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伙伴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121 2019.11.10 18:00

  送走了董婧和王昕楠这对表姐妹,程嫣再在长宁郡主那里撒娇耍赖一番,终于获准了可以不用再躺在榻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自此之后,她的倚翠楼似乎就被挖开的堤坝,不断有客人来往。

  先是沈澜派了婆子来递话,告诉她白起已经到手了,让她什么时候到沈府去牵回来。后来又是崔倩派贴身的婢女送来一块新秀好的帕子,并约她什么时候一起去秀楼逛逛。再是程玙来了一趟,她是代替程珏前来道歉的。请程嫣千万要原谅堂姐的鲁莽,别破坏了姐妹之情云云。

  程嫣一一把人打发了。只是等到程玙的身上,她倒是很想问问,她和程家那些小娘子还有姐妹之情吗,最终也是没问出口。

  她七岁前是从没开口说过话的。那些堂姐妹们嫌弃她是个哑巴,又妒忌她是族长的女儿,最受宠爱,吃准了她没办法告状,总是背着长辈们欺负她。七岁之后,到了真定王府,她开了口,却不再有什么机会和这些姐妹们相处,也没机会培养什么姐妹之情。

  这次,倒是更加干脆。程珏差点把她推到水里,她的暗卫一报还一报的反倒把程珏丢进去了。两个人之间恐怕只剩下仇了吧。

  其实有时候,程嫣觉得自己可能天生就少了姐妹缘,程家的小娘子处不来,刘家是没有。唯二的手帕交,一个沈澜,一个董婧,都是一起玩大的。她却从不喜欢像其他的小娘子一样对着闺蜜说些女孩子之间的小秘密。

  就像这次。其实她知道董婧这次来虽说抱着点八卦之心,可也是想来跟她聊聊闺话的,就像当初董婧刚刚定亲,絮絮地和她说王黎怎样怎样一样。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是不会,也是不想说。

  再次长长的叹口气。程嫣趴在塌上,把头埋进了大迎枕里边。她似乎第一次品尝到了长大的烦恼。如果她再小上两岁,是不是还可以守在阿娘身边,或者跟着表哥们上山打猎,田园跑马呢?

  原来长大是这个样子的,没等来喜,就先迎来了愁。

  “这是怎么了?”

  一个人坐在她身边,温柔的手抚上她的头。

  程嫣扭头,露出一只眼睛,看到了大舅母沈氏坐在她的身边,笑容满满地望着她。

  程嫣又扭回去,继续把脑袋埋在大迎枕里,闷闷的说:“没事,我无聊了而已。”

  沈氏笑,伸出双手,像挖小孩子一样把她从被子里边挖出来,念叨着“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娇滴滴的。无聊了就找阿澜去玩,要么找你那些表哥去。我听说他们约好了要到庄子上游猎,你要不要跟去?阿澜不是说白起被她要来送你了吗?去带着白起跟你表哥们打猎去,保证你不无聊了。”

  沈氏没养过女儿。这个外甥女来了,她也不会养,又想着她刚刚丧父,有那些个表哥带着不会太伤心更好一些。等她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养出一个人前端庄,人后是假小子的小娘子。不过还好,就算大夏亡了,他们真定王府也算是一方豪强,不怕唯一的小娘子没人要。这不,人还没及笄呢,就两桩亲事找上了门。

  沈氏从不操心外院的事情,所以也没想到底哪桩婚事好或者是不好。她只要照顾好所有人,听从夫君的意思也就是了。

  所以听说程嫣这两天怏怏不乐的,又知道儿子和几个侄子约了出去游猎,就让他们把他们妹妹带着散散心。

  程嫣顺着沈氏的力道爬起来,嘟着嘴回应,“大舅母。”又听到了表哥们要去游猎,立刻来了兴趣。

  “大舅母您让表哥等等我,我收拾好马上来。”

  沈氏站起来,点头:“好,你那几个表哥要等吃过午饭才出发,你别急,慢慢来就是。”

  说完,又嘱咐程嫣别忘了跟自己阿娘说声要出去的事情,才转身离开。

  程嫣立刻蹦起来高声喊着梅兰竹菊四个婢女,吩咐这个去派人去沈家牵白起,吩咐那个去跟长宁郡主禀告,再吩咐剩下的两个帮她梳洗打扮。

  几个婢女并小丫头们都因为小娘子的高兴而高兴起来,整个倚翠楼顿时一片欢腾。

  程嫣选了一件绯色的骑装出来换上,又让丫鬟给她把头发挽成一个髻,也不戴什么珠花,只插了一根玉簪,整个人清清爽爽的。

  得了刘池派人来说一定等她,程嫣才放了心,午饭只是简单吃了些,就跑去马房看刚刚从沈府带回来的白起。

  马如果饲养的好可以活到三十多岁,而五岁为成年,开始步入最强壮的时期,一般都会在两岁前开始训练。她自十岁开始就偷偷跟着十九学骑马,学相马,一直渴望能够有一匹自己训练出的好马陪着自己。

  白起如今刚刚一岁,已经经过了简单的训练,可以开始被骑乘了。程嫣第一次见到就喜欢上了这匹浑身雪白的小公马。可她不好直接跟沈大哥讨要,却也没放弃。这次沈澜自己撞上来,她才把注意打上。如今这马果然到了自己手里,程嫣别提多高兴了。

  马房里,白起已经被梳洗干净,喂饱了草料,正在那里喷着白气,时不时地磨一下蹄子。

  真定王府的人只知道程小娘子会骑马,却不知道骑术如何。

  马房的管事见了程嫣过来,再看看身边还带着点烈性的白起,心里就直突突。他担心程娘子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情,王爷会摘了他的脑袋。

  可程嫣坚持,马房管事见磨破了嘴皮都没办法改变小娘子要骑白起,而不是他送上的老实驽马,也没了办法。

  程嫣从马房管事的手里接过了糖块,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伸到马嘴下。看着白起低着头看了一会,才伸出舌头把糖块卷走嚼着,她才稍稍吐出一口气,轻轻拍着马的鬃毛,说着:“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白起抬头打了个响鼻,又低了头,继续嚼着嘴巴里的糖块。

  程嫣笑得更加开心了,慢慢的把头贴向它的脖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伙伴了。”

  白起并没反抗,反而是也向程嫣靠近了一点。

  程嫣感觉到白起的靠近,不知怎的,觉得鼻子酸了起来:从今天开始,我也有伙伴了——一个永远不会丢下我,也不会被我丢下的伙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