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烦人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伍

烦人日记 北岘山人 1985 2020.05.24 01:21

  下雪了。

  往年的这时候,早已下过好几场雪了,而今年却姗姗来迟。或许是“厄尔尼诺现象”又严重了——我仿佛听到了南极冰川消融而轰然崩塌的声音,仿佛看到了太平洋不断上升的海面和被淹没的海岸线……但愿这不是真的,只是我的臆想而已。

  因为这个蓝色星球是我的家。

  老兵退伍进入倒计时。……

  中午开饭前,连长和所有即将退伍的老兵谈了一次心。在我印象中,这是连长第一次和我们谈心,肯定也是最后一次了。谈心时,颇令人意外的是向来以脾气火爆著称的连长居然坦诚地对自己以前带兵的做法进行了剖析,并不乏诚意地向我们老兵致歉。一个连长能做到如此,我们还能有什么苛责,当然是“一笑泯恩愁”了。连长还以自己的经验,谈了一些退伍创业与恋爱、婚姻的看法。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连长一个人在说。他想让老兵们谈谈自己的想法,却也只有寥寥几个人谈了谈。看来这样下去,这次的谈心就变成连长的个人演讲了……正当他口干舌燥之际,排长进来解了围:开饭了。

  今天是年终总结大会。总结最重要的就是选出优秀个人和团体,优秀士兵、优秀士官、优秀干部和优秀班排。连长和指导员分别讲话,并颁发表彰证书。好像我的运气就是差一点,今年还是颗粒无收。退伍在即,什么个人荣誉也没有获得,多少有点遗憾。早日回到故乡吧!那里有我的亲人、朋友,还有我心中最圆的那一轮明月。

  这世上,没有比时间更残酷的了,我希望他快点过的时候,他慢腾腾的;我希望他慢点的时候,他快如闪电。这世上,没有比时间更缠绵的了,即使要离开,在最后一刻他也要给我许多烦恼。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心就像浮在空中,空荡荡的,没有落脚点,没有安全感……

  现在掐着手指头过日子,军旅生活所剩无几了。

  阿才说想要我的吉他送人情,好让连队领导把他的处分给消掉。他之前因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给弄了个处分,如果退伍前不消掉,是会上档案的,这不仅会影响他的前途,而且回地方后名声也不好听。我一听他的想法还有些惊讶,能这样吗?但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有不可能的。于是慷慨的把自己的吉他给了阿才。希望他达到目的吧。

  在黑龙江一线连队的洪兴打来电话,说他要留队了;他还说,他已经顺利入党,完全凭着自己的努力。我发自内心为他高兴,也有一些惭愧:我俩是一个村里出去当兵的,当初到部队都有自己的理想与渴望,如今两年过去,我俩已大不相同。他得到了一个兵应该有的荣誉和褒奖,有资格拿这些去回报父母,而我,却一无所有。

  入冬以来,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但总是“昙花一现”,持续时间很短。即便如此,我仍然对它的美丽留恋不已,……雪花悠扬地在风中飘洒……令人赏心悦目!

  雪下得并不大,只是刚好将地面薄薄的盖上一层,因此打扫起来也显得省时省力。就像擦黑板似的,拿起黑板擦轻轻一挥就可以了。休息的时候,我将花十块钱买来的纪念册接力棒似的递给每个战友,让他们留下只言片语,定格成回忆……

  明天就要分班了(就是把即将退伍的老兵和其他人分开住),班长第一次和我们仨老兵(大曹、小贺和我)喝酒。大曹和小贺要留队,他俩是辽宁人,也来自农村,留队是个不错的选择。而我将在十天后脱下军装。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起喝酒了。

  喝酒是种最直接、最朴实地表达战友情的方式,这个过程可以不分等级,不谈理想抱负,只是唠嗑,只喝瓶中之酒。每喝完一次酒,仿佛经历一次洗礼,或许没有说什么话,只因一切尽在酒中了。

  退伍之前还要组织老兵们去一个地方——五连名山,这是惯例。

  今天,五连之旅,终于成行。经过大约一个半小时,车在俄罗斯对面的名山岛附近停下来。下了车,我们通过横跨在黑龙江上的一座桥上了名山岛。其时,早已过了旅游观光的旺季,岛上并没有游客,加之名山岛并无多少景点,因此我们大多是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而已。接着,我们又驱车赶到名山口岸,逛了逛俄罗斯商品店,偶尔也有人买点纪念品。

  由于名山即是五连的驻地,又是和俄罗斯接壤的通商口岸。所以每个老兵都到中国和俄罗斯的界碑处,庄重的和界碑合了影。而后我们来到五连驻地,和五连的战友们踢了一场足球,算是为活动划上了一个句号。遗憾的是没有吃一顿饭就返回了。

  转眼来到12月2日,与两年前授衔不同,这次是撤衔。当连长宣布退伍命令的时候,每个人最后一次答“到”的声音都有说不出的凄凉感。摘下了帽徽、军衔、肩章,一股莫名的伤感袭上心头,顿时湿润了眼眶……

   12月3日,这绝对是个不眠之夜,因为过了今夜,我的军旅生涯将彻底划上句号。我知道,这一天终将来临……

   12月4日,吃了在部队的最后一顿晚饭,我们即将踏上回家的路。昏暗的天空中飘着雪花,尽管已经下了整整一天,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从连队到团操场的道路两旁站满了欢送老兵的战友,当我们经过的时候,新老战友拥抱在一起,哭作一团……雪下得更大了……团里的广播中响起了送战友的歌声……班长、排长、连长和指导员一直把我们送上车为止,送一路,哭一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时光流转,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的军旅啊,这样匆匆结束了……

  火车呼啸着飞驰,让我心潮起伏,也带着我的思绪回到了从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