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谁赢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301 2019.11.03 21:28

  箫音的响起,自然也惊到了听风阁的众位小娘子们。

  “果然有人相合了。”

  “是啊,还真的有人会吹箫相合的”

  “只是不知道那边是谁的箫声?”

  “……”

  不论是以沈澜、安蓉等人这边,还是李冉王梓楠这些十二姓的小娘子这边,此时都有同一个疑问,这琴艺斗下来,到底是算谁赢了?

  姜涵雅先弹,程嫣紧接着就跟上去了。然后望月亭那边的箫音才传过来。她们总不好不管不顾的去望月亭问那人到底是和的谁的琴音吧。

  姜涵雅的额头却已经密密实实的冒出了汗珠。

  清秋泉上曲是她弹得最好的一首曲子了。之所以选这首曲子不仅是因为它的曲调悠扬动听,很能让人沉醉其中,还因为这首曲子传播广。要引人相合,总要找个对方会的曲子吧。

  程嫣一开始加入起来的时候,她心里是不以为意的。不仅不以为意,她还耍了个小小的花音的技巧,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对方的琴音低下去的时候,她还洋洋得意来着。

  可也许就是她太沉浸在自己的琴声中了,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被程嫣的琴音引得走了调,使得清秋泉上曲变得似是而非了。

  姜涵雅听出自己的琴声不对的时候马上觉得浑身燥热,背上可能还出了汗,才让冷风一吹觉得瑟瑟的。可她又不能马上停手,只能是硬咬着牙,继续按照清秋泉上曲的谱子来,想把程嫣带跑的琴音再给找回来。

  而在这个时候,箫音响了起来。

  如果在平时,也许这箫音能够让她静下心来。可如今,在琴艺上除了王氏嫡支的梓楠妹妹以外从没服过人的她觉得今天在这么多小娘子面前被一个真定的小丫头带跑了琴音,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她觉得就算今天的斗琴输了,她也要让所有人见识到自己的琴艺。

  程嫣在箫声响起的时候唇角含上了笑容。

  她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

  她之所以从没有在小姐妹面前献过艺,一个是因为她的琴艺根本就拿不出手——独奏,她不会,合奏,她也只会把人家的琴音拐跑,另一个就是因为她的琴艺是那个她最不愿意想起的人教的,弹起来折磨自己,还会惹得阿娘泪水涟涟,何必呢。

  而且她曾经和大哥约定过,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听到她的琴音,她大哥必须是要用琴音相合的。这么清新脱俗的琴音,大哥根本就不可能错过。所以就算那位姜小娘子琴艺真的出色到能让望月亭那边的公子相合,大不了大家打个平手。

  一曲好好的清秋泉上曲,被程嫣给搅了。

  而箫音的加入,让原本涓涓细流的琴音变成了澎湃的波涛,又变成了万马的奔腾。

  “这……这是……”

  王睿的嘴巴都惊的合不上了,他用手指着阮斌,看着程谨,希望他给个回答。

  “没错,是十面埋伏。”

  程谨点头。他是真的没想到阮斌的音律居然好到如此的地步,硬生生的从嫣嫣杂乱的琴音中听出来她想把琴音给拐到十面埋伏上。他不仅听出来了,还用箫音带着琴音,真的奏出了十面埋伏。想当年,可是只能在妹妹跑到不知道“宫”还是“羽”的琴音后边追的。

  “你是说刚才那乱七八糟的弹的是十面埋伏?”王睿再惊。

  “呃……”程谨揉鼻子,但愿子谦兄千万别问那是谁弹的,“没错。”

  “这也太……太……”

  王睿“太”了半天,还是闭上了嘴巴。算了!听风阁那边都是各世家的小娘子,不管刚才是谁弹的他还是给人家留点面子吧。

  “十面埋伏,是十面埋伏!”

  听风阁也是议论纷纷。箫音加入进来之后,她们被曲调中那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壮所吸引,也听出来是十面埋伏,纷纷嚷了出来。

  “原来阿嫣弹的是十面埋伏,这样姜涵雅就输了吧。”杨筱询问着身边的小姐妹。

  安蓉、沈澜频频点头,崔倩却若有所思。

  跟着弹到十面埋伏的姜涵雅稍稍松了口气,十面埋伏的曲调激昂,也就需要高超的琴艺才能表现出来。她已经看出来对面的程嫣的琴艺稀松平常,搞不好就是根本不会。只要她能应和好那箫音,逼着程嫣跟不上自动停手,她就赢了。

  程嫣却觉得有些好笑。那吹箫的肯定不是大哥,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公子居然能听出她想弹的确实是世面埋伏。可那又怎么样,她其实有点不喜欢迎合别人的。

  程嫣抬头撇了对面的姜涵雅一眼,恰恰看到了她脸上的笑。

  现在就笑,好像早了那么一点点。

  程嫣深吸一口气,停了一个音,手势再变。

  “这是在干嘛?”

  王睿觉得自己是大开了眼界。

  清秋泉上曲转到十面埋伏,十面埋伏转到阳春白雪,阳春白雪又转到高山流水,后边又到了平沙落雁……

  很多曲子他都不知道能用箫吹的,还有些曲子是他根本就没听过。

  问题是这两个人在干嘛啊,比谁会的曲子多吗?问题是为什么他总觉得对面弹琴的就是一阵乱弹,然后就被阮文举的箫音带着了。

  “可能是碰上知音了吧。”程谨也有点不确定了。

  “那他们准备吹到什么时候去啊?”王睿再问。

  “快结束了。”你没看文举的脸都白了吗?

  多年后,参加过此次花会的小娘子都还是觉得箫音的戛然而止让人非常遗憾。

  在第四首曲子的时候,姜涵雅就已经停了手,只能看着对面的程嫣和望月亭的不知哪家公子琴箫相合。她停下是因为她已经跟不上对方曲调的转换,破了音。

  等箫音停歇的时候,她长身而起,怒目看着程嫣。

  她很想说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比琴不比琴艺比捣乱的。可一开始的比试方法是她同意的,后来也确实有箫音相应。她就算已经看破又能说什么!

  阿娘常说世家最重风骨,输没关系,只要日后找回来就好,但是如果输了还要耍无赖丢了风骨,就不能被世家所容了。她不能在此丢了世家风骨,否则就算回去了,阿娘也不会饶了她。

  李冉、阮娇娇、王梓楠等几个人都快速上了凉亭,站在姜涵雅的身后。

  如果此刻眼神能够杀人,程嫣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可她们这些十二姓的小娘子和姜涵雅有着同样的顾忌,谁都不敢说此场比试不算。

  最终,还是姜涵雅忍受不住,甩了甩广袖,当先走下凉亭,径直朝着各家主母聚集的地方走去。

  阮娇娇有点心虚,她总觉得那箫音是自家大哥的杰作,看到姜涵雅走了,匆匆丢下一句“我去追她”也跟着疾步离开。

  这个时候安蓉等几个也到了程嫣的背后。

  看到对方走了两个,安蓉得意的一笑,问:“接下去还比不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