造册时,才路出马脚。此前两院院长还私下抱怨余天一放鸽子,当此事被他们知晓,这才晓得余天一早就入学,而且还加入了百工院。两人弄清原委,齐齐向顾夫子告状,顾夫子闻言也是大怒不已,段常仁这混蛋居然敢截胡。顾夫子哪能放过段常仁,当即找到府正评理。

  青阳太学府能够继续在仇山府立足,正是多亏了在朝的那十位从这里走出去的官员,而这十位都是顾夫子亲手把关的学生。府正当然不会就这么开罪顾夫子,再说了,顾夫子本就是德高望重,府正对其也是相当敬重。

  段常仁就这样成了众矢之的,但是他在院长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早已练就一层铜墙铁壁般的厚脸皮,镇定地拱手躬身道:“夫子,府正以及三位院长,请听我一言。”

  “看你能放出什么屁来!”夫子也是怒不可遏,竟然开口说脏话,府正以及其他三位院长也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捋其虎须。

  “百工者,为国之生存根基之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